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下文是关于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西藏米林雅鲁藏布江小码头》

第二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汽通道”对西藏文明的影响》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汽通道”对西藏文明的影响

本文探讨的是地理环境与西藏古代文明的关系。阐明雅鲁藏布大峡谷对西藏文明的影响,首先应当从两方面入手,即展示西藏古代文明的两大系统--象雄-本教文明和雅隆-吐蕃文明及其载体--象雄(阿里)和雅隆(山南)的地理环境;在此基础上分析雅隆-吐蕃文明兴盛与象雄-本教文明衰落的原因;最终论证雅鲁藏布大峡谷在西藏文明发展演变历程中的作用。西藏的古代文明是由象雄-本教文明、雅隆-吐蕃文明和藏传佛教文明构成的。这三大文明系统一脉相承,构成了西藏文明发展的三个阶段。西藏文明的产生和发展,固然是由藏族社会历史和中国社会历史背景,中亚、西亚、南亚和中原文明的交汇融合,以及历代中央王朝的治藏方略等人文环境造成的,同时也与青藏高原的自然地理环境密切相关。而对西藏文明发展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地理环境,当属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江可谓藏族的母亲河,她似一把利剑,将巍峨的喜马拉雅山拦腰切开,形成著名的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造成独特的“水气通道”,为高山阻隔、地理环境封闭的西藏高原打开了一扇南大门,沟通了青藏高原和南亚次大陆,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进西藏,不仅滋润了干旱的西藏高原,而且还像一股永不枯竭的乳汁,抚养了藏民族,孕育了辉煌灿烂的雅隆-吐蕃文明。

在西藏文明发展的第二阶段,即雅隆-吐蕃文明兴起和古老的象雄-本教文明衰落的过程中,“雅鲁藏布大峡谷”和“水气通道”这一两位一体的地理因素是不容忽视的。而在以往出版的有关象雄-本教文明和雅隆-吐蕃文明的论著中,在论述象雄文明的衰亡和雅隆文明的兴盛的原因时,对地理因素都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

一、西藏文明的渊源--象雄-本教文明

象雄文明的载体--象雄的地理环境。透过所谓“象雄之谜”,我们可以勾勒出象雄文明的大致轮廓。一般认为,象雄文明的地理范围掩有几乎整个青藏高原和西亚、南亚的一部分地区,而以今西藏阿里地区为中心。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自治区西部,北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接西藏那曲和日喀则地区,南与尼泊尔、印度接壤,西邻克什米尔地区,属西藏高原西部高海拔地区,有“世界屋脊的屋脊”之称。地区所在地狮泉河镇,海拔约4400米。总面积36万平方公里,约占西藏总面积的1/3,总人口约5.8万人,平均0.16人/公里,藏族占总人口的95%以上。阿里地区现辖日土、噶尔、扎达、普兰、革吉、改则、措勤7县。

与人类社会发展演变的进程相比,地理环境的变迁是非常缓慢的。当代阿里的地理环境折射出古代象雄的地理环境的某些特点。阿里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境内平行展布着喜马拉雅、冈底斯、喀喇昆仑三条北西-南东走向的巨大山脉,形成西藏高原由西北向东南渐次递降的最高一级“台阶”。全区平均海拔高度在4500米以上。冈底斯山脉成为南北两大地理区域的分界线。北部包括日土、噶尔、革吉、改则、措勤等县,主要地貌是一系列巨大的山系、高原面和宽谷湖盆的组合体,是藏北高原的一部分,属高原寒带干旱-半干旱气候,最暖月平均气温在摄氏10度以下,年降水(雪)量75-180毫米,植被极为稀少,为藏西北荒漠及藏北高原草原区。北部由于气候干旱,降水稀少,为纯牧业区,基本无农业分布。南部包括札达、普兰两县,地貌类型属喜马拉雅北坡与冈底斯山系之间的小型河谷平原和盆地,多数河谷和盆地海拔在4000米以下,河流切割较深,地形复杂。南部属高原亚寒带季风

半湿润、半干旱气候,最暖月平均气温在摄氏10度以上,年降水量400-500毫米,植被较稀疏。能种植小麦、青稞、豌豆等喜凉作物,部分地区能种植温带果木蔬菜并有小片森林分布,为半农半牧区,也是阿里的主要农业分布区。

阿里是西藏高原河流较多的地区,而且是我国和亚洲一些著名河流的发源地。南部河流主要有狮泉河、噶尔藏布、象泉河、孔雀河等,属外流水系;北部河流为内流水系。境内有湖泊100多个,多属构造湖,60%为盐湖。(1)

