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下文是关于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黄帝内经 四气调神大论原文及注释》

四气调神大论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 发:草木发芽。陈:敷陈,草木枝叶舒展 天地俱生,万物以荣:自然界焕发生机,万物因此欣欣向荣 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 广步于庭:广步,缓步。庭,堂前阶也。被:同“披”,披散,散开,解开。以使志生:言使人的情志宣发舒畅

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 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生,予,赏,指精神,行为活动顺应春阳生发之气,杀,夺,罚,指精神,行为活动违逆春阳生发之气。强调人需顺应生发养长之道。养生:养护(春天的)生机 寒变,奉长者少。

寒变:阳气虚损的寒性病变奉长者少:供给夏季的茂长之气少

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 蕃秀:万物(主要是草木)茂盛壮美。蕃,茂也,盛也,秀,华也,美也。天地气交:“岁气阴阳盛衰,其交在夏,故曰天地气交”华实:均用作动词,意为开花结实,华,同“花”

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 华英成秀:华英指草木的花叶。此比喻人的容色神气。秀,草木开花,此比喻人因气机旺盛而容光焕发的样子。 外,此夏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痎疟, 痎疟:疟疾的总称。

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冬至重(虫)病:至,到,来临。重病,别的病。

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 容平:盛满。形容秋季万物果实饱满,已经成熟的景况。 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 与鸡俱兴:跟鸡同时作息。意同“早卧早起”,兴,即起床,此指作息。秋刑:深秋(霜降后)的肃杀之气。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收敛神气而不外露,从而使肺气清肃。 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 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飧泄:水谷杂下,完谷不化的泄泻。

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

闭藏:生机潜伏,阳气内藏。坼(彻):裂开。 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 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使神智内藏,就像军队之埋伏,人有隐私,心有所获等一样。 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 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痿厥:四肢痿弱逆冷之病。 天气清净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 藏德不止:上天化生万物之道藏而不露并健云不息。下:衰减。天明:指天上阴霾笼罩,晦暗不清。明,通“萌”,“萌”又通“蒙”。

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 空:通“孔”指孔穴,孔窍。阳气:指天上之气。冒明:不能萌发上升。冒,不,无。明,通“萌”,萌生。精:通“晴”。 则上应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 白露:指甘露。交通不表:天之气与地之气的交感,亦即阴阳的交感不会发生。施(易):延续。名:高大,巨大。 多死。恶气不发,风雨不节,白露不下,则菀稿不荣。贼 恶气:指有害于万物生长的恶劣气候。菀稿(yu gao遇搞):枯槁,枯萎。菀,枯萎。稿,通“槁”。 风数至,暴雨数起,天地四时不相保,与道相失,则未央 贼风:指自然界中不正常的,能给万物带来危害的邪风。数(朔),频繁。未央:不到一半。央,中。 绝灭。唯圣人从之,故身无奇病,万物不失,生气不竭。 奇病:“奇,当为“苛”,苛,亦病也。”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 少阳:应于春之肝的生“气”(生发之气)。肝气内变:肝气内郁发生病变。变,即,变动,病变。太阳:应于夏之心的“长”气(滋长,长养之气)。

长,心气内动;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 太阴:当为“少阴”,应于秋之肺的“收”气(收敛之气)

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

独:通“浊”,乱,指功能失常。

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 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四时阴阳,泛指四季之气的转换变化。

秋冬养阴,已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逆其根,

则伐其本,坏其真矣。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 真:当为“身”。

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 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

圣人:指懂得养生之道并达到了最高境界的人。 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 阴阳:指上文四时阴阳。 为逆,是谓内格。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 内格:指违背四季阴阳所致的在体内发生的一切病变。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是在生病之后才去治疗,而是在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就进行预防。 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 药:用药治疗。 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锥:指兵器,武器。

