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下文是关于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相声打油诗·刘宝瑞》

《打油诗》   我说这段儿不是现在的事情,这是清朝的这么一回事。出在什么年间哪?咸同年间。那位说:没这个年号啊?因为不是在咸丰就是在同治,我也记不清啦!   有这么一家儿财主,家里有四个儿子,虽然是亲弟兄,可是这哥儿四个脾气不一样。老大呢,比较厚道;老二呢,也很老实;唯独这老三,喝,要多奸有多奸,要多坏有多坏,交朋友人家都不交他,人送外号:瓷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根毛不拔,一子不花。这个老四哪,很老实,在老三嘴里叫老四叫“傻子”。其实啊,这老四不傻,他瞧不惯老三这种种行为。小时候在学堂念书啊,这老三啊,趁着他不爱说话,净欺负他,不是打一下,掐一把,拧一下;老四呢,就不爱说话就哭了,先生过来了,“这怎么回事?”“唵-----”,指指老三指指他那儿。“老三,你又拧他来着吧?”“我没拧他”“没拧他他怎么哭啦”“我掐他一下”“那不一样吗那不?”就这么坏。所以那,老三就管他叫傻子。老四呀,其实不傻,就是厚道。老三老跟他反对,就不愿意理他。   这年正赶上大比之年,上京赶考。这老三心里就想了:这要四个人都去,这老四,傻啦咣唧的,半道净气人,也不爱说话,问他十句九不答,可气,不带他去。跟大哥二哥说说:“大哥,二哥,明天,爹爹让咱动身了,明儿事好日子,咱们上京赶考,我想咱们哥仨去,就不带老四了。”老大不愿意了:“为什么?”“他傻”“你管他傻不傻那”“不是,他没学问。”“没学问有你什么?”“没学问他到那了也中不了,白花那冤钱。”“废话,花钱又不花你的,咱爹有钱,想这么花。人家,把兄弟还有官同做,有马同乘呢,咱这亲弟兄,一样,要去都去,要别去,全别去。”老大这样主张,老二也这样主张。老三是一个人儿,胳膊拧不过大腿。老三心里就不愿意,憋了一宿坏主意,哎,第二天他想出一办法来:老四傻傻呵呵,他不愿说话,行,就这主意。吃完了早点心,驾辕备了四匹马,马牵出来,老员外亲自送出门外:“哎,这马都给你们备好了,别辜负我这一片心,好好地到那做文章,走吧!”大哥刚要上马,老三给拦住了:“大哥,二哥,等会。咱这样就走,对爹爹太不恭敬了。爹爹给咱们备的马,亲自送出咱们来,咱们,给他老人家喜欢喜欢,这么着吧,我出主意,咱哥四儿,每人作一句诗,打油诗,合辙押韵就得,也甭太深奥。作上这句诗呢,咱们就跟着上京赶考,要连这句打油诗都说不上来啊,那就让他在家里呆着得了!”知道老四不爱说话,当他没学问,以为他说不上来。

