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下文是关于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单口相声笑到你趴下》

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帅哥登场,热烈鼓掌,谢谢``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见面,

哇`在场的美女可真多啊`看的我都眼花`心花怒放了,帅哥也很多啊`一个个跟唐僧似的,真恨不得一口吃了你,真想揍一顿,看的我手痒的.长那么帅干吗?白白嫩嫩的,不是真的吧,整过容的吧.脸上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的.不像我,其实说到我可就有的说了,真的.就说我这脸吧,一看就是原装货,有防伪标志呢.长了很多粒粒.啊,粒粒,啊粒粒,这么多粒粒,从过去到现在不离不弃,伴着我走遍了天涯海角,啊粒粒.啊粒粒,我的粒粒.有人曾经告诉我说这叫青春痘.当然我问了我妈妈.她告诉我说这是"盛夏的果实"记得小的时候,村里人可喜欢我了,都说我长的帅,很有特点,就和长沙的"臭豆腐"似的.我可高兴了.当然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要说帅气不帅气.脸上一块"油麻地".他们都说看到我就好象看到了"油菜花"的前景.后来我渐渐长大了,发现他们都不是在真心的夸我.于是我就去找我妈妈.她看着我一脸的"原子弹"就安慰我说"不担心",当时我就就生气了.可大了."青春痘"又不长你脸上,你当然不担心,后来不是没办法了,这男人的事情还得男人办.所以我只要一有时间,就就往药店跑,希望可以找到消灭这些"等离子武器"的妙方.因为这些家伙实在太可恨了.原先吗.只是戏剧性的在我脸上打游击,后来生活条件好了.营养充足了.随着党的十六大的召开.它们也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与时俱进,实行"中部大开发".索性把大部队都拉到我脸上来了.每次当我捧着希望的药品回家时.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就等着哪天能:丰收摘痘了:可时间过去了.它们毅然固守根据地,我现在可恨那些医生了.后来我朋友见我这样,确实也太对不起观众了,就给我出主意,说用##效果很好,我想反正"门面"都成这模样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可结果实在是太另我痛苦了.最后,我死活不管了.碰着脸对着镜子就挤啊挤,当时我心里是这么琢磨的."既然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们安生,就算不能让你们"断子绝孙"也要搞得你"终身残废"一天一天就成这样了.坑坑洼洼的,就成这样了,都能和我村的马路媲美了.话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抗日只抗了8年就解放了.我光是"抗痘"就抗了9年,到现在还没解放.怪不得人家说我是:长的像雨,像雾,又像风,就他妈不像人,每想到这里.我的心都冰凉冰凉的,如果上天能给我个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会说:痘痘.快从我的脸上消失吧,这样我才有妞泡:不过后来我想通了.其实这也并不是一件特别坏的事情.;至少;夏天我不用挂"蚊帐"睡觉了,为什么呢.因为蚊子怕在我的脸上崴了脚.

好了,不说这事情了.因为这还不是我最伤心的事情,最让我伤心的事.就是我的名字了,大家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那我就告诉大家.我的名字就叫``````哎呀.妈呀`都没勇气说了,朋友门,给点勇气好吗?谢谢.既然大家都表态了,那我就说了啊.反正丢人现眼也不是第一次了,那我就鼓起勇气再丢人现眼一次.我的名字就叫"肖土豆,好有创意的哦.是人哪会起这样的名字.可我村里的人都不叫我的名字.他们就叫我"落花生"说刚好配上我的脸型,我心里特别扭,你知道吗?特难受,怎么办,找他们PK啊.可我又打不过他们,结果每次都是"眉清目秀"的上去,最后"鼻青脸肿"的下来,那疼的我啊,就像石板磨压住了狗尾巴,那是"嗷傲的叫啊"

在这种肉体和精神同时受到摧残的情况下.我还是成功的长大了,长的很茂盛.100多斤的活气.都28了.该成家了.这不,那些说话能把母猪说上树的人就上门了,说那姑娘真是美貌,全无麻子,盖过天下.我一听.可乐坏了.喜的我呀,一晚上没睡着觉.这不,过几天,幸福的时刻来了.当天晚上,我又是一晚上没睡觉.我坐这沙发上想了一晚上.怎么也没想明白,这媒婆说的和显示咋就差那么远呢,我怎么就娶了个"世界第八奇迹"回来了呢?后来整明白了,原来把标点搞错了,应该是那姑娘美貌全无,麻子盖过天下.没办法,我得补救啊,就约她出来,私了私了.她在草地上画了个圈.说:我对你的爱,就像这个圈,永远没有终点.听到这话.当时我蒙了,可我是个天才,我特聪明了.也画了个圈.对她说:我对你的爱,也像这个圈,永远没有起点.后来就拜了,朋友们,说到这人的运气一来,那是挡都挡不住啊.没过几天,我又自己谈了个,我可自豪了.后来那女的要我去她家吃饭.我死活都不肯去.因为这模样长的也太不科学了.后来她看出我心思了.说了句话,让我感动了好久好久,:长的丑,并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那生产厂家.我爸爸妈妈都是数学老师,

生平就爱和小数点打交道.

不怕你们笑话,我还有一粗心的毛病,可惹大麻烦了,不知道是不是遗传,这不有一次嘛.我上厕所,忘记带纸了,心里正急呢.这时候从屋顶上替下一张纸来,当时我想都没想就接了过来.后来发现不对了.问那人是谁.这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嘘.别出声.我是雷锋"现在想起来,心里可暖和了,因为像我这样长的就像"阎王开店,鬼都不敢上门"的尊容,还值得有人偷窥.可见在人格魅力上,还是有所突破的.这不完事了嘛.我出去逛逛,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街上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回头率之高,把我骄傲的都快不行了.这时候有个小孩说了一句"妈妈,那是哮天犬吗?"我赶紧跑回家一看,妈呀!后来想起来了,原来是刚才在厕所的时候,手忙脚乱的拿擦过屁股的纸又去擦鼻涕.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毛病不少,可朋友多呢.真的,玩的可贴心了.记得,每次出去玩的时候,他们都抢着自己请客.那场面,感动死人的.可结果都是我请客.直到现在,场外还有好多人吵着,嚷着,叫着,跳着要和我交朋友,朋友门,想不想和我交朋友?当然咯.像我这样的谁都愿意,"猪头狗脑流鼻涕,逆来顺受好脾气"是不是,朋友门.还听吗?没了

