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

 下文是关于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一)
周代昏礼初探

周代昏礼初探

【摘要】:”礼”是中国古代社会生活的重要规范,体现在社会的各个方面。现在我们所说的”礼”大都是源自周朝,传说为周公所制。礼自出现以来,就对人类社会就开始着协调和约束,经过远古暨三代的酝酿,至西周时期,礼已经发展到一种比较成熟和完善的形态。周礼贯穿周代社会各个方面,文章拟就探讨周礼中的”昏”礼。

【关键词】:周礼;”昏”礼;婚嫁;习俗

礼是中国古代特有的文化现象,礼自出现以来,就对人类社会就开始着协调和约束,经过远古暨三代的酝酿,至西周时期,礼已经发展到一种比较成熟和完善的形态。在先秦典籍《左传》中,礼被称为”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的法宝。这个”礼”显然是泛指阶级社会贵族等级制的社会规范和道德规范。其内涵包括:冠、昏、丧、祭、朝、聘、射、乡等诸多内容。而对于民俗社会而言,礼的内涵更多反映为生活礼仪,侧重强调昏、丧这些基本方面。文章拟就考证周代的”婚”礼,略抒己见,以期求正与方家。在谈及婚嫁习俗时,不可不谈”婚姻”一词。婚姻,简言之,指男女结为夫妻。婚礼即”婚姻缔结过程的具体化,是婚姻开端的社会方法,以世俗社会认同的相关礼节仪式来确定男女当事者的婚姻关系。”在周礼时代,婚嫁过程有着严格繁琐礼仪要求,这些礼仪被称为”昏礼”。婚礼意义《礼记·昏义》称:”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 “昏礼”是中国婚姻礼制的最初形式,后世的婚嫁礼仪也基本上是从中演化而来。

我们结合《周礼》、《仪礼》、《礼记》关于周人婚姻礼仪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周礼有关”昏礼”的要求,包括贯穿在以下三个方面:婚姻缔结的礼节仪式﹑婚姻缔结的约束举措﹑婚姻消灭也即婚姻终结。

1. “昏礼”中的婚姻缔结礼节仪式

《仪礼》一书涉及到社会各面,对于周代婚姻礼节仪式,言之甚详。我们细读《仪礼·士昏礼》,可以略窥其貌。在《仪礼·士昏礼》中,一个士人婚姻礼节有着一套十分烦琐的模式,其主题过程如下所述:”一为纳采;二为问名;三为醴使者;四为纳吉;五为纳征;六为请期;七为将亲迎,预陈设;八为亲迎;九为妇至礼成;十为妇见舅姑;十一为赞者醴妇;十二为

馈舅姑;十三为舅姑飨妇;十四为飨送者;十五为舅姑没,妇庙见。”

具体而言就是,开始时,男方托媒人到女方说亲,在获得女方允许后再派使者送上雁,并正式向女方提出缔结婚姻的请求。接着就是问名,向女方家人问女方姓名。回到家里,男方进行占卜,得到吉兆之后,派使者备雁礼通知女方纳吉。

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二)
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黄昏意象群

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黄昏意象群

2008年4月24日

内容提要 日暮黄昏是浩瀚宇宙中的一个自然景观,是由光明到黑暗昼夜交替的一个特定时空。出现在中国古典诗词中,黄昏已不再是简单的一段时间和相关景色的再现,而是积淀着中华民族文化心理、凝结着诸般特定情感与生命意识的原型意象。综观中国古典诗词中描写黄昏的作品,中国古代诗人渲泄的情感是多种多样的,而黄昏时的相关景物就是诗人情感的催化剂。本文试图通过分析诗人面对黄昏时的内心世界,掌握引发诗人情感的黄昏意象群。

关键词 黄昏情结 伤时感物 意象群 生命意识

“伤时感物”本来就是中国文艺一种悠久的传统。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对时间的咏叹从来就是中国诗人最喜表达的主题之一。朝阳东升,夕阳西下,黄昏是光明与黑暗的一个临界点。作为宇宙世界里一个特定的时间范畴,“黄昏”在中国古典诗词中频频出现。千百年来,人们感受黄昏,描写黄昏,在黄昏时的各种景物身上融合了自己对社会、自然、人生的深奥底蕴的观照和领悟,记下了人生的欢乐和痛苦,显出了生命追求的坎坷,多难。正如肖弛在《中国诗歌美学》中指出的:“诗歌艺术中的时间意识是一种生命意识。”①在诗人的笔下,黄昏时的树木、山川、夕阳、归鸟已不再是纯粹的景物,而是熔铸了诗人审美情感、审美理想的一种文学意象,是被情感化、心灵化了的审美对象。

