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

 下文是关于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一)
《父 亲》(短文)

今年(2012年)是我父亲诞辰100周年,是我外公诞辰120周年,恰巧是我60周岁,正好一轮花甲。

我们都是父亲,也正好是祖、父、子三辈人。

我的外公税国才(字炳荣)1892(壬辰)年生,我1952(壬辰)年生,外公刚好大我60岁(一轮甲子)。因我爷爷去世早,加上我母亲是外公的独女并在我二岁的时候与生父离异,因此外公对我非常疼爱,我对外公也非常亲热,甚至于我对外公(外婆)的感情比父亲、母亲还要深厚。

在我很小的时候(学龄前),母亲在外教书,我就住在外公家,记忆最深的是睡觉时总是外公背我进卧室,让我睡在他和外婆之间,这种关怀弥补了我童年亲情的缺失。

在我的记忆里,外公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尽管我小时候非常调皮,但外公从未打过我、骂过我。他的传统思想教育就是老一套的孝、悌、忠、信说教,念得多了,自觉不自觉地我也就学到了不少,也至于形成了我今天善良的人性和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在“粮食关”那几年,外公70来岁了,还在从事个体糖食加工,我和老表时不时做些副食推销的活,在赤水河边过往船只上用烧饼调换粮食,一起渡过那些困难的岁月。

母亲生育了六个子女,其中五个经过了最困难的日子,假如没有外公——没有母亲的这位伟大的父亲,母亲是根本无法拖带我们姐弟妹渡过那生死难关的。

外公是1974年从土城供销社退休的,当时已是82岁高龄了。 此时的他身体还硬朗,就是身高略显矮了。在我1980年结婚时,所用喜糖还是外公亲自动手制作的呢!而此时的他已是88岁的老人了。1989年清明前夕,外公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享年97岁。 (一) 我的亲生父亲袁允贵(字冠卿),1912年生于民国初年,属鼠。1949年与我母亲结婚,1954年与我母亲离婚,期间育有一女(姐)一子(我),以后终生未娶,直到1980年12月1日去世,终年68岁。

幼年,在大人们不明不白的言语中,我隐约知道我的亲生父亲。在朦朦胧胧一来二往中我知道了我的父亲。随着我一天天长大,慢慢地知道了父亲和母亲之间离婚这回事,但他们怎么会离婚,至今我仍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像许多离婚家庭一样,有明白的、有不明白的、还有不明不白的。我就算是那不明不白的。

我对父亲的了解是支离破碎的,但很多是他亲口告诉的。如抗日战争时,为支援抗战他当过挑夫,每天担百拾斤东西,走百拾里地,哪个苦哪个累自不用说,晚年哮喘咳嗽连气都喘不过来,原来就是当年落下的“养老疾”。

抗战胜利后,父亲开始做青山“寸板”生意(就是将当地树木采伐运往外地),临近解放有了点积累,开始购买地方(田土),以至于解放后划分成份时被定为小土地出租。也正因为这点来之不易的土地,我父亲放弃了公职和在镇上(当时在镇上我家有街房)居住的生活,甘愿住在城乡结合部的黄金岩(地名),过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歇的自给自足生活。谁知这样一来倒落得“扁担挑缸体、两头都滑脱”(一是与母亲离婚的原因之一;二是合作化和人民公社时把土地都交给了国家)。

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劳朴实的人,他选择自食其力留在乡下是有一定道理的,除了守住来之不易的那点土地是其主要原因外,还考虑到“民以食为先”自食其力解决粮食蔬菜来源。在当时,谁又会想到以后的统购统销和城乡差别呢!

