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下文是关于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短剧剧本》

时间背景:抗战时期

地点:安邱城内鼎香楼饭馆

主要人物:石青山—安邱武工队队长(以下简称石)

蔡水根—鼎香楼大伙计、地下交通员(以下简称蔡) 王会长—安邱城维持会会长(以下简称王) 黑藤规三—日军特务头子(以下简称黑)

故事背景:1943年,抗战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抗日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我八路军逐步对日伪采取攻势作战,开始局部反攻,日军形势岌岌可危。为了找出我党潜伏在安邱县城的地下交通站,日军准备在鼎香楼举办中日亲善会,为了揭穿这一阴谋,安邱武工队队长石青山只身前往鼎香楼。。。。。。 (黑藤、王会长进入)

王:(面带微笑)各位父老乡亲们,黑藤太君看望你们来啦!

(黑藤作揖,众人无反应)

大家不要害怕嘛,这次黑藤太君主要是为了推行这个日中亲善而来,是为了宣传这个怀柔政策而来,为了宣讲王道乐土而来。

(边说边发东西)为了表示友好,太君特地给你们带来了上等的日本香烟和这个北平的点心,请大家随便享用,随便享用!(众人依然没有反应)

(尴尬)太君,您先忙您的,我先走了!

黑:嗯(王下)

请各位放心,敝人今天既然是为了亲善而来,就绝对不

会追究各位的言行,请大家畅所欲言,为所欲为! (转向石)

这位先生气度不凡,非同一般,有如仙鹤立于鸡群,

不是本地人吧?

石:哼!那要看怎么讲了,如果从中日两国的角度来讲,我

就是本地人。

黑:果然不凡,非常不凡(指凳子)可以吗?

石:请吧。

黑:敝人非常愿意和你这样的中国人交朋友,请问先生对日

中亲善怎么看?

石:我乃经商之人,对政治知之甚少,不好妄加评论。 黑:没关系,随便怎么说都可以,我已经急不可耐了。 石:那好,黑藤先生想听实话吗?

黑:当然!

石:好,说句实话,和你坐在这里谈亲善,我感觉很不舒服! 黑:(瞪眼)嗯?(看下周围,马上变笑脸)为什么? 石:很简单,如果是我带兵,打到了黑藤先生的祖国,打到

了你的家门口,然后和你坐在一起谈话,你心里会感觉舒服吗?

(黑缓慢站起,盯着石)

石:请见谅,我刚才说的是一个祖国遭受侵略的中国人的心

里话!

黑:(指着石)你,你很不亲善!(同时拍桌子)

石:那可不能怪我,黑藤先生不是想听实话吗?

如果我说黑藤先生你们做得对,你们侵略我们是应该的,

我们欢迎你们到我们这儿来侵略,那黑藤先生会认为这是实话吗?

黑:说得好,说得我哑口无言(缓缓坐下)佩服,佩服(拱

手)

石:黑藤先生,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会欢迎你们所

谓的亲善(站起,走动)我们中国人想要站起来,得靠我们自己,我倒是希望有一天我们国家富强了,我们去贵国,去推行我们中国人的怀柔亲善!

黑:(缓缓站起)坦率地说,虽然你的话让我怒火中烧,气

急败坏,但我仍然很敬重你,因为你是个爱国者,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天经地义,义不容辞的,所以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中国人,希望你以后能与我进行合作。

石:其实你我现在就是一种合作。

随从:老板,我们该去赶火车了吧?

石:哦,可以吗?

黑:请便

(石二人离开)

蔡:二位爷慢走,您慢走

黑:诸位,都亲眼耳闻目睹了吧,敝人一向说话算数,不管

你们对皇军有什么成见,只要不是战场上的敌人,今天都可以自由发挥你们的见解,敝人绝对不会原形毕露。 (看见蔡拿着帽子)

黑:那是什么?

蔡:报告太君,这是您的帽子。

黑:哦(同时伸手摸到自己头上的帽子)那我头上的又是什

么?

蔡:也是帽子。哦,会不会是刚才那位客官的呀?

黑:哼!他还是怕了(得意,同时接过帽子)连帽子都忘了

戴了。

(突然发现帽子里有东西,凑近一看,拿出一张纸,打开看) 画外音:揭穿假亲善,敌巢撒传单,若问我是谁,安邱石青

山!