老大一听,这也没办法,他说这也对嘛,“那,谁先说?”“长者先幼者后,您是大哥您先来。”老大说:“好,听我的。爹爹备雕鞍。”老二说:“上马手接鞭。”老三说:“此去谁得中?——该你了老四。”老四啊,不愿意理老三,装模作样憋半天说一个字:“咱!”“你呀?此去谁得中,就就你啊?你别胡扯了!大哥二哥这可不能带他去了,听见没有?我们说五个字,他一个字,这像话吗?”老大要跟他辨别:“怎怎不像话了?此去谁得中,你问谁得中,他说‘咱’,当然他有那把握。没那把握中得了吗?‘咱’这一个字,你别看他一个字,管着咱们这十五个字。咱们都中不了他得中,学问好。走!”一催马,走啦。老二也随着,“傻子”他不傻啊,老四也跟着走了。老三一瞧他们仨,“吆、吆,你们都跑了,把我留下,我我也走吧”没办法了,老三也跟着走了。   刚一出村庄啊,碰见一个出殡的,这是清朝时代,那人啊,他迷信。老大一看,“喝,碰见出殡的了。”老三说“哎——大哥,二哥,好!咱们出门碰见个棺材,出门碰见棺材可有才,咱们每人做一句诗,以这为题,大哥您先说。”老大一听,怎么又来了?老大说:“好,听我的。说,出庄碰见一口材。”老二说:“许多人等将它抬。”老三说:“当时抬到坟茔地。”老四:“埋!”“又完了?大哥,他怎么又一个字啊?”“一个字怎么了?”“他说‘埋’。”“你说的当时抬到坟茔地,棺材都到坟地了,不埋还摆着呀?”“那那是埋。”“是埋就完了,走走走走~~”又走了。这老三可就恼火了,心里想着:无论想一什么办法什么主意,我也得把傻小子给扔下。带他去啊,带他去我这一道我得气死啊!走了半天就怎么气人,走吧!   走来走去天快黑了,前面有一个大村庄,有护庄河。到这河边这么一看那,有座独木桥。呦,骑着马是过不去了。在这河边啊,有一个失目先生,唱小曲的,抗着弦子,拿着马竿,也在桥这边拿着马竿戳搭。意了意思的要走,又不敢走,很窄一个独木桥。老三一看:“哎,这行了!大哥二哥,你看着小独木桥有意思,这个失目先生就害怕,他不敢过,咱们以这为题。”“干吗?又一人来一句诗啊?”“您知道您先说。”“好好,我说!远远看见独木桥。”老二说:“这边走来那边摇。”老三说:“失目先生不敢过。”老四说:“绕!”“绕绕饶?大哥他说绕!”大哥说:“对啊!失目先生不敢过绕,那边绕大桥去,甭说他绕,咱也得绕,绕饶~~”绕下去了。    老三这个气啊!过了桥:“别别走啦,咱们住店吧。”

住店吃饭啊,自己起伙食,吃的什么,炸酱面。这就都睡了。   老三一宿没睡,干吗?想坏主意:这傻小子老说一个字儿,说完一个字,大哥二个还说你有学问你这一个字,管着我们二十几个字。行了,明个,把你傻小子饿回去。他憋了一坏主意。第二天一早,他老早就起来了,起来一看那,外头下雨了。人不留人天留人,更好! 叫店里的伙计:“伙计伙计,我给你二两银子,你去给我买它二斤牛肉、买两个西葫芦,买葱,买蒜,买油,买盐,买它三斤面,买柴火,倒水。剩下钱归你。我们吃包饺子,你帮帮忙。”“是!”小伙计一会儿的工夫,东西都买回来了。赶紧叫伙计帮着他把肉剁了,把馅儿和好喽,面也和得了。那哥仨还没醒呢。就到屋里叫去:“大哥大哥别睡了,天不早了;二哥起起起;哎,傻子,别睡了,起吧。”老大揉了揉眼睛:“呦,天不早了,咱们赶紧打行李。”“打什么行李,走不了,下雨哪。“这你就不对了,你睡不着了干吗诚心叫我们啊?走不了多歇一会”“大哥,二哥,咱们今天过阴天儿,吃包饺子。”“那多费事啊!”老三说:“不费事,您起来看看,馅,好了,面也和得了,二两银子,钱我花的,也不找你们要了。”老大一想,这老三没这么厚道过啊!他自己把这馅也买好了,面也和得了,还花二两银子,这是什么意思?老四心里也纳闷啊:“嗨,你干嘛花钱那”“不不不,跟您说,打这儿起,咱天天住店吃这个,我天天花钱,一直到北京,没关系,谁也别拦我,拦我也不行。咱们在家里是少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佣人;咱哥四个到外面,就咱哥四个,这叫什么啊,这叫:上米的吃饭,添水的喝汤,都得干点么。您看见没有?馅子也和好了,现在面也和得了,就剩下揪剂儿、擀皮儿、煮、包、捞、烧火。大哥,您说吧,您干哪样?”老大说:“那好吧,我我我我揪剂儿、我擀皮儿。”老二说:“您揪剂儿您擀皮啊,我煮,我捞。”老三说:“我包,我烧火。你哪?”“吃!”吃?!真可气啊,吃,你还说一个字哪!人家都是我煮,我包,我捞,他这个“吃”!你连个“我吃”你都不说,我要让你吃得上才怪哪。“好好好!”也不理他。一会功夫包得了,大柴锅煮,捞出来这么一大盆。老四一指这盆,意思是“吃吧!”老三给拦住了,“等会等会等会,一块吃,听见没有?这锅马上就好,捞出来咱们一块吃。”又捞出这么多半盆来。码好了,哥四儿坐四面,一个小吃碟,一双筷子。老三拿起来,“哎,大哥二哥,这馅可不错。”老大说:“好,我先来一个尝尝。”老三说:“您先等