一、中国古人“黄昏情结”的产生

“昏”字在甲骨文中作 ,是会意字。从日,从氐省。“氐”是下的意思,合起来表示日已下沉,是指日暮、天刚黑的时候,就是《说文》所说的,“昏,日冥也,”指太阳沉下地平线之际,即日落西山之时。

“婚姻”之“婚”的本字为“黄昏”之“昏”,《正字通?女部》:“婚,古作昏。”②如《诗经?邶风?谷风》:“宴尔新昏,不我屑以。”又如《左传?僖公二十七年》:“楚始得曹,而新昏于卫,若代曹卫,楚必救之,则齐宋免矣。”《说文》中有记载:“礼,娶妇以昏时,故曰婚。”可见黄昏与我国上古婚姻有很大关系。首先表现为与我国古代“抢婚”习俗有关,刘师培先生在《中国历史教科书》中指出:“娶妇以昏者,当与古代劫掠妇女,趁妇家不备,以昏时为便有关。”《周易》中的《屯卦》就有:“乘马班如,泣血涟如,非寇,婚媾”的记载,这里将“婚媾”同“寇”联系在一起,说明了当时的婚姻手段与大盗抢劫财物相差无几,这便是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掠夺婚”。其次,上古时代,男女婚娶的时间一般定在黄昏,把婚礼放在黄昏举行,可见黄昏在他们心目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诗经》中“昏以为期,明星煌煌”,“昏以为期,明星皙皙。”的诗句就鲜明地反映了这种心理。再次,古人与异性幽会,也往往选择在黄昏时分,因为此时人的情感最需要得到慰藉,这是源于心灵的情感需求。正应了那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中华民族是一个农业民族,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基础上,自然形成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击壤歌》)的生活方式,这种生产方式将人们一天的生活与太阳的运行规律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黄昏作为一个特定的时间范畴,对人们的生活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古人认为情绪最难把握、难于平静的莫过于黄昏时分。清人方玉润《诗经原始》卷五曾指出:“夫风雨晦暝,独处无聊,此时最易怀人。”③就人体的生物机能来说,外界物候时间引起的阴暗、湿度等温度变化,的确可以敏感地影响到人的情绪,古代中医圣典《黄帝内经》对此也有所归纳:“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已闭。”④而日暮黄昏,正是一个朦胧宁静的时刻,人们眼中的天、地、人、物无不染上一层迷蒙的色彩,于是不免触景生情,心生感慨。农耕社会中,黄昏是人们劳作一天之后荷锄而归,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刻,但是,当辛勤劳作的人们“日入”而不得“息”时,就只能望黄昏天地而兴叹,对亲人欢聚标志的黄昏夕阳万物产生诸般的情感牵绊。

二、中国古典诗词中的黄昏意象群

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绝大多数作品都体现出情与景的完美统一,作为自然景观的“黄昏日落”也得以与诗人的情感相融合。诗人的慨叹正是在面对“黄昏日落”时的各种景物时有感而发的,早在中国古代就有很多文学理论作品先后阐述了客观事物对作者感情的诱发作用:陆机《文赋》:“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心凛凛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钟嵘《诗品序》:“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之舞咏。”刘勰《文心雕龙?明诗》:“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这些古代文论都探讨了情与景的关系,说明诗人有时在景、物、事的触动之下,感情迸发,灵感骤至,写出好诗。特别是日暮黄昏,夕阳西下,残阳晚照下的小桥流水、落花衰草、残垣断壁、归雁鸣蝉的凄清孤冷极易使人生发出内心深处的万种情思。在数目繁多的描写对象中,黄昏可谓是诗人的至爱,黄昏时的各种景物更是诗人的重点描写对象。在诗人笔下,那些普通、客观存在的景物因为黄昏的到来就变得生动起来,它们经常跟诗人的某种特定情感联系在一起,诗人快乐时,那些花花草草就是美丽的、欢愉的;可是当诗人悲伤时,悦耳的音乐也会是一种哀乐。综观中国古典诗词中描写黄昏的作品,诗人宣泄的情感是多种多样的,而诗人或喜或悲的内心情感又是由多个黄昏意象组合展现出来的:

1、即景咏怀

一说起黄昏,就会让人想起落日。夕阳可以说是黄昏的一个标志性景物,正是有了夕阳朦胧光线的笼罩,黄昏时大地上的自然万物才会激起诗人不同凡响的情感波动。面对迷茫的黄昏晚景,诗人首先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由衷的赞叹,他们有时通过对夕阳晚景的吟咏,表达出一种欣赏愉悦的情感:

“……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披拂趋南经,愉悦偃东扉。……”【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

——谢灵运《石壁精舍还湖中作》

“日暮天无云,春风扇微和” ——陶渊明《拟古》

“微风清幽幌,余日照清林” ——谢庄《北宅秘园》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王维《使至塞上》

