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下文是关于节目导师评分选手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一)
明星评委导师和选手们的那些事

从乐嘉李鹤拥吻开扒明星评委和选手们爱恨情仇

文/一床情书

一床情书先生虽为八卦博主,但是最近因工作变动而公务缠身,所以没来时间翻看每天的娱乐新闻,今天早上翻看过往的娱乐新闻时却到一条这样的新闻:日前有网友曝光了一组《超级演说家》导师乐嘉与女选手李鹤在各种场合的暧昧拥吻照,台上台下都十分亲密,虽然当事人并未明确对该事发表看法,但是一床情书先生却想借此事件来扒一扒选秀节目评委导师和选手们之间的那些狗血事。

一、乐嘉和李鹤拥吻

到底是爱情还是炒作

感情低调的乐嘉老师加盟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却毫不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又笑又哭很抢镜,日前更有网友曝光了一组乐嘉与女选手李鹤在各种场合的暧昧拥吻照,台上台下都十分亲密。节目中,乐嘉被选手打动到数次泪奔,有知情网友日前在微博曝光一组乐嘉与女选手李鹤在台上和台下的各种亲密拥吻照。

据悉,几乎该女选手的每一场演说,乐嘉情绪都是十分激动,而且李鹤每场演说完后,乐嘉都会冲上台与她拥吻。不仅如此,乐嘉也多次在节目中表达对该女选手的各种喜爱,“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会陪伴你走到最后,我希望你接下来的生活更加快乐。”据指两人私底下也十分亲密。

早前,乐嘉与选手到大理进行一周户外培训时,乐嘉就曾深夜与李鹤单聊近三个小时,两人在洱海边的拥吻照也首度被曝光。另外,两人的微博也有不少暧昧互动,李鹤近日在微博上大方向乐嘉表达爱慕之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深深的洱海,那棵静静伫立在洱海边的古树,感谢你乐嘉。若不曾遇到,我又将如何?”乐嘉则及时转发回复。

二、海清示爱欧豪

是春心萌动老草喂嫩牛还是真性情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在2013年《快乐男声》冲锋大决战的第三场比赛中,“林依轮和欧豪两人合唱的《爱情鸟》可谓热翻全场,视觉上的顶级冲击相当惊人,也粉碎了“V神”海清的心,直接大声告白欧豪说:“你是我要喜欢的,这辈子我的短发为你而留!”全场哗然,欧豪更是激动地紧抱海清,情难自禁控制自己的激动情绪。【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如果说第一轮的演绎经典是刀光剑影,战场冲锋。第二轮的“100秒情歌大挑战”演绎得确是男子汉门的柔情内心,轮到欧豪曲终,V神海清再次“将爱进行到底”。走下V神台的她在欧豪面前单脚跪地,右手抚胸庄严说到:“刚才我是V神,现在你是我的神。”海清这一跪,欧豪惊呆了,全场观众都惊呆了,而海清非常淡定地结束完自己的“膜拜”后,直面四位评委作揖,希望评审们为欧豪投出自己的一票。最终,四位评委加上场外人气V神宣布,欧豪五票拿下全国三强第二个席位。虽然评审的选择一致,但海清如此毫无保留地拉票行为确实令欧豪的对手宁桓宇相当难堪。况且,拉票这种行为显然也违反了比赛规则,网友们直呼“海清光明正大造黑幕!”

不过对于海清这种不顾形象的“示爱”行为,也有网友给出了不一样的反应,称“海清打破了大家对其‘国民媳妇’的定义,如此坦荡的表达立场其实也不失为自己真性情的表现!”

三、包小柏痛斥曾轶可【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红了曾轶可糗了包小柏

在2009年快乐女生全国20强的争夺赛中,评委包小柏认为音准欠佳坚持将其淘汰,而另一位评委沈黎晖则认为该选手原创曲目颇具灵气,想看其进一步表现。两位评委在节目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二)
浅析娱乐节目中“导师”角色的作用

课程论文

题目:的作用

学 部: 新闻学院

专 业: 新闻学

班 级: 2009级

学 号: 0932000176 学生姓名: 陈顺熙

指导教师: 罗西

二 〇 一 三年 六 月

摘要

目前,随着娱乐节目的“舶来”模仿和自我完善,节目的表现形式不断更新,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导师”这一元素在娱乐节目中越来越频繁出现,并且在各个节目中都起着不同程度的重要作用。 本文通过观看设置有“导师”角色的各档热门娱乐节目,进行统筹分析和比较,运用一定的专业知识,从其中寻找我国娱乐节目频繁出现“导师”角色的原因,重点分析它存在的合理性和重要性,包括增加关注度、增加娱乐性和专业性等。同时也指出所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比如“导师”身份和“评委”身份的统一有一定的矛盾,并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关键词: 娱乐节目 “导师”角色 作用 矛盾

前言

近20年来,电视技术和传播技术的发展飞速,为娱乐节目提供了技术前提,而观众对娱乐性的需求则为娱乐节目提供了市场。在经历了综艺表演时期、游戏娱乐时期、益智竞猜时期后,以《超级女声》的串红为起点,大众选秀类节目纷纷破土而出。这类节目都几乎不可缺少一个角色——评委,单纯进行点评和抉择的“评委”角色又逐步演变成现今的“导师”角色。“导师”除进行点评和作出选择外,还起到对选手进行指导、包装的作用。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矛盾和问题。

一、“导师”角色的出现

近十年,从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唱歌选秀节目开始,大众选秀类节目开始了迅速的发展和完善。而随着选秀节目的出现,节目中的“评委”角色也是必不可少的,否则难以甚至无法进行评选。