等。”“怎么了?”“这饺子就这么吃吗?”老二说:“不不,哪能就这么吃呀,沾醋”“我知道,我知道。”“就这么白吃啊?””老大说“我知道,你花二两银子,那多不好看啊,甭废话了,吃完了我给这二两银子。”老三说:“哎哎哎大哥,不是那么回事,从今个起,打这天天吃这个,我花钱。咱们打家出来这一道,净干什么来着?”老大说:“没干什么啊,不就作诗来吗?”“对呀,这个作诗好啊,长学问哪。长了学问,到北京,赶考,做文章好,就能中。作诗是长学问的。打今天起,咱们无论干什么,都要做诗。现在要吃饺子了,咱们就要作诗。您听明白了,咱们这字不限制几言,这饺子可有限制。咱是一个字管一个饺子。比如说,您说九个字,九言,您吃九个;二哥你说七个吃七个。我说六个吃六个。老四,你要说四个吃四个,一字管一个饺子,来吧。”老大这才听明白,心说:老三你可太坏了,这是诚心要饿老四一顿那!本来一道儿他净说一个字啦,你不给他出主意,不说新诗他还一个字呢,一个饺子那儿饱得了啊?老大要拿这个做哥哥的这个派头儿,吓唬他那:“胡说!吃饭哪,是捣蛋哪?作什么诗呀?我就不作,我先吃。”老三也气坏了,好容易想出这主意:“啊你你你你吃?你要吃我我掀桌。”老二说:“哎别别别!大哥别吵了。”老大说:“别吵什么啊?他不是诚心打算饿傻子吗?一个字管一个饺子,你琢磨他那么大饭量一个饺子饱得了吗?”老二说:“大哥你甭着急呀,他没学问,咱们不会多说吗?他不不限制多少字吗,咱多说,说下来,吃不了,剩下也够他吃的,你着那么大急干嘛呀?”老大一想,对呀。“谁先说呀?”“当然还是您先说。”“以什么为题哪?”“您自己找。”“好好好,我找。”这墙上连个画都没有,怎么找啊?哎?!抬头望外面一看,外头房檐底下有个燕子窝,小燕的燕子窝。老大一看:“得,我就以这为题,说:抬头看见一燕窝,抬、头、看、见、一、燕、窝,我这是七个字,我拨七个吃行吧。?”喝,老三这会奸那,说:“我是见令官,我给您来。抬、头、看、见、一、燕、窝,哎,这您再吃。”老二一看:好嘛!按着字儿抠啊!这可不好办。老二也生气了:“我说了,我说,小燕里边八九个。瞧着啊!小、燕、里、边、八、九、个,我吃我吃我吃!”拨到碗里头拿筷子杵碎了,怄气呢。老三说:“哎哎哎,二哥您您那怎么吃呀?”老二说:“你管哪!”盛上一勺汤,“我这是汆丸子带片儿汤,你甭管!”赌气的搁到旁边不吃了。为什么呢?等老四说不上来好给他吃啊。“