第二篇:《黄帝内经译文》

从前有一位黄帝,生下来就十分聪慧与众不同,三岁时已经能说会道,十岁时对周围事物有很强的的理解力,长大后诚朴又敏达,到成年时当上天子。他向天师岐伯请教道:“我听说上古时代的人,年龄都能活到一百岁,而且行动还没有衰老现象;现在的人,年龄才到五十岁,行动就已经衰老了,这是时代变迁的呢?还是现在人违背了养生规律造成的呢?” 岐伯回答说:“上古时代的人,大都了解养生的道理,所以能效法于阴阳之道,并采用各种养生方法来保养身体,饮食有节制,作息有常规,不轻易使身心*挥,因而能够使形体和精神协调,活到他们应该到的寿数,到一百岁以后才去世。现在的人就不同了,把酒当作浆水一样纵饮无度,经常沉迷于荒乱的生活中,乘着酒兴纵意房事,因过度色欲而耗竭精气,造成真元败散。正是由于不懂得要保持旺盛的精气,经常过分使用精神,贪图一时的快意,背弃了养生的乐趣,生活全无规律,所以才到五十岁就衰老了。上古的圣人经常教导他的人民:对一年四季中的各种病邪,要根据节气的变化而谨慎躲避;同时在思想上要安闲清静,不贪不求,使体内真气和顺,精神内守,这样,疾病又怎么会侵袭你呢?所以那时的人都能心态安闲少欲望,心境安定不忧惧,形体劳动而不疲倦,真气从容而顺调,每个人都感到自己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所以都能以自己所食用的食物为甘美,所穿着的衣服为舒适,所处的环境为安乐,不因地位的尊卑而羡慕嫉妒,这样的人民才称得是朴实。对这些朴实的人民来讲,嗜欲又怎能干扰他们的视听,淫乱邪论也不能扰乱他们的心态,无论是愚笨的、聪明的、或者是有才能的、能力差的,都能追求内心的安定,而不汲汲于外物的获得或丧失,所以能符合养生之道。因此,年龄都超过一百岁,但行动不显衰老,是因为他们全面掌握了养生之道,才能避免身体受到伤害的缘故啊。”

黄帝问:“人年纪老了就不能生育,这是因为精力枯竭了呢?还是自然生长发育的规律的必要结果呢?”

岐伯说:“人的生理过程:女子到七岁,肾气已经充盛,牙齿更换,头发生长;十四岁,天癸发育成熟,任脉通畅,太冲脉旺盛,月经按时行动,所以能怀孕生育;二十一岁,肾气充满,智齿长出,生长发育期结束;二十八岁,这是身体最强壮的阶段,筋肉骨骼强健坚固,头发长到极点;到了三十五岁,身体开始衰老,首先是阳明脉衰退,面容开始枯焦,头发也会堕脱;四十二岁,上部的三阳脉衰退,面容枯焦槁悴,头发开始变白;到了七七四十九岁,任脉空虚,太冲脉衰微,天癸枯竭,月经断经,所以形体衰老,不再有生育能力。男子到八岁,肾气充实起来,头发开始茂盛,乳齿也更换了。十六岁时,肾气旺盛,天癸产生,精气满溢而能外泻,良性交合,就能生育子女。二十四岁,肾气充满,筋肉骨骼强劲,真牙生出,

牙齿长全,生长发育期结束。三十二岁,这是身体最强壮的阶段,筋骨粗壮,肌肉丰富。到了四十岁,肾气开始衰退,头发脱落,牙齿开始枯槁,四十八岁,人体上部阳明经气衰竭,面容枯焦,发鬓斑白;五十六岁,肝气衰,筋脉搏活动不便;到了六十四岁,天癸枯竭,精气少,肾脏衰退,形体衰惫,牙齿和头发脱落。肾是人体中主管水的脏器,能接受五脏六腑的精气而贮藏起来,所以只有五脏旺盛,肾脏才有精气排泄。现在的年纪大了,五脏都已衰退,筋骨懈怠无力,天癸也完全枯竭,所以发鬓斑白,身体沉重,步态不稳,不再有生育的能力。”

黄帝又问:“有的人年纪已经很大,但仍然还能生育子女,这是什么道理呢?”

