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

 下文是关于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一)
甲状腺TI-RADS

甲状腺TI-RADS分级

1类:正常甲状腺

2类:良性结节(0%恶性)【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

3类:可能良性结节(80%)

2 楼4类:可疑结节(5~80%恶性)

-4a(恶性5~10%)

-4b(恶性10~80%)

5类:很可能恶性结节(恶性>80%)

6类:活检证实的恶性结节

彩超将TI-RADS分级如下:

0级:临床疑似病例超声无异常所见,需要追加其它检查。

1级:阴性,超声显示腺体大小、回声可正常,无结节、亦无囊肿或钙化。

2级:检查所见为良性,恶性肿瘤风险为0%,均需要临床随访。河南省肿瘤医院核医学科杨辉

3级:可能良性,恶性肿瘤风险为<2%,可能需要穿刺活检。

4级:恶性的可能比例为5~50%需要结合临床诊断!

5级:提示癌的可能性最大,<95%

6级:细胞学检出癌症。确诊为癌!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二)
甲状腺腺瘤晚期能活多久

甲状腺腺瘤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但时间久了也会变成癌症,因此对于这种疾病我们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了解甲状腺瘤的治疗方法更显得非常重要,下面就为大家详细介绍关于甲状腺腺瘤晚期能活多久。

1、良性甲状腺结节,提倡局部切除或剜除,力求保留正常腺体,避免全甲状腺切除,尤其是青少年患者。

2、甲状腺癌不应当做部分切除或剜除,因其残留肿瘤比例较高,至少应行腺叶及峡部切除,另有不少学者主张行甲状腺全切术,认为这一术式会降低局部复发率,但喉返神经及甲状旁腺功能损伤的概率增加,有资料表明腺叶及峡部切除术的10年生存率与之相似。

3、提倡术中常规解剖喉返神经,可以减少喉返神经损伤,减少医疗纠纷。提倡术中冰冻切片诊断,以指导手术方式的确定,如果诊断为肿瘤,应常规探查或清除中央区(气管食管旁)淋巴结。

4、化疗、放疗及放射粒子植入对分化型癌及髓样癌无效,仅适用于重要器官、血管处微量残余肿瘤。【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

5、颈清扫一般提倡功能性清扫,对低危患者,若临床检查及术中未能触及肿大淋巴结者,仅作中央区清扫,高危患者,若临床检查及术中触及肿大淋巴结,可切取活检,阳性者可作功能性清扫。

6、局部外侵的分化性甲状腺癌,仍要力争保留重要器官,如喉、气管等,不强求手术彻底而牺牲器官功能。

7、超声检查在甲状腺结节性质判断及治疗后随访中有重要价值,有经验的超声诊断已可以较为准确地鉴别甲状腺结节及颈淋巴结的良恶性,应大力提倡以取代触诊为主的传统方法,减少不必要的超范围手术。

8、恶性甲状腺肿瘤,术后激素替代是必要的,目的在于抑制促甲状腺素的水平,防止复发,建议甲状腺癌术后服用甲状腺素使TSH控制在正常低界以下、零值以上,终身监测TSH水平。

9、对高危年龄组,如果局部病变较晚,颈部转移广泛,或肿瘤分化较差,应采取积极的手术(包括甲状腺全切除)及术后同位素治疗。

通过这篇文章的介绍,相信大家对甲状腺腺瘤晚期能活多久有了一定的了解,希望大家能够记住以上的治疗方法,患者们不要过于紧张,只要您积极配合治疗,疾病将会逐渐远离您的。【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

原文链接: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三)
甲状腺癌中晚期症状

甲状腺癌发病初期多无明显自觉症状,只是在甲状腺组织内出现一质硬而高低不平的结节,晚期常压迫邻近神经、气管、食管而产生相应症状。局部转移常在颈部,出现硬而固定的淋巴结。远处转移多见干扁骨(如颅骨、椎骨和骨盆)和肺。 有些病人的甲状腺肿块不明显,而以颈、肺、骨骼的转移癌为突出症状。 髓样癌病人可同时有嗜铬细胞瘤和甲状旁腺增生或肿瘤,临床上可出现腹泻、心悸、脸面潮红和血钙降低等症状。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四)
超声TI-RADS评分3-5级甲状腺结节的诊断分析