藏汉文古籍对象雄的地理环境都有记载。藏文史籍对象雄的地理环境的记载。藏文史籍《五部遗教》将象雄分为上、下两部分:上象雄,包括:1、窝角,2、芒玛,3、聂玛,4、杂摩,在吐蕃与突厥边界上;下象雄,包括:1、古格,2、角拉,

3、吉藏,4、亚藏,在吐蕃与苏毗边界上。象雄东部以玛旁雍措湖与藏地为界。(2)据藏文史籍《玛法木错湖历史》记载,古代象雄曾分为十八部,与象雄王室同时,在象雄众多的部落还出现过十八个有名的国王。在最后一个象雄王李米加

(Ligmirkya)被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吞并之前,象雄一直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传说其都城是“穹隆银城”。据《王统世系明鉴》记载,上部阿里三围,形如池沼,为野兽之洲;下部朵康六岗,形如田畴,为禽鸟之洲;中部卫藏四茹,形如沟渠,为猛兽之洲。

汉文史籍对象雄的记载。《册府元龟》载:“大羊同国,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于里,胜兵八九万。”(3)《通典》记载:“其人辫发毡裘,畜牧为业,地多风雪,冰厚丈余。所出物产颇同番(吐蕃)。俗无文字,但刻木结绳而已。刑法严峻。其酋豪死,抉去其脑,实以珠玉;剖其五脏,易以黄金,假造金鼻银齿,以人为殉,卜以吉辰,藏诸岩穴,他人莫知其所。多杀牛字(母)牛羊马以充祭祀,葬毕服除。”象雄国王姓姜葛,由四大臣分掌国事。(4)《释迦方志》:“国北大雪山有苏伐剌拿瞿口旦罗国,言金氏也。出上黄金。东西地长,即东女国,非印度摄,又即名大羊同国,东接土蕃,西接三波河,北接于阗。”(5)

意大利著名藏学家图齐根据自己的研究认为:“在吐蕃帝国建立之前,象雄是一个大国(或宁可称为部落联盟),但当吐蕃帝国开始向外扩张时,他便注定地屈服了。象雄与印度喜马拉雅接界,很可能控制了拉达克,向西伸延到巴尔提斯坦及和阗,并且把势力扩展到羌塘高原。总之,包括了西藏的西部、北部和东部。当他受到吐蕃新兴力量的统治时,他们的南部笼统地被印度称为苏伐尔呼米、萨日热甲,而主要是称为秦那(Cina)。”并说:“西藏西部和西南部的上象雄、下象雄,即是其本部,而在西藏以北和东北部,是一个新征服的地区。”(6)

象雄王国在它最强盛的时期,其实力不仅几乎控制了整个西藏以及青海的大部、四川的一部分,而且还控制着克什米尔、旁遮普、巴尔提斯坦等地的部分地区。象雄国(或部落联盟)十八王时期所控制的范围,西起帕米尔高原,东至青海省东部、四川省西部,南接尼泊尔和印度。古代的象雄是“蕃”地的政治和宗教中心。一般认为,象雄分为内、中、外三部:内象雄包括现在的阿里、拉达克等地;中象雄在卫藏一带;外象雄在多康等地。

总之,从上述藏汉文史籍记载可以看出,象雄地理环境的特点为:位于青藏高原西部,处于西亚、南亚和中原的交汇地带;地域辽阔,以狮泉河、象泉河和孔雀河三大河谷地带为聚落的中心,聚落平均海拔为3000-4000米;气候寒冷、干旱,属高原寒带干旱-半干旱气候,以畜牧业为主。【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象雄文明的内涵。据考古研究成果,阿里地区人类活动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

旧石器时代晚期。在阿里高原的日土、革吉等县境内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的打制石器,标志着远古人类早在距今1-2万年以前已经在阿里生活和劳动。(7)这表明,以阿里地区为中心的象雄具有悠久的历史,是西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象雄文明具有丰富的内涵。据本教经籍《强玛》载,吐蕃赞普聂墀在位时,从象雄传入了十二“因派箴言”:1、神圣的箴言,保护的学问;2、恰的箴言,兴旺的学问;3、献祭,驱除魔鬼的学问;4、视觉世界的辛,召唤死者灵魂的学问;5、迁居的需要,洁净的学问;6、态度的箴言,消除的学问;7、医疗诊断,造福的学问;8、占星术的计算方法,命运的学问;9、九种仪式,咒文的学问;10、获得了高飞学问的鹿;12、九滴的占卜,预见的学问;12、神奇的箴言,云游的学问。(8)上述记载难免带有宗教色彩,但是从中可以看出象雄文明内涵丰富,并且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根据目前的研究成果,象雄文明主要由本教、象雄语言、象雄医学和历算等方面构成。