“导师”角色的前身就是“评委”,由“评委”演变而来,在发展丰富了“评委”的职能和作用的同时,增加了对选秀选手专业性的指导,甚至是包装。

在2010年7月开播第一季的东方卫视的《中国达人秀》中,导师更多是对选手进行一些非专业性的提问和偏向于观众欣赏视角的点评,再合议进行“yes”或者“no”的选择。两年后——2012年7月开播的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也同样设置了导师的角色。因为该节目是唱歌单类选秀,专业性较强而单一,导师也选择了职业歌手——刘欢、那英等,这些导师的点评更偏向于专业性,也更注重选手的成长。于2013年2月登陆东方卫视的舞蹈类选秀节目《舞林争霸》,也是专业性强的节目,设置的四个导师席位——杨丽萍、金星、陈小春、方俊等都是不同舞种的专业舞者,同样的,点评专业且关注选手的进步和包装。

从“评委”到“导师”,这个演变的过程是随着娱乐节目的再度发展和完善而进行的,同时也为娱乐节目所服务着。所以,“导师”角色的出现是有必要的前提和合理性的。

二、“导师”角色的作用和重要性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娱乐节目中的“导师”角色不仅起到评委的点评和抉择的作用,因为导师的明星或专业歌手、舞者等身份,还增加了节目的关注度、娱乐性、话题性和专业性等。

(一)增加节目的关注度

选秀节目设置“导师”身份,最直接的作用之一就是增加节目的关注度。通常,上节目的导师一般顶着明星的光环或者是行业内的佼佼者,比如《中国达人秀》里的伊能静和《舞林争霸》中的杨丽萍等。这些导师首先就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粉丝,

他们的人气能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节目的人气,这在节目的宣传期和播放初期都有重大的积极影响。

在一个节目的宣传期,如果仅仅是对节目本身的主题、赛制等进行宣传,效果会比较有限,冲击力较小。明星“导师”正是弥补了这个弱点。比如,在《舞林争霸》的宣传期,如果只是宣传说这个舞蹈选秀节目要开播了,受众会相对小,而其宣传中国的孔雀王后——杨丽萍和经历过变性的现代舞大师——金星要担任导师,那么熟知杨丽萍或金星的受众就会受到较大强度的吸引,对于她们粉丝的吸引度更是毋庸置疑。

(二)增加节目的娱乐性和话题性

由于导师的知名度和娱乐圈或演艺界的特殊身份,比较容易产生娱乐性和话题性。

首先,在外貌和打扮上,部分导师就已经增加了节目的亮点。《舞林争霸》中,杨丽萍导师的不老容颜和瑰丽服装不时被娱乐新闻报道。她每期节目都在妆容和服装上下大功夫,不少观众直呼这是其个人服装秀。同一节目的导师陈小春,虽然本身有并不弱的舞蹈专业素养,但在比赛中鲜有专业性点评,从始至终说得最多的还是“好看”、“真好看”。而陈小春的发型和服装,尤其是决赛中化身一朵“白云”的装扮,也不时被观众议论、被记者报道,同样为节目增添了娱乐性。

其次,导师之间的竞争或矛盾,也是观众和娱记的聚焦点之一。部分设置有导师角色的节目,是将不同的选手归于各个导师的麾下,比如《中国好声音》和《中国最强音》,每个选手都有特定的导师,每个导师也拥有一定数量的学员,学员之间的竞争实际上也是导师之间的竞争。

在《中国好声音》中,实力相对稍弱的陈坤被冠以“32郎”的称呼,因其经常以“我今年有32场演唱会”为优势吸引钟爱的选手。而在《中国最强音》的中后期比赛中,每个导师都很重视自己有多少组选手留在冠军组或逆袭组,手下将员较少的导师还试图合谋“围剿”具有明显优势的导师。

《舞林争霸》中,虽然导师之间没有因为赛制产生竞争性,但矛盾却比较突出,导师之间因为意见不合不时会引发激励的争论,甚至有报道和现场观众称,金星曾因和方俊吵架受辱而摔话筒离席,导致节目一度中断。【节目导师评分选手】

在话题性方面,因导师和学员之间的关系引发关注的情况比较多见,包括关系暧昧、偏爱、走后门等等。

(三)增加节目的专业性

因为部分导师身份是行业内的精英,自身具备较强的专业素养,在点评和指导时就会有一定的专业性。尤其在单一的唱歌选秀和舞蹈选秀中,大多导师都有唱歌

或舞蹈方面过硬的专业能力。比如,《舞林争霸》中,四位导师都是不同舞种的专业舞者或接受过舞蹈训练;《中国好声音》的四位导师均为不同曲种的歌星;《中国最强音》中除章子怡是以观众视角进行点评外,其余三位导师都不乏专业性。因此,设置有专业素养强的导师的节目,专业性也会更强,观众可以听到从专业角度出发的点评,也更容易看到选手的进步。

三、“导师”角色的矛盾性

“导师”角色兼具了评委和导师的职能,把两个不同的身份集合到一个人身上,有一定的矛盾性。如果是单纯的“导师”,应该在选手排舞或练唱的过程中进行专业性指导,注重选手的进步和成熟,而不进行评判。如果仅仅是评委,就应该只是进行最终的定夺,而不再以“导师”自居。美版的《舞林争霸》相对采用的就是分离“导师”和“评委”的方式。

两种职能的集合,较容易导致两个职能都相对发挥不好,“导师”的身份影响单纯的评判。这点在《中国最强音》中比较突出,节目的导师打分环节中,经常有导师直言给自己的学员“感情分”。而导师之间的“派兵布置”、“合谋围剿”等,也同样涉及到了评审公平性、公正性的问题。