  摘要:目的探讨在彩色多普勒检查中应用TI-RADS(甲状腺影像报告及数据系统)的分级标准对于评分在3~5级甲状腺结节的诊断价值。方法对于进行穿刺活检或手术后有病理结果的评分在3~5级的129个甲状腺病灶进行回顾性分析,并对部分恶性指标(边界、纵横比、钙化、后方衰减、血流)进行统计。结果恶性甲状腺结节在边界、纵横比、钙化有无、后方回声衰减与否等方面与良性结节有显著性差异,但血流分布差异不明显。结论TI-RADS评分系统对于甲状腺结节的良恶性诊断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关键词:超声;甲状腺;结节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择2010年6月~2013年12月来我院就诊发现甲状腺结节并经过穿刺或手术的85例患者,共129个结节。结节直径5.6~36.0mm。
  1.2方法应用GE公司的Volouson E8的线针探头,探头频率7~14MHz。患者常规取仰卧位,头部后仰,充分暴露颈前区,嘱患者平静呼吸,根据AIUM制定的甲状腺扫查方法及美国癌症联合会制定的淋巴结分区法,对于甲状腺及颈部淋巴结进行顺序扫查。
  1.3 TI-RADS评估级别参考国外学者Horvath[1]提出的TI-RADS评估级别:1级:正常甲状腺;2级:良性病变(0%恶性);3级:可能良性结节(<5%恶性);4级:可疑结节(5~80%恶性)。5级:可能恶性结节(>80%恶性);6极:恶性,已经活检证实。所有结节均由两位有使用BI-RAD评价乳腺病灶经验的超声医师共同做出TI-RADS分级,意见不同时讨论出统一结论。
  1.4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7.0软件,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进行统计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TI-RADS 评分3-5级甲状腺结节129个结节中。病理诊断恶性病变63个:分别为甲状腺乳头状癌49个(77.8%),滤泡状癌7个(11.1%),髓样癌4个(6.3%),未分化癌3个(4.8%);良性病变66个:分别为结节性甲状腺肿48个(72.7%),腺瘤13个(19.7%),结节性甲状腺肿伴腺瘤样变5个(7.6%),见表1,表2。
  
  
  
  
  
  
  
  
  
  
  
  
  
  
  
  
  
  
  
  
  
  
  
  
  