黑:(惊恐)石青山!抓住他!给我抓住他!(跑出) 结束

第二篇:《话剧剧本-背后的故事》

背后的故事

开场白:炫富事件,酒后驾车,折射出当今社会富二代的浮华执拗,在这纷繁复杂的华丽外

衣下那鲜活的事实,是否为你我心中的真善美敲响警钟?究竟,我们还能以这般单纯善良的真情存活于如此光怪陆离的社会多久???而这,讲诉的便是一群富二代的故事······

场景一:学生会办公室 例会

人物:欧心雅、关小默、赫连城、群众演员数个

旁白: 赫连城是学生会主席,条件一般,心高气傲,不趋炎附势,当初力排众议拿下的研

究课题一直没收到学校研究院的重视,资金不足,迫于无奈,不得不求助于富家千金欧心雅,他们之间,又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赫: 今天的例会就到这里结束,关于相关活动需要跟进的地方希望各部分抓紧时间。散会! (收拾资料,起身,准备离开,抬头瞅见欧心雅,犹豫着还是叫住了她) 赫: 欧部长,等一下

欧: 恩?赫主席有事?

赫: 有些私事,需要欧部长的帮忙,有时间么?我请你喝咖啡(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无

奈纠结的情绪)

欧: 恩,呵呵···赫大主席请客,我受宠若惊呀!

赫: 额···呵呵···走吧

欧: 等会儿,我打个电话

赫: 恩

欧: 小默,让司机不用来接我了,今天我自己回去。

关: 小姐,有什么事吗?

欧: 怎么?我的事情也轮得到你管?(口气颐指气使,高傲勿庸拒绝)

关: (急忙解释)没有没有

欧: 好了,你自己回去吧

关: 可是···小姐

欧: 怎么?还有意见?你还想不想要这个饭碗了?

关: 没有···(委屈)只是提醒您,超级跑车俱乐部发来邀请函,请您参加周日晚上的活动 欧: 好了,我知道了(立马挂断)

(嘟嘟嘟···)

赫: 欧小姐很忙?

欧: 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走吧

咖啡厅,落座,等待片刻

欧: (笑笑)传闻赫主席洁身自爱,不屑与我们这群纨绔子弟为友,今天这是吹得那阵子

风呀?

赫: (有些气结)既然如此,欧小姐又何必答应

欧: 好奇心人皆有之,我自然不能例外

赫: (苦笑)算了,我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欧: (不再调侃,严肃起来,正襟危坐)言归正传,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依主席的

性子,是有事相求吧?

赫: 哼···我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就是被门夹了才想着找你帮忙,现在(停顿几秒)不必了

(加重音节)

欧: 赫连城,你这像是一副求人帮忙的样子么?

赫: 欧心雅,别仗着有几个臭钱就颐指气使的,我没那么贱

(气呼呼的拍张一百买单,举步欲走)

欧: (捂嘴笑起来)哈哈···明天带你去见陈总

(赫走到门口的身影一僵,停下回头)

赫: 你知道?

欧: 知道,呵呵【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赫: 欧心雅,你耍我?

欧; 不敢不敢,只是好奇而已,何事能让赫大主席屈尊降贵的求人

赫: (大呼一口气,冷笑走进,俯身凝视心雅)那么现在···我告诉你···劳资不稀罕你

的帮忙

欧: (正视赫的眼睛,不卑不亢)你想好了,除了我,没人能帮你

赫: 你···(低眉沉思片刻)哼···明天几点?(憋着一肚子火而无处可泄的表情口气) 欧: 等我电话(提包离开,嬉笑着媚眼)

(赫漠视欧的举动,甚至有些嗤之以鼻)

场景二: 盛茂国际大厦门口【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旁白:昨晚果真接到欧心雅的电话,十点在盛茂国际大厦门口碰头,如今已经十点一刻,却

不见这大小姐的身影,正愤愤然的时候,欧大小姐闪亮登场

欧: 哟,赫主席这么积极,还真准时

赫: 准时?欧心雅,你有没有时间观念啊?