我父亲是种庄稼特别是种蔬菜的一把好手 ,尤其是对秧苗的培育在当地是非常有名的。此外,我父亲不但蔬菜种的好,蔬菜的卖相也好,那是因为他对每把菜的捆扎都是非常讲究的。因此,他所卖的菜价格也好,卖菜的时间也短。

我父亲虽是农民,但他有着不同于其它农民的精明,因他将农业与经商结合起来。来年

什么好卖,该种什么早就胸有成竹,如此这般一年经营下来,收入总比别人家好,生活自然比其它人富足。

我父亲的人缘在当地是较好的,在我家的亲戚中是众所周知的。这是因为,什么新鲜蔬菜出来,我父亲不是急着拿去卖,而是给亲戚和好友先送去,有什么好的东西也是如此,特别是过年杀年猪,半头猪不是送人就是请客吃了。

我的父亲还有比较宽广的胸怀,他没有因母亲与已离婚而记恨,在我们面前从未发泄过对母亲的不满,时不时还让我给外公家送这送哪。特别是1979年我外婆去世,父亲拖着虚弱病体,爬坡下坎,跑上跑下选墓址、修坟墓,直到把外婆妥善安葬完毕。

在我父亲去世前五年,我同父异母的大哥在云南部队当干部,准备接父亲去云南居住及治病,父亲一怕拖累和影响大哥,二又丢不下随他务农的二哥。以至于身体越拖越老火,不幸于1980年过早地离开人世。(二)

我当父亲是从我女儿诞生的那一天起——1981年11月13日。因此,我比女儿要大29岁零3个月又12天。我这个父亲是对女儿而言,没有女儿,我就没有父亲这个称谓。所以,我得感谢我的女儿。

为了感谢女儿,我要关心她的成长——不但关心冷暖,还得关心学习;不但关心健康,还虑所思所想。可怜天下父母心且养子才知父母恩啊!

我这个当父亲的与所有当父亲一样,遗传基因亲情胜似天,对待女儿捏在手里怕掉了,放在口里怕化了。女儿要什么买什么,女儿要多少给多少。啥都怕女儿不满意,啥都怕女儿受委屈。

不正确的思维、不恰当的给予。不该给的给出了格,不该怕的结果出了错。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经意间,女儿成了家,很快成了妈妈,我也成了外公——仿佛昨日的外公就是我的今日,我这个外公又承担起了哺养外孙的职责,我昨日的命运就是我外孙今日的命运,何曾相似、如出一辙。当初我外公的心情也许就是我今日的心情——为了女儿当好外公。在女儿面前要做个像样的父亲,在外孙面前要当好妈妈的爸爸。

我今年60岁,到了退休年龄。在我这一生中,我从单一角色到角色的不断转换——从当儿子、孙子,到当老子到老爷子,从当儿子到有自己的女儿——从当外孙再到有了自己的亲外孙。前不久,我闲来即兴成就七言一首“人生七十二万五,有来有去尘与土;三十而立奔东西,卸甲归田谈辛苦。高堂健在谓幸福,弟兄姊妹尚和睦,相濡以沫夫与妻,一女两孙万事足”以此聊以自慰。现在而今眼目下,为了两孙还将任重道远,为了当好父亲还将鞠躬尽瘁,直到春蚕丝尽、直到油干灯灭。

尽管如此,如果有来生,我还愿当这父亲。(完)

(作者:承上与启下)

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二)
父亲的树 短文阅读答案

1978年,如同冬后的春来乍到时,万物恍恍惚惚苏醒了,人世的天空也蓝得唐突和猛烈——忽然,农民分地了。农民们也就一边站在田头灿烂地笑;另一边,有人就把分到自家田地中的树木都给砍掉了。

田是我的了,那树自然也该是我家的财产和私有。于是就都砍,抬到家里去。有一天政策变了脸,又把田地收回到政府的册账和手里,至少家里还留有一棵、几棵树。几天间,田野里、山坡上的那些稍大的可檩可梁的树木就都不在了。

和别家田头都有树一样,我家的地头也有一棵越过碗粗的箭杨树,笔直着,在春天,杨叶的掌声哗脆脆地响。当别家田头的树都只有溜地的白茬树桩时,那棵杨树还孤零零地立着,像一个单位广场上的旗杆样。父亲几次用手和目光去拃量树的粗细和身高,知道把树伐下来,盖房做檩是绝好的材料和支持。可最终,父亲没有砍那树。邻居说:“不砍呀?”父亲说:“它还没真正长成呢。”

就没砍。就让那原是路边田头长长一排中的一棵箭杨树,孤傲挺拔地竖在路边上、田野间,仿佛是竖着的乡村人心的一杆旗,望着这世界,读着世界的变幻和人心。然在三年后.乡村的土地政策果不其然变化了。各家的土地需要调整和更换,我家的地就冷猛成了别家田地了,那棵已经远比盆粗的杨树也成了人家的树。【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

