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下文是关于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童蒙须知》原文注释译文》

《童蒙须知》原文注释译文

朱熹

原序

夫童蒙之学,始于衣服冠履,次及言语步趋,次及洒扫涓洁,次及读书写文字,及有杂细事宜,皆所当知。今逐目条列,名曰《童蒙须知》。若其修身、治心、事亲、接物、与夫穷理尽性之要,自有圣贤典训,昭然可考。当次第晓达,兹不复详著云。

【注释】童蒙:幼稚愚昧。《易·蒙》:“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朱熹本义:“童蒙,幼稚而蒙昧。”涓洁:洁净,清洁。《逸周书·大匡》:“昭洁非为,为穷非涓,涓洁於利,思义丑贪。”修身:陶冶身心,涵养德性。儒家以修身为教育八条目之一。唐元稹《授杜元颖户部侍郎依前翰林学士制》:“慎独以修身,推诚以事朕。”治心:修养自身的思想品德。穷理尽性:穷究天地万物之理与性。《易·说卦》:“穷理尽性以至於命。”典训:《尚书》中《尧典》《伊训》等篇的并称。指经典或《尚书》。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才略》:“准的所拟,志乎典训,户牖虽异,而笔彩略同。”昭然:明白貌。《礼记·仲尼燕居》:“三子者,既得闻此言也,於夫子,昭然若发矇矣。”晓达:通晓。

【译文】儿童启蒙之学,从穿衣戴帽开始,然后是言行举止,然后是扫洒清洁,然后是读书写字,以及各种杂事,都是应当懂得的。今天逐条列出,名字叫《童蒙须知》。如果是修身、治心、事亲、接物,以及穷究万物的理与性的关键,自有圣贤的训诫,明明白白的可以参考,应当循序渐进地通晓,在此就不再赘述。

宏谋按:前二篇,为学者定其纲宗,端所祈向。而蒙养从入之门,则必自易知而易从者始。故朱子既尝编次小学,尤择其切于日用,便于耳提面命者,著为《童蒙须知》,使其由是而循循焉。凡一物一则,一事一宜,虽至织至悉。皆以闲其放心,养其德性,为异日进修上达之阶,即此而在矣。吾愿为父兄者,毋视为易知,而教之不严;为子弟者,更毋忽以不足知,而听之藐藐也。

【注释】祈向:向导;引导。编次:编排次序;编辑体例。小学:这是朱熹所编撰的一本书。此书为启蒙著作,分作内、外两篇,内篇又分立教、明伦、敬身、稽古四门,外篇分嘉言、善行二门。耳提面命:《诗·大雅·抑》:“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孔颖达疏:“非但对面命语之,我又亲提撕其耳,庶其志而不忘。”后以“耳提面命”谓教诲殷切,要求严格。循循:有顺序貌。则:准则,法则。《说文》:则,等画物也。《尔雅》:则,法也;则,常也。《管子·七法》:根天地之气,寒暑之和,水土之性,人民鸟兽草木之生物,虽不甚多,皆均有焉,而未尝变也,谓之则。宜(yí):通“仪”。法度,标准。《诗·大雅·文

王》:宜鉴于殷,骏命不易。至织至悉:极其细致周密。闲:限制,约束。《书·毕命》:虽收放心,闲之维艰。放心:放纵之心。《书·毕命》:“虽收放心,闲之惟艰。”异日:犹来日;以后。进修:犹言进德修业。上达:古谓士君子修养德性,务求通达于仁义。《论语·宪问》:“君子上达,小人下达。”邢昺疏:“言君子小人所晓达不同也。本为上,谓德义也;末为下,谓财利也。言君子达于德义,小人达于财利。”藐藐:轻视冷漠貌。《诗·大雅·抑》:“诲尔谆谆,听我藐藐。”