(欧抬手看表)

欧:(恍然大悟的表情)都十点二十了呀!真不好意思,小默,下回记得早点叫我起床(直

视赫,对身后关小默说)

关: 是,小姐,我会注意

(赫气结)

欧: 走吧

旁白: 电梯到达十二楼,一路上畅通无阻,似乎前台小姐对于欧心雅的到来见怪不怪,并

未阻拦,与秘书打个招呼,直接来到总裁室门口,听闻里面传来的对话声,蓦然听到父亲的声音,欧心雅有些好奇,示意赫连城噤声,两个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窃听起来······

欧父: 茂祥,你说这个事怎么做才好?

陈总: 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既然他们有意与你们公司合作,你应承下来就是

欧父: 我也考虑过,双方合作,收益丰厚,诱惑力确实很大,可这毕竟是社会资金,需要

承担一定风险,倘若失败,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总: 的确,毕竟他们是个慈善机构,这次与商业机构合作,互惠互利,对于合作双方的

信誉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欧父: 再从长计议吧!不过,还是有些担忧,毕竟不同以往

陈总: 振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手畏脚了,想要成就大事业,就必须敢于冒险 欧父: 是啊,老了老了,反而不像这群年轻人放得开

陈总: 说起这个,我就头疼,我那不孝子,天天闯祸,整日在外面风风火火的,不让人安

生。

欧父: 怎么?小牧又闯祸了?

陈总: 哎!说来话长,算了算了(摆手)

欧父: 恩恩

旁白: 听闻里头的对话,赫连城突然觉得这群上层社会的矛盾纠缠有些可怕,有种透彻心

寒的感觉,还未及思考,便被欧心雅扯进办公室里

欧: 爸,陈伯伯

(欧父有些震惊,倒是陈总笑脸相迎)

陈总: 心雅来了,这位是?(抬头,目露疑惑)

欧: 是我同学---赫连城

赫: 陈总,欧总(低头问好,不卑不亢)

(陈总欧总点头示意,目录赞赏)

欧: 陈伯伯,我有事需要您帮忙

陈总: 什么事?

欧: 赫连城,你自己说吧

赫: 关于调研资金投资的问题

欧父: 心雅,跟爸出去喝杯茶

欧: 哦哦

场景三:咖啡厅

旁白: 欧父毕竟老道,知道如何进退,有意支开心雅,只是,心雅没想到在咖啡厅碰到许

久未见的安歆慕,夏倾雨,欧父知道她们有话要聊,也识趣离开,眼见欧父的凯宴驶远了,这群女孩子也放肆起来

安: 走走走,好些日子没见了,这回谁都不许给我半路逃跑

夏: 就你事儿多(打闹笑笑)

欧: 稍等一下,我去个洗手间

安: 快点啊,我也给美琳姐打个电话

去到洗手间,拨通赫连城的电话

赫:(看着来电显示,接起)喂,欧心雅,你跑哪去了?

欧: 赫连城,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学校吧

赫: 恩,今天的事,谢谢你

欧: 呵呵···下回别对着我一副别人欠你八百万的样子就好

欧: 挂了,拜拜

赫:我也没打算等你回学校(瞅着手机嘀咕)

镜头切至咖啡馆,心雅找到她们,靠窗的位置

(三人落座,假意闲谈)(美琳出场)

夏: 美琳姐,这里(招手)【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安: 美琳姐,好些日子没见你了,最近忙什么呢?

美琳: 哎!还不是我那不务正业的小弟,前段时间酒后驾车,撞伤了几个学生,我给他擦

屁股呢?

夏: 啊?那小牧呢?小牧受伤没有?

美琳: 他自己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不是有个女孩儿现在还昏迷着,那家人准备打官司来着 安: 这事儿不就那么回事儿么?给他们一点钱不就完事儿了

夏: 就是,陈伯伯不是跟局长叔叔挺熟的嘛?让他去给打个招呼,小牧年纪还小,难免犯

错的不是

美琳: 其他人容易解决,赔偿了一些钱财,他们也不敢有二话,就是这昏迷着的家人麻烦,

我爸也跟上头打招呼了,说是先看看情况,醒了最好,要真没醒,那也就只能动用家族关系了···

欧: 那小牧现在怎么样了?

美琳: 估计又出去玩儿了,安全起见,学校也没让他去,就他那性子,哪能安生啊!

