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下文是关于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一)
中共党员如何加入民主党派

在每年政协的会场上,“党派”、“界别”是“高频词”,这是协商民主的重要参与成分。不过,在这些政协委员中,不乏有“双重党籍”人士。

双重党籍一般都是同时拥有中共和民主党派身份,民主党派之间较少有交叉情况。那么,一个人拥有“双重党籍”合规吗?

双重党籍人士历史渊源

1923年在广州召开的中共三大通过了《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决定采取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形式实现国共合作。老一辈中共党员有不少加入国民党。 中央统战部干部局原副局长胡治安曾发表文章分析,交叉党员产生的历史原因包括,一些民主党派成立时,得到共产党帮助,一些党员就参与其领导工作或成为其骨干。如民革中央的王昆仑、民盟的胡愈之等,他们本身就是中国民主运动中的风云人物。而叶剑英曾以国民党武汉政府第二方面军第四参谋长的身份为党组织搜集所需情报。在汪精卫决定反共时,是叶剑英获知情报后即刻找到叶挺、贺龙商量,二人随后率领部队奔赴南昌,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

胡治安回忆,曾任民革中央主席的朱学范在临终前留下遗愿,希望被追认为中共党员。虽然最后遗愿并未达成,但遗体覆盖国旗的决定让家属得到一些安慰。

哪些人会有“双重党籍”?

不少人觉得,先加入民主党派的,可以加入中共,但已经加入中共的,不能再加入民主党派。

其实并非如此。从资料来看,先加入中共再加入民主党派,或者先加入民主党派后加入中共的情况,都是存在的。但中共党员加入民主党派有严格规定。中共党员一般不能加入民主党派,特殊情况下,对于个别适合做民主党派领导工作的中共党员,在民主党派要求和同意下的前提下,经上级党委批准,可以加入民主党派组织,调到民主党派工作。

而民主党派人士加入中共,相对比较简单。不担任重要职务的普通民主党派人士,可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行为需要得到民主党派组织批准,同时不必要求他们退出民主党派的组织。其入党后,也可以继续参加民主党派的活动。

但对于民主党派、工商联各级组织中的主席(主委)、副主席(副主委)、秘书长、组织部长、省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府、人民政协的负责人中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爱国人士的入党问题,须按中央有关规定执行。

集中在三个领域

一般而言,“双重党籍”人士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

一是民主党派机关。以上海市为例,比如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方荣、致公党市委专职副主委张立军,他们都是专职从事党派机关事务工作。话说回来,双重党籍人士不一定都在政协委员当中。据了解,在民主党派机关,也有一些公务员是双重党籍。而且党派机关也存在中共党支部或者联合党支部。

二是在教育界尤其是高校中。这也很好理解,民主党派人士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在高校占有较大比例。比如华东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方建安,身份是九三学社社员和中共党员,同济大学招生办主任廖宗廷是民建会员和中共党员。【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三是在文艺界。比如上海评弹团团长秦建国(民盟,中共),中福会儿艺剧院院长蔡金萍(民盟、中共)、上海作协副主席、《萌芽》杂志社社长孙甘露(民进、中共),上海歌剧院演员迟黎明(民进、中共)、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季萍萍(农工党,中共)等。

据说,只要条件允许,双重党籍需按照两党各自规定缴纳党费,接受双重管理。 摘编自沪法网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二)
如何加入民主党派

如何加入民主党派

先要了解民主党派,然后根据各民主党派的发展对象、发展条件进行自我对照,看是否能够加入。

提供相关知识让你先行了解:

中国的参政党是中国的民主党派。

中国的民主党派是指那些成立于1949年之前、致力于在中国实现资产阶级共和国,同时在中国共产党推翻国民党统治的过程中明确支持中国共产党、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权、反对国民党,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能够存在下去的政党。

(一)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简称民革,正式成立于1948年1月1日,当时的主要成员是国民党内的民主派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政治主张是推翻国民党独裁统治,实现中国的独立、民主与和平。

1988年11月经过修改的民革章程规定:民革在现阶段的政治纲领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指引下,领导全体党员,团结国内外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为统一祖国、振兴中华而奋斗。

目前民革成员主要来自四个方面:同中国国民党有关系的人士、同台湾各界有关系的人士、致力于祖国统一事业的人士以及其它有关人士,并着重吸收其中有代表性的人士和中高级知识分子。

(二)中国民主同盟

简称民盟,最早成立于1939年11月,1944年9月正式改称中国民主同盟。当时是各种主张中间道路和民主政治的党派和政治势力的政治联合组织。 1997年通过的《中国民主同盟章程》规定:民盟政治纲领是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坚定不移地贯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为维护社会稳定,加强各民族团结服务;为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促进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实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伟目标而