在成了人家后的第三天,父亲从那田头上过,忽然发现那远比盆粗的树已经不在了,路边只有紧随地面白着的树桩。树桩的白,如在云黑的天空下白着的一片雪。父亲没说话,只看了一会儿那树桩,就朝远处我家新分的田地去了。

父亲离开人世后,我总是念念想起那棵属于父亲的树。再后来,他的坟头因为幡枝生成。又长起了一棵并不成材的弯柳树。树由芽到枝,由胳膊的粗细,到了碗的状。山坡地,不似平壤的土肥与水足,那棵树竟也能在岁月中坚韧地长。乡村的人多有迷信,以为幡枝发芽长成材,皆是很好很好的一桩事。那是因为人生在世有许多厚德时,上天才让你的荒野坟前长起一棵树。以此说,那坟前的柳树也正是父亲生前做人的延续和回报。每年上坟,家人都会把那弯树修整一下枝,让它虽然弯,但却一样可以在山野荒寂中,把枝叶升旗一样扬起来。就这么过了20年,那树竟然原来弓弯的腰身也被天空和生长拉得直起来,和20多年前我家田头的杨树一样粗,完全可以成材使用了。

我家祖坟上有许多树,父亲的那一棵,却是最大最粗的。乡村伦理中的人品与德行,原是可以在因果中对坟地和树木给以给养的。今年正月间,80岁的三叔下世时,我忽然看父亲坟前的树没了,被人砍去了。树桩呈着岁月的灰黑色,显出无尽的沉默和蔑视。再看别的坟头的树,大的和小的一律被人伐光了,原来一片林似的密和绿,现在也都荡荡无存、光光秃秃了。想到今天乡村世界的繁华和闹乱;想到路边一年四季竖着的收购木材的华丽的广告牌;想到我几年前回家就看到村头路边早已没了树木的荡荡洁净和富有,也就豁然明白了父亲坟头被人砍树的原委和因果。

只是默默念念地想,时代与人心从田头伐起最终就砍到了坟头上。

只是想,父亲终于在生前死后都没了他的树,和人心中最终没了旗一样。

只是想,父亲坟前的老桩在春醒之后一定会有新芽的,但不知那芽几时才可长成树。成了树,又有几年可以安稳无碍地竖在坟头和田野上。

(选自《散文选刊》 有删改)

1.文中说:“另一边,有人就把分到自家田地中的树木都给砍掉了。”“可最终,父亲没有砍那树。”人们砍树和父亲不砍树各怀着怎样的心理?表现出什么样的品质?

人们心理:有人分了地就认为地里的树就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并担心政策反复,政府会把田地收走。(1分)品质:看重私利,缺乏信念、坚守。(1分)

父亲心理:不忍砍掉那棵还没有真正长成的树,期望它再长长。(1分)品质:父亲的善良和对信念的坚守。(1分)

2. 请从修辞手法和表达效果两个方面分析文中划线句子的深刻内涵。(6分)

(1)树桩的白,如在云黑的天空下白着的一片雪。【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

比喻,以“雪”的惨白阴冷比喻树桩的“白”,给人一种触目刺眼的感觉,(1分)形象传达出父亲看到树被砍伐后心理上的疼痛和伤感。(1

分)

(2)树桩呈着岁月的灰黑色,显出无尽的沉默和蔑视。

分)

3. 本文中作者多次把树比喻成旗杆或旗,统观全文,从三个层面简要说明作者这样写的深刻用意。

(1)像旗一样直立挺拔的树象征(或比喻)父亲高大的形象及淳厚的美德。(2)“旗”象征“信念或信仰”,旗一样的树不断被伐掉,说明人们逐渐失去了信念或信仰。(3)以“旗”喻“树”意在说明乡村伦理中的人性与品德能够荫庇后人,可敬可畏,不容亵渎。

4. 文章最后说“只是想,父亲坟前的老桩在春醒之后一定会有新芽的,但不知那芽几时才可长成树。成了树,又有几年可以安稳无碍地竖在坟头和田野上。”请探究其中的深刻意蕴。

(1)春醒之后一定会有新芽,表明作者对未来的坚定信念。(2分)

(2)改革开放的时代,“钱”似乎左右着一切,人人一心想着致富,作者表达了对失去坚守美德信念的担忧。(2分)

(3)对朝令夕改的政策的忧虑。(2分)

教师提问:“1978年”你想到了什么?文中两次提到“政策”是否讴歌政策的伟大? 学生提问:

1、“树桩的白,如在云黑的天空下白着的一片雪”关于比喻的作用,①“雪”是否象征了父亲高贵的品质?②是否表达了对人们为了私利砍掉树木的批判?