【译文】宏谋按:前二篇,为读书人定下纲领宗旨,端正学习导向。而童蒙养正所入门的地方,则必是从易知易学开始。故此朱子编辑了《小学》之后,又选择那些切合日常运用、便于日常教诲的内容,编辑为《童蒙须知》,使他们由此入门,而能够循序渐进。但凡一事一法,一事一义,无不细致周密。旨在约束放纵之心,涵养本善之德性,为来日进德修业、达于仁义的阶梯,教学的目的就在此地。我愿那些作父兄的,不要看到容易了解,就教之不严;作为弟子的,更不要以为不需要学这些小事,而藐视不听。

衣服冠履第一

大抵为人,先要身体端整。自冠巾、衣服、鞵韈,皆须收拾爱护,常令洁净整齐。我先人常训子弟云:“男子有三紧,谓头紧腰紧脚紧。头谓头巾,未冠者总髻。腰谓以绦或带束腰。脚谓鞵韈。此三者要紧束,不可宽慢,宽慢则身体放肆不端严,为人所轻贱矣。

凡著衣服,必先提整衿领,结两袵纽带,不可令有阙落。饮食照管,勿令污坏。行路看顾,勿令泥渍。

凡脱衣服,必齐整折叠箱箧中,勿散乱顿放,则不为尘埃杂秽所污。仍易于寻取,不致散失。着衣既久,则不免垢腻。须要勤勤洗浣。破绽则补缀之。尽补缀无害,只要完洁。

凡盥面,必以巾帨遮护衣领,卷束两袖,勿令有所湿。凡就劳役,必去上笼衣服,只著短便,爱护勿使损污。凡日中所着衣服,夜卧必更则不藏蚤虱,不即敝坏。苟能如此,则不但威仪可法,又可不费衣服。晏子一狐裘三十年,虽意在以俭化俗,亦其爱惜有道也。此最饬身之要。毋忽。

【注释】端整:端庄整齐。鞵:同“鞋”。韈:同“袜”。先人:亡父。《左传·宣公十五年》:“尔用先人之治命,余是以报。”总髻:即总角。古时儿童束发为两结,向上分开,形状如角,故称总角。宽慢:谓蓬松散乱。轻贱:轻视。《三国志·魏志·卫觊传》:“刑法者,国家之所贵重,而私议之所轻贱。”衿:古代服装下连到前襟的衣领。袵:同“衽”。衣襟。污坏:污染败坏。顿放:安

置;放置。《朱子语类》卷一一七:“未熟时,顿放这里又不稳帖,拈放那边又不是。”仍:于是;乃。盥:浇水洗手,泛指洗。巾帨:手巾。日中:犹日内。敝坏:破旧衰败。晏子:名婴,字平仲,汉族,春秋时齐国夷维(今山东高密)人。晏婴历任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朝的卿相,辅政长达50余年。周敬王二十年(公元前500年),晏婴病逝。孔子曾赞曰:“救民百姓而不夸,行补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子也!”狐裘:用狐皮制的外衣。

【译文】做人首先要先整齐端正身体。从头巾、衣服、鞋袜开始,都要收拾爱护,使之保持洁净整齐。先父常训诫弟子说:“男人有三紧。”是说头紧腰紧脚紧。头,说的是扎好头巾,未成年人要总髻。腰,说的是用条或带束腰。脚,说的是穿鞋袜。这三者,要紧束,不可散乱,散乱则身体就会散漫不端庄,被别人轻视。

凡是穿衣服,一定要先提整衣领,系好两襟的纽带,不可有遗漏。用饭时照管好,以免污染败坏;走路时看管好,以免被泥污染。

凡是脱衣服,一定要整齐地折叠好放在箱子里,不要散乱放置,不要被尘土污秽污染。这样容易寻找,不至于丢失。衣服穿久了,就不免有污垢,一定要勤洗晾干。有破处就缝补,有补丁没有什么,只要完整洁净。