奋斗。

民盟目前主要由从事文化教育以及科学技术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

(三)中国民主建国会

简称民建,成立于1945年12月16日。当时的政治主张是:保障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和人权,保护和发展民族工商业,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

目前的章程规定:在邓小平理论指引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执行中国共产党制定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坚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坚持自我教育的传统;坚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坚持把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民建的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实际相结合;贯彻执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方针。现有成员中大多数为经济界和其他方面的代表性人士。

(四)中国民主促进会

简称民进。成立于1945年12月30日。当时由主要从事文教出版工作的人士和上海工商界爱国民主人士组成,政治主张是推进中国民主政治,改革政权,国民党还政于民,建立联合政府,实行宪政。

1988年通过的《中国民主促进会章程》规定:民进的宗旨是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为指导,促进和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提高中华民族素质,发展社会生产力,为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文明、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民进目前主要由从事教育、文化、出版及科技等工作的有代表性的知识分子组成。

(五)中国农工民主党

简称农工党,成立于1930年8月。主要的政治主张是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建立平民政权。

目前农工民主党的章程规定:坚定不移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学习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实行民主集中制;维护党员及其所联系的知识分子的权益。 目前农工民主党的成员主要是大中城市中的医药卫生界的高中级知识分子。

(六)中国致公党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中国致公党由华侨社团美洲致公总堂发起,于1925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成立。

目前致公党的章程规定:致公党以归侨侨眷中的中上层人士为主组成;在邓小平理论指引下,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协助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巩固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维护党员和所联系的归侨侨眷的权益,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实行民主集中制。【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七)九三学社

九三学社正式成立于1946年5月,当时的政治主张是继承民主与科学传统,反对内战,实行民主政治。

目前九三学社章程的规定:九三学社的组织发展以大中城市中具有一定代表性的科技界及高等教育、医药卫生等方面的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以邓小平理论武装思想,指导工作;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坚持民主集中制;维护社员的权益。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八)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简称台盟,于1947年11月12日在香港成立。当时台盟是在台湾省外建立和存在的、谋求台湾摆脱国民党统治、实行民主政治和地方自治的政治组织。1949年3月台盟总部从香港内迁至北京。

目前台盟的政治纲领是:在邓小平理论指导下,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团结广大盟员和所联系的台湾同胞,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步伐,为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为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为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而奋斗。

目前台盟的成员主要是居住在中国大陆大中城市的、处于社会中上层的、有一定代表性的台湾省籍人士。

我国八大明主党派都有其不同发展人群,简单的跟你介绍一下【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

民盟(大学中学教师群体和社会科技人才)

民进(中小学教师群体和出版发行业人士)

民革(国民党党内人士及其家属)

民建(有地位的商人群体及社会知名人士)

农工(医疗卫生工作者群体)

九三(科技界知名人士)

台盟(台商群体)

致公(华侨及其家属)

一般来说,这些民主党派对加入者要求较高,基本要求较高的职称水平和较高的文化背景,如果你想加入民主党派,你可以联系当地民主党派基层机关,提出申请并等待审查和考核,鉴于你的情况,建议你向民盟提出请求,我身边的民主党派人士基本都属于民盟和民进两大党派,因为这两大党派比较适合国内人群。如果你想加入九三,难度比较大。

你是大学生村官,如果有师范院校背景,也可考虑加入民进,民进组织入会相对比较容易,当然,这个容易只是对那些有教师背景的同志来说。

我加入民主党派的过程就是这样,首先我找到了一位民主党派成员,向他咨询了加入民主党派的过程,然后他做为介绍人向区级民主党派基层组织推荐了我,我递交申请书后,又指派了1名成员一起对我培养,经过一年考察和培养,今年3月正式批准我加入。在此期间我还向共产党组织提出了申请,7月批准成为预备党员,不过双重党籍的保留有点小麻烦,双方党组织经过联系讨论后才决定保留我的双重党籍。

至于加入民主党派的优缺点,优点是,对于公务员岗位,民主党派人士占有一定的领导层成员比例,比较容易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不过这个领导岗位一般是某个单位的副职,不可能是正职,除非你具有双重党籍身份。

缺点就是,虽然提拔可能相对较快,但是提拔的高度只能到二把手。

另外,前几天我们党派准备政协政府提案,一个农工的前辈在台上讲,若是某些

人为寻找仕途捷径加入民主党派,我们宁可不要这样的人。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三)
中国共产党民主党派人大政协之间的关系