-

第二篇:《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

《幸福童年》讲稿 作者:方清平

想不到还真有人鼓掌,这就算开张大吉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您这掌声是欢送主持人下场——我没名儿啊。不过刚才在这个剧场门口有一孩子认出我来了:“你演员吧?演阿凡达的吧?”——认错人了。您看那些笑星上场,台底下掌声、笑声不断,到我这儿呢?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您不用安慰我,真的,我低调惯了。 我说的不是相声,是寂寞。因为我从小就不是说相声的材料,我从小有点儿傻。现在的孩子童年多幸福啊,三对儿夫妻一个孩儿,中国话还不会说呢,就给报英语班了。我小时候,家里哥儿五个,就我爸爸一个人挣钱,五个孩子就四条裤子,我老得在家留守。现在的孩子什么玩具没有啊?全带电的。电脑、电玩、电棍——哦,这不让玩儿啊。我小时候,家里就一电门,我爸爸还不让摸。现在的孩子有MP8了都,我小时候半个P也没有。我姥姥有一根拐棍,她死了,我玩了半年——我拄着它装佘老太君。 中间上学,课间休息实在没得玩了,班长组织我们搞竞赛,看谁呀能把这脑袋钻进那课桌里去。我还挺争气,我钻进去了,拔不出来了。把我爸爸找来了,带我去医院啊。传达室老师不让出去,说这个桌子是公共财产,说得摘下来才能去医院。我爸说:“要能摘下来我们上医院干嘛去呀?”交了押金才让走。现在这个大夫对病人负责,我们小时候那大夫糊弄人,要给我从脖子这儿截肢。我爸说:“早就废除砍头了。”拽着我就跑了。回家吧,上不了公共汽车,顶一桌子往家走,回头率100%——不知道我什么兵种。我们有个街坊是木匠,说是把桌子锯了,我爸舍不得——学校扣着押金呢。我爸说:“带着桌子也好,写作业方便。”脑袋在里头塞着呢,看不见,写作业?顶了三天,人瘦了一圈,给我拔出来了。 现在的孩子看演出,多丰富啊:相声、木偶剧、话剧、音乐……我们小时候就那几出戏,还是区业余剧团演的。小时候看《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枪毙滦平,杨子荣这手按着滦平,这手拿枪,一比划,后台有个道具师,拿那个锤子一敲那砸炮,“梆”,滦平死了。那天是在操场演出,赶上下雨,砸炮受潮了,杨子荣一比划,枪没响,我们同学们都楞住了,老师还跟我们说呢:“杨子荣叔叔用的是无声手枪。”滦平听不见枪响他不躺下啊,杨子荣继续做戏:“我代表人民”——又赶上一受潮的砸炮;“我代表党”——又是一受潮的砸炮。杨子荣真急了,没子弹了:“代表人民代表党,我掐死你!”这滦平掐死了,我站起来叫好:“杨子荣叔叔手劲儿真大!”因为我那脑袋让桌子挤了之后就有点儿缺心眼了。那时候我们家养了只鸡,让汽车给轧死了,司机想赔钱啊,就问我:“小孩儿,这鸡是你们家的吗?”我说:“看鸡毛像,就是我们家那鸡没这么扁。” 我小姨有时候也辅导我做功课,给我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说这白骨精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我不听,眼睛看着窗户外头。我小姨真急了:“方清平,你倒看着我啊,不看我,你知道白骨精长什么模样啊?”上课也不听讲,老师在上面讲,我在底下小声嘀咕。我们老师惩罚我:“方清平,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大声重复二十遍。”不敢不说啊,往那一站:“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行了,以后记住了,上课要说话必须举手。”老师又讲了二十分钟课,该回答同学问题了,大伙都举手,我也举手。老师还记着刚才那仇呢,最后一个才叫我:“方清平,你要问什么呀?”“来不及了,我就地解决了。”我学得最差的就是语文,连造句都不会。老师让用陆陆续续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晚上六点,我爸爸陆陆续续回家了。老师在后面写评语:你们家乱不乱呢?爸爸们还不一块回去,还陆陆续续回去,你妈得热几回饭呢?我那时造句老离不开我爸爸,家里就他一个人挣钱呐。老师让用感谢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我感谢我爸爸给我写作业——把我爸爸出卖了。老师让用原来造句,我造的句子是:原来他是我爸爸——刚弄明白。写作文更差了,小学二年级,老师让写《我的XXX》。我拍马屁,写《我的老师》,头一句:“我的老师是一张瓜子脸”。这瓜我少写一勾少写一点,老师一看:“我的老师是一张爪子脸”。爪子脸什么德行啊?接着往下看吧:“午夜十二点,我