(众人笑笑)【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安: 小牧确实是挺调皮的,不过也正是这样,大家才更喜爱他的呢

夏: 哟,说曹操曹操到(小牧进场)

牧: (吹个口哨)四大美女集齐,赏心悦目哈

安: (娇笑)小牧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

牧: NO,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众位姐姐们才是越来越有风韵了呢

夏: 美琳姐,看看这小子,讨好人的本事还真是日益见长,也难怪你们一家子疼到骨头里

去了

美琳: 行了行了,别贫了,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事?(对小牧)

牧: 嘿嘿···差点忘了正事了,姐,把你的马萨拉蒂借我使使

美琳: 怎么?你自己的车呢?

牧: 还不是老头子,说什么现在被吊销驾照,不许自驾外行···

牧: (笑嘻嘻的巴结郭)我的好姐姐,再这么下去,我非憋死不可,你就借我嘛,我保证,

一定会加倍小心,不损害你爱车的一丝一毫

欧: 美琳姐,给他吧!要咱这么憋着,估计也得抓狂

安、夏: 是啦!美琳姐

美琳: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咯,给你

(拿到钥匙,转身就走)

美琳: 路上小心,别再给我闯祸

牧: 知道了知道了(边走边挥手)

夏: 不过,小牧不是被陈伯伯禁足了么?就这么放任他?

美琳: 呵呵···我爸也就做做样子,哪真舍得啊,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欧: 这事,在咱们这圈子里也是家常便饭了,谁还真把它当回事儿

安: (点头)那倒也是

(电话铃声响起,郭接电话)

美琳: 公司还有点事,下回有时间再请你们吃饭

夏: 我们也走吧(望向其他几人)

场景四:校园食堂

旁白: 陈总办事风格一向雷厉风行,赫连城与他洽谈不过两日,资金已经到账,与老师一

起申请的研究课题也正如火如荼的进行,此事也成为学校里茶余饭后的话题,这不···吃着饭还不忘瞎侃两句······

同学甲:嘿···你听说了吗?这次投资是咱们主席出卖色相来的?

同学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同学甲: 不然你说说怎么回事儿?当初为这事儿可没少犯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怎么

他一出马就成了?

同学乙:这个···我也说不准,不过,据我对咱赫主席的了解,他绝对不是那种人

同学甲:对哦!你不也是学生会的人吗?有没有什么小道消息?说来听听?(表现出迫不及

待,贼兮兮的神情)

同学乙:这次的课题是主席力排众议才拿下的,学校研究院一直不怎么搭理,所以才亲自出

马。似乎是财务部的欧部长搭的桥,不管怎样,我还是觉得主席是个有思想有魄力的人。

同学甲:啧啧···瞅瞅这花痴的

同学乙:什么呀!走了走了

(两人离开)

渊: 连城,你现在可成咱学校的风云人物了

赫: 我不一直都是吗?

渊: 切!话又说回来,这事你自己怎么想的?

赫: 什么事?

渊: 得,别给我装,好歹欧心雅还是个系花,你俩就没有···恩?(挑眉)有木有? 赫: 没有

渊: 不是吧(大呼失望)

赫: (严肃)她们这些富家小姐公子们,是一群生活在消费中而不是生产中的人,学业对

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形式罢了,而我,除了双手就只有这个了(指着脑袋),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

渊: 算了,你一向都是个有主见的人,我才懒得管,走啦,上课去了,待会儿迟到了,老

马又该啰嗦了···

旁白: 如今的富二代生活引人深思,从那一辆辆白色的阿斯顿马盯、银色的保时捷、红色

的法拉利,中国的未来在跑车和父母用金钱邀请的“保姆”中,被一种安逸、逍遥的浓雾所笼罩。

为什么非要贪恋这种空乏的享乐主义?为什么非要往上爬呢?普通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至少我们过得至善至美,至纯至真!