中国共产党 民主党派 人大 政协之间的关系

区别:性质及职责不同:中国共产党是国家的执政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通过政治、思想、组织三种方式实现对国家的领导;我国有八个民主党派(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致工党、九三学社、台盟)民主党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阶级基础是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及同这些阶级相联系的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它们原有的阶级基础已不复存在,现阶段其成员是以各界知识分子为主,它们是参政党。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是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全国人大具有最高立法权、最高任免权、最高决定权、最高决定权。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种重要形式。其职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 共产党执政与人民政协的参政议政不同:人民政协的参政议政不是执政,不能混同于执政。政协的参政议政是“参于介入、商议国家事务”的意思,它不对国家事务进行决策,也不直接去负责处理国家事务。人民政协的参政议政强调参与意识,强调关心国家大事,关注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倾听社会各方面的意见,研究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向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提建议、献计献策。

人民政协不同于各民主党派,人民政协不是各民主党派的联盟:表现为(1)含义不同: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种重要形式;民主党派是我国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的其他各政党的通称,即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致工党、九三学社、台盟这八大民主党派。(2)组成成份不同:人民政协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由各民主党派、无党派爱国人士、人民团体、少数民族人士和各界爱国人士参加的,由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组成的包括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在内的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而民主党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阶级基础是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及同这些阶级相联系的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它们原有的阶级基础已不复存在,现阶段其成员是以各界知识分子为主。(3)地位不同: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组织,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种重要形式;而民主党派在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参政党,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友党。(4)职能不同:人民政协的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而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是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

联系:一.们都是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表现,共同维护了人民当家做主地位。二.每年按党的会议、政协会议、人大会议的顺序先后召开来商讨决定国家重大事务。这是由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协 、人民代表大会各自的性质、地位和作用所决定的。其原因为:(1)共产党是执政党,是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2)政协是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一种重要组织形式。因此,召开党的会议后,继而召开全国政协会议,充分听取各民主党派人士和各界民主人士的意见,发挥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这有利于发挥社会主义民主,促进国家重大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3)全国人大是我国最高权力机关,是人民行使当家作主权力的机关。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四)
中共党员如何加入民主党派

  在每年政协的会场上,“党派”、“界别”是“高频词”,这是协商民主的重要参与成分。不过,在这些政协委员中,不乏有“双重党籍”人士。

  双重党籍一般都是同时拥有中共和民主党派身份,民主党派之间较少有交叉情况。那么,一个人拥有“双重党籍”合规吗?
  双重党籍人士历史渊源
  1923年在广州召开的中共三大通过了《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决定采取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形式实现国共合作。老一辈中共党员有不少加入国民党。
  中央统战部干部局原副局长胡治安曾发表文章分析,交叉党员产生的历史原因包括,一些民主党派成立时,得到共产党帮助,一些党员就参与其领导工作或成为其骨干。如民革中央的王昆仑、民盟的胡愈之等,他们本身就是中国民主运动中的风云人物。而叶剑英曾以国民党武汉政府第二方面军第四参谋长的身份为党组织搜集所需情报。在汪精卫决定反共时,是叶剑英获知情报后即刻找到叶挺、贺龙商量,二人随后率领部队奔赴南昌,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
  胡治安回忆,曾任民革中央主席的朱学范在临终前留下遗愿,希望被追认为中共党员。虽然最后遗愿并未达成,但遗体覆盖国旗的决定让家属得到一些安慰。
  哪些人会有“双重党籍”?
  不少人觉得,先加入民主党派的,可以加入中共,但已经加入中共的,不能再加入民主党派。
  其实并非如此。从资料来看,先加入中共再加入民主党派,或者先加入民主党派后加入中共的情况,都是存在的。但中共党员加入民主党派有严格规定。中共党员一般不能加入民主党派,特殊情况下,对于个别适合做民主党派领导工作的中共党员,在民主党派要求和同意下的前提下,经上级党委批准,可以加入民主党派组织,调到民主党派工作。
  而民主党派人士加入中共,相对比较简单。不担任重要职务的普通民主党派人士,可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行为需要得到民主党派组织批准,同时不必要求他们退出民主党派的组织。其入党后,也可以继续参加民主党派的活动。
  但对于民主党派、工商联各级组织中的主席(主委)、副主席(副主委)、秘书长、组织部长、省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府、人民政协的负责人中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爱国人士的入党问题,须按中央有关规定执行。
  集中在三个领域
  一般而言,“双重党籍”人士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
  一是民主党派机关。以上海市为例,比如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方荣、致公党市委专职副主委张立军,他们都是专职从事党派机关事务工作。话说回来,双重党籍人士不一定都在政协委员当中。据了解,在民主党派机关,也有一些公务员是双重党籍。而且党派机关也存在中共党支部或者联合党支部。
  二是在教育界尤其是高校中。这也很好理解,民主党派人士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在高校占有较大比例。比如华东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方建安,身份是九三学社社员和中共党员,同济大学招生办主任廖宗廷是民建会员和中共党员。
  三是在文艺界。比如上海评弹团团长秦建国(民盟,中共),中福会儿艺剧院院长蔡金萍(民盟、中共)、上海作协副主席、《萌芽》杂志社社长孙甘露(民进、中共),上海歌剧院演员迟黎明(民进、中共)、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季萍萍(农工党,中共)等。
  据说,只要条件允许,双重党籍需按照两党各自规定缴纳党费,接受双重管理。 摘编自沪法网