象雄是藏族的原始宗教本教的发源地。本教起源于公元1世纪,它是在藏族原始信仰的基础上,吸收萨满教和西亚原始宗教的一些成分形成的。8世纪以后,本教受到佛教的影响,逐渐发展成为具有经典和神祗的系统宗教。本教的发展分为3个时期:笃本;伽本;觉本。笃本和伽本被称为黑本,是原始本教;觉本被称为白本,是系统化了的本教为本教的主流。本教主要崇拜天、地、水、火、雪山、湖泊等自然景观。重贵右巫是本教的重要特征。本教的经典有五宝库:基础宝库;高上宝库;纯洁宝库;总宝库;行宝库。本教《大藏经》则是本教经典的集大成者。其代表经典为《十万龙经》,分为黑、白、花三部分。因此,雍仲本教的传播过程,也就是象雄文明的传播过程。据本教史书记载,象雄本教传入吐蕃,是在聂墀赞普时期,止贡赞普曾消灭本教,布德贡甲又复兴本教。【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象雄医学是藏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敦煌出土的《藏医针灸法残卷》的最后一段写道:“以上械治文书连王库中也没有,是集一切疗法之大成,加之吸收了象雄深奥的疗法写成。”(9)据本教文献记载,辛饶米沃的八个儿子中,栖布赤西被认为是医学的始祖。藏医学的产生受到象雄医学的影响。在藏医药中,“橄榄”和“苦参”等药名至今仍然保留着象雄的语汇。并且,藏医针灸的灸法和主治内容,同汉地中医的针灸有所不同,而其中的许多原理和操作手段同象雄的医学却有着直接的关系。(10)

象雄的占、卦、禳等理论,在米旁朗杰嘉措的《象雄吉头》(Zhangzhungjuthig,见《米旁全集》德格版)中有较为详细的论述。

象雄艺术较为发达,自成一体。岩画,在日土、革吉、改则都有发现,岩画点的海拔高度达4300-4800米,均位于现今的荒漠地带。岩画的技法传统,可分为3种形式:雕刻绘制在崖面、崖荫;雕刻在天然石块较平整光洁的一面;用红色矿物质颜料绘涂于崖面、崖荫。(11)

象雄文明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三点:1、象雄文明是西藏文明的渊源,构成西藏古代文明发展的第一阶段;2、本教文明是象雄文明的核心,象雄文明的特色是本教文明;3、象雄文明本质上是牧业文明。【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象雄文明形成的原因。地处高峻的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之间、地理环境干旱、封闭的象雄,为什么会成为西藏文明的渊源?【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第一、独特的地理位置。象雄处于中亚、南亚、中原的交叉地带,成为这三大地理区域联系的枢纽,受到这三大区域的强烈影响;第二、西亚、南亚和中原文明的交汇点。象雄处于西亚文明、南亚文明和中原文明交流的中心区域,在象雄文明的发展历程中,吸收和借鉴了这三大文明当中的一些成分,尤其是丝绸之路畅通时,象雄成为联系这三大文明的纽带之一,三大文明是象雄文明的源头活水,成为象雄文明兴衰存亡的重要因素;第三、民族迁徙的走廊。在古代,象雄成为中亚和南亚等地区民族迁徙的必经之地,“西戎”或“西羌”受中原王朝开疆拓土活动的影响也向西迁徙,到达象雄,民族迁徙和民族融合,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技术,为象雄文明的兴盛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总之,象雄文明的形成取决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它是在具备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的前提下,经过藏族先民的实践和创造,在民族迁徙的进程中,在吸收和借鉴西亚、南亚和中原三大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象雄文明对雅隆文明的影响。象雄文明与雅隆文明具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它对后起的雅隆-吐蕃文明产生了重要影响,辉煌灿烂的吐蕃文明即是在象雄文明与雅隆文明融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象雄同雅隆很早就有往来,早在聂赤赞普登上王位之前,雍仲本教就已经为雅隆部落所接受。据说,辅佐聂赤赞普登位的十二贤人就是象雄来的雍仲本教传教徒。崛起于山南琼结的雅隆部落在其势力扩展到后藏时,已与象雄接壤。由于雅隆文化晚于象雄文化,其发展水平显然低于象雄文化,因而在青藏高原的中部和就形成以本教文化为核心的象雄文明由西向东辐射的态势,象雄语汇、医学、历算等相继传入卫藏,据本教经典《强玛》记载,聂墀赞普在位时,传入了十二“因派箴言”。(12)而对雅隆文明影响最大的,即是象雄文明的核心--本教,在公元7世纪佛教从印度传入西藏之前,本教在近600年中一直是藏民族的精神支柱,主宰着藏民族的心灵。在聂墀赞普和止贡赞普时期,本教文化两次从象雄传入雅隆,对吐蕃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构成吐蕃文明核心的藏传佛教,即是在与本教融合的基础上形成的。