  3讨论
  随着超声技术的不断发展,尤其是超声设备的不断更新换代,超声在甲状腺结节的发现率已经越来约高,检出率高达67%,其中恶性约占10%。但是在甲状腺良恶性鉴别诊断方面研究虽多,但是缺少一个统一的超声报告的规范和标准,以至于不同医院甚至不同医师的描述和诊断缺乏一致性和可比性,不能给临床选择进一步诊治方案提供很好的指导。国外已有学者提出类似于乳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BI-RADS)的甲状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TI-RADS),来统一甲状腺的超声检查描述术语及报告系统。国内目前也有一些医院进行了研究和应用,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笔者对于过往的病例分析后,也认为此系统经过培训后可以提高诊断符合率,对于临床的进一步诊断和治疗也能提出很好的建议。
  甲状腺恶性结节的形态与其生长方式有密切关系。边界模糊是生物学上具有侵袭性乳头状癌的重要超声声像图特征,边缘毛刺可能代表肿瘤的侵袭性,63%~93%乳头状癌边缘毛毛刺。结节边缘的毛刺状或蟹足样表现是甲状腺恶性结节的癌细胞向周围组织浸润所形成。此超声征象和乳腺癌声像图形成类似。
  由于肿瘤生长与癌组织生长方式以及肿瘤内新生血管的生长方向有关,恶性结节的新生血管普遍走形迂曲,分支不规则,并伴有组织液化坏死,所以结节各个方向生长速度就不可能相通。因此,有研究显示结节的纵横比是诊断甲状腺恶性结节的高特异性指标,特异性达81.5%~92.5%,灵敏度达32.7%~83.6%[2]。
  甲状腺恶性结节,尤其是乳头状癌结节周边含有大量增生的结缔组织,这些病理改变可能是结节伴侧壁回声失落及侧后声影的病理基础之一[3],因此,部分恶性结节可出现后方回声衰减的征象,此征象与良性结节相比有鉴别意义。
  甲状腺结节的血流丰富程度与结节的大小有一定关系,但是随着超声仪器的发展,对于甲状腺结节的血流显示越来越敏感,甲状腺肿瘤的生长依赖血管的形成,当肿瘤超过2mm即可形成肿瘤微血管网[4]。有研究表明,甲状腺恶性结节呈不规则浸润性生长,其血管的构建及空间分布杂乱,血管增粗、增多,多为Ⅱ、Ⅲ型丰富血流信号[5]。
  甲状腺结节内钙化分为三种,即微钙化,粗大钙化,弧形钙化。一般来说,微钙化可以反映病理中的砂粒体[6]。是甲状腺乳头状癌特性性反应。距文献统计,甲状腺恶性结节有微钙化存在,诊断恶性的特性性在90%以上[7]。但是本次统计中,发现粗大钙化、弧形钙化也有较高的恶性几率,因此,对于任何微小或粗大钙化都可增加恶性肿瘤的风险。同时要注意微钙化的鉴别,在一些结节中(尤其结节性甲状腺肿)多看到一些点状强回声,但是此强回声,多伴"彗星尾征",病理多为浓缩的胶体,此多为良性征象。
  因此,超声科医师应熟悉甲状腺结节的恶性征象,结合TI-RADS分级,有望提高甲状腺癌的术前诊断水平,更好地指导临床治疗。
  参考文献:
  [1]Horvath E,Majlis S,Rossi R,et al.An ultrasonogram reporting system for thyroid nodules stratifying cancer risk for clinical management[J].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09,94(5):1748-1751.
  [2]Cappelli C,Castellano M,Pirola I,et al.Thyroid nodule shape suggests m alignancy[J].Eur J Endocrinol,2006,155(1):27-31.
  [3]杨天高,张东辉,王志伟.等.乳腺浸润性微乳头状癌的病理与临床[J].航天医药,2010,28(10):1846-1847.
  [4]Wart AC,Ackerman LA.Windham JP,et al.Breast lesions:differential diagnosis using digital subtraction angiography[J].Radiology,1986,159(1)39-42.
  [5]郑敏,穆丹梅,戴险峰,等.2D、CDFI、PW及3D-CPA评价甲状腺结节良恶性89例分析[J].中国肿瘤,2008.17(7):615-617.
  [6]Das DK,Mallik MK,Haji BE.Psammoma body and its precursors in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A study by fine-needle as piration cytology[J].Diagn Cytopathol,2004,31(6):380-386.
  [7]Cheng SP,Lee JJ,Lin J,et al.Eggshell calcification in follicular thyroid carcinoma[J].Eur Radiol,2005,15(8):1773-1774.编辑/申磊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五)
甲状腺癌术后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我有右甲状腺结节,超声显示右侧甲状腺肿块TI-RADS4级,在肿瘤医院手术诊断为右甲状腺癌。现在术后长期服“优甲乐”,每天空腹服1粒。想请问今后还应注意什么?

  上 海 张女士
  甲状腺癌是最常见的甲状腺恶性肿瘤,以甲状腺肿块、声音嘶哑、呼吸及吞咽困难等为主要表现,临床有四种分型:乳头状癌、滤泡状癌、髓样癌以及未分化癌。其中,甲状腺乳头状癌占所有甲状腺癌的90%以上。在所有癌症中,甲状腺癌也是治疗效果最好的肿瘤之一。一般说来,甲状腺癌的治疗有手术治疗、内分泌治疗、同位素治疗等方法,近年来还有靶向药物治疗。
  手术治疗 手术是甲状腺癌的首选治疗方式,遵循规范化的甲状腺切除,以及清扫相应区域的颈部淋巴结。
  内分泌治疗 分化型的甲状腺癌患者接受甲状腺手术以后都要长期足量地服用甲状腺素类药物,接受促甲状腺素(TSH)抑制治疗,不仅可以预防甲状腺功能减退的发生,还可以达到抑制甲状腺肿瘤复发和转移的目的。
  同位素治疗 对于有多发性癌灶、局部侵袭性肿瘤或伴有远处转移的乳头状癌或滤泡状癌患者,在全甲状腺切除后还要接受碘-131放射治疗。
  其他治疗 由于甲状腺癌对放化疗不敏感,所以临床较少应用这两种治疗方式。靶向治疗药物是针对一些常规治疗无效的患者,虽然在国外已经有被批准应用于临床的,但在国内还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初步观察有一我有右甲状腺结节,超声显示右侧甲状腺肿块TI-RADS4级,在肿瘤医院手术诊断为右甲状腺癌。现在术后长期服“优甲乐”,每天空腹服1粒。想请问今后还应注意什么?
  上 海 张女士定效果,能延长肿瘤的进展时间,但总的来说甲状腺癌如果治疗不规范,其效果还是会大打折扣。
  至于您所问的除了每日服用优甲乐外,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属于后续治疗方式。而后续治疗方案需要根据手术病理确定,还包括患者的年龄、肿瘤病理类型、肿瘤的大小,以及甲状腺手术切除的范围个体化选择。此外,肿瘤医院的手术常规清扫中央区域淋巴结,需要了解是否有转移以及转移淋巴结的个数等。甲状腺乳头状癌术后常规需接受促甲状腺素抑制治疗,即口服甲状腺素片(优甲乐)。如果是低复发危险的患者需根据年龄确定服药剂量,一般术后一年内要求促甲状腺素控制在0.5~1之间,一年后如果年龄较大则可以放宽到1~2之间,控制持续5~10年。此外无需其他治疗。一般建议术后1年内每3个月随访1次,1年后每6个月1次。关于饮食问题建议低碘饮食。
  王卓颖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外科及头颈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
  (王卓颖副主任每周一上午、周四下午有专家门诊)

