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下文是关于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一)
英语论文

英语本科生期末课程论文

论文题目: 从审美角度评析林语堂的翻译观——

以林译《小窗幽记》为例

课程名称: 文学与翻译

学生姓名: 吴滢 学号: 10090520

院 系: 外 国 语 学 院 英 语 系

班 级: 英本105班 序号:

任课教师: 杨瑛 职称: 讲师

提交时间: 2012 年 月 日

成 绩:

从审美角度评析林语堂的翻译观

—以林语堂英译《小窗幽记》为例

摘 要 :林语堂是享誉中外的文学家和翻译家,他的国学根底与翻译水准堪称双绝。他一生致力于中西方文化交流,用通俗化的策略把深奥难懂的中国经典文化传播到西方。林语堂在其《论翻译》中系统讲述了他的翻译观。本文以林语堂的英译《小窗幽记》为例着重从审美角度评析他的翻译观,包括“忠实,通顺,美”的翻译标准和他的通俗抒情哲学等翻译美学思想。

关键字 :林语堂;审美欣赏;《小窗幽记》;翻译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引言【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林语堂一生“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其翻译观体现于他的《论翻译》中。除了确立翻译标准和作品选择的体裁,他提炼中西方文化,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通俗抒情哲学和“性灵,闲适,幽默”的翻译审美观。本文以林语堂的英译作品《小窗幽记》为例,从审美欣赏角度具体评析他的翻译观。

一.林语堂的翻译观

笔者认为,林语堂的翻译观可概括为两部分。其一是包括翻译标准,通俗抒情哲学等在内的审美观,这也是他翻译观的核心部分。其二是对作品体裁和翻译即创作的探讨。

(一)翻译标准

在《论翻译》中,林语堂提出了“忠实,通顺,美”(成昭伟,2010:13)的翻译标准。在“忠实”问题上,林语堂反对“字字对译”,也反对“胡译”,提倡“忠实须求传神”。所谓忠实是指“原文之神气与言外之意”。(林语堂,1995:319-320)译者不仅要达意,还要传情,并在翻译时引起读者身临其境的审美冲动。(陆洋,2005:19-20)但是,林语堂又认为绝对的忠实是不可能的,因为“凡文字有声音之美,有意义之美,有传神之美,有文气文体形式之美,绝不可能将这些同时译出,译者所能求的只是比较的非绝对的成功”。(林语堂,1995:319-320)

在“通顺”问题上,林语堂提出句译,即翻译必须以句为本位,而不是逐字翻译。译者必须考虑到译语读者的接受能力,应“忠实”于译语文化的阅读习惯,应以译语的“行文心理”为标准。(陆洋,2005:19-20)

“美”译是林语堂翻译观的内核。他认为艺术之“美”在于“风格与内容并重”。“美”是在“忠实”和“通顺”的基础上,尽力趋至“音美”,“意美”,“神美”,“气美”和“体美”的佳境。林语堂的翻译标准实质上就是“美”的标准。(陆洋,2005:19-20)只有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和谐统一,才能达到理想的翻译效果,即“传神”求“美”。

(二)通俗抒情哲学

“性灵说”是林语堂通俗抒情哲学的核心与本质。所谓“性灵”,是作品展现的自然个性风格,即表现真我,以自我为中心。林语堂将“性灵”视为艺术的根本,认为创作主体要向读者显露自己的真面目,袒露心胸,流露真实情感。笔者认为,林语堂的译文重意轻法,充满个性,不为格式和章法所拘束,也是由“性灵说”引发。

林语堂的文学体系是以闲适为格调的,注重内容上的闲情雅趣和形式上的闲谈文体。他用娓娓道来的方式与读者情感互动,文风上崇尚自然清新,选材上小到品茶烧饭,大致儒道美学,贴近生活,注重日常生活的艺术化。(杨柳,2004:43)笔者认为,闲适格调表达了林语堂淡然平和的心态,对超然古朴之风的向往。

林语堂的通俗抒情哲学就是他提炼中国袁中郎的“性灵”内核和西方表现主义形成的独树一帜的美学观。林语堂坚持“一切的表现都是艺术”,艺术即抒情即表现。任何艺术作品都是为了抒发感情,表现个性。笔者认为,林语堂的通俗抒情美学就是独特的性灵说与闲适格调和幽默的结合,强调主观个性,真实情感,自由不拘。