该你说了!”老三这会损,一想:大哥说抬头看见一燕窝,二哥说里边小燕八九个,窝里头有八九个小燕。哎哟,这小燕不会出窝打食啊,得大雁出窝打食啊,哎,我说大燕出窝把食打,打回来回来喂小燕,傻子就得说‘喂’,对,就让他吃一个饺子!“我说了啊”“嗯。”“大燕出窝把食打!老四!”他损那,说完了这句就指老四,老四也生气啊,这“喂”字都到嘴边儿上啦,让老大过去把嘴给捂上啦。“说喂啊!”老四说:“啊!”“还还还‘啊’那?”“你琢磨琢磨你那马大饭量吃一个饺子饱得了么?”“嗯,饱不了。”“饱不了你怎没说‘喂’啊?”“嗯,大雁出窝把食打,就剩了喂了。”“怎么会就剩喂哪,你要说进窝再喂,这不还吃四个吗,等会儿喂还吃仨哪,先喂、后喂还吃俩哪。”老三说:“您干吗着这么大急呀?您这教他不算。”“这不是教,我,我告诉他。明白了吗?”老四点点头。“那么,说多少吃得多呀?”老大说:“不限制多少字,越多越好。一个字管一个饺子,明白了吗?”老四啊,刚才是气的,其实早听明白了。“啊,一个字管一个饺子,说多少都行。”“你说吧!”“哎。”他把那饺子盆啊,都拉过来了。“干嘛呀?”“这,全在这儿呢?“可不全在这儿呢吗?一盆半还少啊?“谁吃啊?”“大伙吃,谁说的多,谁吃得多。”“那。那我可就要得罪了。”“得罪什么啊,你说啊!”“你们都怎么说的?”“喝,你怎么这么麻烦哪?告诉你,大哥说抬头看见一燕窝,二哥说小燕里面八九个。我说的,大雁出窝把食打,该你了。”“大雁出窝把食打,三哥,你给我记个数啊。”他最可气啊,让老三给他计数。老三心想:你还能说多少?顶多说进窝再喂。“好,我给你计数,你说吧。”“啊,大雁出窝把食打,我说啦啊。”“啊你说啊!”“我……哎!我把大燕说一说……”老三鼻都子气歪了:“好好,你也吃七个!”老四一翻白眼珠儿:“我凭什么吃七个呀?”“废话,你说七个字儿你不吃七个?”“我还有词没说完哪!”“你还有?”“多着的哪!”“多着的那?好!那你就说吧。”“我把大燕说一说,清晨出窝把食打,展翅摇翎往前挪,飞过三里桃花店,越过五里杏花坡,桃花店前出好酒,杏花坡前美人多。好容易才把食打够,抿翅收翎进了窝。大燕刚把窝门进,小燕一见笑呵呵,这个就把妈妈叫,叫声妈妈你听着,你在外面把食打,溜溜饿了我半天多。大燕一见不怠慢,叼过食来喂了个得,喂了这个喂那个,喂了那个喂这个,喂了那个喂这个……”老三说:“这都是你的了!”

第二篇:《单口相声打油诗刘宝瑞整理》

单口相声:打油诗

刘宝瑞整理

说这么一段单口相声。为什么不叫讲故事哪?因为听故事可以不笑,听相声就必须笑。可是您实在要不笑,我也没办法。【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我说这段儿不是现在的事情,这是清朝的这么一回事。出在什么年间哪?咸同年间。那位说:没这个年号啊?因为不是在咸丰就是在

同治,我也记不清啦!

这个事情出在山东济宁。有这么一家儿财主,家里有四个儿子,虽然是亲弟兄,可是这哥儿四个脾气不一样。老大忠厚;老二老实;只有这老三要多奸有多奸,要多滑有多滑,一点亏儿都不吃,交朋友人家都不交他,简直是瓷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干脆,打他身上一根毛都拔不下来!这个老四哪,不但忠厚老实而且还不爱说话。他瞧不起老三这种种行为,别人跟他说话他还是回答两句,老三要问他什么,他就“不”、“是”、“哼”。日子长了哪,俩人就更反对了,老三哪,就管他叫傻子;小时候一块儿念书就是冰炭不同炉,大了

就更到不了一块儿啦!