结语

从娱乐节目的发展来看,进入选秀时期进而出现“导师”角色,是合理且必然的。综上分析和论述,“导师”角色在选秀节目中的作用明显而重大,增加关注度、增添娱乐性、引发话题等最终都会转变成收视率,而收视率对电视娱乐节目的重要性和关键性是毋庸置疑的。同时,也应该看到这一角色的矛盾性,分析后争取加以完善。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三)
对选秀节目的看法

小议井喷的选秀节目

近年来,各类选秀节目层出不穷,由曾经风靡一时的《星光大道》、《超级女声》、《快乐男声》、《好男儿》到现在热播的《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中国梦之声》,愈加新颖的选秀类节目无疑给这个火热的夏天又添了一分热度。

人们在欣赏之余,茶余饭后谈资也丰富起来。什么直线上升的广告费;什么每15秒广告36万元,**卫视再次赚得盆满钵溢;什么选手作秀、造假换取导师的同情;什么选手的“炒冷饭”以及导师们的高额加盟费;什么选秀节目都是舶来品,毫无创新,一味抄袭。

不可否认,这些选秀节目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商业炒作,但是这是任何一档娱乐综艺节目的本性,只要不传达“三俗”的价值观,就是一档好节目。天价导师、某些选手作秀的噱头背后也隐藏着一个个小人物怀揣着的宝贝着的梦想。这些节目都是主打零门槛参与,不限年龄不限性别,只要你坚持梦想,热爱音乐。这些选秀节目给一批怀揣梦想、具有天赋才华的人提供了很好的平台。通过各种大大小小晋级PK,选出来的人也是有真实力的,就说选秀出身的李宇春、张韶涵,李宇春有无数玉米,还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张韶涵不仅是歌手,她出演的电视剧也备受大家喜欢。李宇春,张韶涵以前都是普通人,她们是选秀节目推出来的,她们很成功。再看现在,一曲《姐姐》、《巴了吧爸爸》征服了广大观众的贾盛强实打实是一个小人物,在广

州打工谋生的他以其独特的嗓音、唱法以及其歌曲里透出来的情感着实让广大观众喜爱。

参加选秀的人过五关斩六将哪个没有真功夫?真功夫也需要一个大的舞台,选秀节目就是那个舞台,那个让小人物也可以大放光彩,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是那个舞台,让他们更接近自己那原本遥遥不可及的梦想。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四)
电视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特征

  摘要:电视真人秀节目作为一种电视节目类型,如今已经成为电视屏幕的主体,受到电视人和观众的青睐。在电视娱乐化的过程中,真人秀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电视真人秀节目充分吸收戏剧艺术的精髓,使戏剧因素和戏剧手段向电视节目大量渗透,表现出戏剧化的特征。电视真人秀节目的戏剧性表现在戏剧动作、戏剧冲突、戏剧情境、假定性等四个方面。戏剧性是把双刃剑,适度地运用戏剧性手法可以增加真人秀节目的观赏性和吸引力;而过度地使用戏剧性手段,人为地制造生活,以展现游戏状态中的人的夸张和变形来迎合观众,最终势必会影响到真人秀节目的生存和发展。