山水诗人谢灵运的《石壁精舍还湖中作》描写的是湖中美丽的晚景;陶渊明的《拟古》呈现出的是日暮时天地之间苍茫迷蒙的意象;谢庄的《北宅秘园》表现的则是斜辉下绚丽多姿的色彩。而王维的诗句又与众不同地写出:在荒凉辽阔的茫茫沙漠之中,一道烽烟直立而起,而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一条长河蜿蜒曲折奔腾而来,河中倒映着一个浑圆的日影。诗人只用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巧妙地勾勒出一个充满光辉的雄浑美。从上面所举的例子当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虽然这几位诗人表现落日晚景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是他们都着重刻画了黄昏时的夕阳美景,表达出舒心愉悦的心境。而他们这种对黄昏的由衷赞叹又是通过描写各种自然意象表现出来的:林壑、云霞、芰荷、蒲稗、春风、幽幌,清林、孤烟、落日……这一系列黄昏意象正是诗人表现内心愉悦的情感寄托。这类由衷赞叹夕阳美景的诗作还有很多:【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王维《鹿柴》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白居易《暮江吟》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杜牧《山行》

2、寂寞孤独

诗人一方面为黄昏的夕阳美景陶醉不已,另一方面目送夕阳,有感于寂寞黄昏天地万物的凄清冷淡,诗人孤独之感油然而生,从而记下了古代文人亘古不变的心声,《离骚》中的“时暧暧其将罢兮,结悠兰而延伫”,就写出了诗人天门求索受阻时的孤独感慨。

一定程度上,中国古代诗人的孤独感与他们在政治上的不得意是分不开的。治国平天下的思想是中国古代大多数作家的人生目标,儒家“兼善天下”与“独善其身”互补的人生价值取向是他们的共同心态。为了建功立业,他们往往离乡背井,漂泊江湖,历经坎坷,虽然付出了种种努力,但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都虚度光阴,抱负成空。于是落拓失意的游子便借由吟诗作对抒发怀才不遇的人生感伤,而静谧的黄昏景物就是他们寂寞孤独的最佳写照:

“踟蹰亦何留,相思无终极。秋风发微凉,寒蝉鸣我侧。原野何萧条,白日忽西匿。归鸟赴乔木,翩翩厉羽翼。孤兽走索群,衔草不遑食。感物伤我怀,抚心长太息。”

——曹植《赠白马王彪》

悲凉的秋风、寒蝉的鸣叫、萧条的原野、西下的夕阳……这一系列秋天日暮的自然意象使诗人不由得想起刚刚死去的兄弟,生离死别的哀痛加深了,再加上归鸟、孤兽的视觉意象就将诗人自身政治迫害下交游无助孤立无援的困窘处境剖白。东晋山水诗人谢灵运善于体现万物之“生姿”,他的《晚出西射堂》将暮蔼笼罩下的环境景物描写得朦胧幽雅,在幽雅中透露出内心的郁闷:

“步出西城门,遥望城西岑。连障叠巘巗,青翠杳深沉。晓霜枫叶丹,夕曛岚气阴。节往戚不浅,感来念已深。羁雌恋旧侣,迷鸟怀故林。含情尚劳爱,如何离赏心。抚镜华缁鬓,揽带缓促衿。安排徒空言,幽独赖鸣琴。”

诗人出城望山,本是想借傍晚散步以消遣内心的郁闷,山是望到了,但是诗人看到的山却是日落后余晖之中的山,那一层暮气,把山点缀得朦胧而富于诗意:青翠的树木因为雾气更深沉了,枫叶的颜色更鲜艳了,夕阳余光中的雾气更加阴冷了……在朦胧之间,诗人看到暮鸟双双结伴而归,故巢旧林,诗人不觉倍感自身孤凄无伴,无一人可诉衷曲。与谢灵运同年代的陶渊明,同样也有由日暮归鸟引起内心感伤的体验,在他的《饮酒》组诗中就留下了“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佳句。宋时以婉约清丽风格著称的秦观也写过一首《踏莎行》,借由日暮黄昏时一些令人悲切的景物抒发谪居中的寂寞情感: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这些才子在经历了政治上的失意之后,竟对日暮飞禽走兽如期归巢产生一种亲切的情感,确切地说是一种心灵上的契合,他们也希望可以“归巢”,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有所作为,可是现实却教他们蹉跎岁月,这种愿望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促使寂寞忧伤的滋长,而深藏在诗人内心的孤独寂寞情感一触及日暮黄昏的氛围就一发不可收拾。夕阳晚照中的树木、云气容易引起诗人的飘渺遐思,而归鸟这一黄昏意象就是诗人孤独寂寞情感迸发的导火线,日暮时鸟儿或单或双地归巢使诗人联想到自己的处境:有心在政治上大展拳脚,但是黑暗的官场却逼得他们受到排挤而孤立一方,。鸟儿都归巢了,那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一展胸中抱负呢?这样的情况下,就有了情与景完美交融的契机,归鸟意象必然成为诗人抒发寂寞情感的最佳对象。