岐伯说:“这是因为他先天禀赋超常,气血经脉能保持通畅,而且肾气有余的缘故。不过,这种人虽然能较长时间保持生育能力,但一般男子不会超过六十四岁,女子不会超过四十九岁。到这个时候,天地所赋与的精气都已竭尽,也就不再有生育能力了。”

黄帝说:“那些掌握了养生之道的,年龄超过一百岁,还能不能有生育能力呢?”

岐伯回答说:“掌握了养生之疲乏的人能延缓衰老,保持肌体的旺盛,年寿虽然已高,仍然有生育能力”

黄帝说:“我听说上古时代有一种叫真人的,他能把握天地自然变化之机,掌握阴阳消长之要,吐故纳新,保养精气,精神内守,超然独立,肌肉形体,永远不变,所以能与天地同寿,永无终结。这是因为契合养生之道,因而能够长生。中古时代有一种叫至人的,他有淳厚的道德,并懂得一套完整的养生方法,能应和于阴阳的变化,调适于四时气候的递迁,远离世俗的纷扰,聚精会神,悠游于天地之间,视听所及,达于八荒之外。这是一类能增益寿命而自强不息的人,可以归属于真人。其次有称作圣人的,安处于天地间的和气,顺合于八风的变化,让自己的嗜欲喜好同于世俗,也就不会产生恼恨的情绪,行为并不脱离世俗,但举动又不受世欲牵制。在外不使形体过度劳累,在内不让思想有所负担,务求精神安逸愉悦,以悠然自得为已功,形体不会衰惫,精神不会耗散,也可以活到一百岁。其实有和作贤人的,他以天地为法则,观察日月的运行,分辨星辰的位置,顺从阴阳的消长,根据四时气候的变化来调养身体。希望追随上古真人,以求符合于养生之道。这样,也能够使寿命延长到一定的限度。”

第二篇 四气调神大论

春天的三月,是草木发芽、枝叶舒展的季节。在这一季节里,天地一同焕发生机,万物因此欣欣向荣。人应当晚睡早起,多到室外散步;散步时解开头发,伸展伸展腰体,用以使情志宣发舒畅开来。天地使万物和人焕发生机的时候一定不要去扼杀,赋予万物和人焕发生机的权利一定不要去剥夺,勉励万物和人焕发生机的行为一定不要去破坏。这乃是顺应春气、

养护人体生机的法则。违背这一法则,就会伤害肝气,到了夏天还会因为身体虚寒而出现病变。之所以如此,是由于春天生机不旺、以致供给身体在夏天茂长时所需的正气缺少的缘故。

夏天的三个月,是万物繁盛壮美的季节。在这一季节里,天地之气已经完全交会,万物开始开花结实。人应当晚睡早起,不要对天长炎热感到厌倦,要使情绪平和不躁,使气色焕发光彩,使体内的阳气自然得到宣散,就像把愉快的心情表现在外一样。这乃是顺应夏气、保护身体机能旺盛滋长的法则。违背了这一法则,就会伤害心气,到了秋天又会由生疟疾。究其原因,则是由于身体在夏天未能得到充分长养、以致供给秋天的收敛之力少而不足的缘故。到了冬天,还会再导致别的疾病发生。

秋天的三个月,是万物果实饱满、已经成熟的季节。在这一季节里,天气清肃,其风颈急,草木凋零,大地明净。人应当早睡早起,跟群鸡同时作息。使情志安定平静,用以缓冲深秋的肃杀之气对人的影响;收敛此前向外宣散的神气,以使人体能适应秋气并达到相互平衡;不要让情志向外越泄,用以使肺气保持清肃。这乃是顺应秋气、养护人体收敛机能的法则。违背了这一法则,就会伤害肺气,到了冬天还会由生完谷不化的飧泄。究其原因,是由于身体的收敛机能在秋天未能得到应有的养护、以致供给冬天的闭藏之力少而不足的缘故。