共产党员能加入民主党派吗(五)
民主党派打造接班人计划

  就在中共地方党委渐入人事调整高峰期时,大陆八大民主党派,也正面临更新换代的局面――在明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民主党派的大部分组织也将完成换届,以便在十八大闭幕后,各自召开党派内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其新一届领导层。

  民主党派2012年的换届工作,一大看点就是民主党派领导层的年龄结构,是否能与中共领导人的年龄首次合拍――文革十年,令民主党派内部形成近10岁的年龄断层,加上民主党派自身的特殊门槛设置等因素,令这种年龄断层的愈合相对缓慢,其所带来的影响也一直延续下来,投射到参政议政的方方面面。
  随着文革后大陆社会转型的加速,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新社会阶层,参与国家生活的程度也日渐深入,以这一群体为主要成员的民主党派,正重新赢得中共越来越多的重视。2007年换届时,出席民主党派全国代表大会的中共领导,已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升格为政治局常委,外界普遍认为本届民主党派换届时,也将参照这一规格。
  而这种重视,在海外观察家的视野中,却有着不同的想象空间。新华网报道称,6月29日在中央外宣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中央统战部新闻发言人张献生,大陆是否在目前已拥有八大民主党派的背景下,还能组建新的民主党派?张献生称,“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具有广泛的覆盖面,所以除了现有政党以外没有必要组建新的政党。”
  张献生还回答了部分涉及到民主党派的提问。在即将大规模启动民主党派换届之前,就民主党派问题向海外释疑,可见统战用心。而在通观大陆目前的民主党派发展曲线之后,再回味统战部关于无需组建新的参政党的表态,或许更见滋味。
  2012年龄合拍
  2011开年以来,已有两位民主党派元老级人物去世。中国民主促进会(以下简称民进)创始人之一雷洁琼、九三学社杰出领导人吴阶平分别以高龄故去。
  雷洁琼(1905年出生)与吴阶平(1917年出生)分属两代人,雷洁琼辞去民进中央主席职务是1997年,而吴阶平是在2002年离开九三学社的领导岗位。
  1997年正值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换届之年,同时也是民主党派在文革后第一次确立制度化、大规模集体换届的年份。在这一轮周期中,老一代民主党派领导人大部分退出工作岗位,辞职的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和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分别已是85岁和86岁高龄。当时的接班人多为1949年之后接受高等教育,八十年代后加入民主党派的知识分子。
  5年后吴阶平卸任时,一部分1949年后出生、文革后上大学的新生力量,开始进入民主党派中央机构,但尚未成为中坚。
  相比之下,同时期进入中共中央委员的领导干部则要年轻一些。他们多数为建国后出生,其中习近平(1953年出生)与李克强(1955年出生)的年龄优势备受瞩目。
  2007年民主党派换届时,新生力量已成中坚之势,但在年龄分层上还是比中共稍显老化。当时原九三学社中央秘书长刘荣汉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表示,2007年这届“想跟上中共还不大可能”,民主党派(在年龄上)“2012年才能和中共合拍”。
  年龄不合拍,究其首要因素是文革十年造成的党派团体的人员断档,另一个原因,也与民主党派的门槛设置有关。
  长期以来,八大民主党派逐步形成自己发展党员的领域。如民革以同原中国国民党有联系的人士为发展对象,民进是以从事教育文化出版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民建主要联系经济界人士,九三学社是以科技界知识人士为主,农工民主党以医药卫生界中高级知识分子为主,致公党以归侨侨眷为主,台盟以台湾籍人士为主。
  由于主要吸纳的是知识分子群体,重质不重量,对于学历与职称的硬性要求较高,也就形成了党团群体人数较少的现状。张献生在6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中透露,改革开放初期民主党派人数是6万人,目前大陆的民主党派人数的最新数据是84万。这一增长比例用了三十年。
  门槛的设置,似乎与民主党派对规模扩展极度克制有关。1996年,中央统战部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负责人座谈,并经各民主党派中央共同研究,形成了一部《关于民主党派组织发展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纪要》认为,参政党作用大小在于成员素质,在此基础上,民主党派达成共识,每年的成员净增率以不超过5%为宜,由各民主党派中央从总体上掌握。