第三篇:《热敏神灸的故事话剧剧本》

人物设计与剧情略述

程智:家境平寒,母亲年事已高,父亲早逝,家中仅此两人。胸有大志无奈母亲患严重骨痹病,不能独立行走,长期卧床。为治疗母亲的病四处寻医不果,后经过打听询问来到国医堂为母亲医治,不日渐好转。深感国医堂之恩与其精妙,立志学医,发扬国粹。

大娘:程智娘亲,丈夫早逝,因长期劳累身患骨痹病,几乎瘫痪,长期卧床。看到儿子四处奔波为其寻医,心疼儿子,经常夜间流泪,放弃治疗不想儿子那么辛苦。

医生:承袭古法,医术较好,医德高尚

陈大夫:为人乐善好施,医技高超,独创热敏灸疗法,在治疗各种痛症和痹症发面有较深的造诣。

医僮1、医僮2:跟随陈大夫学习中医热敏灸技术。

小二:话多机敏,察言观色

路人甲:

路人乙:

第一幕 患者家中 夜晚

(一张床,一盏灯,一张桌子,一晚药)

夜幕深沉,年事已高的老母亲睡梦中忽觉口干,本想起身倒杯水喝,可谁料膝痛的毛病又犯了。想起儿子前段日子为自己寻医奔波劳累,老母亲落下了心酸的眼泪。

而此时,孩儿正在房外为母亲取药,忽闻哭声,立即端药上前。 程智:娘亲,您这是怎么了?(关心的,点起了灯,端着药,缓缓靠 近)

大娘:(紧张的,赶紧擦拭着眼角的眼泪,慢慢坐起来)没,没什么 程智:是不是您的膝盖又痛了?来,让我给您揉揉(将药放在桌子上, 来到床边,准备给母亲揉)

大娘:没事,我没事(说着头不自觉偏向侧面)

程智:娘,我答应您,一定帮你找郎中治好您的病(说着眼角已经湿 润,紧紧握住娘亲的手)

大娘:乖孩儿,不要再为这辛苦了罢„„(抽噎)我们也看了那没多郎中,啥都试过了,可,可我这病就是治不好。

程智:不,娘,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大娘:我的乖孩儿,娘的岁数也大了,剩下时日也不多了,你就别再为我操劳了„„

程智:(急急地打断母亲)我不许你这么说,娘,就算遍访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医生帮您治好的

大娘:就是苦了你了,娘亲知道你孝顺

程智:不辛苦,您早些休息吧,明儿一大早我就去打听

大娘:(轻轻的抚摸他的头)真是娘的乖孩儿,天色也不晚了,你还 是早点睡罢

程智:(帮母亲擦干眼角的眼泪)那您别再胡思乱想了

大娘:好,好

程智:来,您先把药给喝了(说着端起了药,给娘亲喂药) 大娘:(咕嘟咕嘟,喝药声)

程智:苦吗,娘?

大娘:不苦,不苦,有你陪着再苦也是甜的

程智:那娘亲也早些睡吧(放下药碗,扶母亲轻轻躺下,帮她盖好被 子)

离开之后久久不能平静,他想着娘亲被病痛折腾,心想如果自己能够学医治疗娘亲的病是有多好啊,他下定决心要遍访名医为娘亲治病,学好医术造福天下人。

第二幕 苦心求医 夜晚

他背着母亲,跋涉迢迢山水,冒着风,顶着雨,只为求医。终于,打听到一位曾经治好过母亲类似腿疾的医生。本欲明日一早便去求【抗战故事题材话剧剧本《交通站》】

医,可谁料夜深时,母亲疼痛更甚,不忍看着母亲受病痛折磨,他便顶着夜幕,背着母亲直奔医馆。

(程智背着母亲,步履急切,直奔医馆。此时母亲正值发病,腿疼的厉害)

(医馆大门紧闭,此时夜深,医生正在休息)

程智:(急切)大夫——(敲门)求您„„治治我母亲吧!大夫—— 医生:(穿着单衣,光着脚匆忙跑出,在一旁扯了件衣服披上,就开门去)来来来,坐这儿,别急。

程智:大夫,实在对不住,半夜前来叨扰。可是我母亲膝盖疼得厉害,无法忍受。我听人说您曾治过这样的病,所以才慕名前来求医。 医生:来,让我看看。(检查程母的腿,接着把脉,面露难色) 程智:(察觉到大夫的为难)大夫„„