3、相思怨别

怀人: 产生于春秋时代的《诗经?王风?君子于役》是中国诗史上出现得最早的日暮怀人之作:“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生动地描绘出一幅焦虑的思妇在黄昏时分期盼亲人归家的生活图景。通过描写鸡栖于埘、羊牛归来的画面,点明已是黄昏,从而刻画出思妇盼夫夫不至的真挚感情。表达这种怀人情感的诗作还有很多:

“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 于高堂。” ——司马相如《长门赋》

“闺中起长叹……惨凄岁方晏,日落游子颜。” ——颜延之《秋胡行》之八

“薄暮有所思,终持泪煎骨。” ——吴均《有所思》

“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锦,君思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 ——萧纲《荡妇秋思赋》

“高盖山头日影微,黄昏独立宿禽稀。林间滴酒空垂泪,不见丁宁嘱早归”

——陈去疾《西上辞母坟》

“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 多情自是多沾惹,难拼舍,又是寒食也。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

——李清照《怨王孙》

黄昏日暮始终是怀人的最好时机,在黄昏的触动下,中国多少诗人都萌发出了怀人思亲的种子,有道是“胧月黄昏亭榭。……幽怨几时休,泪还流。”(朱敦儒《昭君怨?悼亡妻》)“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纳兰性德《浣溪沙》)天边的夕阳正徐徐落下,余光迷漫,家禽都已散去,正是归家的时候,可他(她)又在哪里呢?是否一切安好?……诗人的相思之情溢于言表。

思乡: “思乡”是中国古代游子普遍存在的一种微妙心理。漂泊江湖的游子在外面披霜戴雪,经历过羁旅途中的风风雨雨,几番彻骨之后,他们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思乡的情绪,而以夕阳为背景的黄昏景色就是他们较常写到的。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马致远的《天净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首小令是黄昏意象堆积的特例,全诗只有二十八个字,却写出了多种意象: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断肠人、天涯,这一系列带有悲冷色彩的黄昏意象把孤寂凄苦的羁旅愁思渲染得幽眇无边,扣人心弦,引人遐想,让人回肠荡气,具有无尽的感人魅力。【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

唐诗人马戴也写过一首《落日怅望》:

“孤云与归鸟,千里片时间。念我一何滞,辞家归未还。微阳下乔木,远色隐秋山。临水不感照,恐惊平昔颜。”

诗人眺望落日秋山,用夸张手法写到孤云和归鸟片刻之间就能飞驰千里回到自己的栖息地,进而联想到自身,一人离家在外,久滞不归,试问此时此刻的诗人又怎能不触景生情?这里的孤云、归鸟、斜阳、乔木、秋山、清水在诗人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哀愁,是诗人思乡愁绪的情感寄托。又如:

“……日夕凉风起,翩翩漂吾舟。寒蝉在树鸣,鹳鹄摩天游。客子多悲伤,泪下不可收。” ——王粲《从军行》其五

说文以为,礼,娶妇以昏时,中昏(三)
试论《仪礼-士昏礼》中《经》与《记》的关系

试论《仪礼?士昏礼》中《经》与《记》的关系

摘要:《仪礼·士昏礼》是《仪礼》中士礼的重要一篇,记载的是士娶妻的礼仪。其内容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记述的是成婚前的各种礼仪。第二部分成婚及成婚以后的各种礼仪,是《仪礼·士昏礼》的中心部分。以上的两部分就是《仪礼·士昏礼》中《经》的部分,而余下的部分则为《记》。从《经》和《记》的关系来讲,《经》应该是圣人所做的,被钦定了的官方经典,而《记》则是后人对这些经典所做的必要补充和说明。同样《仪礼·士昏礼》中《经》和《记》的关系总体上也是这样的,本文即以此为主体进行论述。 关键词:仪礼;经;记

中图分类号:i20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118(2013)01-0343-01

一、关于《仪礼》的书名、来源、成书、流传等方面的简述

《仪礼》在先秦时期只称《礼》,汉代有《士礼》、《礼经》之称,但没有出现《仪礼》之称。从记载来看,最迟到晋元帝时,已经有了《仪礼》之名了。《仪礼》中仅记载了十五种礼,只是古代礼仪中的很小一部分。关于《仪礼》中所记载诸礼的来源,很可能是西周初年周公所创以及以后诸王时添加和完善起来的。而到了春秋时

上一篇:人民币入sdr的优缺点 下一篇:现阶段道德教育的重要性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