冬天的三个月,是万物生机闭藏的季节。在这一季节里,水面结冰,大地冻裂,所以人不要扰动阳气,要早睡晚起,一定需等到日光出现再起床;使情志就像军队埋伏、就像鱼鸟深藏、就像人有隐私、就像心有所获等等一样;还要远离严寒之地,靠近温暖之所,不要让肤腠开启出汗而使阳气大量丧失。这乃是顺应冬气、养护人体闭藏机能的法则。违背这一法则,就会伤害肾气,到了春天还会导致四肢痿弱逆冷的病症。究其原因,是由于身体的闭藏机能在冬天未能得到应有的养护、以致供给春天时焕发生机的能量少而不足的缘故。

天气能够总是清爽洁净、一片光明,是由于上天所具的化生万物之道藏而不露并健运不息、永不衰减的缘故。如果天上阴霾笼罩、晦暗不清,日月就不能放射光明。在这样的时候,邪气就会侵入人的孔窍而造成疾病。如果天上的阳气闭塞不通,地上的阴气不能萌发上腾,云雾不能消散而使天空放晴,那么天上下应地气的甘露就不会降下,天地阴阳的交感就不会发生,万物的生机也就因此而不能延续下去了。万物的生机不能延续,即使高大的树木也会大量枯死。有害于万物生长的恶劣气候不能终止,风雨不能按时到来,甘露不能降下,草木就会凋零枯萎而不能繁茂。邪风频频刮来,暴雨屡屡突降,天地阴阳、四季之气不能相互保持协调,同时又大大背离正常规律,那么万物将活不到各自寿命的半数就会完全死亡。只有懂得养生之道的圣人能够适应四季阴阳的变化,所以他们的身体从无大病。

要是万物都能像圣人一样不去背离养生之道,能够适应四季阴阳的变化,它们的生气就不会枯竭。

违背了春天的时令规律,人体的少阳之气就不能焕发生机,肝气就会因此内郁而引起病变;违背了夏天的时令规律,人体的太阳之气就不能旺盛滋长,心气就会因此内空而出现虚寒;违背了秋天的时令规律,人体的少阴之气就不能起到收敛的作用,肺气就会因此枯萎而导致肺部胀满;违背了冬天的时令规律,人体的太阴之气就不能起到闭藏的作用,肾气就会因此失常而发生泻泄。

四季的阴阳变化,是万物生发、滋长、收敛、闭藏的根本。懂得养生的圣人在春夏二季摄养阳气、在秋冬二季保养阴精的原因,就是为了适应养生的根本规律,所以能同万物在生发、滋长、收敛、闭藏这些方面保持一致。违背了养生之道的根本规律,就会摧残人体的本元、毁坏人的身体。所以四季的阴阳变化,是万物的起点与终点,是生死的根本。违背了它,灾祸就会产生

;而适应它,重病就不会患上。懂得了这些,就可以说是掌握了养生之道。养生之道,圣人遵行它,愚蠢的人们违背它。顺应四季的阴阳变化人就能生存,违背四季的阴阳变化人就会死亡;顺应四季的阴阳变化人体就能功能正常,违背四季的阴阳变化人体就会功能紊乱。把顺应四季的阴阳变化颠倒过来变成违背它而产生的病变,这叫“内格”。

因此圣人不是在生病之后才去治疗,而是在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就进行预防;不是在身体的功能紊乱之后才去调理,而是在身体的功能还没有紊乱的时候就进行预防,说的就是这些道理。疾病已经生成然后才去用药治疗,身体的功能紊乱之后才去进行调理,打一个比方,就像是口渴了然后才去掘井、战斗已经开始了然后才去铸造武器—样,不是太晚了吗?