凡是洗脸时,一定要用毛巾遮挡保护衣领,卷起两袖,以免沾湿衣服。凡是劳动时,一定要脱去长衣,只穿短便服装,保护衣服不要受到损坏污染。凡是日内所穿的衣服,夜里睡觉要更换下来,就不会藏虱子跳蚤,不这样做衣服就会损坏。如果能这样,则不但威仪可使人效法,又能不浪费衣服。晏子一袭裘皮衣穿了三十多年,虽然其用意是为了以简朴来感化世俗,也是因他爱护有道。这是警饬己身的关键,不要忽视。

语言步趋第二

凡为人子弟,须是常低声下气,语言详缓,不可高言喧閧、浮言戏笑。父兄长上有所教督,但当低首听受,不可妄自议论。长上检责,或有过误,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隐默。久却徐徐细意条陈,云此事恐是如此,向者当是偶尔遗忘。或曰:当是偶尔思省未至。若尔,则无伤忤,事理自明。至于朋友分上,亦当如此。

凡闻人所为不善,下至婢仆违过,宜且包藏,不应便尔声言。当相告语。使其知改。

凡行步趋跄,须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踯。若父母长上有所唤召,却当疾走而前,不可舒缓。

【注释】详缓:和缓。详,通“祥”。高言:高声说话。閧(hòng):古同“哄”,喧闹。浮言:无根据的话。《书·盘庚上》:“汝曷弗告朕,而胥动以浮言。”戏笑:玩笑;嬉笑。教督:教导督促。检责:检查。分解:分辩,解释。隐默:沉默不出;缄默不言。细意:犹细心。条陈:分条陈述。若尔:如此,如果这样。包藏:犹包涵;宽容。声言:声称,扬言;声张。趋跄:形容步趋中节。古时朝拜晋谒须依一定的节奏和规则行步。亦指朝拜,进谒。跳踯:上下跳跃。

【译文】凡是做人弟子的,一定要态度谦恭,说话和缓,不可高声喧闹、玩笑嬉闹。父兄师长,有所教导,只应当低头听受,不可妄加议论。师长检查,有时有错误,不可马上辩解,姑且缄默不言。过段时间再慢慢细心分条陈述:说此事恐怕是如此,先前可能是不小心遗漏。或者说:应当是偶然没考虑到。如果这样,就不会忤逆师长,事理也自然明了了。至于对于朋友,也应当如此。

凡是听到别人的不善事,下到婢女仆人,应当包涵,不应马上声张,应当私下以言语相告,使其改正。

凡是步行拜谒他人时,不能快步奔跑跳跃。如果父母师长有召唤时,应该快步向前,不可迟缓。

洒扫涓洁第三

凡为人子弟,当洒扫居处之地,拂拭几案,当令洁净。文字笔砚,凡百器用,皆当严肃整齐,顿放有常处。取用既毕,复置元所。

父兄长上坐起处,文字纸札之属,或有散乱,当加意整齐,不可辄自取用。凡借人文字,皆置簿抄录主名,及时取还。

窗壁、几案、文字间,不可书字。前辈云:“坏笔污墨,瘝子弟职。书几书砚,自黥其面。”此为最不雅洁,切宜深戒。

【注释】文字:公文;案卷。凡百:一切;一应。《诗·小雅·雨无正》:“凡百君子,各敬尔身。”郑玄笺:“凡百君子,谓众在位者。”器用:器皿用具。《书·旅獒》:“无有远邇,毕献方物,惟服食器用。”严肃:谓严谨而有法度。纸札:纸张。加意:注重;特别注意。瘝(guān):旷废。书砚:砚台。黥:刺刻花纹并涂颜料。雅洁:雅致高洁。

【译文】凡是做人弟子的,应当扫洒住处的地面,擦拭桌子茶几,使之保持洁净。书本案卷笔砚,一切用具,都应当严谨整齐,放在平常放置之处。取用完毕,再放回原地。

父兄师长起居处,书本纸张之类,如果有散乱,应当留心整理好,不可擅自取用。凡是借的别人的书卷、资料,都用簿子抄录下主人的名字,及时归还。

窗子、墙壁、案桌、案卷之上,不可写字。前辈说,弄坏笔,使墨污,是弟子废弛职分。书桌砚台,在上面刺刻涂抹,这是最不雅的,一定要戒除。

读书写文字第四

凡读书,须整顿几案,令洁净端正。将书册整齐顿放,正身体对书册,详缓看字,仔细分明。

读之,须要读得字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牵强暗记。只是要多诵遍数,自然上口,久远不忘。古人云:“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谓熟读则不待解说,自晓其义也。