来到老师家门口”——这孩子三更半夜上老师家干嘛去?不知道抽什么风。“看见老师家的窗口还闪烁着烛光”——我们老师是节电标兵。“老师连夜给我们批改作业”——小学这点作业其实半个小时就改完了,我们老师手慢,得改到夜里。“望着老师鬓间的白发,我的眼睛湿润了”——那年我们老师才二十一,少白头。“老师忍着病痛,为我们改完最后一本作业,欣慰地合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们一定继承老师的遗志,长大了都做人民教师”——长大了都当老师,也不知道哪找这么些学生去。我们小时候只能写这作文,小学三年级,又让写《我的XXX》。不敢写老师了,怕惹祸啊,写《我的姥姥》:“我的姥姥已经去世了,我衷心地祝福她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都死了还寿比南山呢?零分!小学四年级,还让写《我的XXX》。我琢磨这回一定写一好的,再也不能得零分了。我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战友邱少云》。老师说:“你也得认识人家啊,连我都没见过邱少云同志。零分!” 我们小时候知识面窄,老师只能给我们出这个作文题:《我的XXX》,要不就写《一件好事》。一写这个题就麻烦了,全班80%的同学都得看见老太太过马路。现在这老太太都会自己过马路,那勇敢的,车开得越快她越往前冲。车从这边来,老太太往那边看:“反正你也不敢撞我!”我们小时候那老太太老实,拄着棍子在那等着,等着我们给扶过去,扶过去还不回家,还查户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还不能告诉她:“我叫红领巾。”——这是写《一件好事》。还让我们天天写日记。那么点儿小孩,每天有什么可记的?胡说八道啊:“今天风和日丽,老师带领我们攀登珠穆朗玛峰。同学们展开了登山竞赛,体育委员王小明用了不到五分钟爬到山顶。山顶是一片果园,有西瓜树、冬瓜树,还有圣诞树。农民伯伯„蹭蹭蹭‟爬上西瓜树,灵巧得像只大花猫。农民伯伯摘了最大的一个西瓜扔给我,我用左手稳稳接住。穿过果园,是故宫博物院。同学们在故宫博物院点燃篝火,听老师讲他打仗的故事。老师说只要考出好成绩,就带我们攀登比珠穆朗玛峰更高的山——香山。老师说要带我们到香山摘香肠。” 经常组织春游,每回还得写春游见闻,全班同学都一套词儿:“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山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有的吃点心。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公园。”——都这套词。有一年春游,学校组织扫墓,让我们写作文。我们还用这套词套:“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坟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坟头,花圈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胆够大的,跑坟地捉迷藏去,也不怕撞见小鬼。“有的吃点心”——把供品给吃了。“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这里。”——这不吃饱了撑的嘛。

单口相声《家传绝技》台词

方清平

可能朋友们认识我,因为我上过几次电视征婚,

结果一次也没谈成,都嫌我没钱,我一琢磨啊,

我得挣钱,炒股。有点麻烦,看不懂大盘,

还得现学,找了一家证券交易所,

往大盘底下一站,反正哪个股便宜买那个股呗,

我一看“南口”最便宜,8块钱一股,

后面怎么还有出发时间呢,进错门了,

进西直门火车站售票厅了,看来呀,

我不是炒股的料,我呀想起了一个人来,

我姥爷,马戏团的,专门训蚂蚁,

他把这绝技教给我了,我要上电视台表演去,【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我跟定和刘谦似的就火了,

唉,这项工作非常艰苦,我找了一个深山里边,

我在一座破庙里住下了,不能见生人,

吃饭不能沾荤腥,要不然训不好,

整整训了一年呢,真训出一只来,

让它前进就前进,让它后退就后退,

让它打滚就打滚,高兴。带着蚂蚁进了城里,

先找一家饭馆,解解馋,一年没沾油腥了,

我呀先给服务员表演表演,

看看效果,掏出蚂蚁来,服务员,

过来过来,蚂蚁,服务员一看,对不起啊,

碾死了,一年的心血,再也不训蚂蚁了,

寒心了,我干别的吧,我想起我爷爷来了,

我爷爷是个名医,他传给我一手绝技,治神经病,

甭管疯的多厉害,三服药下去,

马上就我这样了,大兵、傅强

这都是我给治到一半的,现在属于半疯,

不是我治不好,因为他们非给我打五折,

结果捞一半疯,我琢磨着我上医院毛遂自荐去,

院长不用我,嫌我没留过学,他根本就不懂,

留学生学的是治西洋病,根本不符合中国国情,

嫌我没留过学,我留了,我背着一药箱子

走街串巷,看见那自言自语的,

一个人傻笑的,两眼发直的,主动上前问诊,

哎呀,小姐,您有病吗?你才有病呢,

不是,我看您老是自言自语,耳机,

打电话呢,奥,那您接着打接着打,

大妈您有病吗?你找抽啊,我看您老一个人傻笑?

傻笑啊,面瘫,奥,那治不了,大叔,我看您两眼发直, 奥,喝多了,您那边吐去吧,那边吐去吧

看来这么问不成,得找人介绍,一个熟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病人 是一位艺术家,这回得问的含蓄点

您哪儿不舒服?我啊,有病呢

艺术家敢于面对现实,您放心吧

遇见我,保证把病给治好了,艺术家给我急了,把病治好了, 我怎么搞艺术啊,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病的,他还不治 真有一个想治的,亿万富翁,非常痛苦,

说了,谁把病给治好了

把全部房产给谁,我三幅药给他治好了

我问他了,那什么时候过户啊?过什么户,

房产呢,把全部房产给你,

你以为我还是神经病呢,治好了不认账了

我呀得开诊所,能先收钱呢,我在一自由市场租一门脸 择机开张,开张那天,请来了民间艺术团演出

歌手一说话都这味,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粉丝了, 他要瞧见羊肉也不知道什么德行,我是来自星家坡的歌手 我听得象武家坡呢,我叫阿牛儿

还带一儿,我在只等着你回来只也不知属于哪个县管

他一唱歌,上来20多个演员给他伴舞

围观的人交口称赞,方大夫,名医啊,

一开张,就来这么多有病的,开张一个月,没人看病, 我一琢磨呀,得在门口现场咨询

摆了一张桌子,又把民间艺术团找来了【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这回啊可不是要他们演出啊,

这回是让他们给我当托,我刚往桌子后头一坐,

走过来一位,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医生了

我是一名晚期患者,跑遍全国各大医院

大夫都让我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想怎么疯就怎么疯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听说了方医生的大名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了几幅药

没想到吃下去以后,我马上就不把我娘叫嫂子了

我也不满大街捡菜帮子吃了

出门我也知道穿上衣服了。为了表示我对方大夫的感激之情 我准备现场演唱一首歌曲,我在只,我说你别唱了,

你在唱别人以为我没给你治好呢,我在老家给你买了十个驴肉火烧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请方医生一定收下

好,我收下,我忘带了,北京也有卖驴肉火烧滴 我又买了十个,就是味道不如老家的正宗

没关系,我又给退了,是没治好,这病

为了表达对方医生的感激之情,我亲手秀制了一面旌旗 上面写了几个字,什么字呀?你猜

华佗在世,不对,妙手回春,也不对

那写的是,神经病之家,我不要了。

第三篇:《两分钟单口相声台词》

单口相声:一字两读

4

S

1.