  关键词:真人秀;戏剧性;假定性
  中图分类号:J90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0751(2013)11—0170—04
  真人秀作为一种电视节目形态,无论从节目的数量还是从收视率来看,都已成为当今电视节目的重要形态。形形色色的真人秀节目打造了一个泛真人秀时代。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与媒介全球化进程叠加的当下,在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进程中,海外成熟的真人秀节目被纷纷引进,并进行本土化改造,真人秀的节目理念、制作特点和内在规律为其他节目形态带来了新的电视元素和技巧。
  一、“真人秀”的话语源流与文化分析
  如果从学术的角度看,“真人秀”或真实电视(Reality TV)是一个指代宽泛的业界术语。电视真人秀节目流行于20世纪90年代的西方,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节目是英国广播公司制作的《流行偶像》。该节目采用“出售版权,复制播出”的制作模式,10年间创造了在全球累计播出170多季,观众达到3.7亿,近30亿人投票的收视神话。在电视真人秀节目中,通常是普通人在规定的情境中,按照预设的游戏规则,为了达成某个胜利目标而采取行动,制作者通过电视对整个过程进行真实记录和艺术加工。其最大的特点是具有不可预测的戏剧化冲突。其节目特征可归纳为“一种动态的具有目的性的线形的叙事模型,是对自愿参与者在规定情境中,为了预先给定的目标,按照特定的规则所进行的竞争行为的记录和加工”①。
  真人秀节目2002年才正式登陆中国大陆,在这之前的电视娱乐节目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初中期,以《正大综艺》、《综艺大观》等为代表的综艺阶段;第二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快乐大本营》、《欢乐总动员》等综合娱乐节目以及《玫瑰之约》等爱情速配节目为代表的综艺娱乐阶段;第三阶段是新世纪初,以深受欧美娱乐节目影响的《幸运52》、《开心辞典》等为代表的益智娱乐节目。第四个阶段则是受到《生存者》、《老大哥》、《美国偶像》、《学徒》等欧美节目直接影响、甚至直接移植过来的完全真人秀阶段。平民和明星的生活被戏剧化,个人的私生活在一种戏剧性的场景中被重构,真人成了秀。“参与者+竞赛+隐私记录+巨奖”成为新的娱乐模式。在电视娱乐化的过程中,真人秀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二、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特征
  戏剧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亚里士多德对戏剧本质的界定是:戏剧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而戏剧性则包含动作、情境、冲突、情节、假定性等因素。戏剧就其本质而言,就是动作的艺术。无论是亚里士多德从古希腊戏剧中总结出的戏剧主张,还是“体验派”的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现派”的领袖梅耶荷德,都一致认为:动作是戏剧艺术的基础。而戏剧动作的出现,是由于带有假定性的戏剧情境的设定。一定的戏剧情境导致人物出于各自的目的有所行动,不同的人物有着不同的动机,便会产生冲突,冲突的发生、发展和解决就构成了戏剧情节。电视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是指这些节目充分吸收戏剧艺术的精髓,使戏剧因素和戏剧手段向电视节目大量渗透。“戏剧化导致电视节目的情景更集中,行为动机更易产生,人物动作更密集,冲突更剧烈,非虚构的电视节目观赏性大大增强,足以和电视剧分庭抗礼。”②
  我们可以热门电视节目《中国好声音》为例来考察这些戏剧因素的存在。《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制作者设定了一个看似真实的情境,成千上万爱好唱歌的人们共同竞争唯一的中国好声音的冠军名额,成为中国年度好声音的诱惑煽动了竞争者的动机,他们为了取得胜利而互相竞争,他们的行动必然导致冲突,因为成功者只有一个。经过导师盲选·选手分班、导师考核、进阶之秀、巅峰之夜等多轮竞赛之后,有人落败有人胜利,一部生活剧就此落幕。由于竞赛规则限定,人物的行动、活动场景和时间相对固定,这非常符合戏剧“三一律”的要求,而人为设定竞赛规则使真人秀节目的情境具有一种戏剧化的假定情境特征。
  (一)戏剧动作
  行动或者动作是戏剧的最基本要素,真人秀节目更强调激发动作,更多地呈现动作,两者在这方面非常接近。真人秀节目通过复杂的环节设置,使人物的动作更密集,更有强度。比如在《中国最强音》逆袭战第四场中,8位选手通过本场比赛最终只有一位能够进入冠军组,赛制非常紧凑和残酷,8位选手通过场外小考、导师评分后,小考成绩排名后四位的选手首先出局,失去当天登台比赛的资格;剩下4位入围选手,小考成绩第三名和第二名、第一名和第四名的歌手分别两两比拼,导师评分;胜出的两个选手中,由本场抽签决定的X导师以一票决定权,选出最终升级的优胜者,也就是最终进入冠军组的人选。小考第四名尹熙水和第一名艾怡良两两对决,艾怡良胜出;第三名林军和第二名墨绿森林两两对决,林军胜出,本场的X导师由章子怡抽中,她艰难地选出艾怡良进入冠军组。在这样的情境中,每个选手的动作目的是明确的,即竭尽全力唱好最后一首歌,得到四位导师的肯定,拿到唯一的进入冠军组的名额。每个选手的动作都体现了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一个顺序呈现的相对完整的过程。无论是选手或者是导师的动作都表现得非常密集。