象雄的灭亡和象雄文明的衰落。据《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大事纪年》记载,公元719年,吐蕃灭大、小羊同,将其并入吐蕃版图。汉文史籍对此也有记载:“至贞观末,为吐蕃所灭,分其部众。”(13)吐蕃王朝崩溃之后,象雄之名亦随之消失,西藏西部代之而起的,是“阿里三围”和古格王国。9世纪,吐蕃王室后裔贝科赞之子吉德尼玛衮在王朝崩溃后逃往阿里,受到布让土王扎西赞的拥戴,以其女卓萨廓琼相嫁,并推举他为王。吉德尼玛衮有3子,晚年将他们分封3处,“长子贝吉衮占据芒域,次子扎西衮占据布让,幼子德尊衮占据象雄。”(14)占据芒域的一支后为拉达克王国,位于现克什米尔南部;布让一支后为古格王国吞并,位于现普兰县境;象雄一支即古格王国。随着象雄的灭亡,在西藏西部高原上活跃了近千年的象雄文明也走向衰落,并融入雅隆文明,西藏文明从此进入了雅隆-吐蕃文明时代。

二、雅隆-吐蕃文明兴盛与象雄-本教文明衰落的原因

雅隆-吐蕃文明兴盛与象雄-本教文明的衰落,是青藏高原地理环境的影响和人文环境发展演变的必然结果。

象雄文明衰落的原因。1、象雄王国是氏族制时代的部落联盟,并未形成政治上的真正的统一;2、象雄王国以游牧经济为基础,难以抵御重大的自然灾害,不

能持久地凝聚和维护部落联盟,没有能力建立统一的王权国家;3、中亚政治和文化的影响,公元前331年,亚历山大东征胜利,琐罗亚斯特教受到沉重打击而衰落,本教的源头波斯文化对象雄的影响减弱,4、丝绸之路的萧条,使象雄丧失了文明交汇点的优势,象雄文明的源头活水几乎枯竭。5、本教的衰落,动摇了象雄王国统治的精神支柱,削弱了象雄王国的实力,为强大的苏毗、吐蕃征服和吞并造成了良机。

雅隆文明的载体--雅隆的地理环境。雅隆文明的兴起,得益于该地区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雅隆地区主要包括现在的山南地区,山南是指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以南,总面积为8万多平方公里。山南的地形由西南向东北倾斜,雅鲁藏布江自曲水至加查一线支流密布,相间的连绵山地和宽阔河谷构成山南的北部;以南是湖盆地形,相对平缓,喜马拉雅山雄踞于山南的南部。

山南主要是指雅隆河谷地,雅隆河发源于乃东县南部的雅拉香波神山,总长80多公里,流域面积920平方公里,流经乃东和琼结县境。雅隆合与雅鲁藏布江的交汇处,即是藏族的发祥地泽当。由于地处青藏高原由西北向东南逐渐倾斜的过度地带,山南为典型的高原河谷平原地区。处于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山等山脉之间,位于雅鲁藏布江中游,横贯其中部,江面开阔,支流众多,河谷广布,河谷两侧山地的高处是牧场,山腰是森林,谷底和河口是肥沃的农田,这里日照充足,降水充沛,加上印度洋暖湿气流的润泽,为该地区农、林、牧、渔等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最适宜于青稞、荞麦、小麦等高原农作物的生长,自古有“西藏粮仓”的美誉。该地区的立体自然环境,造成立体的经济形态,有利于雅隆地区经济的发展。 雅隆河谷所在的雅鲁藏布江中游及其支流拉萨河中、下游地区,地势平坦,气候湿润,灌溉方便。《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称该地为“天之中央,大地之核心,世界之心脏,雪山围绕一切河流之源头。”

雅隆文明兴起和象雄文明衰落的原因。随着雅隆部落的逐渐壮大,到了止贡赞普时期,即以灭象雄本教势力为借口,从拉本和古辛等本教经师手中夺回了权力。止贡赞普说:“在雅隆这块土地上,我的王权同雍仲本教不共戴天。”(15)这说明,象雄的壮大,已对雅隆部落构成了直接威胁。

由象雄文明发展到雅隆文明,是这两大文明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影响的结果,其中,喜马拉雅山和雅鲁藏布江这两大地理因素,即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影响不容忽视。雅隆王朝战胜象雄王国,主要有3个因素:人文环境;人的因素;地理环境。