甲状腺TI-RADS,3-4级属于晚期(六)
经口完全内镜下甲状腺切除手术1例报道

  摘 要 经自然腔隙的内镜手术是国内外研究的热点,现在已进入临床初步应用阶段,作者2013年实现上海地区首次临床应用,为完善手术方案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关键字 腔镜 经口 甲状腺 病例报道
  中图分类号:R73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1533(2013)24-0033-02
  经口腔镜下甲状腺切除手术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一项经自然腔隙的内镜手术,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无疤痕”和微创。我科自2012年起通过人体解剖研究以及动物手术模拟,熟悉了该手术路径的解剖特点以及操作要领,于2013年初实现了首次临床应用。
  1 病例资料
  患者,女性,25岁。体检B超发现左侧甲状腺下极11 mm×7 mm×9 mm低回声结节伴粗大钙化,甲状腺TI-RADS分级:4b,考虑结节性甲状腺肿可能性大。患者因有较明显的疤痕体质,有微创手术治疗的强烈愿望。经患者本人及家属同意,报院伦理委员会通过,行经口腔镜下左侧甲状腺部分切除术。
  手术过程:经鼻插管全身麻醉,患者取仰卧位,颈部轻度后仰。术前30 min起予头孢美唑钠1.0 g静脉滴注(手术超过3 h加用1次)。口腔消毒后,取口底中线、舌系带前方,双侧颌下腺导管开口之间切口,长约5 mm。沿双侧口底肌中线钝性分离直至颈前区,插入第一个5 mm trocar,置入光源,建立气腔,压力维持在6 mmHg。双侧口腔前庭第一磨牙基底部各取一5 mm切口,紧贴下颌骨骨膜分离,越过下颌骨下缘后,插入第二、三个5 mm trocar,置入分离钳及超声刀。沿颈阔肌深面,分离颈前区,建立手术视野。自颈中线分离颈前带状肌,显露左侧甲状腺,于下极探及肿块。用超声刀沿峡部横断甲状腺,在左侧腺体内距结节边缘5 mm切除结节及周围部分腺体组织。标本自口底切口取出,大小约25 mm×15 mm×5 mm,冰冻病理证实良性结节。冲洗手术野,仔细止血,术后未放置引流,颈中线未予缝合。术后颈前区弹力胶带加压包扎,当夜SICU监护,无特殊处理,次日返回病房。头孢美唑钠1.0 g静滴,2次/d预防感染,至术后3天。手术时间270 min,术中出血量约15 ml。术后24 h进食流质,48 h改为半流质,餐后漱口液漱口,术后7 d出院。患者术后主诉舌活动受限,影响话语功能,术后一周明显缓解,无伤口疼痛、吞咽困难等主诉。术后下颌部位出现局部麻木感,未予特殊治疗,4周后完全消失。术后随访1月,口底水肿完全消退,手术美容效果近乎完美。术后随访半年,患者未出现不适反应。
  2 讨论
  经口甲状腺手术同传统的经胸乳、腋窝路径比较,切口距病灶距离短,手术创伤小,体表完全没有疤痕,美容效果近乎完美。其缺点是操作空间较小,对手术者的技术要求较高,存在切口感染的风险。目前主要有经口底、经前庭、经气管三种经口腔甲状腺手术路径[1-4]。由wilhelm于2009年提出的经口腔镜下甲状腺微创手术(endoscopic minimally invasive trans-oral thyroidectomy, eMIT)是技术相对比较成熟、临床运用病例最多的术式,我国仅有南方少数医院开展[5]。从现有文献来看,本例手术属于上海地区首例报道。
  手术入路的建立是手术的关键。国内外解剖学研究提示人类双侧口底肌之间存在类似于颈中线的无血管、神经区域,通过该区域可以快速、安全经口底切口到达颈前区。双侧颏孔距下颌骨中线的平均距离为35 mm,因此在口腔前庭双侧第一磨牙基地部内侧取穿刺点,紧贴下颌骨骨膜分离,能够减少对颏神经的损伤[6-7]。本次手术用时较长,其中手术口底通道建立仅耗时数分钟,但在三孔寻找同一颈部间隙过程则消耗了过多时间,这与第1次手术的熟练程度较低相关。该手术除入径区别于经胸乳、腋窝途径外,其镜下操作手法与传统腔镜手术类似,视角自上而下更有利于甲状腺中下极病灶的处理及中央区颈淋巴结的清扫,常规5 mm的手术器械即可满足手术需要。
  经口腔镜下甲状腺切除手术尚处于临床应用早期,对其可能存在的并发症、手术适应证和禁忌证以及围手术期的医疗护理规范等存在不少问题和争议[8-10]。从现有的文献报导分析,该手术的并发症与传统微创手术比较没有显著的差异,但有切口感染和局部感觉异常的报导[5,11]。本次手术后患者出现短期的舌活动受限,这与口底切口水肿,限制了舌系带活动有关,术后7 d明显缓解,随访半年未出现口底疤痕影响舌系带功能情况。术后下颌骨麻木感报道较多,这与术中颏神经受牵拉受损有关,一般2~4周后可自愈。本例患者在术后1个月完全消退。口底感染是该术式面临的主要问题,手术将甲状腺手术由原来的Ⅰ类切口,转变为Ⅱ类切口,增加了口底感染的风险。除了在围手术期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加强口腔护理之外,提高手术技巧,缩短手术时间能够减少感染的发生。经口腔镜下甲状腺手术目前尚处于临床应用初级阶段,对手术近期、远期的效果以及术后并发症的发生尚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加以评估。
