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淘宝店 lin家

 下文是关于Lin淘宝店 lin家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淘宝网是亚太地区较大的网络零售、商圈,由阿里巴巴集团在2003年5月创立。淘宝网 是中国深受欢迎的网购零售平台,拥有近5亿的注册用户数,每天有超过6000万的固定访客,同时每天的在线商品数已经超过了8亿件,平均每分钟售出4.8万件商品。下面是www.01hn.com范文网小编整理的Lin淘宝店 lin家,供大家参考!

  Lin淘宝店 lin家

  Lin淘宝店 lin家1

  众所周知,今年双十二的直播会场将成为“淘宝亲亲节”活动的主力,淘宝直播联手湖南卫视、优酷直播倾力打造全新创新直播节目《镇店之宝》,淘宝网副总裁张勤也表示,“从电商到内容、从线上到社群、从商品到服务、新的淘宝生态正在让剁手党们亲上加亲。”对外界一直低调的时尚博主LIN成为淘宝直播历史首个破百万观看人数的网红,交出了双十二直播第一份成绩单,无疑是一匹黑马。

  虽然在直播界默默无闻,但LIN一夜之间成为淘宝直播第一人,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拥有367万微博粉丝和232万店铺( LIN EDITION LIMIT )粉丝,在社交媒体和时尚界LIN可是名声在外,是首位接受《 时尚芭莎Bazaar》专访的网红,今年年中她在上海开实体店,潮流圈好友李晨和超模陈碧珂也前来站台捧场。LIN的高品质粉丝也是让其他淘宝店主羡慕的,1200元的秋冬高客单价,高复购率,不靠烧钱砸广告,真正的粉丝经济也让其他当红网红店铺望尘莫及。内容玩的好,又有直播这种垂直的社会化电商形式盘活全渠道的粉丝,LIN成为淘宝直播首个破百万播主,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Lin淘宝店 lin家2

  红人店,淘品牌LIN10倍速度疯长。在以往认知里,25岁以下人群大多是大学毕业2年内的上班族或学生,经济基础不牢固,且用户忠诚度较低,价格敏感度高,甚至被直接定性为屌丝。然而90后人群的出现正在挑战这样的认知:他们大多家庭环境优良,网购经验丰富,对时尚敏感度高,且极易产生明星与粉丝之间追随式的买卖关系。但如果要归结到意见领袖层次,存在着大规模跟随关系的又只能发生于女性群体中,因为想要获取男性忠诚度的成本则需要高出女性数倍以上。也因此,女装类目的红人店在2014年几乎是以10为倍率的涨幅快速疯涨着。

  从以同学和好友构成的粉丝开始,到如今拥有超过25万粉丝,年成交超过8000万元的红人店LIN家,从店铺模式上看像极了早年的呛口小辣椒和天使之城:同样是年轻漂亮的女店主,集时尚买手和设计师于一身,通过更新介绍穿衣搭配技巧,和各种渠道的高频粉丝互动换来忠诚度极高的用户追随。

  “无论是上班族还是在校大学生,我们的客群很显然是一群‘白富美’”,张瑜是红人店LIN的老板,同时也是人气店主Lin的丈夫,在他眼里:淘宝上做服装的不一定懂行业,而懂行业的人却又不一定都能找到好的玩法。

  红的发紫,贵的任性

  “毕竟服装行业的根基依然是大工厂出产的品质和款式的更新。”LIN家从2011年6月开始玩红人店模式,而张瑜此前数年时间的摸爬滚打基本都围绕在玩法和定位上。在他看来如果用小作坊生产量贩式低价服装的话,对于店铺和红人本身的口碑存在潜在的不利影响,但如果生硬地切入高价女装市场,其结局就是在第一步就把粉丝进入店铺的门槛拉高了。因此LIN家选择了长线培养,逐渐拉高定位,以今年春夏为例,平均单价在500~600元左右。相比早年间的网络环境,微博、微信、微淘等渠道的成熟为红人模式提供比前辈们更肥沃的涨粉土壤。