【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一)人文环境--农牧结合的文明战胜牧业文明。雅隆文明的摇篮泽当,是传说中的猕猴食不种之谷变人的地方,反映出当时的采集农业生活。而传说中迎请聂赤赞普的十二位本教徒,是“有贤德的牧民”。(16)这表明,雅隆文明的特点是半农半牧,农牧结合;而象雄文明则主要是牧业文明。藏族社会经济发展的历程证明,在青藏高原,农牧结合的生产方式是最佳的经济方式,单纯的牧业生产方式,不仅其社会经济基础十分脆弱,而且难以造就基础深厚、影响深远的文明。

雅隆部落的生产方式经历了一个由单纯的牧业发展到农牧业结合的过程。吐蕃最初称“蕃卡六牦牛部”,聂赤赞普从忧虑牦牛之患到约束牧养牦牛,说明雅隆部落先是野畜牦牛,后驯化为家养,开始由牧业向半农半牧转化。在吐蕃第九、十代赞普时,据说“吐蕃七贤臣”中的茹拉杰及其子拉布果噶为大臣时,为雅隆部落驯养了牛养,并知道了夏天储草供牲畜冬天食用的道理,还发明了采集草籽和耕作农业,

第三篇:《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地区1830年耕地格局重建_王宇坤_陶娟平_刘峰贵_张镱锂》

第34卷第12期

2015年12月地理研究GEOGRAPHICALRESEARCHVol.34,No.12December,2015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地区1830年耕地格局重建

王宇坤1,2,陶娟平1,刘峰贵1,2,张镱锂2,陈琼1

(1.青海师范大学生命与地理科学学院,西宁810008;2.青藏高原环境与资源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西宁810008;3.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北京100101;4.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地球科学卓越创新中心,北京100101)摘要:通过收集、整理《铁虎清册》中记录的雅鲁藏布江中游河谷地区1830年的耕地税收数据,

将其换算为现代耕地面积,在此基础上运用网格化模型重建出该区1km×1km空间分辨率的耕

地格局。结果显示:①从耕地数量分析,1830年研究区耕地面积约895km2,其中政府占有耕地

39%,贵族占有耕地31%,寺庙占有耕地29%。②从耕地分布格局分析,研究区内耕地分布较

少,只有27.4%的网格具有耕地分布,且呈分散分布状态,耕地主要分布在雅鲁藏布江干流及主

要支流宽阔的河谷地区。③从垦殖程度分析,全区垦殖程度较低,其平均垦殖率仅有0.6%,其

中垦殖率最高的地区是拉萨,平均垦殖率为6.3%;日喀则、江孜、乃东、琼结等地垦殖率均达到

3%左右;工布地区和西部县区垦殖率均在1%以下,耕地垦殖率区域差异明显。

关键词:耕地;空间分布;网格化重建;雅鲁藏布江;河谷地带

DOI:10.11821/dlyj201512013

1引言

人类活动是引起土地利用和土地覆被变化的主要因素之一,耕地开垦是人类作用于土地的重要方式[1-3]。历史时期土地覆盖变化的研究,不仅帮助人类正确认识历史进程中人地关系的实质和人与环境和谐发展的机理,还可以为理解和解释当前的土地利用状况与预测未来土地利用变化提供重要参考[4,5],同时也对研究长时间序列的区域环境变化(如碳循环、气候变化等)有着重要的支撑作用[6,7]。近年来重建历史时期土地利用/覆被的研究从全球尺度到区域尺度已经取得重要成果[1,4,8,9],除了全球尺度的HYDE数据集[3]和SAGE数据集[1]以外,学者们还运用历史文档、古地图、历史野外调查资料等多源历史数据重建了欧洲[10-14]、北美[15-17]、非洲[18]等区域的土地利用/覆被变化。中国学者也借助丰富的历史文献和详实的田赋记载,对中国历史时期土地格局重建做了大量工作,完成了中国东部传统农业区的历代土地格局的定量重建[19-21]以及更小尺度的耕地、林地等的重建,如东北地区[22-24]、西南地区[25-27]、苏皖地区[28,29]、西北地区黑河流域[30,31]、河湟谷地[32]等的耕地格局重建。历史时期土地格局重建主要基于网格化方法,通过一定规则将指标分配到相应的地理环境,但对全球尺度SAGE数据集的深化研究表明[33],其精度和应用层面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青藏高原土地覆盖变化在宏观尺度上相对较小,但在一江两河、河湟谷地等河谷地区,凭借着相对优越的自然环境条件,人口集聚度较高、社会经济发展较快,区域土地利用变化显著,对高原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34]。青藏高原耕地分布面收稿日期:2015-07-12;修订日期:2015-11-15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271123,41261010)

作者简介:王宇坤(1989-),男,山西太原人,硕士,主要从事自然地理综合研究。E-mail:[email protected]通讯作者:刘峰贵(1966-),男,青海门源人,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青藏高原区域地理研究。