二.林语堂的翻译观在其英译《小窗幽记》中的体现【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小窗幽记》作者为明人陈继儒,字仲醇,号眉公,糜公,是晚明山人墨客的领袖人物,他工诗善文,尤长小品清言,盛名于天下。《小窗幽记》分醒、情、峭、灵、素、景、韵、奇、绮、豪、法、倩十二卷,是一部纂辑式的清言小品集,(陈眉公,2008:5-6)字字珠玑,充满浓郁的佛道庄禅色彩和灵性四射的意趣,渲染出作者高远而超脱的生命观。(张婷,2007,59)林语堂由“性灵”引发,在选材上注重作品的个性和闲适情趣,这与《小窗幽记》的闲雅艺术相契合,笔者认为林语堂和陈继儒是情感互通的。

同时,“翻译即创造”是林语堂极为重要的观点,翻译不是完全拘泥于原文的复写或临摹,而是在忠实原文主旨和神韵基础上的二次创作。译者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精神,跳“带着镣铐的舞蹈”。(李晓红,2007:84)

(一)译文准确传神以求“忠实”

1. “赏花须结豪友,登山须结逸友,泛舟须结旷友,对月须结冷友,捉酒须结韵友”(林语堂,2002:36)

译本中,“豪”译为“nonchalant”,即“behaving in a calm and relaxed way;giving the impression that you are not feeling any anxiety”(霍恩比,2005:1169),这与“豪”所表达的豪迈豁达很一致。

“逸”被译成“romantic”,“逸”为“隐逸”(王力等,2005:459),中国文化中,陶渊明等隐士都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情怀和神秘色彩,而陈继儒也是隐士,林语堂此处的翻译可以说是充分把握了中国文化的内韵,准确把握了原文的典雅和思想之美。【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旷”译为“expansive nature”,“nature”是人的本质,本性,与“expansive”搭配,传达出旷达心胸和高洁性情,如此表达不仅符合西方人的阅读和思维习惯,而且完整表达出古文的超然古朴之风。

“冷”译为“cool philosophy”,在中国文化中,赏月包含着深刻的哲学意味,如宇宙,永恒,生命的消亡与延续等,这样翻译,“忠实”表现出中国文化的哲思,有浓郁的东方神秘色彩,也保留了意境和想象之美。

“韵”译为“flavour and charm”,完整传达“韵”“风雅,风度”(王力等,2005:482)

之义。古文中高度概括的单音节词“韵”译为外在有魅力,吸引人的“charm”和有高深品味的“flavor”的结合,传神表达了“韵”所指的内外兼修的“君子”高境界。

“法饮宜舒,放饮宜雅”(林语堂,2002:36)

译文中,表“安详舒畅”(王力等,2005:353)的“舒”译为“slow and leisurely”,“leisurely”为“done without hurring”,也有不慌不忙,悠闲从容的意味,又巧妙传神地表保留古文的情趣之美。同样地,放译为“unrestricted drinking”,“雅”译为“elegant and romantic”,“忠实”再现了中国的审美哲思,也带有林语堂个人的理解和创造。

2.“古铜三弄”;“须前栽碧梧”;“编槿为篱”(林语堂,2002:40-42)

译文中,指古琴的“古铜”保留为“ch’in”,“碧梧”则为“green wut’ung”,“槿”,“木槿,一种落木灌木”也保留为“chin-tree”。笔者认为,林语堂在这里之所以采用音译法,是为了最大程度上保持原作的风格个性和文化内涵。比如,作为典型中国文学意象的古琴和梧桐,前者传达修身“正心”、中正平和的人格修养境界,后者则常在文学中以“梧桐夜雨”,“寂寞梧桐”寄托作者的孤独忧愁又享受孤寂的人格。(俞香顺,2005:97)原文中用“碧”即“翠绿”来修饰“梧”,赋予梧桐另一番生气,加之作者陈继儒为隐士,可以说流露出一种怡然自得的隐逸幽趣。因此林语堂选择保留其本来面貌,既能保留原作的意趣,也能唤起西方读者对东方文化的兴趣。