黄帝指出:自古以来,无数事实证明,人与天地自然是否息息相通并保持和谐统一,是生命长短的根本问题。而这一根本的根本,乃是阴阳。天地之间,四方上下之内,无论是世上的万物,还是人的九窍、五脏、十二经脉,都与天地自然之气息息相通。阴阳之道,化生出木、火、土、金、水五行,体现为天、地、人三气。人如果常常违背这些,就会被邪气所伤。所以说,阴阳乃是寿命的根本之根本。

人既然与天地自然息息相通,所以,天气如果清爽明净,人的心情就会平和安定。人能够顺应这种天气的话,阳气就会稳固充实,即使有贼风邪气,也不能侵害人体。这就是顺应四季气候变化的规律以保养身体的做法了。所以圣人能够精神专一地去适应自然四季之气,因而能够通达神妙而高超的阴阳之道。人如果违背了这些道理,就会在内使九窍闭阻不通,

在外使肌腠壅塞不开,使卫气消散而失去卫护。这属于自己招致伤害的情况,结果必然会使正气受到严重削弱 。

人体的阳气,犹如天和太阳。要是丧失了它的本来作用,就会使人减损寿命而且没有明显的表现。上天的运行,乃是借着太阳来昭示其强盛作用的。与之相应的人体阳气,也是遵循同样的规律而向上运行并发挥卫护身体的作用的。

人体如果受到寒邪的侵袭,阳气就会像门轴在门臼内转动一样受到束缚而不能宣发卫外,起居之时就会因而烦乱不安、常常妄动,神气也会因而浮躁不定、向外越泄。如果受到暑气的侵袭,就会湿汗淋淋,烦躁时可见发声喘促,平静时则见多言多语,全身发热,犹如燃烧的炭火,这种情况,在汗出之后就会消除。如果受到湿气的侵袭,就会感到头部沉闷,犹如有物裹住一般。要是湿热不能去除,就会使大筋萎缩变短,使小筋松弛变长。萎缩变短就会造成拘急牵引的病症,松弛变长就会造成痿弱无力的病症;如果被风邪所伤而导致了气虚,就会发生肿病,表现为四肢交替浮肿。出现这种情况,阳气就会衰竭。

人体的阳气,在人过度烦劳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亢盛,从而导致阴精亏损。这种情况如果一再地发生,到了夏天,加上炎热之气的侵袭,就会令人出现"煎厥"之病,使得眼睛昏暗以至变瞎而不能视物,耳中闭塞以至变聋而不能听声;又使得阳气自身的丧失,就如江河决堤一样而无法固护,像急流奔泻而去一样不能制止。

人体的阳气,在人大怒的情况下,就会发生逆乱,导致血气隔绝,进而使得血脉郁结在人体的上部,出现突然气逆昏厥的病症。筋脉如果因而受到损伤,就会痿废,肢体则会随之出现似乎已不受意志支配的情况。 阳气虚衰之后,如果出汗时身体只有半边有汗,就会使人发生偏瘫之病;如果出汗时受到湿邪的侵袭,就会使人长出疖子、痱子。此外,过多享用肥美的肉食粱米,也会造成病变:即足以使人生出大的疔疮,又能够使身体非常容易招致其他疾病,就像拿着空无一物的器皿去受纳东西一样。身体劳作之后出汗时如果受了风寒,其邪就会侵入皮肤,使人长出粉刺;其邪郁结日久,则会使人生出痤疮。

人体阳气内在的强健之性,具有滋养神气的作用;而外在的柔和之性,则具有滋养筋脉的作用。肤腠汗孔的开闭失去了常规,寒气就会乘机由此侵入人体,进而造成腰背下肢弯曲而不能直起的病症。寒气如果深入经脉,就会导致瘘疮;如果留滞在肌腠之间,就会从腧穴侵入体内并内迫脏腑;如果进一步传变,就会使人产生诸事畏惧和易受惊骇的病症;如果导致营气不能依循常道运行而逆阻在肌腠的情况,就会造成痈疮、疔肿的病症。如果虚汗没有出尽、身体本即衰弱而又感受了风邪,正气被邪气严重损伤,腧穴就会因而闭阻不通,从而导致风疟。

第三篇:《学习黄帝内经原文和译文1文》

学习黄帝内经原文和译文1

上古天真论篇第一(1)《黄帝内经》--《素问》

原文: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

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 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 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 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译文:从前的黄帝生来就非常聪明,小时候善于言谈,幼时领会周围事物就很快,长大后,既敦原子淳朴又勤勉努力,到了成年就登上了天子之位。

黄帝问伯岐道:我听说上古时代的人,年龄都能超过百岁,动作却不显衰老之态;现在的人年龄刚到半百,而动作就显出衰老了,这是因为时代环境不同呢?还是因为现代的人们不会养生的缘故呢?