  所谓的赚慢钱,即是不打爆款,不付费引流,以及不打折的三不原则。乍看起来这很像是一种阻碍店铺快速生长的思路,“但如果能把粉丝稳住,且保持稳健的增长速度,那就可以把新老顾客的人群比例做到基本平衡”,目前LIN家后台上新时,新老用户成交比例基本维持在6:4。

  Lin的选款遵循单次10个款,单月30个款的数量限制。一面是店主本人作为海外买手,提前将款式以图片形式在页面或者粉丝群里 “测款”,而另一面,经过核心团队的讨论评估,工厂端上新前就已经提前备好了预计销售总量一半的货。“这样做的目的一个是为避免危险的库存积压,第二个则是防抄款。”张瑜仅以嘉兴工厂为例,过去开出一条200人的线下品牌精品生产线,零售价的30%将作为库存风险的保证金,其目的为了降低库存带来的风险。而现在通过50%预计销售量的前期生产,一方面将30%保证金换成性价比反馈给用户,另一方面则是让上新后开始抄款的竞争对手没有足够多的响应时间。

  究竟还能红多久

  “如果继续这样我们还能卖几年,假如我老婆35~40岁了以后怎么办?”张瑜认为红人效应只能作为品牌早期成长时助推的添加剂,毕竟归根结底仍然是以质量与款式为重。但若粗暴的更换店主或设计风格,就会动摇店铺为之根本的粉丝,为此Lin在未来的几年中将着眼于缓步地将“红人——粉丝”的客户关系向“品牌——粉丝”迁移。

  2014年双12,LIN首次参加平台性大促。虽然拿到流量的LIN销售成绩达到了历史新高,但原有的粉丝群体却明显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这次我们只推了一个五折款,虽然折后的售价仍然超过1000元,但还是遭到了老用户的抗议”。

  LIN的老用户群体定位为白富美,这一群体对于价格敏感度低,且买卖双方的相互信任度强,然而新用户价格敏感度高,挑剔,背叛度高,这一客群本不属于店铺的目标客群,却因为大促进入了店铺并发生了成交行为,因此对于这类用户今后的消化能力,将是店铺接下来半年最大的挑战。

  放眼2015年,女装类目已经将过去奉为一招鲜的“真人实拍”纳入常规拍摄要求,而红人店的喷井式增长也将带动一轮淘品牌的洗牌。年轻的店铺品牌在运营战术和供应链上依然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短板,大量外包工厂的不稳定将影响到整个店铺的大促表现甚至日常上新。但依托于年轻的白富美粉丝人群,结合达人指导用户搭配和精准推送的玩法是目前经得起考验的一种模式。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集市商家正在收复那些被B端市场长期控制的高地。但在这个“收复”的语境中,更多的是体现集市商家在款式响应速度和精细化运营上的优势。

  Lin淘宝店 lin家3

  长得好看可不可以当饭吃?不但可以,而且还能吃得很享受。现在有这样一群人,不仅年轻漂亮、穿着时尚,还能依靠着自己的品位和能力赚钱,她们就是“网红”淘宝店店主,还创造了一个新的词汇“网红经济”。

  “淘世界”等曾经的著名淘宝店主,早已转身创业领域。而一些小规模的淘宝店主也纷纷受到投资人的青睐,并从一些“孵化器”形式的投资机构获得融资——“网红”正在由人们眼中的“花瓶”变成真金白银的生产力。

  “网红经济”兴起

  淘宝平台上有一群网络红人(以下简称“网红”)越来越引起大家的注意,这群人最初的代表是小辣椒,到今年6.18大促中,网红店铺已经蔚然成风,销量前十的淘宝女装店铺中有七家是网红淘宝店铺。

  网红店铺在各个方面都呈现出与以往店铺不同的特点。淘宝服饰行业总监唐宋指出,网红现象本质上是粉丝经济个体去中心化,网红店铺都有靓丽的模特;店铺的消费者比淘宝用户平均年龄年轻5岁,集中于85后与90后;无线端消费占比比行业平均水平高10%-20%,这也与新技术的发展趋势高度契合。