余尝谓读书有“三到”,谓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不看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决不能记。记亦不能久也。三到之法,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不到乎。

凡书册,须要爱护,不可损污皱折。济阳江禄,书读未完,虽有急速,必待掩束整齐,然后起。此最为可法。

凡写文字,须高执墨锭,端正研磨,勿使墨汁污手。高执笔,双钩端楷书字,不得令手揩著豪。凡写字,未问写得工拙如何,且要一笔一画,严正分明,不可潦草。凡写文字,须要仔细看本,不可差讹。

【注释】整顿:整理。牵强:犹勉强。暗记:默记。漫浪:放纵而不受世俗拘束,这里是随意的意思。皱折:衣物等摺叠的痕迹。急速:指仓卒间发生的事。掩束:掩盖,绑扎。双钩:初练书法者临帖。揩:擦拭,这里是接触的意思。差讹:错误,差错。

【译文】凡读书时,必须先整理几案,将其擦拭干净,摆放端正;将书册整齐放好,端正身体,正对书册详观,字要看分明。

读书时,定要字字读得响亮,不可误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勉强背诵,只要一遍遍地多读,自然能熟练,长久不忘。古人说:“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意思是书读得熟了,无须老师讲解,就知道它的意思了。

第二篇:《韩愈《进学解》原文,注释及译文》

韩愈《进学解》原文、注释及译文

【原文】

国子先生(1)晨入太学,召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2)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3)毕张(4)。拔去(5)凶邪,登崇俊良(6)。占小善者率以录(7),名一艺者无不庸(8)。爬罗剔抉(9),刮垢磨光(10)。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11)?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12)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注释】

(1)国子先生:当时任职国子学博士的韩愈自称。唐代的国子监是设在京城的最高学府,当中设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七个学府,各学的教官称为博士。(2)业:学业。(3)治具:法令。(4)毕张:都建立起来。(5)拔去:除掉。(6)登崇俊良:提拔才德优良的人。登:进;崇:推崇。(7)录:录用。

(8)庸:任用。(9)爬罗剔抉:搜罗人才,加以选择。爬罗:搜集;剔抉:选择。(10)刮垢磨光:刮除污垢,磨出光亮。这里指培训人才,去除他们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11)孰云多而不扬︰谁说有才能的人多了,就出头不易呢﹗(12)有司: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司,因此称主管的官吏或官府为有司。这里指官吏。

【译文】

国子先生清晨走进太学,召集学生站在校舍下面,教导他们说:“学业的精进在于勤奋,而荒废在于嬉玩的态度;德行的成

就在于思考,而失败在于随便。现在圣君和贤臣相遇在一起,各种政策健全完整地施行。除掉凶恶奸邪的人,提拔俊杰善良之才。稍有优点的人都被录取,凡有一技之长的人无不被任用。当局搜罗、选择人才、培训他们,去除他们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获选者是有幸运的因素,谁说有才能的人多了,就出头不易呢﹗同学们只要担心自己的学业不够精进,不用担心主管官员看不清;只须担心自己的德行不能成就,不必担心主管官员不公正。”

【原文】

言未既,有笑于列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于兹有年(13)矣。先生口不绝吟(14)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15)于百家之编(16);记事者(17)必提其要(18),纂言者(19)必钩其玄(20);贪多务得(21),细大不捐(22);焚膏油以继晷(23),恒兀兀以穷年(24);先生之于业,可谓勤矣。抵排异端(25),攘斥(26)佛老;补苴罅漏(27),张皇幽眇(28);寻坠绪(29)之茫茫(30),独旁搜而远绍(31);障(32)百川而东之(33),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谓有劳矣。沈浸醲郁(34),含英咀华(35),作为文章,其书(36)满家;上规