伯岐回答说:上古时代的人,一般都有懂得养生的道貌岸然理,能够取法于天地阴阳自然变化之理而加以适应,调和养生的方法,使之达到正确的标准。饮食有一定节制,作息有一定规律,不妄事操劳,所以能够形神出鬼没俱旺,协调统一,活到寿命应该终了的时候,度过百岁才离开人世;现在的人就不是这样了,把酒当作水饮,使用权反常的生活成为

习惯,酒醉了,还肆行房事,怂情色欲而使阴气竭绝,使真元耗散,不知道保持精力的充沛,蓄养精神的重要,而专求心志的一时之快,违背了人生的真正乐趣,起居作息,毫无规律,所以到半百就衰老了。

原文:夫上古圣人之教 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

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故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朴。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译文:上古时代深懂养生之道的人在教普通人的时候,总要讲到对虚邪贼风等致病因素,应及时避开,心情要清静安闲,排除杂念妄想,以使用权真气居藏于内,精神内守而不耗散,这样,病从哪里来呢?

所以,人们心志安闲,欲望不多,心境安定而没有恐惧,虽劳形体而不致疲倦,真气平和而调顺,每人都能顺心所欲并感到满意。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人们无论吃什么都觉得香甜,穿什么都感到舒服,大家喜爱自己的风俗习尚,愉快地生活,相互之间从不羡慕地位的高低,所以这些人称得上朴实无华。所以任何不正当的嗜好都不会干扰他们的视听,任何淫乱邪说也都不能惑乱他们的心志。

不论愚笨的,聪明的,能力大的还是能力小的,都不因外界事物的变化而动心焦虑,所以符合养生之道。他们能够年龄超过百岁而动作显得衰老,这都有是由于他们掌握了,修身养性的方法而身体不被内外邪气干扰危害所致啊。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原文:帝曰: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耶,将天数然也。 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

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

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

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

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译文:黄帝问:人年纪老了以后,不能再生育子女,是由于精力衰竭了呢,还是受自然规律的限定呢?

岐伯说:女子到了七岁,肾气盛旺起来,乳齿更换,头发开始茂盛。

到了十四岁时,天癸产生,任脉通,冲脉旺,月经按时来潮,具备了生育能力。

到了二十一岁时,肾气充满,真牙出生,牙齿就长全了。 到了二十八岁,筋骨强健,此时身体最为强壮。

到了三十五岁,阳明经脉气血逐渐衰弱,面部憔悴,头发也开始脱落。

到了四十二岁,三阳经脉气血都衰退了,面部枯槁,头发开始变白。

四十九岁,任脉气虚弱,冲脉的气血衰少,天癸枯竭,月经断绝,所以形体衰老,再不能生育了。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上古天真论第一(2)《黄帝内经》--《素问》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原文: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

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 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

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

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

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

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

八八,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则齿发去。

译文:男子八岁,肾气盛,头发长长,乳齿也更换了。 到了十六岁,肾气旺盛,天癸产生,精气满溢而能外泻,两性交合,就能生育子女。 到了二十四岁,肾气充满,筋骨强健有力,真牙生长,牙齿长全。

到了三十二岁,筋骨丰隆盛实,肌肉亦丰满健壮。 到了四十岁,肾气衰退,头发开始脱落,牙齿开始枯槁。 到了四十八岁,上部阳气逐渐衰竭,面部憔悴无华,头发和两鬓花白。

到了五十六岁时,肝气衰弱,筋的活动不能灵活自如。 到了六十四岁,天癸枯竭,精气少,肾脏衰,齿发脱落形体衰疲。

原文: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 五脏盛。乃能泻。今五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