  那么,什么是真人秀节目所钟爱的戏剧动作呢?笔者认为是布莱希特所赞赏的“剧中的小剧”。戏剧理论家谭霈生这样解释:“动作要有目的性、要集中统一,要发展迅速,这一切,都使冲突成为不可缺少的。”③   (二)戏剧冲突
  戏剧冲突即障碍、矛盾,它包括了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人与环境之间的矛盾冲突,还有同一人物在特定情境中内心的矛盾冲突。它们也构成真人秀节目中冲突的普遍方式。在真人秀节目中,人与环境的冲突主要体现在选手和竞争环节之间的矛盾。选手们一方面为了不被淘汰,就必须赢得其他选手的支持,另一方面,自己为了赢得胜利,又要想方设法淘汰其他选手。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选手与选手之间、选手与规则之间矛盾一触即发。比如在《中国最强音》中,戏剧冲突就来自选手和选手之间、导师和导师之间。在十二强争夺赛中,章子怡组的曾一鸣上场后,对乐队说了一句:“弟兄们,靠你们了!”然后低头四处找,章子怡看出曾一鸣在找水,就问他:“找什么?是水吗?我这儿有”,然后站起来递水,曾一鸣跑下舞台拿水……接下来在曾一鸣唱完歌后,导师点评阶段,罗大佑批评曾一鸣,举止轻浮,行事随意,不懂得尊重别人,舞台在古代是一个神圣的圣台,人们在上面祭天祭地,歌之舞之娱神的圣地,站在上面的人对这个地方要有敬畏之心,怎么可以很轻浮地对乐队老师那样说话?要表演了想起来喝水,居然下来拿导师的水?……曾一鸣站在台上无地自容,满脸是汗。导师章子怡看着曾一鸣,看着罗大佑气愤地说:“大佑哥,不能再这样批评下去了,这样对他不公平……”这时的章子怡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站起来离开了评委席,后来经编导劝阻,才又回到评委席。在本集中选手在舞台上的自我表现和导师的评价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差,导师之间翻脸,选手受到导师严厉批评,呈现出鲜明的戏剧冲突。再比如在逆袭战最后一场,大龄组的林军以小考第三的成绩进入冲击冠军组的两两比拼环节,在这次歌曲的演绎中,他的演唱风格发生了改变,导师们非常欣喜,尤其是他的导师郑钧,现场对林军的表现非常满意,林军为什么会发生改变?后来,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了心里话,他害怕导师郑钧会放弃他。正是林军内心的矛盾冲突激发他外在行为的变化,从而使他在歌唱这条路上超越了自我。
  (三)戏剧情境
  所谓戏剧情境,就是“促使戏剧冲突爆发、发展的契机,是使人物产生特有动作的条件”④。它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特定的情况、环境,二是特定的人物关系。传统戏剧靠人物设定和情节的铺垫来创造激发人物动机和行动的情境,而真人秀节目则通过赛制规定来创造情境。比如在《我是歌手》中,每期节目中,7位歌手分别演唱一首歌曲,然后通过现场500名具备一定音乐素养的观众以直接投票的方式决定选手的排名及去留。竞争是残酷的,累计两期分数最低的歌手将会被淘汰出局,并由新的歌手替代,继续进行比赛。所以,这个舞台上的每位歌手都必须为了生存而战。每个歌手都希望在这个充满挑战的舞台上坚持到最后,但本季的歌王只有一个名额,歌手的动作就在这样一个规定好的赛制(情境)中展开。再看《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赛制,从2013年7月12日到10月7日近3个月的比赛中,学员们要经历导师分班、导师考核·抢人大战、终结考核、进阶之秀、巅峰之夜的层层选拔,一路过关斩将,闯到最后的人是谁?谁也无法知道,每一种处境都是一种充满戏剧性挑战的情境,当主人公身处其中的时候,就会产生充分的行动欲望,形成“情境→动机→动作”的戏剧过程。
  戏剧情境要能充分激发互相矛盾的动机。《我是歌手》这个节目的参赛选手都是明星选手,他们本身就是业界当红或曾经红过或具有个性潜力的歌手。在正式登台之前,歌手们大多心态比较轻松,抱着“全力演出不留遗憾就好”或者“对手很强大,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的态度。第一阶段的投票仅仅是调查观众的熟悉及喜爱度,齐秦、羽泉、黄贯中、尚雯婕分列前四,陈明和黄绮姗名次靠后,选手们也并不在意。第一阶段演出结束后,歌手跟7位候选经纪人通过双向选择的方式结对子,签订合同。此阶段气氛融洽,其乐融融。从第二集开始进入第二阶段,即淘汰赛,每轮有一个指定任务需要完成,第一轮歌手要在节目组提供的指定曲库中随机抽取一首歌重新演绎,还是由500位大众评审当场打分,还是连续两次排名最后的歌手将被淘汰出局。从这一阶段开始,比赛氛围越来越令人紧张不安,随着歌手们付出的努力越来越多,对比赛越来越投入,最初那种只是来参加演出的心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期待自己的努力被观众认可。每轮名次的变换都让歌手们彻夜难眠,不断总结成功或失败的原因,每个歌手都不希望被淘汰出局,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留在这个舞台上。但事实是排他的,每个人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下去,就产生了互相矛盾的动机。这样一来,在这个情境中,包含了同时向多个方向生长的因素,它们互相纠结,共同生长,酝酿着激烈的冲突和最后的结局。
