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

 下文是关于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一)
最后的总部首长和最后的司令员们

【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   2016年初,解放军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改。中央军委机关由“四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七大军区”调整为五大战区。几经调整,“四总部”和“七大军区”走过多年历程,如今已写入历史。那么,伴随着这段历史被写入史册的最后一任总部首长和最后一任司令员,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最后的总长―――房峰辉
  军改后,解放军总参谋部更名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总参谋长房峰辉成为该部首任参谋长。
  1954年10月,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粟裕任总参谋长。1958年10月,黄克诚任总参谋长,免去粟裕总参谋长职务。1959年9月,罗瑞卿任总参谋长,免去黄克诚总参谋长职务。1965年12月,罗瑞卿被解除总参谋长职务,由杨成武代总参谋长。
  1968年3月,林彪、江青一伙诬陷杨成武“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撤销了杨成武代总长职务,任命黄永胜为总参谋长。
  1970年9月,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因参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阴谋活动,被隔离审查,于1971年被免去总参谋长职务。
  1971年,叶剑英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长之职。他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后,对总参谋部的机构进行了调整。1972年以后,又逐步恢复了总参谋部原编制体制,原属中央和国务院的一些部、委、局又重新划归党和政府建制系统。
  1975年1月,邓小平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1976年4月,邓小平被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1977年7月,恢复邓小平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职务。1980年3月,杨得志任总参谋长。
  1987年11月,迟浩田任总参谋长。1992年10月,张万年任总参谋长。1995年9月,傅全有任总参谋长。2002年11月,梁光烈任总参谋长。
  2007年,陈炳德任解放军总参谋长。2012年10月,房峰辉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解放战争时期,在解放军总部以及各个方面军里,有8位统帅级人物常常被部下或同仁称为“某老总”或“某总”,并一直沿用至建国后,成为比他们的职务或军衔更令人景仰的称号,这个“某总”通常就指总参谋长。后来约定俗成,以“总长”作为“总参谋长”的代称。
  建国后,解放军的第一任总参谋长是徐向前。但很快他就以健康的原因,把总参谋长一职交给了聂荣臻。因循解放战争时期的称谓,“聂老总……聂总”的称呼如雷贯耳。
  严格地说,到1954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这一名称才正式出现,此前的名称是“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部”。从徐向前算起,至今一共有过16位总参谋长。其中,邓小平和叶剑英都是以军委副主席的身份兼任总参谋长,而聂荣臻和杨成武一直都是代总参谋长。
  1975年,邓小平复出,在他所担任的职务中,就有总参谋长。1977年,他再次复出,因为是官复原职,自然还有总参谋长一职,他是唯一一位两次担任过总长的人。
  2002年前,总参谋长没有固定的任期,此后才开始形成一种制度,任期为5年,不得连任。张万年是升任军委副主席的最后一位总参谋长。此后的总参谋长,除了梁光烈转任国防部长外,其他人都是在总参谋长任上退休。
  如今,“总参谋部”这个名称已经走进历史,“总长”这个称谓也将不复存在,房峰辉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最后一位“总长”。
  房峰辉是典型的从基层发展起来的军官,毕业于国防大学国防研究系战略指挥专业的他,自1968年2月至2003年,历任排长、作训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后官至新疆军团副参谋长、第21集团军副军长、军长等职务。
  在房峰辉的军旅生涯当中,2007年7月调升北京军区司令员,成为其至关重要的履历。自此,他成为七大军区中最年轻的司令员。而在2009年国庆大阅兵中,担任总指挥的他,陪同时任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检阅部队。
  十八大前夕,中央军委四总部主帅换班,具有相对年龄优势的房峰辉由北京军区司令员擢升至总参谋部,接替陈炳德出任总参谋长。
  房峰辉是这次军改的坚定支持者。此外,房峰辉一步步从军队基层发展起来的经历,也符合中共新一届领导集体选人用人的标准。
  最后的总政治部主任―――张阳