(二)“句译”以求“通顺”

1.“观妓须结淡友”(林语堂,2002:36)

译文为“For going to sing-song houses to have a look at the girls,one must secure quiet or mild-tempered friends”。(林语堂,2002:37)

“欣赏歌妓听曲”,是中国古代传统的观舞吟诗的高雅活动,但若翻译不当,会让西方读者产生误解。因此,林语堂在准确和整体意义和意境的基础上,强调对整句话的理解而不拘泥于个别词的字译,采用“句译”,简译为“sing-song house”,突出活动的功能和形式,以符合西方文化的阅读习惯和读者的理解能力。虽然失去了中国文化的独有意蕴,但达到了传达句子意义及“通顺”的目的。

2.“病饮宜小,愁饮宜醉”(林语堂,2002:36)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

译文为“A sick person should drink a very small quantity,while a sad person should drink so much as to get drunk”(林语堂,2002:37)。

“单音节性”是中国文学尤其是古典文学的审美规范,而西方人崇尚连贯性很强的段落阅读,于是林语堂运用“句化”,这是指原句中单个的词在译语中被转化为句子(含小句)的现象,这与他所提倡的“句译”观密切相关。(陆洋,2005:51)对于原文高度凝练的抽象单音节词“病”、“愁”,林语堂化抽象为具体,变简为详,译为“a sick person”、“a sad person”,简单清晰,满足了西方读者的审美期待。

同理,原文“清茶好酒,以适幽趣”(林语堂,2002:40)的译文中把“幽”句法化为“the atmosphere of delightful seclusion”,具体详细地表述“幽”的内涵,以求西方人体会原作的意境,即“通顺”。

3.“闲谈古今,静玩山水”(林语堂,2002;40)

译文为“In our leisure we will discuss the ancients and the moderns;and in our quiet,we will

enjoy the sceneries of the mountains and rivers”。(林语堂,2002:41)

这句翻译是“句化美”的典型,原文的四字短句被译为完整的长句,且原文中的“闲”和“静”被译为状语,变抽象为具体,别有一番闲雅的意境。另外,“discuss”和“enjoy”的对仗也很工整,准确忠实表达原文的意义。

4.“醉文人宜谨节奏,畏其侮也”(林语堂,2002:38)

译文为“A drunk scholar should be careful in his conduct,so that humiliations can be avoided”。(林语堂,2002:39)

西方人重视和强调客观,常用物化主语,而中国人主体意识较强,习惯以人称代词作主语。林语堂深谙中西思维的差异,将“侮”变为主语,译为“humiliations”,并用被动句表达,更符合西方读者思维。

(三)综合手法以求“美”

1. 运用修辞以求音乐美和节奏美

(1)头韵

头韵即在一组词的开头或重读音节中对相同辅音或不同元音的重复,英语的头韵占其音韵美之半壁江山。(潘卫民、毛荣贵,2006:116)

“醉得意唱,宣其和也;醉将离宜击钵,壮其也”(林语堂,2002:38)

译文为“A man getting drunk when happy at success should sing, in order to harmonize his spirit; and a man getting drunk at a farewell party should strike an earthen pot in order to strengthen his spirit”。(林语堂,2002:39)译文中,“success”,“sing”和“spirit”构成头韵,使译文具有旋律感和节奏美。

“前檐放步,北用暗窗”(林语堂,2002:42)

译文为“On the south of the house the eaves will stretch boldly forward,while on the north side there will be a paneless window”,“south”和“house”虽然是客观陈述,也构成广义的头韵的效果,读来朗朗上口。

(2)尾韵

尾韵是半谐音的一种,是指词尾音素重复。如果两个重读单词的首辅音不同,而词中元音和词尾辅音发音相同,这两个单词便押尾韵。(袁利,2008:112)

“吾斋之中,不尚虚礼。凡入此斋,均为知己”(林语堂,2002:40)

译文为“In my studio,all formalities will be abolished,and only the most intimate friends will be admitted”,其中“abolished”和“admitted”押尾韵,使得音韵和谐,读来有强烈的节奏感。