  (四)假定性
  《中国大百科全书》对“假定性”是这样界定的:“美学和艺术理论术语。源于俄文。……接近于中文‘约定俗成’的词义,通译‘假定性’。”⑤谭霈生教授对这条定义进一步解释:“借助于一系列‘约定俗成’的东西给观众造成真实的幻觉。所谓‘约定俗成’指的是‘假定性’。它是一切艺术的本性。”⑥说到戏剧的假定性,观众很容易联想到中国戏曲的程式,如以鞭代马、以桨代船、站上三四兵卒,代表千军万马、走上一圈两圈,代表千山万水。电视真人秀节目虽然是以“真实”记录的方式出现的,却有着极强的假定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情境的假定性。因为情境是人为设定的,是人为设定的一种“假使”,假使通过唱歌就能一夜成名,你会怎么做?假使让你完成一个任务来证明你爱自己的家人,你能不能做到?假使通过一次商业竞赛就能获得一笔创业基金,你能不能成功?选手们在规定的时间、地点里,由以前互不认识的个体临时组成一个团队,他们既互相帮助又互相竞争,为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努力“秀”出自己,这些节目创设的情境,剥离了复杂的制约因素和广泛的社会联系,力求简单纯粹地彰显人物的主要动作和冲突。这种情境的设置类似一个理想化的实验室,它的实验条件来自于生活,但并不等同于现实。
  二是时空的假定性。在现实世界中,人们要获得成功赚到几百万,或者成为一个知名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要用其一生去奋斗,要成为著名的歌星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艰难奋斗,其中一些关键环节散落在漫长人生中一个个的瞬间。而在《中国好声音》、《中国最强音》中,这个过程被缩短成一个播出季、一个竞赛过程当中,竞争看起来很公平、很真实,结果也会延续到人物的现实生活中去,但高度的浓缩使得节目具有了可操作性,能够在一定的时间段落中呈现一个相对完整的人生历程。它是区别于现实时间的具有“假定性”的时间。这种浓缩同样表现在空间的假定性中。比如在《中国最强音》中,通过大众演唱会的选手进入导师训练营,他们同住在一栋房内,一同接受导师的培训和演唱训练,并且在培训结束后导师根据选手的表现直接二选一,淘汰一半选手。由于情境设定已经将矛盾的动机植入到他们心中,他们就开始在这个舞台上分别行动。但这个空间和现实社会生活之间划出了界限,脱离了复杂的现实环境,这个空间构成了一个理想的实验室环境。在这里,一边是强有力的情境逼着你不得不行动起来,另一边是摄影机时刻准备着,戏剧化的瞬间被一一记录下来。
  三、戏剧性:真人秀节目的双刃剑
  传统的电视作品可以分为真实记录和虚构两种类型,前者以纪录片和新闻节目为典型样式,后者以电视剧和文艺节目为主要样式。而真人秀节目呈现出既非真实又非虚构,或者说处于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状态。它的叙事方式有别于传统的电视作品,是一种既高度戏剧化而又具有真实性的人生状态,而这种真实不是在生活的自然状态下呈现的,而是在制作者的操纵下被制造出来的。正如湖南卫视的真人秀节目《变形记》的制片人所说:“我觉得媒体再也不能等着故事发生,再也不能平平淡淡地记录生活,电视人应该制造戏剧性。”
  尽管“制造生活”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电视手段,但我们对于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特征应该做理性评价,同时注意以下问题:一是操纵生活,过多地改变当事人的生活轨迹;二是情境的设定过于繁复,过分强调过程和结果,对故事的挖掘过于肤浅;三是模糊现实和游戏之间的边界。
  电视真人秀节目的戏剧化特征,符合电视传播的规律,增强了电视节目的观赏性。节目策动了一场场真实戏剧,制造和重构生活,创设了一个个带有假定性的空间,人为的规则设定了戏剧情境,诱发矛盾动机,激发动作和冲突,呈现出具有象征性的模拟人生。这类节目强大的收视率也吸引着电视人不断成为这种真实戏剧的策动者,各种类型的真人秀节目层出不穷,对于参与者来说,赢得一场竞赛或者完成一个任务就能赢得人生,只是一个假定。这一点无论是作者还是观众都要有清醒的认识。适度地运用戏剧性手法可以增加节目的观赏性和吸引力;而过度地使用戏剧性手段,人为地制造生活,以展现游戏状态中的人的夸张和变形来迎合观众,最终势必会影响到真人秀节目的生存和发展。
  注释
  ①尹鸿、冉儒学、陆虹:《电视真人秀的节目元素分析》,《现代传播》2005年第5期。②张小琴、王彩平:《电视节目新形态》,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年,第24页。③④谭霈生:《论戏剧性》,北京大学出版社,1981年,第55、98页。⑤⑥《中国大百科全书·戏剧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9年,第189、3页。
  责任编辑:采薇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五)
中美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对比分析