译文:肾主水,接受其他各脏腑的精气而加以贮藏,只有五脏功能旺盛,肾脏才能外泻精气。现在年岁大了,五脏功能都有已衰退,天癸竭尽。所以发鬓变白,身体沉重,步履不稳,也不能生育子女了。

第四篇:《离骚-注释、解义,原文译文对照版》气交变大论--黄帝内经原文注释译文

《离骚》屈原(全文,白话翻译,注释,讲解,完整版赏析)

【作品简介】

《离骚》是《楚辞》的代表作,是我国最长的抒情诗。《离骚》是战国时期著名诗人屈原的代表作,是中国古代诗歌史上最长的一首浪漫主义的政治抒情诗。《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是带有自传性质的一首长篇抒情诗。全诗共三百七十多句,近二千五百字。诗人从自叙身世、品德、理想写起,抒发了自己遭谗被害的苦闷与矛盾,斥责了楚王昏庸、群小猖獗与朝政日非,表现了诗人坚持“美政” 理想,抨击黑暗现实,不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的斗争精神和至死不渝的爱国热情。

为什么叫“离骚”?

“离骚”二字,古来有数种解释。司马迁认为是遭受忧患的意思,他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说:“《离骚》者,犹离忧也。”汉代班固在《离骚赞序》里也说:“离,犹遭也,骚,忧也。明己曹忧作辞也。”王逸解释为离别的忧愁,《楚辞章句·离骚经序》云:“离,别也;骚,愁也;经,径也;言己放逐离别,中心愁思,犹依道径,以风谏君也。”在历史上影响较大的主要是这两种。因司马迁毕竟距屈原的年代未久,且楚辞中多有“离尤”或“离忧”之语,“离”皆不能解释为“别”,所以司马迁的说法最为可信。

《离骚》的创作年代?

《离骚》的写作年代,一般认为是在屈原离开郢都往汉北之时。《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说屈原因遭上官大夫靳尚之谗而被怀王疏远,“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也认为《离骚》创作于楚怀王疏远屈原之时。

【离骚鉴赏】

第五篇:《《〈黄帝内经素问注〉序》译文》

《〈黄帝内经素问注〉序》译文 要解除疾病的缠绕和造成的痛苦,使人保全真精、通导元气,救助百姓达到长寿的境地,帮助瘦弱多病的人来获得平安,没有伏羲、神农和黄帝这三位大圣人的学说,就不能达到这些目的。孔安国给《尚书》作的序文中说:“伏裁、神农、黄帝的书,叫做‘三坟’,讲的都是大道理。” 班固的《汉书·艺文志》中记载说:“《黄帝内经》十八卷。” 《素问》就是该经的九卷,加上《灵枢》九卷,便是该十八卷的卷数了。虽然一再岁月变迁、朝代更替,但是对它的传授和学习却依然俱存。只因前代的医家担心弟子不是适当的人选,故而将书中的内容时常有所隐匿,秘而不传,所以《素问》中第七这一卷,就被前代的师傅藏了起来。如今人们遵行的《素问》,只有八卷罢了。尽管这样,可是它的文字却是那样的简要,它的内涵是那样的广博,它的道理是那样的奥妙,它的旨义是那样的深远。天地间的众多事物被区分清楚了,阴阳节气被序列起来了,变化的根由被揭示出来了,生死的征兆被阐发明白了。并没有与天地人身商讨,可是所讲的远到天地、近到人身的道理却自然同一;也没有与万物约议,可是所论无形的与有形的事理却完全一致。考核其中的言论都有征验,把它们放到实践中检验也没有差错。确实可以说是最高明的医道的渊源,是养生之学的根本啊! 假如一个人天资敏捷,自然能通晓事物的玄妙道理。不过,完备周密的见识虽然属于生来就懂得事理的人,但对经文的规范理解也还要凭借注释,因为从未有行走却不遵从路径、出入房间却不经由门户的道理。这样说来,一个人能专心致志地精心研究,探索其中隐微奥妙的道理,如果认识并领会了其中的精华要旨,那么医术就会达到象目无全牛那样极其精练、运用自如的境地。所以常常就能取得明显的成就,犹如鬼神在暗中帮助一样,因而闻名于世的杰出人物,便经常不断地出现在世上。比如周代有秦越人先生、汉代有淳于意先生、魏代有张仲景先生、华佗先生,他们都是掌握了医学这种奇妙技术的人,都能日益使医学的作用得到创新发展,广泛地救助众多的百姓,就象花儿和叶子一般相继展现各自的光彩,名声和实际相互完全符合。这乃是教育研习的显著成效,也是上天的成全啊! 我年轻的时候就仰慕医学,很早以来一直爱好养生之道。幸运地遇到了《素问》这部真正的经典,便恭敬地把它作为研习的根本准则。可是世上流传的本子错误很多,比如篇目内容重复,前后没有条理,文字义理中断不通,等等。不要说运用起来并不容易,就是披