  网红店铺的供应链也更加柔性,常规的淘宝店铺流程为“上新-平销-折扣”,但网红店铺则是“选款-粉丝互动、改款--上新、预售--平售--折扣。”2013年大学毕业的赵大喜,在淘宝开店后,每天要花大量精力在微博上跟用户互动,推出样衣和美照,聆听用户们评论反馈,挑选受欢迎的款式打版,投产后正式上架淘宝店。这种更为柔性的供应链的好处就在于,选款能力强,测款成本低、C2M模式将成为可能,这代表了DT时代的运营方式。

  店主收益不逊一线明星

  7月27日下午3点,淘宝店主张大奕完成了又一轮的新品上架,结果,第一批5000多件商品在两秒钟内就被顾客“秒光”,而所有新品在三天内基本售罄。也就是说,短短三天时间里,这个漂亮女孩便完成了普通线下实体店一年的销售量。

  张大奕目前在微博上拥有317万粉丝,几乎每一条微博的回复都在近千条。这个模特出身的姑娘,除了《瑞丽》,还时常出现在《米娜》《昕薇》等时尚杂志的内页服装搭配中。从2008年起,她开始拍摄淘宝网广告。当时,谁也不曾想到,娇美的模特张大奕有一天会成为店主张大奕。

  2014年5月,这个姑娘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上线不足一年就冲到四皇冠,而且,每当店铺上新,当天的成交额一定是全淘宝女装类目的第一名。

  对于开淘宝店的原因,这个开朗的女孩似乎有点害羞:“女孩子么,对于衣服啊包包啊配饰这些本来就很喜欢。加上这些年做模特的先天职业优势,大大小小的牌子见了成千上万,还有搭配啦造型啦,可以说自己比较有心得吧。开店之前,微博上每次放个照片都会被粉丝问牌子。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开店。”

  锥子脸、大眼睛、身材颀长、皮肤白皙……很多在淘宝上爆红的店主都有着类似的外貌。人们约定俗成地把她们称为“网红”。而现在,这些曾经被视为“花瓶”的网红,正像张大奕那样爆发出令人惊愕的生产力。从销售量上不难看出,类似的网红店似乎月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千万的都不足为奇。

  近日,大连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最新的女友,就成功上演了其励志的网红故事。她凭着一家名为“钱夫人”的淘宝店,仅仅三年时间,年销售额达两亿元。而其个人微博拥有80多万粉丝,堪比一线明星。

  “奔着上市去的大事业”

  一身得体却不失俏皮的黑底白花连衣裙凸显出匀称的身材,漂亮的卷发下是一张更为漂亮的面孔。8月5日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饭店总统套房内,“80后”陈丹丹宣布获得蘑菇街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

  一年前她还是一名淘宝店主,现在的她已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创业者,她所要的也不仅仅是财富。

  陈丹丹在2002年就赴德国留学,拿到了西方戏剧学硕士学位,精通多国语言,还出了两本书,从外表看是一个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即便是在发布会现场,她依然穿着时尚优雅、态度不卑不亢,似乎与窝在民房创业的“筒子们”相隔千里。但实际上,她却一直是个“很拼”的人。

  在德国留学期间,陈丹丹没有闲着。那时候代购还不是特别普遍,而她率先做了一个个人网站,分享一些留学见闻以及国外有意思的品牌,包括她的美妆、护肤体会。在做时尚博主一段时间后,她顺理成章地成了淘宝店主,开卖那些她所推荐的东西。

  “有自己的时尚博客导流,淘宝店业绩上升得很快。”陈丹丹说,“我的定位就是有品位,花了两年时间做到了皇冠级别。”于是,在2013年她有了创业的想法——做一家跨境类的专门网站,满足白领中产对境外产品的需求。