  【摘 要】文章采用比较研究的方法,通过对《Project Runway》(《天桥风云/天桥骄子》和《魔法天裁》、《创意星空》这三个中美代表性时尚比赛类真人秀代表性节目展开比较,进而对国内时尚比赛人真人秀节目进行一定思考。

  【关键词】天桥风云;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
  真人秀节目是近年来在中国内地日趋火爆的节目类型之一。根据美国“民选奖”的评奖分类,可以将真人秀节目分为比赛类真人秀节目(Reality Show Competition)和其他类别真人秀节目(Reality Show Other)等。比赛类真人秀节目是指以巨额奖金或是优厚条件为吸引物,通过参赛选手在比赛过程中的激烈竞争,展现选手的个性特征的节目类型。同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相比,比赛类真人秀节目结构紧凑、悬念迭起,而光鲜亮丽的时装则为此类节目增添了独特的看点。
  在美国,《天桥风云》是一档经典的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自2009年首播以来,已播出9季节目,多次获得艾美奖提名,并为欧美时尚界发掘了Christian Siriano等新秀设计师。在我国,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和时尚行业都处在快速发展但尚未完全成熟的阶段。在节目流程、节目元素、展现人性深刻程度方面同美国的《天桥风云》均有一定差别,但同时也有自己的个性特色。
  一、人物
  人物在真实环境中的真实状态是节目的最大看点之一,在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中,主要出现了设计师(参赛选手)、主持人、评委、模特、观众(中国独有)等角色。
  在上述几类角色的设定上,《天桥风云》别出心裁得添加了“导师”这一角色。而在“中国版的《天桥风云》”――《魔法天裁》以及由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播出的《创意星空》中并没有这类角色。《天桥风云》中导师由Tim Gunn担任,在节目中,导不参与评分,因此拥有一个相对中立和温和的立场,能够成为选手和评委之间沟通的桥梁,而且导师会在选手设计衣服的途中提供方向和细节上的指导,保证了服装的质量。此外,Tim Gunn在节目中还拥有拯救权,有权力拯救一位被评委淘汰的选手。在第十二季中,他拯救的选手最后成为四强选手之一,为节目增加了悬念与看点。在中国的同类节目中,并没有导师这一角色,因而服装的质量完全取决于选手个人,这可能也是国内的此类节目中选手设计出的服装良莠不齐的原因之一。
  在参赛选手方面,中美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也不尽相同。选手对于一个节目是非常重要的,他们是节目戏剧性的主要看点。在选手的选择上,首先要考虑到选手的差异性。电视节目作为一种大众化的媒介产品,受众既要有针对性,但也要有一定的广泛性才能扩大目标受众的潜在规模。学者尹鸿认为,在选择参与者时,按照不同的节目类型可以进行不同的配置:性别配置、职业配置、地域配置、性格配置、年龄配置、价值观配置等。以《天桥风云》第12季为例,选手之间差异明显:在国别上,与美国人为主的同时也有俄国人和瑞典人,在年龄跨度上从24岁到38岁,同时也存在同性恋者、残疾人等少数群体。在个人经历上,一些选手是在业界已经崭露头角、经验丰富的设计师,也有一些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或者自学成才者。而《魔法天裁》在对参赛选手的选择上则不够丰富,大部分选手的年龄都在30岁以下,大多比较缺乏行业经验。选手之间的差异不够大的另一个弊端是在减少了选手之间在设计理念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和复杂关系是真人秀的重要看点之一,不同种族、不同地域、不同性格的人之间很可能发生冲突。在这一方面,中美的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都有表现,但是由于文化差异的存在,个性更强的欧美人在镜头前更加直白。《天桥风云》第四季的片头选手们纷纷表现了自己强势的个性和必胜的信心,“I am the best.”“I am in, they are out.”等语句纷纷由不同选手说出。
  选手之间的冲突一方面是由于选手们在成长背景、个性等方面的差异决定的,另一方面也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可以通过比赛规则引导的。例如,在《天桥风云》第12季中,选手Helen在第一集中就表示绝对不想与第11季的复活选手Kate一组,但是在第二集的小组挑战赛中,节目组却将Helen与Kate分到了一组。但在这一集中Kate与Helen合作亲密无间,二人的友谊也由此奠定,其中二人关系戏剧性的转变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节目组在之后几集的团队赛中也充分考虑到了选手之间的差异性,将不同特色的选手分到一组,为戏剧性情节的发生创造可能性。反观中国的此类节目,团体赛数量较少,且选手差异性不够明显,所以没有很好得营造戏剧性。
  二、节目内容
  (一)节目流程
  中美的时尚类真人秀节目的流程是比较相似的,首先制定本次比赛的主题,然后给予选手一定的时间进行设计,最后走T台展示,再由评委打分。在时间分配上的差异比较明显。《天桥风云》每一集的长度约为62分钟,《魔法天裁》的时长为45分钟,两档节目中展示选手设计服装过程的时间分别为35分钟15分钟,中国的此类节目大量的时间都分配于T台展示、选手陈述和评委点评上。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美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在节目理念上的差异。时尚是此类节目的主题元素,而对于时尚行业来说,最后的T台上的展示固然美不胜收,但设计师在幕后付出的从勾勒草图、挑选衣料、设计直到衣服成型等才思和心血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中国真人秀节目的固有特色之一“多用画外音的方式介绍比赛规则,不同环节之间衔接明显”在《魔法天裁》和《创意星空》中也有体现。《魔法天裁》对于各个环节都会以VTR的方式介绍规则,在每集结尾被淘汰的选手还会宣读“金顶针”誓言(主要内容是自己参加《魔法天裁》以来的感想和自己的设计理念。而《天桥风云》则由主持人向选手介绍比赛规则,观众在了解比赛规则的同时,摄影机的镜头也会展现选手的特写,让观众了解到选手的反映,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整体而言,国内的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多以“讲述”的形式推进节目,而美国的《天桥风云》则更多地以展示的形式进行呈现,减少了许多人为因素。例如,《魔法天裁》在最后一集决赛每位选手的作品展示前都会放一段VTR,回顾该选手的参赛历程,选手也会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等等。而《天桥风云》则将设计师阐述设计理念的过程分撒加入到为时装秀做准备、时装秀进行时等不同阶段。对于真人秀节目中一些有戏剧性的场面,节目组则采取事后采访选手当时心情的方式,提供更多的信息量。在拍摄时,基本采用固定机位、中近景镜头拍摄,凸显较为冷静的“观察者”立场。通常会在播出戏剧性场面(如选手吵架、情绪崩溃等)后及时加入事后采访,这样的作用是以不同视点讲述事件,强调故事中的戏剧性节点。
  (二)品牌植入
  品牌植入在每一档节目中都有体现,然而中美时尚比赛类真人秀节目植入品牌广告的具体手法上有所不同。在《天桥风云》中,固定的赞助方是:欧莱雅和Belk,分别提供化妆支持和鞋、包等配饰的支持。在《魔法天裁》以及大多数的中国真人秀节目中,赞助方都是由主持人以“感谢某某品牌独家冠名赞助”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这样的呈现比较生硬,从赞助方的角度看在一集节目中该品牌只是以名词的形式出现,广告效果可能也不完全尽如人意。而《天桥风云》的广告则是以与节目内容有一定融合的形式植入的。欧莱雅和Belk由于涉及到模特的妆容造型,因此在每一集中都会出现,在呈现时间和内容上也都比较丰富。设计师们会和欧莱雅发型化妆室的化妆师们沟通对模特妆容和发型的要求,节目中摄影机快速滑过欧莱雅彩妆产品,也拍摄到了化妆师们为模特化妆的特写。而Belk配饰同样成为了每一集中模特走台时造型的一部分。
  除了这两个固定的赞助方,一些其他的赞助方也在每期节目之中结合不同的主题出现。仍以《天桥风云》第12季为例,在第四集中,节目的合作方雷克萨斯轿车要求选手们以轿车为灵感设计一个高端的迷你系列,在第6集中,Resourse天然矿泉水将自身的天然定位以及品牌的探索精神与该集节目户外露营寻求设计灵感的主题相结合。这样的处理使得虽然节目中会出现赞助方,但是由于与设计主题进行了比较巧妙的融合,因而并不显得突兀。同时,对于赞助方来说,以这种形式对产品进行展示而非将品牌变成主持人口中一带而过的名词。这样也使得节目中品牌植入的部分具有了可看性。
  参考文献
  [1] 刘利群,傅宁编著.美国电视节目形态[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
  [2] 尹鸿,陈虹,冉儒学.电视真人秀的节目元素分析[J].现代传播,2005(5).
  [3] 马臻宇.电视真人秀节目的纪实元素――以《美国偶像》为例[J].当代电视,2014(1).
  作者简介:吴思梦,女,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2011级影视学专业。