这年正赶上大比之年,要上京去赶考。他父亲就给择了个良辰吉日,叫他们动身。在动身的头天晚上,老三是一宿没睡。心想:不能带傻子去,就他这份儿气人劲儿的,什么事一问三不知,说什么也不能叫他去。到第二天就跟老大老二商量:“大哥,二哥,赶考啊咱甭带老四去啦。”老大一听:“为什么?”老三说:“他没学问到那儿中不了哇。”“那你甭管他,他中不了再回来,也没花你的钱,四个人要去都去,要不去都不去。”老二也这样主张。老三是一个人儿,这叫胳膊拧不过大腿去。再想坏主意,就又想了一个法子;吃完了饭赶到走的时候,他爸爸亲自送出门外,弟兄上马刚要走,老三给拦住了:“大哥,二哥,咱们就这么走哇?”老大说:“还有什么事呀?”“咱们上北京干吗去?”“赶考去!”“到考场里干什么呀?”“做文章啊!”“还是的,没学问他怎么做文章啊。”“那你怎么样啊?”“我说呀,现在咱们就做一首诗,咱们哥儿四个每人一句,要说上这句诗来就跟着上北京,要连一句诗?font color="#006699">甲霾簧侠茨蔷捅氯ダ病!崩先飧鲆馑既衔纤氖巧底樱运挡簧险饩涫矗筒淮チ恕K职植恢朗窃趺椿厥掳。退担骸岸裕忝亲鲆皇资桑鸵哉馍暇└峡嘉狻!崩洗竺话旆ɡ玻退盗艘痪洌骸俺雒派系癜啊!崩隙说:“上马手接鞭。”老三说:“此去谁得中?——该你的了。”老四说:“咱!”老三说:“说呀?”“完啦。”“你怎么就说一个字儿哪?”老大说:“对呀,别看他这一个字,能管着我们十五个字。”老三说:“那管得上吗?”“管得上,出门上雕鞍,上马手接鞭,你【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问,此去谁得中?他说„咱‟,没错儿,就是他,走吧。”一催走,走啦。老三这个气呀?br>

哥儿四个正往前走,看见一个出殡的,老三一瞧,行啦,赶紧一勒马:“吁!——大哥,二哥,咱们出门碰见个出殡的,出门碰见棺材可有财,咱们以这为题,一人做一句诗,大哥您先说。”老大说:“好,听我的,山庄碰见一口材。”老二说:“许多人等将他抬。”老三说:“当时抬到坟茔地。”老四说:“埋!”“说呀!”“完啦。”“大哥,他怎么又说一个字呀?”老大说:“对呀,棺材都到坟地了,不埋还摆着?”

老三说:“怎么样哪?”老大说:“怎么样啊,走!”那就走吧。

又往前走,一出村庄又碰见一个娶媳妇的,前边有旗锣伞扇,后边是一顶花轿,老三一勒马:“吁!——大哥,二哥,您看这娶媳妇的。”老大说:“以这为题,每人一句,做一首诗。”老三说:“就按您这主意好。”老大说:“废话,我不出这主意你也得出这个主意呀!我说,出庄碰见一乘轿。”老二说:“前边铜锣开着道。”老三说:“亲戚朋友都贺喜。”老四说:“笑!”“说呀!”“完啦。”“大哥,他怎么又说一个字哪?”

老大说:”对呀,娶媳妇不笑,还哭呀?”老三说:“怎么样哪……那……就走吧。”老三这个气呀!

又往前走,远远地看见一座古庙。老三一勒马:“吁!——大哥,二哥,您看这座庙。”老大说:“别废话,每人一句,我先说,远望古庙内有僧。”老二说:“楼上倒挂一口钟。”他瞧见钟楼啦。老三说:“连打一百零八下。”老四说:“嗡!”老三说:“你又一个字呀?”老大说:

“对呀,打钟不是嗡吗……甭说一百零八下,二百一十六下也是嗡。”老二说:“甭废话,走。”

又往前走,太阳已经往西斜啦,前面来到了一座县城,走到护城河这儿有一座桥,这个桥是个独木桥。正有一个失目先生想过桥,拿马杆儿一试,这桥太窄,发过又不敢过。老三说:“先目先生过河咱们也做一首诗。”老大说:“好嘞!远远望见独木桥。”老二说:“这边走

来那边摇。”老三说:“失目先生不敢过。”老四说:“绕!”老一说:“咱们也绕。”