解答:①本体“树桩的白”而非“父亲的白”,不是表现父亲的高贵品质。

②回归语段:【在成了人家后的第三天,父亲从那田头上过,忽然发现那远比盆粗的树已经不在了,路边只有紧随地面白着的树桩。树桩的白,如在云黑的天空下白着的一片雪。父亲没说话,只看了一会儿那树桩,就朝远处我家新分的田地去了。】该段写的事是:树被砍掉,父亲看到后沉默,表达了父亲的伤痛。

2、对第三题答案的第三点“以“旗”喻“树”意在说明乡村伦理中的人性与品德能够荫庇后人,可敬可畏,不容亵渎”不理解。 解答:回归文本【父亲离开人世后,我总是念念想起那棵属于父亲的树。再后来,他的坟头因为幡枝生成。又长起了一棵并不成材的弯柳树。树由芽到枝,由胳膊的粗细,到了碗的状。山坡地,不似平壤的土肥与水足,那棵树竟也能在岁月中坚韧地长。乡村的人多有迷信,以为幡枝发芽长成材,皆是很好很好的一桩事。那是因为人生在世有许多厚德时,上天才让你的荒野坟前长起一棵树。以此说,那坟前的柳树也正是父亲生前做人的延续和回报。每年上

坟,家人都会把那弯树修整一下枝,让它虽然弯,但却一样可以在山野荒寂中,把枝叶升旗一样扬起来。就这么过了20年,那树竟然原来弓弯的腰身也被天空和生长拉得直起来,和20多年前我家田头的杨树一样粗,完全可以成材使用了。】这一段主要内容是父亲坟前长起了一棵柳树,那是因为父亲生前的厚德的延续和回报。个人觉得对“旗”的理解应该结合该段内容。

下段首句【我家祖坟上有许多树,父亲的那一棵,却是最大最粗的。乡村伦理中的人品与德行,原是可以在因果中对坟地和树木给以给养的。】承接上文,古人很相信“因果”报应的说法,按此说法,好的人品与德行会有回报。

综上所述,个人觉得第三问可以这样的:“旗”象征了好的人品和德行会有回报的因果论。

3、第三题答案第二点“‘旗’象征‘信念或信仰’,旗一样的树不断被伐掉,说明人们逐渐失去了信念或信仰”中“信念和信仰”体现在哪里? 解答:分田前,人与树相安无事,那时的人心纯朴,没有私心;分田后,人们砍树体现了自私自利;后来人们甚至将不属于自己家的人家坟前的树都砍光,人们为了私利丧失了道德感、羞耻感,这些都是失去了信念和信仰的表现。

爸爸在厨房干我短篇(三)
六年级语文复习卷 短文

六年级语文复习卷(阅读短文)

班级 姓名

1、打开心中的那把锁

一代魔术大师胡汀尼有一手绝活,他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开无论多么复杂的锁,从而逃生,

从未失手。他曾为自己定下一个富有挑战性的目标:要在60分钟之内,从任何锁中 (挣脱、挣扎)出来,条件是让他穿特制的衣服进去,并且不能有人在旁边观看。

英国一个小镇的居民决定向伟大的胡汀尼挑战,有意考验他。他们特别打制了一个 (坚固、结实)的铁牢,配上一把看上去非常复杂的锁,请胡汀尼看看能否从铁笼中出去。

胡汀尼接受了这个挑战。他穿上特制的衣服,走进铁牢中。牢门“哐啷”一声关了起来,大家遵守规则转过身不去看他怎样打开锁。胡汀尼从衣服中取出自己特制的工具,开始工作。 30分钟过去了,胡汀尼用耳朵紧贴着锁,专注地工作着;45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胡汀尼头上开始冒汗。最后,两个小时过去了,胡汀尼始终听不到期待中的那锁簧弹开的声音。他 (精疲力竭、竭尽全力)地将身体靠在门上坐下来,结果老门却顺势而开。原来,牢门根本没有上锁,那把看似很厉害的锁只是个样子。