阅领会也很困难。年代久远以后,相互沿袭下来就形成了严重的问题。有的是一篇内容重复出现,却分别设立了两个名称;有的是两篇内容合并不分,却归在一起、设立了一个名称;有的是君臣问答还没有结束,下文就被另立了一个篇名;有的是文句脱落不曾补上,却被说成自古以来就是空缺。在重复出现的《经合》篇前标上了《针服》的名称,却把《方宜》篇合并到了《咳篇》之中;分割出论述“虚实”之理的一部分而作为《逆从》篇,又把《经络》篇合并到了《论要》篇;再节取了《皮部》篇的一部分而作为《经络》篇,还有把《至教》篇放到了后边,却把《针》篇放到了前边。众多如此一类的问题,不能全部列举出来。打算登上泰山,没有路怎能上去?! 想要到扶桑国去,没有船也不能到达。于是专心殷勤地广泛访求名家,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士。经过了十二年,才达到了廓清条理、掌握要领的目的。又经与大家商讨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令我深感实现了宿愿。当时在郭先生的书房,还得到了郭先生传给的先师张公秘藏的《素间》珍本,文字明白,条理清晰,意义完整,道理周密。用它逐字逐句地详细参校整理的本子,所有的疑问就象冰雪融化一样全部都解决了。又担心这部书在后学的手中散失,于是就撰写了注释,用来使它永远流传、不致淹没。加上我早先收藏的曾经佚失的卷数,共八十一篇二十四卷,然后刻印成一部书。希望人们能据以探究并弄清《素问》的全部内容,依循注解,领会经义;同时用以启发初学之人,宣传并光大最为高明的医学道理而已。 其中文句脱落、文字中断、意义不相连接的地方,是搜求经典论著中具备的内容,摘取过来用以补到该处;篇中的内容佚失、残缺,以致论述的事理不够明白的地方,是根据其中的旨趣,加上适当的文字来使其意义清楚起来;一篇与另一篇合并不分,意义互不相关,缺漏篇名的,是分辨所论事理的类别,另拟一个篇名标在篇前;君臣问答、礼仪错乱的地方,是考核订正尊卑的关系,增补称谓来使其中的尊卑关系明确起来;文句颠倒错乱、文字残缺,内容前后重复的情况,是详细审辨其中的旨义,删去繁乱的部分,来保留其中的精要;言辞与义理深奥难懂,难以简略阐述明白的地方,是另写了《玄珠秘语》一书,来论述其中的道理。凡是增加的文字,都用朱色写上,使新增的与原有的内容一定分开,各自的文字互不混杂。希望这部书能使圣人的旨意明白光大起来,阐发出《素问》中的玄妙道理,就如众多的星宿高高地悬挂在天上,奎宿张宿等等确定不乱;又如深深

的泉水清澈透明,鱼鳖等等全能分辨。君民没有夭折和横遭不测的可能,四夷和华夏的人们都有长寿的希望。使医生们不出差错,学医者全都明白,最高明的医理流传不断,美好的消息连连相传。千年之后,才会知道大圣人的仁慈恩惠实在乃是无穷无尽的。 大唐宝应元年岁次壬寅序。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2015年企业领导干部述职述廉报告 下一篇:经典语句--2015比较经典的子,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接受的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