节目导师评分选手(六)
卫视十年选秀路

  超级女声

  年份:2004
  前六: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纪敏佳、黄雅莉
  赛程:“唱区选拔”、海选、复选和晋级赛
  (长沙、杭州、成都、沈阳、广州五赛区)
  模式:海选阶段评委定生死,复赛阶段从50强进前3加入场外计费短信投票,每人限投15张票。场外投票定选手去留。
  评委:包小柏、柯以敏、黑楠、夏青和大众评委。
  权力:海选中,给选手打分,在晋级赛中,可直接让选手晋级。但分赛区、总决选前三甲,无发言权。
  纪录:全国12个城市“收视仪”调查,超女平均收视份额达26.22%。决赛收看观众一度超过2.8亿人。收视率超过CCTV-1《新闻联播》;决赛期间以11.25万元/15秒超过《新闻联播》天价广告费;报名人数突破15万。2005年 决赛之夜前三甲共获约900万投票。李宇春352万票。
  看点:揪心的淘汰制度 :“待定”、“pk”成为当年热门词汇;设置“短信投票”的环节,全民参与,人人都有决定权。
  话题炒作:柯以敏“下课”事件;黑楠遭遇“黑枪”事件;李宇春性取向;笔迷非法集资事件;张靓颖麦克风做手脚事件……阴谋论、黑幕论铺天盖地。
  选手发展:李宇春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被誉为“亚洲英雄”;张靓颖以“海豚音”著称,签约环球唱片,成为内地实力派唱将;周笔畅签约金牌大风、华谊。
  好男儿
  年份:2006年
  前六:蒲巴甲、宋晓波、吴建飞、巫迪文、魏斌、马天宇
  赛区:上海、北京、杭州、沈阳、重庆、武汉
  赛制:各赛区海选、赛区排位赛、赛区对决赛、复活赛,最终决出20强。
  评委:高晓松、萧亚轩、伊能静、吴君如等
  看点特色:美男如云、色大于艺,不选歌手,不选猛男,就选花美男,拉观众进入男色消费时代。
  选手后续发展:大批好男儿选手歌唱事业不温不火,但凭借偶像挂的脸蛋,绝大多数转入影视表演。其中马天宇、李易峰、蒲巴甲、乔任梁等人皆有独挑大梁的影视剧作品。
  快乐男声
  年份:2007
  前六:陈楚生、苏醒、魏晨、张杰、吉杰、俞灏明
  赛区:长沙、南京、成都、济南、广州、西安
  赛制:与超级女声大致无差
  评委:杨二车娜姆、包小柏、黑楠、巫启贤等
  记录:“快乐男声”的重点收视城市西安、武汉、重庆、成都本场比赛均冲破了10%的收视份额,总体累积观众的收视规模超过3亿。
  话题炒作:杨二车娜姆出位获封“红花教主”、韩寒郑钧掀骂战、谢娜张杰绯闻沸沸扬扬
  选手后续发展:张杰人气居高不下,与谢娜爱情修成正果;俞灏明、吉杰转入影视发展;陈楚生唱作俱佳,有个人曲目代表作。
  花儿朵朵
  年份:2010
  前六:莫龙丹、蔡炎东、李慧、杨秀措、代悦、马沂茹
  赛区:除传统唱区之外,2011年主打“东西”对抗概念。并首次开辟网络唱区、高校唱曲、海外唱区等。
  赛制:分赛区海选,每个赛区决出20强。长沙举行晋级赛决出全国20强后总决赛。
  评委:伍洲彤、高晓松、春晓、顺子、后弦等
  看点特色:除传统的流行唱法之外,涌现出更多的民族唱法。
  选手后续发展:所有参赛选手包括冠军在内选出的女孩全都未成名。而参加过沈阳赛区海选并中途退赛的罗玉凤全民皆知,不过此名声大噪的“凤姐”也非从“花儿朵朵”发迹。
  中国好声音
  年份:2012年7月开播
  前四:梁博、吴莫愁、吉克隽逸、金志文
  赛制:分为导师盲选、学员抉择、导师对战、年度盛典四大阶段。决赛之夜选手排名由场内媒体票和场外短信票共同决定。
  导师:刘欢、那英、庾澄庆、杨坤
  记录:决赛之夜收视率破5,当晚广告创收过亿。《中国好声音》刷新了中国选秀节目新模式,继超级女生之后,掀起第二拔中国真人秀电视决战高潮。
  看点特色:评委成为一项表演艺术,毒舌点评到贴身培训的转变也凸显了选秀的人文关怀和艺界“师承”的隐秘规则。而红色转椅也掀起了全国各地模仿“转椅style”的浪潮。
  选手后续发展:吴莫愁以独特的怪咖摇滚范走红,一口气接下苏宁和百事可乐的广告代言。平安登上2012年春晚舞台。李代沫、平安、张玮等人签约导师那英经纪公司。
  我是歌手
  年份:2013年4月开战
  前三:羽泉、林志炫、杨宗纬
  评委:场内有专家顾问团,只对参赛歌手的表现做出点评但对选手无评分和筛选的权利。评审团由全年龄层的500名普通观众组成,每期轮换。
  赛制:参赛选手皆是业已成名的专业歌手,来自五个不同年代具有一定音乐素养的500名观众评审团直接投票决定选手的排名及去留。累计两期分数最低的歌手将会被淘汰出局,且由新的歌手替代,继续进行比赛。每场七位歌手分别演唱一首歌曲,七位歌手第一次演唱时都不知道对手是谁,而且面临着会被淘汰的危险。无场外短信投票形式。
  记录:每期收视率保持在2以上,《我是歌手》的搜索量高达8000多万,居各大微博和搜索排行榜首。参赛歌手身价翻涨不低于十倍,总决赛广告费单价飙到了63万/15秒,第一季的广告收入达3亿之多。
  看点特色:节目选手都是成名已久的实力好声音唱将,专业歌手凭实力论输赢排座次是吸引观众的一大亮点。
  节目令很多落寞已久、人气不再的歌手“咸鱼翻身”,通过湖南卫视这个平台,沧海遗珠式的实力选手们纷纷迎来事业“第二春”。
  每位选手演唱完都会有一位名嘴经纪人和歌手进行“签约”,如若签约的选手淘汰出局,则经纪人也跟着离开。
  节目大胆开辟没有主持人、没有详细的VCR介绍的模式,现场营造出一种让参赛的明星和观众紧张又忐忑的气氛,非常新奇。
  38台摄像机的拍摄开创全景式综艺节目新模式。参赛歌手从到达到观看其他人演唱的状态、胡海泉主持时出现错误要求重来的尴尬局面、后台嘉宾讨论和细微表情等节目录制的全过程的每个细节都会通过镜头传达给观众。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课堂评价体现学生自主权 下一篇:内部控制有效性评价表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