【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E-mail:[email protected]

2355-2367页

积狭小,基于历史数据重建其耕地格局存在两大难题:一是数据资料的来源;二是空间分辨率的选择。清代藏文历史文献详细记录了1830年西藏地区各宗谿(“宗”(Rd-zong)为藏语音译,是地方政府的行政管理机构;“谿”指“谿卡”(Gzhis-ka),本意为自然村落,后来常指以主庄园建筑为核心的农民住房、农田、道路、磨房以及水利或防御设施的农业庄园)耕地的税收情况。Ryavec[35]基于该数据运用泰森多边形方法推演了西藏河谷地区1830-1990年的土地利用与覆被变化,但在估算耕地面积时没有剔除非耕地数据(包括牧业、劳役等记录),其模拟的宗谿单元也近似于现在的县域,无法将耕地准确表达在空间上,更无法揭示海拔、坡度、聚落等对耕地分布的影响;冯永恒等[36]重建了1913-2000年青藏地区10km网格的耕地格局,用青海省的人均耕地面积替代了西藏耕地数据,精度和准确率并不理想。罗静等[32]通过网格化模型重建了青海省河湟谷地1726年2km空间分辨率的耕地格局,又根据青藏高原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和农业发展历史,构建了相对适用于青藏高原河谷农业区耕地格局的网格化模型,精度提高到1km[37]。李士成等[38]重建了1910年以来青海和西藏1km分辨率耕地格局并研究其变化。

鉴于此,本文整理和校正西藏历史文献资料中记载的1830年西藏耕地税收数据,推算各宗谿的耕地面积,依据1820年聚落数据库和现代行政边界,通过网格化方法重建西藏河谷地区1830年耕地格局,为研究西藏历史时期耕地格局变化提供相应依据。2研究区概况

2.1西藏河谷地区自然概况

研究区位于西藏自治区南部区域,范围包括西藏雅鲁藏布江中游及其主要支流拉萨河、年楚河流域。行政单元包括拉萨市、林芝地区、山南地区和日喀则地区的共32个县区(图1)

,该区主要以高大山系和山间河谷组成,地形复杂多样,在地势较为平坦的河

图1研究区位置示意图

Fig.1Locationofthestudyarea

谷阶地和冲积平原,灌溉便利,是西藏农业发展历史最悠久、耕地分布最广的地区[39]。区域内年降水量250~700mm不等,由东南向西北递减;年平均气温5~8℃,夏季温度较低;年平均日照2800~3300h,雨热同期,自然条件相对优越,适宜农业发展。

2.2西藏河谷地区农业发展

2.2.1西藏农业发展简史西藏农业发展历史悠久,在距今5000年前后的卡诺遗址发现,当时西藏地区已经出现了粟的栽培[40],原始农业生产活动已经开始。传统农业出现

《西藏在约公元1世纪的西藏雅隆部落第九代藏王布德贡杰时期,据《西藏王臣记》[41]、

“斯时,钻木为孔作轭犁,合二牛轭开荒原,导江湖水入沟王统记》[42]等藏文古籍记载:

渠,灌溉农田种植,自斯以后,始有农事”,表明当时已经有了农业规模种植和兴建水利等。西藏雅隆王朝的“六地列王”(约公元3世纪)和“五赞王”(约公元6世纪)时代,西藏农业发展缓慢。公元7世纪中期,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建立吐蕃王朝,采取措施发展农业生产,“专置农官”,管理农业生产,“巡视农田,调整税赋”[43],开拓荒地,发展水利,农业生产得到快速发展,农田开垦规模迅速扩大。吐蕃王朝后期(约公元9世纪),贵族阶层暴乱频发,连续数百年农业生产停滞凋敝[44,45]。元统一西藏后(公元13世纪),西藏庄园农业出现并成为西藏主要的经济形式[46]。当时的“萨迦政权”和“帕竹政权”采取“平息战乱,定额赋税差役,赈灾济民,连年减免赋税,休养生息”的政策,西藏河谷地区出现了“无边的农田麻雀飞不到边,山谷所有闲土尽辟为耕地”[47]的繁荣景象,西藏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1374年,明代在西藏设都使司,实施土地分封,“重视封建庄园发展,减免租税”,“谿卡庄园分摊土地给农民耕种,规定收获六分之一为赋税”,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农业开垦得到较大发展。