(37)姚姒(38),浑浑无涯(39);周诰殷盘(40),佶屈聱牙

(41);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42),诗正而葩(43);下逮庄骚,太史所录(44);子云相如(45),同工异曲(46);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47)矣!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48),左右俱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然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49),动辄得咎。

暂为御史,遂窜南夷(50)。三年博士(51),冗不见治(52)。命与仇谋(53),取败几时(54)!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55),竟死何裨(56)?不知虑此,而反教人为(57)!”

【注释】

(13)有年:多年。(14)口不绝吟:口里不断诵读。(15)披:分开,这里指翻阅。(16)编:本指穿联竹简的绳子,这里指书籍、著作。(17)记事者:记载史事一类的书。(18)提其要:记下它的要点。(19)纂言者:立论的书。纂:同撰。(20)钩其玄:探索出它的头。钩:钩取,探求。玄:同“元”。(21)贪多务得:贪图多学,务求有收获。(22)捐:放弃。(23)晷:日光。

(24)兀兀以穷年:很辛苦地渡过一年。兀兀:用心劳苦的样子。

(25)抵排异端:抵制、排斥异端邪说。抵:同抵。异諯:不合儒道的学说。(26)攘斥:排斥。(27)补苴罅漏:填补漏洞。苴:本为草做的鞋垫,引申为填补之处。罅:本为瓦器的裂缝,引申为漏洞。(28)张皇幽眇:阐发儒学中幽深隐微的地方。张皇:张大,引申为阐发。(29)坠绪:衰亡或将绝、未绝的事业。此指衰落了的儒学道统。(30)茫茫:茫无头绪的样子。(31)绍:继续。(32)障:防堵。(33)东之:使之东流。这里指阻挡百川水势乱流,使它们向东流去。(34)沉浸醲郁:沉浸在内容醇厚的古籍中。(35)含英咀华:细嚼体味文章的精华。(36)其书:指韩愈写的书。(37)规:取法、学习。(38)姚姒:《尚书》中的《虞书》、《夏书》。姚:虞舜的姓;姒:夏禹的姓。(39)浑浑无涯:指内容深远而没有边际。浑浑:广大深厚的样子。(40)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周诰:《周书》;殷盘:《商书》。(41)佶屈聱牙:文句艰涩生硬,念起来不顺口。佶屈:屈曲的样子,引申为不通顺;聱牙:文词艰涩,念起来不顺口。(42)奇:奇妙,指卦的变化而言;法:法则,指它的内在规律而言。(43)正而葩:内容纯正言词华美。

(44)太史所录:指司马迁所写的《史记》。(45)子云相如:扬雄和司马相如的辞职。(46)同工异曲:比喻文章不同却同样精妙。(47)闳其中而肆其外:内容广博而言辞恣肆奔放。(48)方:方术,道理。(49)跋前疐后:进退两难。《诗经〃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疐其尾。”意思是狼前进就踩住它的颔下悬肉,后退又被尾巴绊倒了。(50)遂窜南夷:由监察御史贬为阳山令事。(51)三年博士:做了三年国子博士。(52)冗不见治:做这种闲散官不能表现出治政的才干。(53)命与仇谋:命运和仇敌打交道。(54)取败几时:不时遭到失败或挫折。(55)头童齿豁:头颓齿落。山无草木称为童山,头童即头上颓顶无发。齿豁:牙齿脱落,齿列露出豁口。(56)裨:补益。(57)反教人为:却反来教训别人做什么呢?