  于是,民主党派多数存在这样的现象――为弥补文革断档,每逢换届就要退休一批年龄偏大的老干部,往上推送一批年轻干部,但限于5%的成员发展速度,一方面可选择的年轻干部数量不多,一方面又要寻找合适人选填补老干部离职的空缺位置,这一点在民主党派的基层组织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梯队建设事关实职多寡
  与中共“抓支部建设”的组织传统相比,民主党派的基层人事普遍感觉“后劲不足”。民革衡阳市委机关干部陈美琼就曾撰文指,民主党派干部队伍建设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青黄不接。
  陈美琼认为,目前民主党派基层建设存在“重提拔、轻培养”的形象,不少基层组织“临渴挖井”,换届需要人才时,临时物色选拔,往往效果不好。
  事实上,这种现象并不鲜见。在有的基层组织中,还有“重引进、轻选拔”的倾向――临近换届或干部任用时,在政府机构中寻找掌握职务实权的无党派人士,动员其加人。这类人才引进,更像是商业机构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自身后备梯队建设出现问题。
  此外,个别地方换届时还出现民主党派后备干部严重缺乏,从而产生个别干部在换届中三级跳甚至四级跳。也有一些地方出现民主党派领导班子换届“难产”的现象,或一拖数年悬而不决;或异地“空降”调入他人担当;或经有关方面协商委派,由既是中共党员又是民主党派成员的“交叉党员”来行使民主党派领导职务。   一方面是民主党派组织工作稍显落后。另一方面,政府承诺给非中共党派人士更多的政府实职,如上一轮换届之后,民主党派人士万钢、无党派人士陈竺“入阁”出任部级高官,就被认为是政府释放出的积极信号。此后地方上对于党外人士的职务安排,也纷纷敲定时间表与具体指标。2009年底,44岁的民革浙江省委会副主委吴晶履新省侨联主席,成为浙江第一个正厅级实职女干部。
  吸纳更多非中共党派人士进入政府,其推动力量之一,来自于中国政府在2009年向外界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该计划明确宣布将“适当提高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担任政府部门实职、尤其是担任正职干部的比例”。此外,早前发布的中共十七大报告,也出现了“选拔和推荐更多优秀党外干部担任领导职务”的表态。
  政府正在兑现承诺,而实职、正职能不能接住,也将会考验本次换届后担任领导职务的民主党派干部。
  一般认为,民主党派干部与中共干部的最大区分,在于民主党派干部拥有程度更高的文化知识结构,而中共干部的优势在于,一直在完整的科层选拨与梯队体系中成长。
  所以在基层组织当中,民主党派干部积累政治经验的主要途径,一是挂职,二是调研,三是座谈,整体缺乏实际政治的操作经验。由此会出现许多相似的仕途路径――被安排到一个并不能胜任的位置。甚至出现了有地方统战部门提出安排职务,基层民主党派组织送不出合适人选的个案。这些因素融汇在一起,很容易令对大陆政治生态缺乏了解的海外观察家,形成中共压制民主党派的刻板印象。
  要接住政府实职,民主党派自身的梯队建设就被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实际上,自2007年换届以来,民主党派之间的竞争,也已经从争政协提案的数量与质量,上升到现在互相比较各自党派人士出任实职的人数。
  2010年以来,各级统战部门围绕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开展调研并形成汇总报告获得中共高度关注。据大陆《�t望》杂志报道称,近期来自高层的要求之一,全面推进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确保统一战线持续健康发展。
  可以预见,花大力气理顺人事,规范组织工作,将是此次换届的题中之义。《�t望》报道说,此次换届将首次在民主党派领导班子成员中落实任期制。而目前省级组织领导班子到龄退出和任满两届的调整比例将高达43.7%,有的甚至超过50%。
  虽然这已经不是民主党派换届的第一次“大进大出”,但随着任期制的落实,民主党派的组织工作从上到下都形成常态系统之后,其参政议政的能力与水平,或许更值得期待。
  编辑 罗科 美编 黄静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新中国历史分为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下一篇:2016年上海物业企业生活垃圾和非生活垃圾清运收费指导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