清代为便于对西藏地区进行管理,继续实行土地分封政策,给予诸多优惠政策鼓励军民开垦耕地外,从中原地区将白菜、萝卜等菜种引入西藏种植[48]。虽然土地的所有权归属清政府,但地方政府、寺庙和贵族占有土地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39]。1727年(雍正五年),清政府向西藏派出驻藏大臣,下发令牌,安置逃亡农奴,减免差役。1751年(乾隆十六年),设立噶厦政府,先后制定《酌定西藏善后章程》和《钦定藏内善后章程》,“赈济贫民,蠲免钱粮债务,实行休养生息”,“官家、贵族、寺院所属封地、人口

[49],重视农田水户籍一律造册,税收差役无论贫富,平均负担”,设置水务官员“曲本”

,西藏人口数较明代翻一倍,利建设,人工开凿水渠、修筑堤坝[50]。1795年(乾隆末年)

[51]人口数量接近一百四十万。

2.2.2西藏庄园农业元统一西藏后,将西藏土地以谿卡为单位分封,其中分给政府机构、军队、大臣用以代替政府工资的土地为政府庄园,称“曲谿”(Gzhung-Gzhis);分封各寺院、僧人用以供养寺院的土地,并免除劳役税为寺院庄园,称“却谿(Chos-Gzhis);至少有一个男性为政府服务的贵族家族,由政府封赐给一定的土地作为该家族的贵族庄园,称“格谿”(Sger-Gzhis)。由于分封的土地地理位置相对独立和封闭,谿卡的日常生产主要围绕自己的庄园展开,具有明显的地方性和区域性。西藏的农业庄园虽分布很广,但大多数集中在拉萨河谷和江孜平原一带农业生产条件相对优越的河谷地区。庄园有一套较为完整的运转制度,每座庄园以领主的居住地为中心,由主楼、附楼、牲畜棚、围墙、打场和林卡组成,农民按等级形成远近不同、大小不等的聚落:距离庄园领主越近居住的人,一般生产、生活和经济上独立性越差;外圈一般为大查巴和管家的住所,最外层是各阶层居民的公用设施,如水塘、宗教建筑等;庄园外则是林地、耕地和草地。西藏河谷地区庄园土地的经营方式基本分为两种:一是“自营地”,由领主派人经营,利用农奴支差,只给农奴少量“份地”,是一种纯劳役地租形式,收获全【赞美西藏雅鲁藏布江的好诗好词好句】

部归领主所有;二是租给“农奴”耕种、由农奴缴纳实物,支应乌拉差役,按“差岗”分给农奴户耕种[52]。

西藏庄园农业经过700年的发展,至清朝时期,由政府、贵族和寺庙占有制的土地关系基本固化。许多贵族、寺院庄园兼并土地、偷逃赋税,造成了“政府收入减少,耕地抛荒”,为解决土地矛盾,1830年清政府在西藏地方进行大规模清查户口、土地和差税,由西藏地方政府汇编的藏文版《噶丹颇章所属卫藏塔公绒等地区铁虎年普查清册》,汉文版译为《铁虎清册》(以下简称《清册》)[53],详细记载了西藏地方政府、贵族、寺庙等60个宗谿部落对土地的占有情况以及农奴和差民应缴纳的各种徭役赋税。西藏民主改革后,庄园农业正式瓦解,但河谷地区的耕地分布仍然残存有庄园农业的特点。3数据来源与处理

本文引用的数据主要包括1830年的基础数据及耕地分布影响因子数据。其中1830年基础数据中的耕地数据主要来源于《清册》[53],通过校正《清册》中记录的耕地差税数据获得具有现代意义的耕地面积,并且以《清册》为基础,参考《卫藏通志》[49]和《中国历史地图集》[54]确定各宗谿的相对位置和研究区界限;耕地分布影响因子的海拔数据来源于地理空间数据云()中的90m分辨率的DEM;全国公里网格气候生产潜力数据、1∶100万中国土壤数据和土壤碳分布数据来自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青藏高原边界引自文献[55];1820年全国聚落数据和河流湖泊数据来源于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yugong.fudan.edu.cn)。

3.1研究区边界确定

清代西藏的行政区划可以划分为达赖辖地、班禅辖地、三十九族地区、波密土王辖地等共16个地区。各个辖地之间没有明确的界线,其辖地相互交错,庄园呈点状分布。《清册》中记载的60个宗谿属于噶厦政府管理,区域上基本属于达赖辖地。

《清册》涉及的宗谿中,第1~第28件、第29~第37件、第38~第60件分别对应前藏(卫)、后藏(藏)和工布(恭布)地区(图2)。将60个宗谿地名与现代地名比勘校验,其中53个宗谿位于现代县城或重要乡镇驻地,其余宗谿位于寺庙或庄园遗址附近。宗谿

所在地自然条件相对优越,耕地开垦较早。靠近宗谿边界地区,一般多为山地或不适宜

图2西藏河谷地区1830年宗谿空间分布及其行政范围界限

Fig.2SpatialdistributionofZongxiandadministrativeboundariesonrivervalleyinTibetfor1830