进了城,大街路南有一座店,这边白墙上写着“安寓客商”,那边写着“仕宦行台”。老三说:“别走啦,咱们住店吧。”到店里找了三间上房。还没吃饭哪,随便要了点儿。吃完饭以后,老大说:“咱们早点儿睡,明儿咱们还赶路哪。”老三一宿没睡,心里想:这傻子老说一个字儿,大哥还说他对,这玩意儿多气人哪。这要是打这儿到北京,我这肚子还不气两半儿呀。干脆想个主意把傻子饿回去吧。他就想了一个办法。到第二天早晨一瞧,活该,人不留人天留人,下了雨啦!老三这高兴啊,赶紧就叫店里的伙计:“你去给我们买点东西去,买它二斤牛肉、三斤白面,买两个西葫芦,买葱,买蒜,买油,买盐,买柴火,倒水。这是二两银子,买东西剩下给你。”“谢谢您哪。”小伙计一会儿的工夫就买回来啦。赶紧叫伙计帮着他把肉剁了,把馅儿和好喽,面也和得了。就叫他们哥仨:“大哥、二哥、老四,天不早啦,起吧。”老大说:“好,好,咱们赶紧打行李。”老三说:“走不了哇,外头下雨哪!大哥,二哥,咱们今天过阴天儿,吃饺子。”老大说:“那多麻烦哪。”老三说:“不麻烦,面也和得了,馅子也和好了,买东西二两银子我给的。也不找你们要了。”老大一想,他平常不是这么厚道的人哪?哪知道他憋着饿老四哪。哥仨洗完脸,漱完口。老三开口说:“咱们在家里是少爷,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到外头啦,是要吃饭,就动手。我出这个主意是:上米的吃饭,添水的喝汤。现在面也和得了,馅子也和好了,就剩下揪剂儿、擀皮儿、煮、包、捞、烧火。咱们哥儿四个分着来,大哥您干什么?”老大说:“我揪剂儿、擀皮儿。”老二说:“我煮,我捞。”老三说:“我包,我烧火。老四哪?”“吃!”“吃,吃,你还说一个字哪!”心说:我要让你吃得上才怪哪。人多好做活儿,一会儿饺子得了,捞出这么两大铁盆来,筷子、碟儿都摆好了。四面一人坐一边,老大说:“我可真饿了,我可先吃了。”老三说:“等一会儿!这饺子就白吃吗?”老大心里说:我就知道他没这好心眼儿嘛。“不就这二两银子吗,我给你。”老三说:“不是,你想错了,不但不要了,打今天起一直到北京每天都吃包饺子,还告诉您每天都