  2016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剥离职能,大部分职能新名称改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政治工作部。总政治部曾是解放军的一个重要部门。1931年2月17日,根据苏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第六号通令建立的总政治部,是国家军队或武装力量政治工作的最高领导机关。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至1950年4月,总政治部主任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少奇兼任。1950年4月,新组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罗荣桓任总政治部主任。
  1954年9月28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成立后,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1954年10月,罗荣桓被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傅钟、谭政、萧华、甘泗淇任副主任。1956年12月谭政任总政治部主任,萧华、傅钟、甘泗淇为副主任。1961年1月,谭政被撤销总政治部主任职务,罗荣桓复任总政治部主任。1963年12月,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逝世。1964年9月,萧华任总政治部主任。
  “文化大革命”中,总政治部受到严重破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出于篡军、反党夺权的阴谋需要,以种种罪名打倒了总政主任萧华和副主任等人。军委办事组政工组,取代了总政治部领导。
  1969年10月,开始重新组建总政治部。12月,总政治部恢复办公,李德生任总政治部主任。   1973年,总政治部主任兼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被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1975年1月5日,张春桥任总政治部主任。
  1976年10月6日,张春桥被隔离审查。1977年8月29日,韦国清任总政治部主任。
  1982年,总政治部的机构又作了精简,总政领导班子再次进行调整,总政办公厅改为总政办公室。1982年9月,余秋里任总政治部主任。1987年11月,杨白冰被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1992年10月,中央军委任命于永波为总政治部主任。2002年11月,徐才厚任总政治部主任。2004年9月,李继耐任总政治部主任,免去徐才厚总政治部主任职务。
  2012年10月24日,张阳接替李继耐,升任总政治部主任,直到2016年总政冶部改为职能部门。由此,张阳成为解放军总政冶部最后一任主任。
  综观张阳的军旅生涯,他几乎都在政工系统服役,长期担任部队的政治主官。他出生于1951年,河北武强人,1968年入伍,从一名战士开始,历经副班长、班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团政委等基层职务的锻炼,1996年从炮兵一师副政委岗位上调入第42集团军,任师政委,后升任集团军政委。2007年9月,张阳首度出任大军区正职,担任广州军区政委,并在党的十七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张阳的军旅生涯中有几件值得注意的特殊功绩,一是在担任第42集团军政委时,在改制换装和人才培养方面倾注不少心血。2003年4月,总参谋部发布命令,广州军区某摩托化步兵师改编为机械化步兵师。这意味着,营房库房设施要改建,训练场地要重新规划,还有最重要的人才培养要跟上。该师主体是传统步兵出身,多数人对机械化装备比较陌生,张阳和第42集团军军长刘粤军到该师现场办公,确定把人才培养作为改制换装的首要任务来抓,叫响了“宁可让人才等装备,也不能让装备等人才”的口号。二是在2008年的南方雨雪冰冻灾害中率部队救灾。当时,粤北地区灾情格外严重,时任广州军区政委张阳和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章沁生一道,迅速调看调听有关具体灾情和水文气象资料,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支援地方抗雪救灾工作的预案和方案,随后又连续签发两份特急电报,命令沿线部队立即出动,积极配合地方抗雪救灾。随着灾情的不断扩大,张阳也亲赴第一线指挥,他与章沁生一起顶风冒雪,到韶关市乳源县境内险要地段查看灾情,现场指挥抢险。
  此番军改后,张阳担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
  最后的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
  2016年1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新名称改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后勤保障部。
  总后勤部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后勤工作机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作的领导机关,在中央军委领导下,组织和领导全军后勤建设和后勤保障工作。其前身为1930年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经理卫生部。
  1949年11月,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总后勤部改称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后方勤务部,杨立三任部长。1951年10月,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黄克诚兼任总后方勤务部部长,杨立三改任第一副部长。