相声是汉族的一种民间艺术,相声演员必须要研究汉语、汉字。汉字是方块儿字,最难学。一个字就有几个意思,还有的字两三种读音。 比如:说相声这个“说”字,有的时候就不念“说”,念“说(shuì)”。您看《三字经》上有这么一句,“逞干戈,尚游说(shuì)”,“游说(shuì)”。“到处游说”,得念“到处游说(shuì)”。 “这场该我说啦,刚学着说,也说不好。说不好,更得踏踏实实地说。” 念说。要是念“说(shuì)”就麻烦啦: “这场该我说“(shuì)啦„„” 啊?! “刚学着说(shuì),也说(shuì)不好。说(shuì)不好,更得踏踏实实地说(shuì)!” 这象话吗? 还有“长(cháng)”、“长(zhǎng)",也是一个字两种读音。有这么句话:“老李,这是你新做的衣服?哎呀,袖子长(cháng)啦,长(cháng)了有三寸!”念长(cháng)。“这是您的小孩?长(zhǎng)啦,长(zhǎng)多啦,长(zhǎng)了一头!”念长(zhǎng)。 您反过来说就不好听啦: “老李,这是你新做的衣服?哎呀,袖子长(zhǎng)啦,长(zhǎng)了有三寸!” 噢,合着人抽啦?! 现 “这是您的小孩?长(cháng)啦,长(cháng)多啦,长(cháng)了一头!” 场 拍 嗐! 照 ( 再有躲藏的“藏(cáng)”和西藏的“藏(zàng)”也是两种读音。比方说: 取 得 “哎,小王刚从西藏(zàng)回来,怎么不露面儿?藏(cáng)哪儿啦?嘿!你藏(cáng)这儿啦!” 客 户 就不能这么说:“哎,小王刚从西藏(cáng)回来,怎么不露面儿?藏(zàng)哪儿啦?嘿!你藏(zàng)同这儿啦!” 意 ) 哎,给活埋啦! 。 “车”、“车(jū)”,也是俩读音。火车、汽车、自行车,念车;到棋盘上就念车(jū)啦。 “你飞相,我支士;你跳马,我出车(jū)”

1

PS:双击获取文档。Ctrl+A,Ctrl+C,然后粘贴到word即可。 未能直接提供word版,抱歉。

第四篇:《单口相声剧本-笑天过年》

单口相声剧本-笑天过年 作者:狂吻屎一 哎呦您内,走过路过,你可别错过,今天我给您说段相声。您问我搭档在那?这您可问对了,我呀,没搭档,我给您来段单口相声。 这单口相声,可有讲究,不像对口相声,一说一应,热闹。这单口相声,就一个人说,就像这笑天的假期一样,一个人过,也挺热闹。怎么个热闹呀?是又热又闹的。发着烧闹一身水痘,得意,美的。您问这唱的哪一出?就是那个新年贺岁片《笑天过年》呀。 好了,蛋扯够了,说正事。 这年那,年年过,年年那样,估计很多人琢磨着这过年就是那么个没意思。其实也是,过年除了家里挂挂灯,贴贴花,煮煮肉,喝喝酒,吹吹牛,没什么特殊的了。过年就过个喜庆,过个大家有个心安理得的放松时间,过个能高高兴兴喝的小醉扯着豪言的年夜饭。这样就挺好,哥几个聚聚,聊聊天,打打牌,扯扯蛋,过的就是这个舒心劲。很多人想过个特殊的年,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去特殊,所以年年都一样,年年都抱怨,但年年都喜庆。 哥们身上从来都不缺故事,从来都不缺乐子。今年过年,过了个好年,过了个特殊的年呀。这个大家也知道了,也悄悄的伴着同情的都鄙视了我,伴着嘲笑的都关心了我。你说这事怨我么。某些人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么大了还起水痘,真略(略是2的意思);还是过年起水痘,真略啊;一起还起这么多,真略死了。好吧,但是我真的觉得不怨我呀。其实我分析了整个犯罪过程,发现了2个可疑的地方,第一,水痘有10到15天的潜伏期,小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二,29号那酒喝得,差点吐死我,是导火索吧。你看上述两点原因,我都可以摆脱干系,所以说,我是无辜的。这水痘不是我的事,我是被冤枉的。 今年闹的还颇严重,这一身一脸的,海豚说就跟打了马赛克一样。不过现在都好了,结痂了。虽然有的痂已经非自然脱落了...不是我故意弄的啊,我也不想脸上留疤不是。现在看来留疤是难免的了,要往好处想,这么有意义的事不留个疤纪念一下,岂不是亏了...对吧。留就留几个吧,各位见了就当没看见,实在看不过去的就少看几眼吧...本来就难看,这不是雨天转冰雹,你坑爹呢么! 有时候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这呼啦呼啦的眼看着就没几年过的了。至于什么计划什么未来都是屎。钱花了才是钱,没花的都是纸,人生经历了的才是资本。你没得过水痘你知道撒尿拉屎也困难?是吧。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努力,虽然这句像屁一样的话我们说了又说而且总是说了之后没声没味了就。今年要让这句话的味道持久一些声音大一些,就像小熊B说的【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我们已经到了为柴米油盐奋斗的年纪了... 想说的还有关于春晚,我就是那么一句话,专家真恶心,没思想就跟风的人更恶心,不懂的肯定别人努力的人最恶心。我不是在这装清高,我没那水平,我只是觉着非要让一盘大众菜完全满足你个人口味,而且你口味还是TM那么没品位,那你在哪BBBBBB就是个JB。说完了。 今年其实还是很有收获,年前的小学聚会真的很开心吧,自己尽力做了,大家开心了,我很满意。9年多都没见的这些人呀,变了很多,但是有一些东西真的没变,还是那样的摆在那,摆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从一个起点出发,踏上不同的道路,希望大家在自己的路上走的潇洒销魂,有时间了,我们再在路的某一点歇下来聚聚,哪怕在把我喝吐了,再给我喝一身水痘呢。 说说DOTA吧,这一天一天就指望着玩意活呢。虽然我们很水,但是我们不菜。就像彬哥说的,玩的就是一个快感,也像宋昱说的,玩的就是这个热闹。其实玩游戏还不是为了打发时间,为了个消遣。这我又不懂网上开G,骂人的了,一个游戏,何必呢?因为这个叫一些陌生人在心里那么认真的慰问你家人,何必呢?游戏而已~随着新学期到来,我琢磨着Sge战队要雄起了。我要好好努力,不能辜负队长和副队长的嘴脸啊! 这年过的还是很有滋味的,老娘天天看着我,那心疼的眼神呀~没办法,亲娘都这样。弄个水痘,忌口的太多,赶着嘴里也长了痘痘,喝水都疼,所以哥们又瘦了,你们懂得。这不回来到现在, 火锅也没吃上么,歌也没唱成。唉。苦了我了。这么爱臭美的一个人啊,10多天没洗澡没洗脸了,大夫不让啊...过年一天新衣服都没穿,真是的...平时总认为自己成熟了,今年过完了我发现自己更成熟了,形象都是浮云了。主要是这次我真浮云了... 唉,我刚才突然想起什么特关键的事,可是我又突然忘了,我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这是要说什么呀突然没了。我去,坑死我吧,那就这样,我先写到这,我去想想漏了哪一出这是...这蛋疼了,咋就给忘了你说。明明特别重要的... 先到这了啊,人家不让我熬夜。 忘了哪句来着?唉,愁死我呀。