  然而,从淘宝店主一脚踏入自己从未涉足的创业领域,无疑不是靠颜值就能够解决的。“在一次大会结束后,所有人都只是互换名片、打个招呼,只有陈丹丹一直在问问题。”蘑菇街创始人陈琪说,“随后还约了单独的会面,说好了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当陈丹丹拿着厚厚的本子记了三页问题的时候,我一下就被打动了。”

  从最初的马云、刘强东到后来的凡客陈年、聚美优品陈欧等,再到如今的淘世界陈丹丹等创业者,随着女性成为“败家”“剁手”同义词的同时,她们也正成为一股创业的新力量。

  “网红”也成了新势力

  以前的“网红”更多地被认为是长得好看、会化妆、会拍照,而如今她们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书写着一个个网红的淘宝店励志创业故事

  虽然像陈丹丹这样初具规模的创业者仍是少数,但一些规模依然较小的网红淘宝店,也正在顺利接下一家家投资机构的投资和加盟。

  “一是在社交平台上有大量的粉丝,二是强大的变现能力,能把这种‘红’变成一种生产力。”在淘宝服饰类目行业市场总监唐宋看来,网红现在已经能够被重新定义。“网红有很多优势,以前都没有被挖掘出来。例如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大量粉丝、用户年轻且忠诚度高等。”

  “传统的店铺运营,会先通过小批量的上新,看看市场后再决定是否推广。而红人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拍了放到朋友圈里,看看评论就能定下货单量。所以在供应链上,成本是绝对的低。”唐宋分析,“再加上粉丝忠诚度出奇的高,一位有50万粉丝的网红,平平常常就能得到4万多的回报,这些都会将开店成本降到最低。”

  例如张大奕就对记者表示,自己对于粉丝们而言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偶像,而更像一个朋友。“有女孩子因为穿了我的衣服,觉得更有自信了,被喜欢的男孩子或者男朋友认可了,都会跟我说。”

  但这些网红也有不少短板。她们有的是做模特出身,有的则是经营个人社交媒体变身大V。但当她们纷纷开起淘宝店(/),将自己的粉丝优势变现为商业价值时,瓶颈很快出现——店铺日常运营、供应链、设计、打版、库存、客服、团队管理……事无巨细全靠自己,是难以为继的。于是,市场上出现了一些网红孵化器,如莉家、榴莲家,通过入股的方式为这些网红店提供打包的解决方案。

  随着网红们越来越受关注,她们的能力和创造力也渐渐被认可,甚至在榴莲家负责人看来,这些网红淘宝店完全具备上市潜力。但也有人分析认为,因为个人原因聚集的一批粉丝,能实现小规模套现,很难支撑更大的市场。

  但在网友露露看来,网红们的新闻不再是嫁给某个富二代或是有哪些绯闻,而是依靠自身经营诞生的创业故事。这些故事本身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尤其是对女性而言。

  趋势衍生出“网红”孵化公司

  在网红经济渐渐兴起之时,淘宝平台上逐渐出现以莉家和榴莲家为代表的专业网红孵化公司。

  在与网红的合作中,网红们负责和粉丝沟通、推荐产品,孵化公司则将精力集中在店铺日常运营和供应链建设以及设计上。由于资本的介入,网红们也从单打独斗逐渐变得规模化,甚至开始形成一条网红运营的流水线,从入驻孵化器发展到后期的淘宝大数据分析,以及雇佣专业的运营团队等。公司化的运作让一些新晋网红的粉丝群体得到了迅猛扩张,店铺存在的供应链问题也得到了一些改善。

  金怜佳是一位1992年出生的新晋网店店主,也是网红大潮中刚刚崛起的新人。在签约莉家后,金怜佳得到了全面服务。公司化的运作让大金的粉丝群体得到了迅猛扩张,店铺存在的供应链问题也得到了改善。目前,金怜佳已经积累了大量粉丝,并通过广告电商等方式实现了流量变现,店铺年销售额少则百万、多则过亿。