  1954年2月,洪学智任总后勤部副部长。1954年10月,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成立后,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后方勤务部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方勤务部,黄克诚任部长兼政治委员,邱会作任副部长兼副政治委员。
  1957年5月,洪学智任总后勤部部长。1959年10月,免去洪学智部长职务,邱会作任部长。
  1960年4月,总后方勤务部改称总后勤部,邱会作仍任部长。“九一三”事件后,邱会作被免去后勤部部长之职。1973年6月,张宗逊被任命总后勤部部长。
  1978年2月,免去张宗逊部长职务,张震任部长。1980年1月,洪学智任部长。
  1987年11月,赵南起任部长,刘安元任政治委员。1992年10月,傅全有(原兰州军区司令员)任总后勤部部长。1995年9月,王克(原沈阳军区司令员)任总后勤部部长。2002年11月,廖锡龙任总勤部部长。2012年10月,赵克石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
  此番军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写入历史,赵克石也由此成为最后一任后勤部部长。
  赵克石出生于1947年,河北高阳人,1968年入伍。他军旅生涯的一大特点是,从军40多年从未离开过南京军区,历任军训部部长、陆军第31集团军参谋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陆军第31集团军军长、南京军区参谋长等职务。
  2007年,赵克石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作为一个身在海防前沿的司令员,赵克石负责领导和指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5省和上海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担负着军事斗争准备的繁重任务。在任期间,他组织指挥南京军区部队参加了抗击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抗震救灾、青海玉树地震救援、上海世博会安保。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赵克石高度关注灾情,启动应急救援机制,先后派出医疗分队和陆航部队前往地震灾区抢险救灾。不仅如此,赵克石还带领军区机关干部向地震灾区捐款,短短3天整个南京军区部队就捐款809万余元。
  2016年1月,四总部调整后,赵克石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
  最后的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
  2016年1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新名称改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
  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成立于1998年4月3日,它的职责是全面负责全军武器装备建设的集中统一领导,促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总装备部的组建,使人民解放军长期实行的三总部领导体制(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成为四总部体制,这一消息曾引起海内外的极大关注。
  首任总装备部部长是曹刚川上将。2002年,李继耐接任总装备部部长。2004年,陈炳德担任总装备部部长。2007年,常万全担任总装备部部长。2012年,张又侠继任总装备部部长。   张又侠最为人们所关注的,是他“上将之子”的身份。他的父亲张宗逊,1908年出生,陕西渭南人,就读于黄埔军校,参加过北伐战争,投身过秋收起义,打过百团大战,担任过陕甘宁野战军司令员和西北野战军副司令员,数十年戎马生涯,战功无数。1955年,张宗逊与王震、贺炳炎等一起被授予上将军衔,是“开国上将”之一。因此,2011年张又侠晋升上将后,成就了解放军第二对“父子上将”的佳话,另一对是原军委副主席张震与曾任二炮政委的张海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73年至1978年,张宗逊曾担任总后勤部部长,当时解放军尚无总装备部建制,军械装备工作主要由总后勤部承担。因此,张又侠执掌总装备部后,被称是“子承父业”。
  总装备部比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和总后勤部建立时间晚,是四总部里最年轻的。它是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组织全军武器装备的工作机关,不仅担负着全军武器装备的发展计划、科研试验、订购保障等任务,还肩负着我国载人航天、卫星发射测控的重任。
  张又侠1950年出生于北京,1968年参军,历任连长、团长、师长、军长,2005年12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年9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负责领导和指挥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三盟一市境内的所属武装力量。