  参考文献
  [1] Wilhelm T, Metzig A. Video. Endoscopic minimally invasive thyroidectomy: first clinical experience[J]. Surg Endosc, 2010, 24(7): 1757-1758.
  [2] Wilhelm T, Harlaar JJ, Kerver A, et al. Surgical anatomy of the floor of the oral cavity and the cervical spaces as a rationale for trans-oral, minimal-invasive endoscopic surgical procedures: results of anatomical studies[J].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 2010, 267(8): 1285-1290.   [3] Karakas E, Steinfeldt T, Gockel A, et al. Transoral thyroid and parathyroid surgery--development of a new transoral technique[J]. Surgery, 2011, 150(1): 108-115.
  [4] Karakas E, Steinfeldt T, Gockel A, et al. Transoral thyroid and parathyroid surgery[J]. Surg Endosc, 2010, 24(6): 1261-1267.
  [5] 傅锦波, 陈清贵, 罗晔哲, 等. 经口入路腔镜下甲状腺切除手术五例经验[J].中华普通外科杂志, 2012, 27(4): 279-281.
  [6] 郭培义, 汤治平, 丁自海, 等. 完全经口内镜下甲状腺切除术的解剖学研究[J]. 中华外科杂志, 2011, 49(10): 934-937.
  [7] Wilhelm T, Harlaar JJ, Kerver A, et al. Surgical anatomy of the floor of the oral cavity and the cervical spaces as a rationale for trans-oral, minimal-invasive endoscopic surgical procedures: results of anatomical studies[J].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 2010, 267(8): 1285-1290.
  [8] Benhidjeb T, Witzel K, Stark M, et al. Transoral thyroid and parathyroid surgery: still experimental![J]. Surg Endosc, 2011, 25(7): 2411-2413.
  [9] Karakas E, Steinfeldt T, Gockel A, et al. Transoral parathyroid surgery-feasible![J]. Surg Endosc, 2011, 25(5): 1703-1705.
  [10] Miccoli P, Materazzi G, Berti P. Natural orifice surgery on the thyroid gland using totally transoral video-assisted thyroidectomy: report of the first experimental results for a new surgical method: are we going in the right direction?[J]. Surg Endosc, 2010, 24(4): 957-958.
  [11] Wilhelm T, Metzig A. Endoscopic minimally invasive thyroidectomy(eMIT): a prospective proof-of-concept study in humans[J]. World J Surg, 2011, 35(3): 543-551.
  (收稿日期:2013-09-17)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由葛朗台沉醉在金子世界的人生追求切入,从而引出思考的话 下一篇:东北观天下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