【译文】

话还未说完,一个学生在队列中笑着说:“先生是在骗我们啊﹗我跟先生学习至今已有好几年。先生口里不停地吟读六经的文章,手中不停地翻阅百家的著作。对记事的作品一定记下它的要点,对立论的撰着一定探索它的头绪。对学问永不满足,务求有所收获,不管大的小的都不放过。点燃油灯,夜以继日,长年累月努力读书。先生钻研学问,可称得上勤奋了。先生攻击异端

邪说,排除佛、老学说,填补儒学的缺漏,阐发精深的道理;寻找那茫无头绪、行将失传的儒家道统,孤独地广泛搜寻,远远继承;阻止百川泛滥乱流,把它们引导向东流;力挽已经倾泻的狂澜回到正途。先生对于儒学,可说是有功劳了。先生沉浸在芬芳醇厚的典籍滋养之中,咀嚼体味当中的精华,写出来的文章堆满房间。上古的典籍,先生学习《尚书》中的《虞书》、《夏书》,内容博大深远,无边无际;周代的诰文、商代的《盘庚》,文词艰涩拗口;《春秋》谨严精当,《左传》铺张夸大;《易经》奇妙变化却有法则可循,《诗经》内容纯正而文辞华美;六经以下,直到《庄子》、《离骚》,《史记》,以至风格不同,却又各有特色的扬雄、司马相如的辞赋。先生的文章,可说是内容深博而文辞奔放流畅。先生少年时代刚开始懂得学习,已经很有正义感;长大以后通晓治学的方法,更能融汇、吸收不同方向的学问。先生在为人方面,可说是成功了。不过,先生在公方面,不能当上人民信赖的公职,在私方面,得不到朋友的帮助,进退两难,一动就惹来麻烦。刚刚担任监察御史,就被贬到南方。做了三年国子博士,工作繁杂,成绩一点儿也没有。命运总是和仇敌打交道,使先生你不时遭遇失败。尽管冬天和暖,可是儿女因缺少衣服而喊冷,虽然年成丰收,可是妻子因饥饿而啼哭。先生头发掉光,牙齿脱落,恐怕到死也没有什么益处。先生你不知道自己好好想想,却反过来教导别人做什么?”

【原文】

先生曰:“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58),细木为桷(59)。

第三篇:《进学解 译文 注释》

国 子 先 生 晨 入 太 学 , 招 诸 生 立 馆 下 , 诲 之 曰 :

国子先生清晨来到太学,把学生们召集来,站在讲舍之下,训导他们说:“学业

靠勤奋才

精 于 勤 荒 于 嬉 , 行 成 于 思 毁 于 随 。 方 今

圣 贤

能精湛,如果贪玩就会荒废;德行靠思考才能形成,如果随大流就会毁掉。当今朝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廷,圣明

相 逢 , 治 具 毕 张 , 拔 去 凶 邪 , 登 崇 畯 良 。 占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小 善

的君主与贤良的大臣遇合到了一起,规章制度全都建立起来了,它们能铲除奸邪,

提拔贤俊,

者 率 以 录 , 名 一 艺 者 无 不 庸 。 爬 罗 剔 抉 ,

刮 垢

略微有点儿优点的人都会被录用,以一种技艺见称的人都不会被抛弃。仔细地搜罗

人才、改

磨 光。 盖 有 幸 而 获 选, 孰 云 多 而 不

扬 。

变他们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只有才行不够而侥幸被选拔上来的人,哪里会有

学行优长

诸 生 业 患 不 能 精 , 无 患 有 司 之 不 明 ; 行

患 不

却没有被提举的人呢?学生们,不要担心选拔人才的人眼睛不亮,只怕你们的学业

不能精湛;

能 成, 无 患 有 司 之 不 公 。”

不要担心他们做不到公平,只怕你们的德行无所成就!”