第五篇:《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清 平 单 口 相 声 可 能 朋 友 们 认 识 我 , 因 为 我 上 过 几 次 电 视 征 婚 钱 券 我

, 结 果 一 次 也 没 谈 成 , 都 嫌 我 没 钱 , 我 一 琢 磨 啊 , 我 得 , 炒 股 。 有 点 麻 烦 , 看 不 懂 大 盘 , 还 得 现 学 , 找 了 一 家 交 易 所 , 往 大 盘 底 下 一 站 , 反 正 哪 个 股 便 宜 买 那 个 股 呗 一 看 “ 南 口 ” 最 便 宜 , 8 块 钱 一 股 , 后 面 怎 么 还 有 出 发 时

挣 证 , 间

呢 , 进 错 门 了 , 进 西 直 门 火 车 站 售 票 厅 了 , 看 来 呀 , 我 不 是 炒 股 的 料 , 我 呀 想 起 了 一 个 人 来 , 我 姥 爷 , 马 戏 团 的 , 专 门 训 蚂 蚁 , 他 把 这 绝 技 教 给 我 了 , 我 要 上 电 视 台 表 演 去 , 我 跟 定 和 刘 谦 似 的 就 火 了 , 唉 , 这 项 工 作 非 常 艰 苦 , 我 找 了 一 个 深 山 里 边 , 我 在 一 座 破 庙 里 住 下 了 , 不 能 见 生 人 , 吃 饭 不 能 沾 荤 腥 , 要 不 然 训 不 好 , 整 整 训 了 一 年 呢 , 真 训 出 一 只 来 , 让 它 前 进 就 前 进 , 让 它 后 退 就 后 退 , 让 它 打 滚 就 打 滚 , 高 兴 。 带 着 蚂 蚁 进 了 城 里 , 先 找 一 家 饭 馆 , 解 解 馋 , 一 年 没 沾 油 腥 了 , 我 呀 先 给 服 务 员 表 演 表 演 , 看 看 效 果 , 掏 出 蚂 蚁 来 , 服 务 员 , 过 来 过 来 , 蚂 蚁 , 服 务 员 一 看 , 对 不 起 啊 , 碾 死 了 , 一 年 的 心 血 , 再 也 不 训 蚂 蚁 了 , 寒 心 了 , 我 干 别 的 吧 , 我 想 起 我 爷 爷 来 了 , 我 爷 爷 是 个 名 医 , 他 传 给 我 一 手 绝 技 , 治 神 经 病 , 甭 管 疯 的 多 厉 害 , 三 服 药 下 去 , 马 上 就 我 这 样 了 , 大 兵 、 傅 强 这 都 是 我 给 治 到 一 半 的 , 现 在 属 于 半 疯 , 不 是 我 治 不 好 , 因 为 他 们 非 给 我 打 五 折 , 结 果 捞 一 半 疯 , 我 琢 磨 着 我 上 医 院 毛 遂 自 荐 去 , 院 长 不 用 我 , 嫌 我 没 留 过 学 , 他 根 本 就 不 没 自 小

懂 , 留 学 生 学 的 是 治 西 洋 病 , 根 本 不 符 合 中 国 国 情 , 嫌 我 留 过 学 , 我 留 了 , 我 背 着 一 药 箱 子 走 街 串 巷 , 看 见 那 自 言 语 的 , 一 个 人 傻 笑 的 , 两 眼 发 直 的 , 主 动 上 前 问 诊 , 哎 呀 , 姐 , 您 有 病 吗 ? 你 才 有 病 呢 , 不 是 , 我 看 您 老 是 自 言 自 语 ,