(3)对偶

“醉文人宜谨节奏,畏其侮也;醉俊人宜益觥盂加旗帜,助其烈也”(林语堂,2002:38)、

译文为“A drunk scholar should be careful in his conduct,so that humiliations can be avoided;and a drunk military man should order gallons and put up more flags,so that his military splendid can be increased”(林语堂,2002:41),运用对偶句式,非常工整,不仅做到了“忠实”,且读来很有节奏感。译者以平和闲适的口吻论述深刻的哲学思考,在形式和内容上给读者以享受和回味。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二)
试析林语堂《幽梦影》翻译中的标准与责任

试析林语堂《幽梦影》翻译中的标准与责任

【摘要】林语堂曾提出翻译的三标准“忠实、通顺、美”,“忠实”是译者对原著的责任;“通顺”是译者对读者的责任;“美”是译者对艺术的责任。本文将从林语堂翻译观中的标准与责任论述其在《幽梦影》中的翻译实践,以求较为系统、完整地把握林语堂翻译理论与翻译实践之间的微妙关系。

【关键词】林语堂;翻译标准;译者责任;《幽梦影》

一、引言

林语堂是我国著名的文学翻译家、双语作家和语言学家。他兼用中英文写作,蜚声世界文坛。“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是其思想、文学创作和文学翻译生涯的写照。《幽梦影》是林语堂翻译的大量作品之一,作为语录体的小品文章,是清初安徽歙县人张潮所作,也是一部人生格言集。

二、林语堂的翻译“三标准”与责任

林语堂在《论翻译》中提出了翻译的“三标准”:“忠实、通顺、美”,并且对这三个标准进行了自己的阐释。他也认同这三个标准是“信、达、雅”三字的变体,但是对其有了新的见解:第一,译者对原文方面的问题;第二,译者对中文方面的问题;第三,是翻译与艺术的问题。以译者所负的责任言,第一是译者对原著的责任,第二是译者对中国读者的责任,第三是译者对艺术的责任。三样的责任全备,可谓具有真正译家的资格。

三、《幽梦影》中的翻译实例

林语堂的这些诠释,无疑是将翻译标准与译者责任紧密联系在一起。下面拟选取林语堂《幽梦影》这一译本,结合林语堂翻译理念详细分析其具体的翻译实践活动。

3.1“忠实”与“译者对原著的责任”

林语堂认为“忠实’是译者对原著的责任,主要提了二层意思:第一层是“字义是活的,随时随地用法而变化的,一个字有几样用法,就有几个不同意义。译者所应忠实的,不是原文的零字,乃零字所组者的语意。”亦即,译者不能为了恪守对原文的忠实,而进行“字字对择”或追求“字字可译”。

例1冰裂纹极雅,然宜瘦不宜肥,若以之作窗栏,殊不耐观也。

Lattice work iS aU right,but it should consist offine lines,Iflines are heavy,it would not look nice on windows,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三)
林语堂翻译中的归化与异化

  摘 要:归化和异化是翻译中的两种基本策略,林语堂译作《浮生六记》是学者们探讨的热点,本文拟从林译《浮生六记》看归化与异化的翻译策略在其中的运用,探讨了归化与异化的翻译策略在林译作品中的体现。