[1]国子先生:韩愈自称,当时他任国子博士。唐朝时,国子监是设在京都的最高

学府,下面有国子学、太学等七学,各学置博士为教授官。国子学是为高级官员子

弟而设的。太学:这里指国子监。唐朝国子监相当于汉朝的太学,古时对官署的称

呼常有沿用前代旧称的习惯。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2]治具:治理的工具,主要指法令。《史记•酷吏列传》:“法令者,治之具。”毕:

全部。张:指建立、确立。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3]畯:通“俊”。

[4]率:都。庸:用。

[5]爬:爬梳,整理。抉(jué决):选择。

[6]有司:负有专责的部门及其官吏。

言 未 既 , 有 笑 于 列 者 曰 :“ 先 生 欺 余 哉 ! 弟 子 事

话还没说完,队列中有个人笑着说:“先生是在欺骗我们吧。学生跟着先生,到

今天也有

生 , 于 兹 有 年 矣 。 先 生 口 不 绝 吟 于 六 艺 之 文 ,

手 不 停

些年了。先生口里就没有停止过吟诵六经之文,手里也不曾停止过翻阅诸子之书,

记事的一

披 于 百 家 之 编 ; 纪 事 者 必 提 其 要 , 纂 言 者 必 钩

定给它提出主要内容来,立论的一定勾划出它的奥妙之处来。贪图多得,务求有收

获,不

玄 ; 贪 多 务 得 , 细 大 不 捐 ; 焚 膏 油 以 继 晷 , 恒 兀

兀 以盘庚全文,原文注释译文读解

论无关紧要的还是意义重大的都不让它漏掉。太阳下去了,就燃起油灯,一年到头,

永远在

穷 年。先 生 之 业 , 可 谓 勤 矣 。 抵 排 异

端 , 攘

那里孜孜不倦地研究。先生对于学业,可以说是够勤奋了吧。抵制排除那些异端邪

说,驱除

斥 佛 老 ;补 苴 罅 漏 , 张 皇 幽 眇 ; 寻

排斥佛家和道家的学说,补充完善儒学理论上的缺陷与不足,阐发光大其深奥隐微

的意义,

坠 绪 之 茫 茫 , 独 旁 搜 而 远 绍 ; 障 百 川 而

钻研那些久已失传的古代儒家学说,还要特别广泛地发掘和继承它们。阻止异端邪

说,像拦

之 , 回 狂 澜 于 既 倒 。 先 生 之 于

儒 , 可

截洪水一样,向东海排去,把将被狂澜压倒的正气重新挽救回来。先生对于儒家学

说,可以

谓 劳 矣 。 沉 浸 酿 郁 , 含 英 咀 华 。 作 为 文

章 ,

说是立了功劳的吧。沉浸在如醇厚美酒般的典籍中,咀嚼品味着它们的菁华,写起

文章来,

其 书 满 家 。上 规 姚 姒 , 浑 浑 无 涯 , 周 《 诰 》 殷

《 盘 》 ,

一屋子堆得满满的。上取法于虞、夏之书,那是多么的博大无垠啊,周诰文、殷盘

铭,那是

佶 屈 聱 牙 ,《 春 秋 》 谨 严 , 《 左 氏 》 浮 夸 ,《 易 》 奇

而 法 ,

多么的曲折拗口啊。《春秋》是多么的谨严,《左传》又是多么的铺张。《易经》奇异

而有法则,

《 诗 》正 而 葩; 下 逮 《 庄 》 、《 骚 》 , 太 史 所 录 , 子 云 、

《诗经》纯正而又华美。下及《庄子》、《离骚》、太史公的《史记》,以及扬雄、司

马相如的

如 ,同 工 异 曲 。 先 生 之 于 文 , 可 谓 闳 其

中 而

著述,它们虽然各不相同,美妙精能这一点却都是一样的。先生对于文章,可以说

是造诣精

肆 其 外 矣 。少 始 知 学 , 勇 于 敢 为 ; 长 通 于 方 ,左 右

深博大而下笔波澜壮阔了吧。先生少年就知道好学,敢作敢为,长大以后,通晓礼

义,行为

宜 。先 生 之 于 为 人 可 谓 成 矣 。然 而 公 不 见 信 于

人 ,

得体。先生对于做人,可以说是很成熟的了吧。可是呢,在官场上不被人所信用,

私交上也

私 不 见 助 于 友 , 跋 前 踬 后 , 动 辄 得 咎 。 暂 为

没人帮助你。你就同狼一样,往前走会踩住自己的颔肉,往后退又要绊着自己的尾

巴,一举