耕地开垦的地区,其边界多为山脉或河流等自然界线,与现代县或乡镇界限相似。本文将位于同一县域范围内的宗谿耕地数据合并,并剔除草地等差税宗谿,将宗谿点分别分布在32个现代县域中,卫藏包含14个现代县区(拉萨市下辖的其中6个县区和山南地区下辖的其中8个县区)、后藏包含现代13个县区(日喀则市下辖的其中11个县区和尼木县、浪卡子县)、工布包含5个现代县区(林芝地区的工布江达县、林芝县、米林县、朗县和拉萨市的加查县)。

3.2耕地数据订正

编制《清册》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并非清查土地面积,所以《清册》中记录的是差税单位。David[56]通过整理早期的契约、税费单、税费记录等与土地所有权有关的历史文档资料,对比研究了美国中部地区1730-1990年的土地利用与植被变化。国内学者赵贇

[28]根据历史资料中的纳税单位推算出同时期苏皖地区的耕地面积。可见历史时期土地税收数据可以用于土地利用和土地覆被变化研究。中国土地税收数据普遍存在差税单位不统一、免税、瞒报等特点,需要对差税数据进行校正和统一后再转换推算出耕地面积。

历史时期西藏的耕地统计数据缺失,文献记载:“政府、贵族、寺庙三者⋯⋯凡持

“冈、顿”是清代西藏地有执照凭证者,按冈计。凡以冈折顿者,以二冈折一顿计”[53]。

方政府向各宗谿收取差税的主要计量单位,两冈折合一顿(表1)。西藏差税单位主要包括“冈、顿、合、勒”。“冈”是针对政府占有耕地面积的主要计量单位,“依土地面积,

[57]“顿”是针对贵族和寺庙占有耕地的主要计量单位;“合”是差税以下种克数计算”;

单位,《清册》有载:“德央寺庙谿卡康羌森巴计二合,应支六分之一顿差”[53],据此可得:1顿=2冈=12合;“勒”是牲畜的统计单位[57],与耕地无关。西藏的耕地丈量单位主要有“突、藏克”。“突”是西藏在没有计量器具和计量单位的情况下的经验值,即一对二牛抬杠式的耕牛一天能翻耕的土地面积[50],虽不能准确丈量耕地,但具有相当可靠性,是西藏当时计算耕地面积的最小单位;“藏克”相当于古代中原地区的“斗”,是用于计量粮食重量和容量的单位,属经验值,以成年男子手抓粮食为单位,3.5把粮食=1普,21把粮食=1赤,6普=1赤,20赤=1藏克。“播种1藏克青稞种子所需的土地面积为1克土地”[52],依据现代重量单位换算1藏克≈14kg,14~17.5kg青稞通常耕种1标准亩耕地[52],1藏克耕地面积非常接近1标准亩,因此,按照“1克土地约1市亩”换算。

西藏河谷地区“冈、顿、合”等差税单位无法直接换算成耕地面积,“突”、“藏克”没有直接记录数据可用,因此两者之间必须加以换算。查阅文献发现,西藏河谷地区农业自然条件的差异和庄园土地兼并导致的耕地面积变化,“藏克”和“冈、顿”之间存在模糊的换算关系,不同地区1冈土地播种面积约在30~100藏克之间,实际情况中极端值存在的区域范围很小,大多数地区1冈土地约种植40~60藏克,光绪十六年(1891年),清政府规定“有土地40藏克即需承担1冈差税”[52],鉴于此,本文的基本换算公式为:

1冈=40藏克=40标准亩(1)

1顿=2冈=80藏克=80标准亩=475km2(2)

表1西藏1830年耕地差税记录《清册》记录中徭役赋税种类繁

Tab.1CroplandtaxrecordsofTibetfor1830多,包括农业税、畜牧税、军差、人头

税、商业税及劳役等,同时还含有减免县区名政府占有耕地寺庙占有耕地贵族占有耕地

顿km顿km冈km差税。差税统计是将所有宗谿的不同税

种分别统计,将表征农业耕地面积的农拉萨城区239.926.4306.1916.33166.898.9

2.14138.427.38琼结县917.6724.4740.05业税保留,去除其他冈差税种;贵族和9.351580.8884.31210.6511.23日喀则市350.7寺庙兼并的农奴土地,不再重复计算,…………………222

第四篇:《西藏雅鲁藏布江水质时空特征分析》

第五篇:《西藏开建第一座大型水电站 雅鲁藏布江被截流》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咏钱塘江好诗好词好句 下一篇:走进雅鲁藏布江好诗好词好句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