耳 机 , 打 电 话 呢 , 奥 , 那 您 接 着 打 接 着 打 , 大 妈 您 有 病 吗 ? 你 找 抽 啊 , 我 看 您 老 一 个 人 傻 笑 ? 傻 笑 啊 , 面 瘫 , 奥 , 那 治 不 了 , 大 叔 , 我 看 您 两 眼 发 直 , 奥 , 喝 多 了 , 您 那 边 吐 去 吧 , 那 边 吐 去 吧 看 来 这 么 问 不 成 , 得 找 人 介 绍 , 一 个 熟 人 给 我 介 绍 了 一 个 病 人 是 一 位 艺 术 家 , 这 回 得 问 的 含 蓄 点 您 哪 儿 不 舒 服 ? 我 啊 , 有 病 呢 艺 术 家 敢 于 面 对 现 实 , 您 放 心 吧 遇 见 我 , 保 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 艺 术 家 给 我 急 了 , 把 病 治 好 了 , 我 怎 么 搞 艺 术 啊 , 好 不 容 易 遇 见 一 个 有 病 的 , 他 还 不 治 真 有 一 个 想 治 的 , 亿 万 富 翁 , 非 常 痛 苦 , 说 了 , 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谁 , 我 三 幅 药 给 他 治 好 了 我 问 他 了 , 那 什 么 时 候 过 户 啊 ? 过 什 么 户 , 房 产 呢 ,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你 , 你 以 为 我 还 是 神 经 病 呢 , 治 好 了 不 认 账 了 我 呀 得 开 诊 所 , 能 先 收 钱 呢 , 我 在 一 自 由 市 场 租 一 门 脸 择 机 开 张 , 开 张 那 天 , 请 来 了 民 间 艺 术 团 演 出 歌 手 一 说 话 都 这 味 , 今 天 我 蛮 激 动 滴 , 因 为 我 看 见 粉 丝 了 , 他 要 瞧 见 羊 肉 也 不 知 道 什 么 德 行 , 我 是 来 自 星 家 坡 的 歌 手 我 听 得 象 武 家 坡 呢 , 我 叫 阿 牛 儿 还 带 一 儿 , 我 在 只 等 着 你 回 来 只 也 不 知 属 于 哪 个 县 管 他 一 唱 歌 , 上 来 2 0 多 个 演 员 给 他 伴 舞 围 观 的 人 交 口 称 赞 , 方 大 夫 , 名 医 啊 , 一 开 张 , 就 来 这 么 多 有 病 的 , 开 张 一 个 月 , 没 人 看 病 , 我 一 琢 磨 呀 , 得 在

【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门 口 现 场 咨 询 摆 了 一 张 桌 子 , 又 把 民 间 艺 术 团 找 来 了 这 回 啊 可 后 了 么

不 头 我 就

是 一 是 吃

要 坐 一 点

他 , 名 什

们 走 晚 么

演 过 期 吧

出 来 患 想

啊 一 者 怎

, 位 , 么

这 , 跑 疯

回 今 遍 就 是 天 全 怎

让 我 国 么

他 蛮 各 疯

们 激 大 吧

给 动 医 , 我 滴 院 在

当 , 大 一

托 因 夫 个

, 为 都 偶

我 我 让 然

刚 看 我 的

往 见 想 机

桌 医 吃 会

子 生 什 我

听 说 了 方 医 生 的 大 名 抱 着 试 试 看 的 心 情 , 买 了 几 幅 药 没 想 到 吃 下 去 以 后 , 我 马 上 就 不 把 我 娘 叫 嫂 子 了 我 也 不 满 大 街 捡 菜 帮 子 吃 了 出 门 我 也 知 道 穿 上 衣 服 了 。 为 了 表 示 我 对 方 大 夫 的 感 激 之 情 我 准 备 现 场 演 唱 一 首 歌 曲 , 我 在 只 , 我 说 你 别 唱 了 , 你 在 唱 别 人 以 为 我 没 给 你 治 好 呢 , 我 在 老 家 给 你 买 了 十 个 驴 肉 火 烧 千 里 送 鹅 毛 礼 轻 情 意 重 , 请 方 医 生 一 定 收 下 好 , 我 收 下 , 我 忘 带 了 , 北 京 也 有 卖 驴 肉 火 烧 滴 我 又 买 了 十 个 , 就 是 味 道 不 如 老 家 的 正 宗 没 关 系 , 我 又 给 退 了 , 是 没 治 好 , 这 病 为 了 表 达 对 方 医 生 的 感 激 之 情 , 我 亲 手 秀 制 了 一 面 旌 旗 上 面 写 了 几 个 字 , 什 么 字 呀 ? 你 猜 华 佗 在 世 , 不 对 , 妙 手 回 春 , 也 不 对 那 写 的 是 , 神 经 病 之 家 , 我 不 要 了 《 幸 福 童 年 》 讲 稿 作 者 : 方 清 平 想 不 到 还 真 有 人 鼓 掌 , 这 就 算 开 张 大 吉 了 。 其 实 我 心 里 明 白 , 您 这 掌 声 是 欢 送 主 持 人 下 场 — — 我 没 名 儿 啊 。 不 过 刚 才 在 这 个 剧 场 门 口 有 一 孩 子 认 出 我 来 了 : “ 你 演 员 吧 ? 演 阿 凡 达 的 吧 ? ” — — 认 错 人 了 。 您 看 那 些 笑 星 上 场 , 台 底 下 掌 声 、 笑 声 不 断 , 到 我 这 儿 呢 ? 这 里 的 黎 明 静 悄 悄 。 您 不 用 因 孩 呢