  在4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张又侠战功显赫,展现了优异的指挥才能,也具备过人胆识。其中最受瞩目的战绩,是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老山战役。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张又侠担任14军40师118团连长,随部开赴前线。他作战主动积极,开战后很快提升为119团团长。1984年,中越边境再起冲突,张又侠以14军40师119团团长的身份投入老山战役。在这次战斗中,不论进攻还是防守,张又侠都有出色的表现。当时,他制订的进攻计划是“文革”后第一个完整的步炮协同计划,经过炮击后,步兵开始攻击,总共40分钟拿下主阵地。在夺下主阵地后的防守中,张又侠起到了更关键的作用,他率团坚守,整个40师成功抵抗了越军发起的3天反攻行动。越军3天阵亡3000余人,可见战事之激烈。
  张又侠是解放军中为数不多的有实战经历的高级将领。
  此翻军改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调整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总装备部成为历史,而张又侠则成为最后一任总装备部部长。如今,张又侠担任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
  最后的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
  沈阳军区守卫着祖国东北,一直是国防建设的重点。邓华、陈锡联、李德生、刘精松、王克、李新良、梁光烈、钱国梁、常万全、张又侠、王教成等先后担任军区司令员。
  王教成1952年生于浙江杭州,17岁入伍,曾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
  1969年入伍后,王教成经历过野战部队、军区机关等多个岗位的历练,先后担任过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南京军区三界训练基地司令员、南京军区军训部部长等职务。
  2000年,王教成出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2005年,王教成出任隶属于南京军区的陆军第12集团军军长,后于2007年底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在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期间,王教成主管战区民兵预备役、人防等工作。为弄清基层实际,他经常下基层调研,提出指导性意见与具体工作方案。王教成还摸索出关于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建设发展的新思路,主张在信息化条件下,必须按照体系作战的要求,将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实现后备防空力量之间的优势互补,加速后备防空力量整体作战能力的形成。
  2009年,王教成晋升为中将。2012年,王教成调任至沈阳军区出任司令员。2014年,王教成晋升上将军衔。
  此番军改后,王教成担任南部战区的首任司令员。
  最后的北京军区司令员―――宋普选
  在北京军区历史上,杨成武、杨勇、郑维山、李德生、陈锡联、秦基伟、周衣冰、王成斌、李来柱、李新良、朱启、房峰辉、张仕波、宋普选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宋普选,1954年出生,上将军衔。公开资料显示,宋普选历任作战处处长、某师代师长、54集团军参谋长、军长,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国防大学校长。2014年12月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2015年9月,宋普选上将担任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总指挥。
  2006年,宋普选出任第54集团军军长,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素有“铁军”、“王牌军”之誉。根据媒体报道,在任第54集团军军长期间,宋普选率部参与2008年汶川地震抗震救灾,并喊出了“铁军就要啃最硬的骨头、抢最艰巨的任务”的口号。
  2009年,宋普选接替到龄退役的徐承云中将,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从而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并在2010年晋升中将。2013年7月,宋普选接替到龄退役的王喜斌,升任国防大学校长,跻身正大军区级。2014年底,宋普选与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张仕波对调,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
  2016年2月,宋普选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司令员。
  最后的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
  兰州军区地处西北,张达志、皮定均、韩先楚、杜义德、郑维山、赵先顺、傅全有、王克、刘精松、郭伯雄、李乾元、王国生、刘粤军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刘粤军,祖籍山东荣成,1954年9月出生在中南军区驻粤东第41军的军营中,父亲叫刘义德,是从胶东渡海北上的老八路,因为出生在广东的军营中,所以父亲给他起名叫“刘粤军”。