  对于当下兴起的电商网红模式,莉家CEO冯敏认为,现阶段尚属中早期,未来的红人江湖将会出现更多参与者,市场前景不可限量。而目前这种强强联手的模式,已经体现出了威力。比如手握“呛口小辣椒”“管阿姨”等知名网红的莉家,除了打造出一个个皇冠淘宝店铺外,还吸引到了一些风投的关注。

  而很多自主运营的网红店铺,更看重淘宝生态提供的大数据分析能力。网红店铺“LIN家”的联合创始张瑜坦言,他不需要流量,需要的是更精细化的跨平台的数据产品。凭借着淘宝大数据的支持,网红们在销售后台就能实时了解粉丝的喜好。比如,通过发现哪张图片导入了更多流量,再结合流量灌入后的动作变化,以及购买的转化情况,就能让网红们在社交媒体上更加精准地定位,便于优化推广投入。

  据淘宝总监靳科介绍,淘宝平台还将会对网红店铺提供一系列支持和帮助,其中,专门配合网红店铺的相关产品正在研发之中,此外平台还将通过iFashion频道、星店、淘宝达人等产品,让更多的人了解网红店铺。

  问题“供应链”是网红经济最大短板

  记者发现,网红店主的成长路径颇为相似:本人大多是时尚达人,以自己的品位和眼光为主导,进行服饰选款和视觉推广;通过社交媒体聚集人气后,再依托粉丝群体定向营销,将粉丝关注转化为购买力。

  从去年开始,淘宝红人店铺逐渐显示出清晰的商业模式,但短板同样明显:缺乏供应链支持、团队管理不规范、粉丝经济过于单一。

  “供应链是挡在每个网络红人面前的一道难题,也是圈子里公认最烦琐最心累的环节。”网红店主赵大喜直言,很多网店在供应链上吃了不少亏,直到现在供应链还在磨合中。于是,他们开始筹办自己的工厂并在去年投入生产,以期在供应链上提高效率。

  “大喜自制”是网红赵大喜和老公赵岩一起开的淘宝店,大喜是模特,赵岩是摄影。他们有一套高效流程:出样衣拍美照,粉丝评论反馈,挑选受欢迎的款式打版,正式上架淘宝店。在有现成面料的情况下,这个周期只需要一个星期左右,但由于供应链的问题,交货周期经常延后。

  陈小颖的店铺Jupiter也面临着原材料价格高以及人工成本高的双重压力,由于产品多为欧洲宫廷风格,很多原材料都从欧洲进口,加上关税,原材料价格就颇高。加之产品是私人定制,大量剪裁缝补工作需要人工来做,人工成本基本在5000元左右,做得好的师傅工资甚至过万。“我们也在思考,未来是否可以让流水线的代工厂来做,但在上海周边考察的这几家工厂情况来看不太理想。流水线作业很难达到我们私人定制的服装产品要求,这是我们目前最为烦恼的问题。

  而谈及“网红店主”的生命周期,陈小颖则表示,这些短板都是需要通过不断学习来克服的。“我会坚持以设计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设计和品牌影响力是最重要的部分,这也是我们一直追求和坚持的信念。”

  赵岩也认为,“网红”接下来的发展形态是以设计为导向的,“毕竟在版权保护日趋完善的未来,红人们必须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让品牌可持续地发展。”

  “网红现象本质是粉丝经济个体去中心化”

  ■平台方观点

  网红现象本质上是粉丝经济个体去中心化,网红店铺都有靓丽的模特,而店铺的消费者比淘宝用户平均年龄年轻5岁,集中于85后与90后。此外,无线端消费占比比行业平均水平高10%—20%,这也与新技术的发展趋势高度契合。

  未来,淘宝平台将加大力度支持网红店铺的运营,包括提供精准的流量、基于 阿里 DT的消费者研究的个性化引用、数据跨平台的互通、红人活动以及提供优质的供应链。通过整套活动运营,打造网红经济的良性生态。

  ——淘宝服装行业市场总监唐宋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oppo的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