御 史,遂 窜 南 夷 。 三 年 博 士 , 冗 不

一动都会招来过错。当了一段时间的御史,又被贬逐到边,远的南方。当了三年的

博士,懒

治 。 命 与 仇 谋 , 取 败 几 时 。 冬 暖

懒散散,也没表现出什么政绩。你的运气就像与你有仇似的,早晚总要碰得一败涂

地的。冬

而 儿 号 寒 , 年 丰 而 妻 啼 饥 。 头 童 齿

豁 ,

天天气暖和,你的孩子还要叫冷;年岁本来富饶,你的妻子还要喊饿。头发也光了,

牙齿也

竟 死 何 裨 ? 不 知 虑 此 , 反 教 人

为 ?”

缺了,你就是死了,又于事何补呢?你不想一想这些,还要来教训人,这是为什么

呢?”

[7]六艺:指儒家六经,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六部儒家经

典。百家之编:指儒家经典以外各学派的著作。《汉书•艺文志》把儒家经典列入《六

艺略》中,另外在《诸子略》中著录先秦至汉初各学派的著作:“凡诸子百八十九家,

四千三百二十四篇。”春秋战国时期,各种学派兴起,著书立说,故有“百家争鸣”之称。

[8]纂:编集。纂言者,指言论集、理论著作。

[9]膏油:油脂,指灯烛。晷(guǐ轨):日影。恒:经常。兀(wù误)兀:辛勤不懈的样子。穷:终、尽。

[10]异端:儒家称儒家以外的学说、学派为异端。《论语•为政》:“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朱熹集注:“异端,非圣人之道,而别为一端,如杨、墨是也。”焦循补疏:“异端者,各为一端,彼此互异。”攘(rǎng壤):排除。老:老子,道家的创始人,这里借指道家。

[11]苴(jū居):鞋底中垫的草,这里作动词用,是填补的意思。罅(xià下):裂缝。皇:大。幽:深。眇:微小。

[12]绪:前人留下的事业,这里指儒家的道统。韩愈《原道》认为,儒家之道从尧舜传到孔子、孟轲,以后就失传了,而他以继承这个传统自居。

[13]英、华:都是花的意思,这里指文章中的精华。

[14]姚:姒(sì四):相传虞舜姓姚,夏禹姓姒。周诰:《尚书•周书》中有《大诰》、《康诰》、《酒诰》、《召诰》、《洛诰》等篇。诰是古代一种训诫勉励的文告。殷《盘》、《尚书》的《商诰》中有《盘庚》上、中、下三篇。佶屈:屈曲。聱牙:形容不顺口。《春秋》:鲁国史书,记载鲁隐公元年(前722)到鲁哀公十四年(前481)间史事,相传经孔子整理删定,叙述简约而精确,往往一个字中寓有褒贬(表扬和批评)的意思。《左氏》:指《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相传鲁史官左丘明作,是解释《春秋》的著作,其铺叙详赡,富有文采,颇有夸张之处。《易》:《易经》,古代占卜用书,相传周人所撰。通过八卦的变化来推算自然和人事规律。《诗》:《诗经》,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保存西周及春秋前期诗歌三百零五篇。逮:及、到。《庄》:《庄子》,战国时思想家庄周的著作。《骚》:《离骚》。战国时大诗人屈原的长诗。太史:指汉代司马迁,曾任太史令,也称太史公,著《史记》。子云:汉代文学家扬雄,字子云。相如:汉代辞赋家司马相如。

[15]见信、见助:被信任、被帮助。“见”在动词前表示被动。

[16]跋(bá拔):踩。踬(zhì至):绊。语出《诗经•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疐其尾。”意思说,狼向前走就踩着颔下的悬肉(胡),后退就绊倒在尾巴上。形容进退都有困难。辄:常常。

第四篇:《《答司马谏议书》原文翻译及赏析ppt》

第五篇:《文言文今译》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关于青春励志的句子,高三激励人心的句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