  1969年12月,还不满16周岁的刘粤军参军入伍,到著名的“塔山英雄团”367团当了一名普通的步兵。1973年12月,刘粤军被提升为排长。10个月后,又被提升为367团2营4连连长。   1979年2月爆发的对越自卫还击战,时任4连连长的刘粤军,担负着穿插先锋连的重大任务踏上了战场。刘粤军带着自己的连队,一边战斗一边前进,经历了一次次战斗,战胜了一个个困难,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一切战斗任务。
  1999年4月,刘粤军被任命为解放军驻澳门部队司令员。当年7月,刘粤军晋升为少将军衔。2007年6月,刘粤军跨大军区交流至兰州军区担任军区参谋长。2008年7月,刘粤军晋升为中将军衔。2012年10月,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年满65周岁退役,刘粤军被任命为司令员,成为中国军界的新一代翘楚,这一年,他才58岁。
  2015年7月,刘粤军由中将军衔晋升为上将军衔,成为解放军现役38名上将之一,攀上了军旅生涯的新高峰。
  如今,刘粤军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司令员,成为五大战区司令员之一。
  最后的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
  济南军区驻防山东、河南,杨得志、王新亭(代司令员)、曾思玉、饶守坤、李九龙、张万年、张太恒、钱国梁、陈炳德、范长龙、赵宗岐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赵宗岐上将,原名赵中奇,黑龙江省宾县人,1955年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农村百姓家庭。1970年,赵宗岐应征入伍,当时仅15岁,堪称娃娃兵。入伍后,他被编进了14军40师118团。
  1979年2月,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赵宗岐此时为118团司令部侦察股长,参加了此次战斗。1980年代,14军参加了扣林山和老山、八里河东山两场战事,其中以1984年40师为主进行的老山、八里河东山出击和防御作战最为有名,118团赢得“老山英雄团”美誉。赵宗岐更显精壮成熟,足智多谋,多次部署作战区域敌情侦察,甚至自己也亲自带队,化装潜入敌营抵近侦察,并亲手击毙过越军。同时,赵宗岐还带队支援过友军11军的者阴山战斗。
  1985年,百万大裁军,赵宗岐从师里返回到118团任团长,此时他才30岁,入伍仅15年,典型的少壮军人,军中骄子。1991年8月,赵宗岐任40师副参谋长。
  1992年4月,已任正团7年的赵宗岐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次发展机遇,他被中央军委任命为西藏军区山地步兵第52旅旅长,从此他长期扎根西藏高原。1998年,赵宗岐升为西藏军区副参谋长,不久扶正。2001年,任副军职务的赵宗岐晋升少将军衔。
  2012年11月,57岁的赵宗岐升任济南军区司令员,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员,两岳雄师,尽归其统辖。
  2015年7月,赵宗岐晋升为上将军衔,为现役38名上将之一。
  2016年2月,七大军区调整后,赵宗岐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司令员。
  最后的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
  南京军区镇守中国的东南门户,许世友、丁盛、聂凤智、向守志、固辉、陈炳德、梁光烈、朱文泉、赵克石、蔡英挺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蔡英挺出生于福建省晋江县青阳镇,祖籍石狮市永宁镇,1970年12月入伍后,长期服役于南京军区驻福建某部,熟悉台海及周边海上军情,对台海问题颇有研究;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担任南京军区某守备师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等职务。
  1996年,台海关系紧张,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亲临南京战区指导,此后蔡英挺任张万年秘书、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
  与其他多位被重用的将领一样,蔡英挺有过集团军军长、大军区参谋长的任职经历。2002年后,蔡英挺重返南京军区任副参谋长;2004年接替升任南京军区参谋长的赵克石,担任驻福建某集团军军长;2007年任军区参谋长,从而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并当选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2011年夏季的将领调整中,蔡英挺得以升任副总参谋长,从而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正大军区级将领。2012年,蔡英挺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
  军改后,蔡英挺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
  最后的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
  广州军区担负着保卫祖国南大门的重任,黄永胜、李天佑(代司令员)、丁盛、许世友、吴克华、尤太忠、张万年、刘存智(代司令员)、朱敦法、李希林、陶伯钧、刘镇武、章沁生、徐粉林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徐粉林1953年生于江苏金坛,1972年12月参军,曾长期在兰州军区任职。