安 为 子 ,

慰 我 童 就

我 从 年 给

, 小 多 报

真 就 幸 英

的 不 福 语

, 是 啊 班

我 说 , 了

低 相 三 。

调 声 对 我

惯 的 儿 小 了 材 夫 时

。 料 妻 候

我 , 一 ,

说 我 个 家

的 从 孩 里 不 小 儿 哥

是 有 , 儿

相 点 中 五

声 儿 国 个

, 傻 话 ,

是 。 还 就

寂 现 不 我【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寞 在 会 爸

。 的 说 爸

一 个 人 挣 钱 , 五 个 孩 子 就 四 条 裤 子 , 我 老 得 在 家 留 守 。 现 在 的 孩 子 什 么 玩 具 没 有 啊 ? 全 带 电 的 。 电 脑 、 电 玩 、 电 棍 — — 哦 , 这 不 让 玩 儿 啊 。 我 小 时 候 , 家 里 就 一 电 门 , 我 爸 爸 还 不 让 摸 。 现 在 的 孩 子 有 M P 8 了 都 , 我 小 时 候 半 个 P 也 没 有 。 我 姥 姥 有 一 根 拐 棍 , 她 死 了 , 我 玩 了 半 年 — — 我 拄 着 它 装 佘 老 太 君 。 中 间 上 学 , 课 间 休 息 实 在 没 得 玩 了 , 班 长 组 织 我 们 搞 竞 赛 , 看 谁 呀 能 把 这 脑 袋 钻 进 那 课 桌 里 去 。 我 还 挺 争 气 , 我 钻 进 去 了 , 拔 不 出 来 了 。 把 我 爸 爸 找 来 了 , 带 我 去 医 院 啊 。 传 达 室 老 师 不 让 出 去 , 说 这 个 桌 子 是 公 共 财 产 , 说 得 摘 下 来 才 能 去 医 院 。 我 爸 说 : “ 要 能 摘 下 来 我 们 上 医 院 干 嘛 去 呀 ? ” 交 了 押 金 才 让 走 。 现 在 这 个 大 夫 对 病 人 负 责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大 夫 糊 弄 人 , 要 给 我 从 脖 子 这 儿 截 肢 。 我 爸 说 : “ 早 就 废 除 砍 头 了 。 ” 拽 着 我 就 跑 了 。 回 家 吧 , 上 不 了 公 共 汽 车 , 顶 一 桌 子 往 家 走 , 回 头 率 1 0 0 % — — 不 知 道 我 什 么 兵 种 。 我 们 有 个 街 坊 是 木 匠 , 说 是 把 桌 子 锯 了 , 我 爸 舍 不 得 — — 学 校 扣 着 押 金 呢 。 我 爸 说 : “ 带 着 桌 子 也 好 , 写 作 业 方 便 。 ” 脑 袋 在 里 头 塞 着 呢 , 看 不 见 , 写 作 业 ? 顶 了 三 天 , 人 瘦 了 一 圈 , 给 我 拔 出 来 了 。 现 在 的 孩 子 看 演 出 , 多 丰 富 啊 : 相 声 、 木 偶 剧 、 话 剧 、 音 乐 „ „ 我 们 小 时 候 就 那 几 出 戏 , 还 是 区 业 余 剧 团 演

的 。 小 时 候 看 《 智 取 威 虎 山 》 , 杨 子 荣 枪 毙 滦 平 , 杨 子 荣 这 手 锤 赶 们

按 子 上 都

着 一 下 楞

滦 敲 雨 住

平 那 , 了

, 砸 砸 ,

这 炮 炮 老【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手 , 受 师

拿 “ 潮 还

枪 梆 了 跟

, ” , 我

一 , 杨 们 比 滦 子 说

划 平 荣 呢

, 死 一 :

后 了 比 “

台 。 划 杨 有 那 , 子

个 天 枪 荣

道 是 没 叔

具 在 响 叔

师 操 , 用

, 场 我 的

拿 演 们 是

那 出 同 无

个 , 学 声

手 枪 。 ” 滦 平 听 不 见 枪 响 他 不 躺 下 啊 , 杨 子 荣 继 续 做 戏 : “ 我 代 表 人 民 ” — — 又 赶 上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 我 代 表 党 ” — — 又 是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杨 子 荣 真 急 了 , 没 子 弹 了 : “ 代 表 人 民 代 表 党 , 我 掐 死 你 ! ” 这 滦 平 掐 死 了 , 我 站 起 来 叫 好 : “ 杨 子 荣 叔 叔 手 劲 儿 真 大 ! ” 因 为 我 那 脑 袋 让 桌 子 挤 了 之 后 就 有 点 儿 缺 心 眼 了 。 那 时 候 我 们 家 养 了 只 鸡 , 让 汽 车 给 轧 死 了 , 司 机 想 赔 钱 啊 , 就 问 我 : “ 小 孩 儿 , 这 鸡 是 你 们 家 的 吗 ? ” 我 说 : “ 看 鸡 毛 像 , 就 是 我 们 家 那 鸡 没 这 么 扁 。 ” 我 小 姨 有 时 候 也 辅 导 我 做 功 课 , 给 我 讲 《 孙 悟 空 三 打 白 骨 精 》 , 说 这 白 骨 精 披 头 散 发 , 青 面 獠 牙 。 我 不 听 , 眼 睛 看 着 窗 户 外 头 。 我 小 姨 真 急 了 : “ 方 清 平 , 你 倒 看 着 我 啊 , 不 看 我 , 你 知 道 白 骨 精 长 什 么 模 样 啊 ? ” 上 课 也 不 听 讲 , 老 师 在 上 面 讲 , 我 在 底 下 小 声 嘀 咕 。 我 们 老 师 惩 罚 我 : “ 方 清 平 , 把 你 刚 才 说 过 的 话 大 声 重 复 二 十 遍 。 ” 不 敢 不 说 啊 , 往 那 一 站 :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 ” “ 行 了 , 以 后 记 住 了 , 上 课 要 说 话 必 须 举 手 。 ” 老 我 清 学