医生:你母亲的这种病,我确是治过多例。这种病大多是由于经络闭阻,一般治此病使用灸法,灸膝眼与足三里穴,或能见效。不过——(叹气)唉,我这么和你说吧,我所治过的病人中,只有一半痊愈了,这种疗法,我也无法把握它对你母亲是否有效„„

程智:只要能治好我母亲病痛,我就一定要试试。

医生:那好,(低沉,不抱希望)让我们试上一试吧。(点燃艾条,开始艾灸)

【灯光暗】

第三幕 另寻高明 中午

(医馆内,程智与医生面对面站着)

医生:(惭愧)照你这么说,令堂这几日膝痛并无明显缓解。

程智:(难过)确实。每日看着娘亲饱受病痛折磨,我真想替她分担那些疼痛。

医生:惭愧啊,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你还是再向他人询问,另请高明吧。

程智:谢谢,告辞了!

(程智与医生相互别过)

程智一路顶着烈日四处询问打听何处还有名医,不知不觉已近中午,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一家茶馆准备休息一会。找到一个桌子坐下,听到两人交谈。

路人乙:你小子最近在干嘛?好久没看到你了

路人甲:别提了,最近光在医馆呆了(无奈状)

路人乙:(诧异)你身体素来健硕,怎么?

路人甲:说来话长,实不相瞒,此携家父前去诊治

路人乙:哦?(疑问的,拿起壶倒茶,却发现茶杯空空)小二,来壶茶!

小二:好嘞

路人甲:家父素来腿脚不便,夜间疼痛难忍,近日加重,卧床直立行走不便,便四处寻医问药

小二:客官,您的茶——(帮甲乙二人斟好茶)

第四篇:《幼儿故事《老虎拜师》童话剧剧本[1]》

幼儿故事《老虎拜师》—改编童话

剧本:老虎拜师

第一场:(花草出场:在自己位置上舞蹈 ) 老虎出场:唱:一只老虎,一只老虎,跑得慢,一天没有吃饭,两天没有吃饭,肚子饿,肚子饿。 (音乐:两只老虎)

老虎:唉,我都两天没吃饭了,肚子可真是饿呀!不知为什么我老是抓不到小动物,看来我得找人来教教我。找谁呢?听说花猫本领最大,就找它吧!(四周走动,找猫)

花猫出场:唱: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我是可爱的小花猫,我是可爱的小花猫,喵。 (音乐:买报歌)

老虎:花猫,你好!你可以帮帮我吗? 花猫:小老虎,你好!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呢? 老虎:我想跟你学本领

花猫:(做思考的样子)那好吧! 老虎:哦,太好了 第二场:(老虎学本领。) 花草:哦,太好了

花猫:现在请跟这我做吧!先学扑再学跳,然后跟我做运动,再跟我打套拳。(做动作) 花草:哇,你真棒! 花猫:好了,你已经学会了

老虎:哈哈,你的本领我全学会了,现在我要吃掉你

(使用本领去捉猫)

第三场:(老虎要吃猫。)

花草:快跑呀,老虎要吃猫了

花猫:啊,你----你---太可恶了,瞧,我的。(爬上了树)

老虎:咦,我怎么爬不上去呢? 花猫:因为我没有教给你

老虎:哎呀,师傅,师傅,我错了,你快下来教教我,教我把树爬。

花猫:老虎,老虎,我也想教你,可是教会了你,你就要吃我,我就没地方躲了。 花草:对呀!

老虎: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哎,都怪我太心急,今天又没吃的了。 一起说:

花猫:哈哈哈,小老虎你太坏了,哼,活该! 花草:哈哈哈,小老虎你太坏了,哼,活该! 第四场:(一起念儿歌:老虎拜师) 一起念儿歌《老虎拜师》

山上住着一只虎,山下住着一只猫, 老虎徒有大个头,武艺没有猫儿高, 为与狮子争王位,老虎拜师求教猫, 般般武艺都学精,斗垮狮子登大宝, 心想若有师傅在,自己王位难坐牢, 趁着猫儿树下睡,突然袭击要吃猫, 猫儿纵身把树上,老虎没学这一招, 从此百兽都怕虎,猫儿不理这一套。 下场!

第五篇:《抗战期间八路军贵阳交通站》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孩子子成长话剧剧本《我的成长有你陪伴》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