  1998年6月,徐粉林出任陆军第47集团军参谋长。2002年1月,他接替常万全出任第47集团军军长。2004年7月,徐粉林调任陆军第21集团军军长。2007年7月,徐粉林由大西北的兰州军区调往广州,接替当时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房峰辉,任广州军区参谋长。
  2009年12月,徐粉林升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军区“一把手”。2013年7月,习近平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后首次晋升上将,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等6名将领共同获授衔。
  据报道,徐粉林是理论研究的典范,1980年代后期的许多军事理论期刊,都能看到徐粉林发表的文章。2006年,徐粉林曾在《光明日报》发表题为《孙子兵法与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的文章,探索中国古老的军事思想在当今信息时代军事斗争准备中的应用问题。
  此次军改中,徐粉林担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
  最后的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作成
  成都军区驻防祖国大西南,辖区内的国界线达7000多公里。贺炳炎、黄新廷、梁兴初、秦基伟、刘兴元、吴克华、尤太忠、王诚汉、傅全有、张太恒、李九龙、隗福临、廖锡龙、王建民、李世明、李作成等曾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李作成生于1953年10月,湖南安化人。1979年在边境作战中,时任广西军区边防独立师3团8连连长的李作成,带着连队与敌人血战26昼夜。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荣誉称号,李作成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李作成作为作战英模报告团成员在全国巡回演讲,宣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李作成这个名字,可谓家喻户晓。
  2015年7月31日,李作成晋升上将军衔。2015年12月31日,李作成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
  (摘自《环球人物》戴光/文,《中国新闻周刊》席志刚/文,《环球时报》等)【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

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二)
“禁卫上将”张宗逊和他的“将星”儿子

【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   张宗逊在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他和毛泽东有很深的渊源,一直备受重用。张宗逊之子张又侠身为将门之后,是中国新一代将领中历练丰富、资历完整的“将星”,于2011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张宗逊和张又侠因此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二对父子上将。

  张宗逊与毛泽东有很深的渊源
  张宗逊,1908年2月7日出生在陕西渭南赤水镇堰头村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1926年2月,他如愿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编入第五期入伍生第二团二营五连,并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共正式党员。张宗逊和毛泽东有很深的渊源,一直备受重用。
  1927年,秋收起义受挫后,由于部队建制单位大量减少,干部大都降职任用,张宗逊被调到特务连任副连长。
  特务连的主要任务是护卫毛泽东和团部安全,张宗逊带领一个排,专门担负毛泽东的贴身警卫任务,实际上成了毛泽东的首任卫士长。张宗逊除负责护卫毛泽东外,还兼负着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收集情报。
  1937年1月6日,毛泽东任命张宗逊担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第一局局长。中央军委一局,也称中国工农红军总部一局,是军委指挥机关的一个综合部门,下设作战、文秘、机要、警卫和行管等单位,并直接指挥中央警卫团。其性质与职能,类似于现在的军委办公厅加总参作战部,再加机要局、警卫局和管理局。出任如此要职,可见毛泽东对张宗逊的信任与器重。
  1945年8月20日,中央军委组成晋绥野战军,归中央军委直接指挥。贺龙兼任晋绥野战军司令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兼吕梁军区司令员、政委,并仍直接指挥358旅。
  1947年2月,中央军委决定,把张宗逊率领的晋绥第1纵队和陕甘宁边区的新4旅、教导旅、警备1旅、警备3旅,合编为陕甘宁野战集团军,毛泽东任命张宗逊为司令。
  集团军刚组建完毕,即遇到胡宗南以5个旅的兵力进犯边区陇东的庆阳和合水两县地区,张宗逊率集团军主力前往迎战,将敌先头之第48旅大部1500余人歼灭于西华池地区,击毙敌少将旅长何奇,拉开了陕甘宁边区大规模保卫战的序幕。
  1947年7月21日,中央军委决定,西北野战兵团改编为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张宗逊任副司令员兼第1纵队司令员。