  关键词:林译《浮生六记》;归化;异化
  中图分类号:H3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3)01-0203-03
  一、《浮生六记》与林语堂
  唐代传记文学成就突出,《浮生六记》作为自传体笔记是传记文学发展的巅峰,也被称为“中国古代散文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作者沈复(1763-1822年)字三白,他的作品深受“性灵说”的影响,其写作风格可以概括为“笔墨轻灵、描写细腻、语言清新、形象生动”,他所提倡的舒展的个性和追求个性自由的生活态度一直为后人所敬仰。沈复文笔淳朴,无雕琢藻饰的痕迹,善于通过其简约大方的写作风格向读者展现出平凡生活中的高雅情调及独特趣味,并引导读者体味其意想不到的人生感悟。《浮生六记》书名由李白诗歌名句“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李白《春夜宴季弟桃李园序》)而来,全书共六卷,由《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之道》组成,但经过众多学者的考证,其中第五卷《中山记历》和第六卷《养生之道》均为后人伪作,是从李鼎元、曾国藩等著作中拼凑而成。《浮生六记》以作者沈复夫妇的生活为主线,用较大的篇幅描绘了作者与其妻子陈芸的日常生活,虽然平凡,却充满了情趣。沈复夫妇二人早期生活幸福美满,但他俩的“单纯”是适应不了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的,这也就注定了他们后期生活的坎坷。在生活无忧的境况下谈论闲适平淡的生活自然简单,而沈复夫妇纵然在后期的坎坷生活中,也能保持一颗平常心。从沈复的作品中,无论是其记叙平常生活中的趣事,还是描写失意时期的愁绪,我们都能看出夫妇二人的幽闲之趣,虽然生活困顿,经历坎坷,但却能以平静豁达的乐观心态对待生活,夫妇二人的生活态度使他们的生活艺术化。
  林语堂(1895-1976)幼名和乐,又名玉堂,出生于福建漳州一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乡村。他曾作一副对联:“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而这副对联也让后人每每用来形容林语堂。林语堂作品的最大长处便是对外国人讲中国文化,而对中国人讲外国文化。用他自己的话说,便是“我最喜欢在思想界的大路上驰骋奔驱”。在他旅美时期,便是他向西方国家介绍中国文化的高峰时期,其《吾国与吾民》和《生活的艺术》都是这类书籍的典范。林语堂不仅重视翻译实践,同时,又在他的长篇论文《论翻译》中提出一套相对完整的翻译思想,而他提出的“信”、“达”、“美”的翻译标准也颇受后人追捧,强调译者所选译作要与译者自身个性气质相一致的理论。林语堂用优美流畅的文笔翻译了沈复的文言作品《浮生六记》,其英文功力可见一斑。在其译本中,处处可见其与清朝作家沈复在人生态度、价值观念、审美情趣等方面的相似处,二人都深受“性灵说”影响,提倡闲适的生活态度,在文学上也提倡清新自然的文风,不计较字句之文野,打倒陈旧的写作格套。《浮生六记》作为一部文言作品,林语堂以其深厚的双语、双文化能力,使他的翻译别具风格,备受学者和读者的追捧。
  二、归化在林译《浮生六记》中的体现
  德国思想家Schleiermacher(施莱尔马赫)于1813年在他的论文《论翻译的方法》中第一次提出归化和异化的说法,而这一概念又在1995年被美国翻译理论家韦努蒂在其作品《译者的隐形》中明确化。归化和异化争论的焦点就是对原文异域性的保留与否问题。归化强调翻译的流畅性,尽量让译本适应于目标读者的文化,使原文的陌生感得到淡化,该翻译策略的使用使读者易于理解和接受译本,虽然翻译的痕迹不会非常明显,但由于对原文异域性的处理方式,使原文的风貌略有丧失。本文将从对时间词、诗词、数量词、典故、文化承载词的翻译对归化翻译策略在林译《浮生六记》中的运用做出分析。
  (一)时间词的翻译
  (1)“余生乾隆癸未冬十一月二十有二日”I was born in 1763, under the reign of Ch’ienlung, on the twenty-second day of the eleventh moon.
  (2)“至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花烛之夕”Our wedding took place on the twenty-second of the first moon in 1780.
  (3)“已漏三下”it was already midnight.
  (4)“廿四子正”After midnight, on the morning of the twenty-fourth.
  由于沈复的作品《浮生六记》是一部文言作品,其时间词的表达采用中国传统的纪年、记时方法,故在表示年代的时间词的翻译上,如果采用音译的方法,外国人因为不了解中国的文化,可能无法理解,所以林语堂采取归化的方法,(1)(2)两例便是很好的验证,林语堂把“乾隆癸未”直接换成世界通用的公历纪年方法“1763”,“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译为“on the twenty-second of the first moon in 1780”,便于读者的理解。这样归化的翻译方法同样在(3)(4)两例中有所体现,“漏”在古汉语中指漏壶,是一种计时器具,而“子正”也是中国古代的表示时间点的词语,相当于半夜的十二点,林语堂将含有浓厚文言色彩的时间词“漏”“子正”均译成“midnight”采用了归化的方法,使读者更易于理解原文作者表达的含义。