小镇居民故弄玄虚,考验了这位大师。门没有上锁,但胡汀尼心中的门却上了锁。

曾经有一位撑竿跳的选手,他一直苦练却无法越过某一个高度。他失望地对教练说:“我实在是跳不过去。”教练问:“你心里在想什么?”他说:“我一冲到跳线时,看到那个高度,就觉得我跳不过去。”教练告诉他:“你一定可以跳过去。把你的心从竿上‘摔’过去,你的身子也一定会跟着过去。”

他撑起竿又跳了一次, (果然、竟然)越过。

其实,只要打开心中的那把锁,便可以突破阻挠,粉碎障碍,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1、选词填空。

2、据义写词。(从文章中找出有关词语。)

(1)特别打制。 ( )

(2)小镇居民故意将牢门没有上锁,让胡汀尼搞不清其中的缘由,由此考验了这位大师。 ( )

3、用“ ”划出短文中揭示中心的语句。

4、认真读短文,完成填空。

胡汀尼是一位 ,他的绝活是 ,然而面对英国某小镇的居民的挑战,

他 。你觉得其中的原因是 。一位撑竿跳的选手一直无法越过某一个高度,但最终他越过了,这是因为 。

5、写出你读了短文后,从下列句子的悟出了什么,注意加点的词语。

教练告诉他:“你一定可以跳过去。把你的心从竿上‘摔’过去,你的身子也一定会跟着.

过去。” 。

6、由胡汀尼的失败,你想到了生活中许许多多的失败了吗?短文中说“胡汀尼心中的门却上了锁”,请你联系生活实际或者你的见闻,对这位一代魔术大师讲讲自己的看法或对他提些建议,可以举个事例谈 。

2、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我写了第一首诗。母亲一念完那首诗,眼睛亮亮地,兴奋地嚷着:

"巴迪,真是你写的吗?多美的诗啊!精彩极了!"她搂住了我,赞扬声雨点般落到我身上。

我既腼腆又得意洋洋,点头告诉她这首诗确实是我写的。她高兴得再次拥抱了我。

整个下午,我用最漂亮的花体字把诗认认真真地重新誊写了一遍,还用彩色笔在它的周

围描上了一圈花边。将近七点钟的时候,我悄悄走进饭厅,满怀信心地把它平平整整放在餐

桌上。

七点。七点一刻。七点半。父亲还没有回来。我简直急不可耐了。他是一家影片公司的

重要人物,写过好多剧本。快到八点钟时,父亲终于推门而入。他进了饭厅,目光被餐桌上

的那首诗吸引住了。我紧张极了。

"这是什么?"他伸手拿起了我的诗。

"亲爱的,发生了件奇妙的事。巴迪写了一首诗,精彩极了„„"母亲上前说道。

"对不起,我自己会判断的。"父亲开始读诗。

我把头埋得低低的。诗只有十行,可我觉得他读了几个小时。

"我看糟糕透了。"父亲把诗扔回原处。

我的眼睛湿润了,头也沉重得抬不起来。

"亲爱的,我真不懂你是什么意思!"母亲嚷着:"这不是在你的公司里。巴迪还是个孩子,这是他写的第一首诗,他需要鼓励。"

"我不明白,"父亲并不退让,"难道这世界上糟糕的诗还不够多么?"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冲出饭厅,跑进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饭厅里,父

母亲还在为那首诗争吵着。

几年后,当我再拿起那首诗,不得不承认父亲是对的。那的确是一首相当糟糕的诗。不

过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鼓励。因此我还一直在写作着。有一次我鼓起勇气给父亲看了一篇我

新写的短篇小说。"写得不怎么样,但还不是毫无希望。"根据父亲的批语,我学着进行修改,那时我还未满12周岁。

现在我已经有

上一篇:线切割实训过程 下一篇:公安队伍正规化建设发言材料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