  1950年10月,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赴朝鲜,经毛泽东批准,张宗逊代理西北野战军暨西北军区司令员职务,主持西北战区的工作。1973年6月至1978年2月,是“文革”后期和“洋冒进”时期,张宗逊回京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这也是他最后一个军职。
  由于张宗逊波澜壮阔的一生,大多是与护卫党中央、毛泽东联系在一起,所以军史研究者雅称他为“禁卫上将”。
  在不同的三个大军区历练出的新一代将领
  张又侠,1950年7月生于北京,2011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张又侠18岁从军后,多半担任作战部队的主官,拥有丰富的指挥经验。1976年张又侠出任中共第14军40师118团连长,驻在地位于云南省境内。此后张又侠陆续升任118团副团长、119团团长、40师副师长、师长等职务,都是正副主官。由此可见,他比较擅长指挥带领团队作战,而不是分析筹划的幕僚工作。
  张又侠可以说是个天生军人料。在云南的一次演习演习时,他身为连长。演习完毕后总结发言,在张又侠总结时,总参人员给予高度评价,当知道他的出身后说“怪不得”。但早年的张又侠个性张狂,不把政工干部放在眼里,当时军首长就骂他,“谁给他当政治搭档都成了摆设”。
  在45岁之后,张又侠晋升速度加快。1990年代后期,他升任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副军长,并在47岁(1997年)晋升为少将军衔。于2000年8月晋升第13集团军军长,当时他刚满50岁不过一个月。2005年12月张又侠离开成都军区,晋升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年9月升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历练大军区副职(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职务未满两年,就被提升到大军区正职职务(沈阳军区司令员),并且曾经在不同军区历练(成都、北京、沈阳三个大军区),可见他是有计划地受到栽培的将领。
  2007年对张又侠而言是仕途发展关键的一年,他在这一年晋升大军区正职职务、获中将军衔,并当选中共十七届中央委员,充分显示中共中央对张又侠能力的肯定与重视。
  战功显赫,具备过人胆识
  张又侠的军旅生涯中,最受瞩目的功绩可说是曾参与“中越战争”。
  在1980年代末期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的对外战略后,中共与邻国关系逐渐和缓,干戈止息,因此张又侠成为“50后”的将领中,少数具有战功的将领之一,更是七大军区现任司令员中唯一具有实战经历的将领。
  1976年张又侠担任第14军40师118团连长,年仅26岁的张又侠以连长职参战,作战主动积极,因而在战后很快被提升为119团团长。
  1984年发生“中越边境冲突”,张又侠以119团团长身份在老山作战表现突出,不论在进攻与防守方面都表现出色,展现他指挥、领导部队的长处。当时他拟定的进攻计划更是“文革”后第一个完整的步炮协同计划,经过炮击后步兵开始攻击,总共40分钟拿下主阵地,但总歼敌人数不多。
  张又侠更关键的角色是在老山阵地的防守作战。敌失去老山后集中两个师的兵力反扑,由黄连山省的越南第二军区司令武立中将指挥,此人是越南军中老战士。
  张又侠率军坚守前线,成功地抗击越军发起的三天反攻行动。张又侠任职的40师在3天时间里抵挡越军的猛烈反攻,越军共阵亡3000余人,可见战事之激烈。
  战后越军总指挥对部下说,要学习中国军队,他们要攻就攻得下,要守就守得住。这一仗也吸引了许多国家军事人员的关注,泰国和朝鲜的军事人员到现场观察了解,那时的朝鲜军官私下表示中国的路走得对。
  在老山作战立下战功后,张又侠随后升任40师副师长、师长。在担任40师主官的这段时期,他仍不改剽悍的军人武风,曾向当时担任海军司令员的刘华写了一份报告,阐述建立一只蓝色海豹突击队,藏于远洋货轮中,突袭南中国海上的外军大型舰船,还自荐为这支部队的首任军事长官。
  由此看来,张又侠不但在战争中展现优异的指挥才能,也具备过人胆识。
  2007年9月后,他担任沈阳军区司令员,在“和平使命-2007”中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扮演了重要的支援角色。虽然他并非负责此次反恐军事演习,但是他以沈阳军区司令员的身份陪同指挥,参与演习相关仪式,并支援前期的准备工作,这些重大演习的历练增加了他未来被委以重任的可能性。
  2008年初夏,张又侠担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时,曾发生被国防部命名为“神枪手四连”因过于重视电脑软体训练,而荒废实弹射击等基础训练,导致竞技时败给其他连队的事情。
  张又侠亲自率领机关人员,把该连全员全装拉出营区,用两天一夜的时间连续演练18个实战课目,用实际行动提醒各部队不能忽略实兵训练。这呼应了张又侠在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曾对媒体表达的观点,即推动资讯化转变,也要同时增强训练实战性。
  2012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四总部进行重大人事调整,此前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张又侠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既具有实战经验、立下战功,又曾经历成都、北京、沈阳等多个军区的历练,被称为中国新一代将领中历练丰富、资历完整的“将星”。
  (据《渭南日报》《环球人物》) 【钱树根上将之子钱伟现任】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劳动保护片区服务站 下一篇:办公室工作之“想事在前”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