  (二)诗词的翻译
  (1)“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 Touched by autumn, one’s figure grows slender, Soaked in frost, the chrysanthemum blooms full.   (2)“兽云吞落日,弓月弹流星” Beast-clouds swallow the sinking sun, And the bow-moon shoots the falling stars.
  沈复的原作中涉及许多优美的、具有浓厚中国传统文化承载含义的诗词,对这类文本的翻译,考虑到国外读者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接受力,林语堂也采用了归化的翻译方法。诗词的翻译历来也是翻译界争论的热点,而在林译本中,我们明显体会到林语堂运用归化的翻译策略,使读者理解起来更加方便和透彻。
  (三)数量词的翻译
  “屋西数武”A few paces to the west of the cottage.
  对沈复原作中数量词的翻译,也有一些学者做过研究,原文中对数量词的归化翻译屡见不鲜,此处仅列举一例。“武”是量词的一种,中国古代以半步为一武。此时如果直译该量词单位,则会造成目标语读者的费解,甚至误解。故林语堂将其译成“A few paces”,转换成了目标语读者熟悉的量词单位,是明显的归化方法,使读者更好地把握原文作者传达的含义。
  (四)典故的翻译
  (1)“因思《关雎》冠三百篇之首”Since the Book of Poems begins with a poem on wedded love.
  (2)“此非金屋不能贮”You know we are not a wealthy family. We can’t afford to keep a girl like that.
  (3)“廿四日为余姊于归”As my own sister is going to get married on the twenty-fourth.
  从以上三例中可以看出林语堂对典故的翻译方法,例(1)中“三百篇”实指《诗经》,因《诗经》共存诗305篇,故从《论语》中开始,即有“诗三百”之称。而林语堂的译文直接用“Book of Poems”指代“三百篇”,不仅向读者传达了“三百篇”的含义,更是让读者一目了然《诗经》这一诗集的性质,实乃其精妙的一笔。例(2)中则是运用了金屋藏娇这一典故,考虑到目标语读者的理解力,林语堂的归化翻译策略,使译文更易于理解。例(3)中的“于归”取自《诗经・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是出嫁的意思,林语堂的译文直接将其译成“get married”,是明显的归化策略。
  (五)文化承载词的翻译
  (1)“合卺后”After the drinking of the customary twin cups between bride and groom.
  (2)“阳乌犹未落山”The sun had not yet gone down.
  (3)“银蟾欲上”The moon was then coming up.
  (4)“觞政侬颇娴习”Now I am quite familiar with all sorts of wine-games.
  (5)“瓜期未破”who was a very sweet young maiden, still in her teens.
  “合卺”、“阳乌”、“银蟾”、“觞政”、“瓜期”都是含有浓厚的中国文化色彩的词语,我们也称其为文化承载词。在我国文化中,这些词分别指代“成婚”、“太阳”、“月亮”、“宴席上喝酒的规矩”、“女子年满十六岁”,林语堂考虑到目标读者的接受力,在其译文中都采用归化策略将其译成适应目标语读者语境的文本,达到便于读者理解的目的。
  三、异化在林译《浮生六记》中的体现
  异化强调对原文异域性的保留,即对原文的语言特色或者文笔风格的保留,是对原文本较为直接的翻译方法,这也就造成了译本翻译的痕迹比较明显,该翻译策略是一种让读者尽可能地靠近原文作者的翻译方法。本文将从对人名、典故、地名、数量词及代词的翻译对异化翻译策略在林译《浮生六记》中的运用做出分析
  (一)人名的翻译
  (1)“陈名芸,字淑珍”Her name was Yun and her literary name Sicken.
  (2)“母金氏,弟克昌,家徒壁立” and in the family there were only her mother(of the Chin clan) and her younger brother K’ehch’ang and herself, being then practically destitute.
  (3)“时吾父稼夫公在会稽幕府” At this time, my father Chiafu was in the service of the Kueich’I district government.
  (4)“而诗之宗匠必推李、杜”and people acknowledge Li Po and Tu Fu as the master poets.
  (5)“余启堂弟妇,王虚舟先生孙女也” My younger brother Ch’it’ang married the grand-daughter of Wang Hsuchou.