是我给钱。可有一节,我可有个条件。”“什么条件?”“打今天起,咱们是吃喝拉撒睡,行动坐卧走,都要做诗。老四,你可听明白了,这回咱们这个叫新诗,不限制几言,只要合辙押韵就行。”大哥说:“七个字也算。”二哥说:“五个字只要押上韵,也行;我说四个字也可以,你要说仨字合辙,也算你说上来了。”老大说:“我先说了。”老三说:“别忙,我这话还没说完哪!你也听明白了,诗是不限制几言,我这饺子可有限制,咱们是一个字管一个饺子。比方:大哥说七个字就吃七个饺子,二哥说五个字就吃五个。您说六个字就吃六个。说吧。”老大一听:这是憋着饿老四啊。本来一道儿他净说一个字啦,一字管一个饺子那不把他饿坏了啊!老大要拿这个做哥哥的这个派头儿,就说:“咱们是吃饭哪,是捣蛋哪?说哪门子诗呀?不说,吃。”老三说:“要不说谁也甭吃,我可先掀桌。”老二说:“大哥那您说吧。”老大说:“那说什么?那么大个子他吃一个饺子饱得了吗?”老二说:“大哥你甭着急呀,咱们不会多说吗?咱们剩下也够他吃的。”老大说:“以什么为题哪?”老三说:“随你便儿。”老大一看,外头房檐底下有个燕子窝,得,就以这为题吧,说:“抬头看见一燕窝。我这是七个字,我拨七个饺子吧。”老三说:“你别动手,我来。”拿了个小碟,拿双筷子,打盆里往外夹饺子。一个字夹一个。“抬、头、看、见、一、燕、窝,哎,您吃七个。”老二一瞧:按字儿抠啊!我说:“里边小燕八九个。我这儿也有七个,我自己拨。”拨到碗里头拿筷子杵碎了。老三说:“都杵碎了您怎么吃呀?”老二说:“你管哪!”拿勺舀了一点汤,“我这是汆丸子带片儿汤,你说吧。”老三这么一想啊,大哥说抬头看见一燕窝,二哥说里边小燕八九个,这小燕不会打食呀,我说大燕出窝把食打,打回食来喂小燕,傻子就得说„喂‟,就让他吃一个饺子。对!“大燕出窝把食打!老四,你说。”老四这“喂”字都到嘴边儿上啦,让老大过去把嘴给捂上啦。“说喂啊!”老四说:“打回食来可不就是喂嘛!”老大说:“怎么就是喂哪,你要说进窝再喂还吃四个哪,等会儿喂还吃仨哪,先喂、后喂还是俩哪。”老三说:“您干吗着这么大急呀?”老四说:“大哥,说多少得吃多少呀?”老大说:“你怎么还没听明白哪,一个字管一个饺子,越多越好。”老四说:“三哥,你给我记着数啊。”老三说:“好,你说吧。”老四说:“我把大燕说一说……”老三差点把鼻子气歪了,打家出来他净一个字,这回一个字管一个饺子他一个也不没少说,“好,你吃七个吧。”老四一翻白眼珠儿:“我凭什么吃七个呀?”“你说七个字儿你不得吃七个吗?”“我还有词没说完哪!”“还有?”“多着的哪!”“好!那你就说吧。”“三哥,你给我记着数啊!”老三说:“行,我给你数着。”“我把大燕说一说,清晨出窝把食打,展翅摇翎往前挪,飞过三里桃花店,越过五里杏花坡,桃花店前出好酒,杏花坡前美人多。好容易才把食打够,抿翅收翎进了窝。大燕刚把窝门进,小燕一见笑呵呵,这个就把妈妈叫,叫声妈妈你听着,你在外面把食打,实在饿得我了不得。大燕一见不怠慢,叼过食来喂了个得,喂了

这个喂那个,喂了那个喂这个,喂了那个喂这个……”老三说:“甭数了,饺子都归你了!”

第三篇:《郭德纲打油诗》

细数郭德纲写打油诗引发的争议事件

2013年12月16日19:11

打油诗是一种富于趣味性的俚俗诗体,这类诗一般通俗易懂,诙谐幽默,有时暗含讥讽,风趣逗人。而相声演员郭德纲擅长打油诗是众所周知的,不过,郭德纲的打油诗却为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并多次引发争议。

1.因打油诗暗讽已故BTV台长遭BTV抵制

今年11月19日,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因病去世,次日郭德纲在微博上发出一首打油诗,被指含沙射影,暗讽已去世的王晓东。昨日,中广协应北京电视台要求发声明,强烈谴责郭德纲的过分言行,呼吁全国电视台集体抵制郭德纲。

“一去残冬晓日红,三杯泪酒奠苍穹。鸡肠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

11月20日下午,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微博上贴出一首打油诗。同时,他还配了一张红双喜的图片。许多网友认为,郭德纲在用打油诗暗讽11月19日因肝癌去世的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昨日该事件再次发酵,中广协应北京电视台的要求发声明,强烈谴责郭德纲的过分言行,呼吁全国电视台集体抵制郭德纲,同时要求郭德纲向北京广播电视台以及王晓东台长和家人道歉。此事目前引起了全国强烈反响。

2.写诗暗讽姜昆江郎才尽

前年,郭德纲与姜昆有过过招。在中国文联和作协联合举行的加强和改进文艺评论座谈会上,姜昆不点名地指出,现在不少人追捧一些下三滥的恶俗艺术,并称郭德纲“在道德在伦理上,出现这么多问题。

于是,郭德纲在微博中赋诗暗讽姜昆江郎才尽称:

“楚河两岸硝烟障,从来暗箭起同行。观棋不语真君子,大人何必小鸡肠。你且扬威修栈道,我自低言度陈仓。堪叹人生终有老,莫叫无才笑江郎。”

导致了姜昆与郭德纲的骂战升级。

3.郭德纲作秀写诗骂网友

去年,“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微博上发表“寻人启事”,寻找当年在自己落魄时给予过自己资助的三位同学,不过微博一发出,立即引来部分网友质疑其炒作。