师 也 平 得

又 举 , 最

讲 手 你 差

了 。 要 的

二 老 问 就

十 师 什 是

分 还 么 语

钟 记 呀 文

课 着 ? ,

, 刚 ” 连

该 才 “ 造 回 那 来 句

答 仇 不 都

同 呢 及 不

学 , 了 会

问 最 , 。 题 后 我 老

了 一 就 师

, 个 地 让

大 才 解 用

伙 叫 决 陆

都 我 了 陆

举 : 。 续

【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剧本:笑到你趴下】

手 “ ” 续

, 方 我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晚 上 六 点 , 我 爸 爸 陆 陆 续 续 回 家 了 。 老 师 在 后 面 写 评 语 : 你 们 家 乱 不 乱 呢 ? 爸 爸 们 还 不 一 块 回 去 , 还 陆 陆 续 续 回 去 , 你 妈 得 热 几 回 饭 呢 ? 我 那 时 造 句 老 离 不 开 我 爸 爸 , 家 里 就 他 一 个 人 挣 钱 呐 。 老 师 让 用 感 谢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我 感 谢 我 爸 爸 给 我 写 作 业 — — 把 我 爸 爸 出 卖 了 。 老 师 让 用 原 来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原 来 他 是 我 爸 爸 — — 刚 弄 明 白 。 写 作 文 更 差 了 , 小 学 二 年 级 , 老 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拍 马 屁 , 写 《 我 的 老 师 》 , 头 一 句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瓜 子 脸 ” 。 这 瓜 我 少 写 一 勾 少 写 一 点 , 老 师 一 看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爪 子 脸 ” 。 爪 子 脸 什 么 德 行 啊 ? 接 着 往 下 看 吧 : “ 午 夜 十 二 点 , 我 来 到 老 师 家 门 口 ” — — 这 孩 子 三 更 半 夜 上 老 师 家 干 嘛 去 ? 不 知 道 抽 什 么 风 。 “ 看 见 老 师 家 的 窗 口 还 闪 烁 着 烛 光 ” — — 我 们 老 师 是 节 电 标 兵 。 “ 老 师 连 夜 给 我 们 批 改 作 业 ” — — 小 学 这 点 作 业 其 实 半 个 小 时 就 改 完 了 , 我 们 老 师 手 慢 , 得 改 到 夜 里 。 “ 望 着 老 师 鬓 间 的 白 发 , 我 的 眼 睛 湿 润 了 ” — — 那 年 我 们 老 师 才 二 十 一 , 少 白 头 。 “ 老 师 忍 着 病 痛 , 为 我 们 改 完 最 后 一 本 作 业 , 欣 慰 地 合 上 了 眼 睛 , 永 远 地 离 开 了 我 们 。 春 蚕 到 死 丝 方 尽 , 蜡 炬 成 灰 泪 始 干 。 我 们 一 定 继 承 老 师 的 遗 志 , 长 大 了 都 做 人 民 教 师 ” — — 长 大 了

都 当 老 师 , 也 不 知 道 哪 找 这 么 些 学 生 去 。 我 们 小 时 候 只 能 写 这 怕 心 南

作 文 , 小 学 三 年 级 , 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不 敢 写 老 师 了 , 惹 祸 啊 , 写 《 我 的 姥 姥 》 : “ 我 的 姥 姥 已 经 去 世 了 , 我 衷 地 祝 福 她 老 人 家 福 如 东 海 , 寿 比 南 山 ” — — 都 死 了 还 寿 比 山 呢 ? 零 分 ! 小 学 四 年 级 , 还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琢 磨

这 回 一 定 写 一 好 的 , 再 也 不 能 得 零 分 了 。 我 的 作 文 题 目 是 《 我 的 战 友 邱 少 云 》 。 老 师 说 : “ 你 也 得 认 识 人 家 啊 , 连 我 都 没 见 过 邱 少 云 同 志 。 零 分 ! ” 我 们 小 时 候 知 识 面 窄 , 老 师 只 能 给 我 们 出 这 个 作 文 题 : 《 我 的 X X X 》 , 要 不 就 写 《 一 件 好 事 》 。 一 写 这 个 题 就 麻 烦 了 , 全 班 8 0 % 的 同 学 都 得 看 见 老 太 太 过 马 路 。 现 在 这 老 太 太 都 会 自 己 过 马 路 , 那 勇 敢 的 , 车 开 得 越 快 她 越 往 前 冲 。 车 从 这 边 来 , 老 太 太 往 那 边 看 : “ 反 正 你 也 不 敢 撞 我 !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老 太 太 老 实 , 拄 着 棍 子 在 那 等 着 , 等 着 我 们 给 扶 过 去 , 扶 过 去 还 不 回 家 , 还 查 户 口 : “ 你 叫 什 么 名 字 呀 ? ” 我 们 还 不 能 告 诉 她 : “ 我 叫 红 领 巾 。 ” — — 这 是 写 《 一 件 好 事 》 。 还 让 我 们 天 天 写 日 记 。 那 么 点 儿 小 孩 , 每 天 有 什 么 可 记 的 ? 胡 说 八 道 啊 : “ 今 天 风 和 日 丽 , 老 师 带 领 我 们 攀 登 珠 穆 朗 玛 峰 。 同 学 们 展 开 了 登 山 竞 赛 , 体 育 委 员 王 小 明 用 了 不 到 五 分 钟 爬 到 山 顶 。 山 顶 是 一 片 果 园 , 有 西 瓜 树 、 冬 瓜 树 , 还 有 圣 诞 树 。 农 民 伯 伯 ‘ 蹭 蹭 蹭 ’ 爬 上 西 瓜 树 , 灵 巧 得 像 只 大 花 猫 。 农 民 伯 伯 摘 了 最 大 的 一 个 西 瓜 扔 给 我 , 我 宫 出 老

用 博 好 师

左 物 成 说

手 院 绩 要

稳 点 , 带

稳 燃 就 我

接 篝 带 们

住 火 我 到

。 , 们 香

穿 听 攀 山

过 老 登 摘

果 师 比 香 园 讲 珠 肠

, 他 穆 。

是 打 朗 ”

故 仗 玛 经

宫 的 峰 常 博 故 更 组

物 事 高 织

院 。 的 春

。 老 山 游

同 师 — ,

学 说 — 每

们 只 香 回

在 要 山 还

故 考 。 得

写 春 游 见 闻 , 全 班 同 学 都 一 套 词 儿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公 园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假 山 , 山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有 的 吃 点 心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公 园 。 ” — — 都 这 套 词 。 有 一 年 春 游 , 学 校 组 织 扫 墓 , 让 我 们 写 作 文 。 我 们 还 用 这 套 词 套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坟 地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坟 头 , 花 圈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 — 胆 够 大 的 , 跑 坟 地 捉 迷 藏 去 , 也 不 怕 撞 见 小 鬼 。 “ 有 的 吃 点 心 ” — — 把 供 品 给 吃 了 。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这 里 。 ” — — 这 不 吃 饱 了 撑 的 嘛 。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相声剧本台词;中学生单口相声剧本 下一篇:相声剧本台词;单口校园相声剧本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