  (6)“其地即元末张士诚王府废基也”This was the old site of the home of Chang Ssuch’eng at the end of the Yuan Dynasty.
  (7)“有女名憨园”but she had a girl by the name of Hanyuan.
  林语堂对沈复原作中人名的翻译方法也值得学者们仔细推敲。林语堂为了保留原文的异质性,传播中国文化色彩,对人名采用异化的翻译策略,仅以例(1)为例,“陈芸”直接译为“Yun”、“淑珍”译为“Suchen”,避免了归化策略剥夺原文的文化色彩,而其他各例中对人名的翻译已经用下划线标示出来。总结林译《浮生六记》,不难发现其对人名使用异化的翻译方法,传播了中国文化,为中西文化的交流做出了贡献。   (二)典故的翻译
  (1)“锦囊佳句”Beautiful Lines in an Embroidered Case.
  (2)“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but Li Po’s poems have the wayward charm of a nymph.
  (3)“鸿案相庄廿有三年”And so we remained courteous to each other for twenty-three years of our married life like Liang Hung and Meng Kuang [of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由于《浮生六记》是沈复的一部文言自传体笔记,其用典之多也不难想象。从以上三例便可窥见林语堂对原文中典故的翻译方法。例(1)中“锦囊佳句”典出李商隐《李贺小传》,喻不好的征兆。例(2)中“姑射仙子”典出《庄子・逍遥游》,喻女子的美貌。此处林语堂都用异化方法,传递了中国文化的异质性。例(3)中的“鸿案相庄”更是用了梁鸿举案齐眉的典故,林语堂将其译成“Liang Hung and Meng Kuang [of the Eastern Han Dynasty]”更是异化策略的完美体现。
  (三)地名、数量词及代词的翻译
  (1)“离家半里许,醋库巷有洞庭君祠,俗呼水仙庙”About half a li from my home, there was a temple to the God of the Tung-t’ing Lake, popularly known as the Narcissus Temple, situated in the Ch’uk’u Alley.
  (2)“或不在琴而在此乎”but rather because of his fu poetry.
  在第三章我们看到林语堂对数量词的归化翻译方法,此处例(1)中的数量词“里”,林语堂则采取异化的翻译方法,直接将其译为“li”,保留了原文的异质性。而在对地名的翻译上,林语堂也多用异化翻译方法。地名是名词,在译文中采取异化方法,不影响读者的理解,更保留了中国传统的文化色彩,例(1)中对地名“醋库巷”、“洞庭君祠”、“水仙庙”的翻译则是异化翻译策略的完美诠释。代词的翻译体现在例(2)中,“此(赋)”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文体,在译文中直接译成“fu”,在考虑到目标读者接受性的前提下适当使用异化翻译方法,保留了原文本的文化色彩,在对中西文化的交流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四、结语
  从上述对林译《浮生六记》中的归化与异化的翻译策略的分析不难看出,翻译的归化与异化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好的译本不能脱离归化翻译策略,当然也不能离开异化翻译策略,文中对典故、数量词等的翻译并非完全归化,亦非完全异化,是译者在结合语境的情况下适当选择归化抑或异化的翻译方法。如果译者在其译本中,过于强调其中一方,那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取的,其译本自然也是不完善的,只有将两者巧妙地运用在翻译实践里,才能得到更适应目标读者的译本。
  ――――――――――
  参考文献:
  〔1〕Nida Eugene A. Towards a Science of Translation [M]. Lerden, the Netherlands: Brill Academic Pub, 1964.
  〔2〕Nida Eugene A.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nslating [M].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1993.
  〔3〕王东风.归化与异化:矛与盾的交锋[J].中国翻译,2005(5).
  〔4〕郭建中.翻译中的文化因素:归化与异化[J].外国语,1998(3).
  〔5〕沈复.浮生六记[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6〕杨才元.翻译中的异化与归化[J].苏州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1(3).
  〔7〕包惠南.文化语境与语言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
  〔8〕孙致礼.中国的文学翻译:从归化趋向异化[J].中国翻译,2001(1).
  (责任编辑 张海鹏)