随后,郭德纲坐不住了,他发表了第二篇关于此事的微博:“昨夜寻知己,今晨费口舌„„鸭说寻得晚,鸡说太巧合„„几曾沽名钓,哪来作秀多„„心正不怕天雷打,树直岂惧狗尿多„„池边无有青青草,哪来多嘴小羊驼?”此文一出,网友纷纷叹服:“郭德纲太强了,

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也有网友质疑道:“郭德纲作为相声大师,至于和网友动气么?这么骂人挺不妥的!”。

4.曾写诗与央视对掐“代言门”

07年3月,郭德纲代言的“藏秘排油茶”广告因涉嫌虚假宣传被中央电视台3·15晚会曝光后,引起人们再次对社会名人、明星做广告的关注。3月16日他自述自己代言无罪,公开与央视叫板,大骂央视纯粹打击报复,扬言自己天天在天桥乐剧场等着。

3月17日,郭德纲写打油诗《闷坐无聊偶感于怀》,“黄连苦英雄更苦,登天难为人更难,不怕虎狼当面坐,唯惧人心霜雪寒。”暗示自己遭遇陷害。而郭德纲还不解气,立刻在博客上传了几位论坛里钢丝网友的热贴,《感谢CCTV,恭迎郭君德纲再回草根》《欺骗13亿观众的是谁?郭德纲还是CCTV?》。一时间论坛内外,郭德纲是否冤屈的争论甚嚣尘上,论坛内吵疯了。

5.因“抄袭门”写打油诗骂网友吠浪犬贱

2012年9月12日,在北展举办的商业性演出“纲丝节”上,郭德纲与于谦搭档表演的相声新作《屌丝青年》被发现段子几乎全部来自于网络。与以往陷入口水战的“抄袭门”不同的是:《屌丝青年》中抄袭段子比例极高(超过80%段子均来自于网络);抄袭的段子来源集中,且都能找到相关原作者。郭德纲随后发表了致歉微博,致歉微博后,郭德纲继续发布微博,用打油诗的方式回应质疑者,并用“吠”、“浪”、“犬”、“贱”等词语影射质疑者,郭德纲面对“无可指责的抄袭事实”却采用这种态度,不少网友表示“很失望”。

西江月

守法朝朝忧闷,

强梁夜夜欢歌,

损人利己骑马骡,

正直公平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

杀人放火儿多,

我到西天问我佛,

佛说:我也没辙!【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

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鲜。 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 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天为罗盖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 何人撒下名利网,富贵贫困不一般; 也有骑马与坐轿,也有推车把担担; 骑马坐轿修来的福,推车担担命该然; 骏马驮着痴呆汉,美妇常伴拙夫眠; 八十老翁门前站,三岁顽童染黄泉; 不是老天不睁眼,善恶到头报应循环。

铁甲将军夜度关,朝臣带露五更寒。 日出三竿僧还睡,看来名利不如闲。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财是损人利己苗,气是无烟火炮。 四件将来合就,相当不久分毫。 劝君莫恋最为高,才是修身正道。

三通鼓角四更鸡,日色高升月色低。 时序秋冬又春夏,舟车南北复东西。 镜中次第人颜老,世上参差事不齐。 若向其间寻稳便,一壶浊酒一餐奇。

朵朵峰峦拥翠华,倚云楼阁是僧家。 凭栏尽日无人语,濯足寒泉数落花。 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相聚几时休? 早知死后无情义,索把生前恩爱勾。

得便宜处欣欣乐,不过心时闷闷忧。 不讨便宜不折本,也无欢乐也无愁。 广知世事休开口,纵会人前只点头。 假若连头俱不点,一生无恼亦无愁

项橐曾为孔子师,荆公反把子瞻嗤。 为人第一谦虚好,学问茫茫无尽知。【相声剧本台词;打油诗】

毁誉从来不可听,是非终久自分明。 一时轻信人言语.自有明人话不平。

第四篇:《相声》

第五篇:《相声》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相声剧本台词;相声:吃元宵 下一篇: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大戏魔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