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怎么翻译成英文(四)
我要,什么都要

  1

  我是在地铁站里看到这句标语的:“我要,什么都要。”
  说真的,看到这句标语,我的第一反应是:很惊讶。我甚至停下脚步,愣了两秒,惊讶的情绪慢慢转变成由衷的赞叹――这句话说得好!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这句话的,但刚看到时,我真的蒙了。我出身于传统的中国式家庭,家教严格,从小被教育要谦逊、温和、低调、与世无争,不要过多地谈论自己的观点,不要表现出太强烈的欲望。
  所以,对于我来说,直接开口说“我要,什么都要”是不可思议的。
  我确实想要很多很多啊。我想要实现理想,想要变瘦变美,想要周游世界,想要遇见爱情,我想要更好更好的一切。可是,我习惯了压抑和遮掩自己的心绪,羞于把它们公之于众,总觉得亮出明晃晃的欲望,显得太赤裸、太贪婪了。
  所以,当看到有一句话,说出了我想说却不敢说的心声时,我先是惊讶,后是惊叹。
  2
  最近,我的朋友幺幺也让我吃了一惊。
  她年纪很小,却满腔勇气。幺幺上周去了趟北京,觉得自己喜欢这座城市,正好一家公司的老板也欣赏她,于是她回去后果断拒绝了学校安排的实习,收拾了行李,单枪匹马奔赴首都。昨天,她的定位显示地已经是望京SOHO了。
  她说,她的人生目标是,找最帅的男人、买最贵的包。这话对我这样中规中矩的人而言,是不可思议的。我未必认同她的观点,但我极欣赏她坦荡说出这番话的勇气。年轻姑娘既嚣张又可爱的样子,真是迷人。
  之前,和我的编辑梅子姐谈起她,梅子姐说:“她这样的小姑娘,或许代表着一种时代趋势,越来越敢于表达自己,潇潇洒洒,无所畏惧。”
  我就是要向全世界宣告:我年轻,我充满勇气,我想要更好的一切。
  3
  2005年,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演讲,最后送给了在场的年轻学子一句:“Stay Hungry,Stay Foolish.”这句话最盛行的中文翻译是: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其实,这种解读和原意有偏差。
  有人分析:“英语里不会用hungry来形容对知识的追求。对知识,英语的表达是‘好奇’(curious)这个词。一个求知若渴的人,可以翻译成intellectually curious或是eager to learn,但绝对不会是intellectually hungry,也极少是hungry to learn。”
  用到hungry的时候,针对的其实是“成功”,也就是hungry for success。所以乔布斯的stay hungry,不是求知的意思,而是鼓励年轻人:要不停地追求成功,永远不知道满足。
  于是,这句话在网上有了个带调侃意味的翻译:做个欲壑难填的“二货”。
  昨天,我看了林语堂的次女林太乙写她父亲的文章。这位“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文学大师,在少年时期就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欲望。
  文中这样讲述林语堂:“世界是这么大,历史是这么长,他的求知之欲是这么强,他感到自己与别人不同。他们好像对生活的要求不多,找一份事做,娶妻生子,随随便便混过一生。他的要求却很多,他要尝到世界的一切,他要明白所有的道理,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什么是美。他有时会因为看到一幅美景,感动得掉眼泪。他想有机会,要游历世界,到世界最偏僻的地方去观察人生,再到最繁华的都城去拜见骚人墨客,向他们提出问题,请教意见。”
  “他感到自己的贪婪,凡是眼睛看得见的,耳朵听得到的,鼻子闻得到的,舌头可尝的,他都要试试。”
  我喜欢极了这样的饥渴、这样的贪婪、这样生生不息的欲望。它浸染着蓬勃的朝气,饱含着对生活的热忱。
  这样赤诚而热切的心,千金不换。
  4
  日剧《对不起青春》里,有这样一句热血的经典台词:“人生没有重来,贪婪有何不可?”
  别怪我贪心,贪心的人才能过得更好啊。我们的好奇和贪婪,就是未来生活的无限可能性。20岁时不会做梦的人,30岁后都去帮别人圆梦了。
  我想要的人生是这样的:敢于承认自己内心的欲望,用尽全力追求自己想要的,并且承担得起一切可能的后果。
  我想要更好的,我值得更好的,我愿意为更好的一切而努力。
  愿你我都活得坦荡,活得明亮,活得贪心而满怀希望。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鸿门宴》的艺术特色 下一篇:三言妓女摘要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