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下文是关于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相声理论常识》

第二篇:《相声》

第三篇:《相声》【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第四篇:《相声》【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第五篇:《相声鉴赏课复习题》

相声

相声的定义:(Cross talk)一种民间说唱曲艺,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普及于全国及海内外,始于明清,盛于当代。主要采用口头方式表演。是扎根于民间、源于生活、又深受群众欢迎的曲艺表演艺术形式。传统相声是:清末民初时期的相声。

俳优与相声的渊源

先秦“俳优”以科诨(插科打诨)为特点,却不排斥音乐、戏剧、歌舞成份,实际上是综合艺术。1.都以娱乐为外衣2.都以讽谏为生命线3.都以语言为手段 建立行业:作为行业,相声肇始于1870年前后,早期的相声艺人有朱绍文、阿彦涛、沈春和三派。

朱绍文,满腹文章穷不怕 五车书史落地贫 清咸丰、同治年间的相声艺人,开山祖师,艺名"穷不怕"。天桥八大怪之首。他生于1829年,卒于1903 年。祖籍浙江绍兴,汉军旗人,家住北京地安门外毡子房。幼年学唱京剧丑角,后来改为架 子花脸,曾搭嵩祝成班演出。学识渊博,但不热衷科举,擅长编写武戏,曾靠演戏、教戏维 持生活。朱不算是张三禄的徒弟,但称张为老师。朱绍文主要唱"太平歌词",然后再说段笑话,逗个哏,有些是从张三禄那里学来的。从朱绍文这一代开始,行业上有了说相声这一行当了,有师徒关系和行会观念了,从而 也就有了相声宗谱。朱绍文并非流传中的相声的开山鼻祖,而是建立行业的先躯

。朱曾向张三禄请教,张比朱年长四十多岁,朱称张为先生,但没有师承关系。 有时候,一问一答,一边敲打竹板朗诵。像是自言自语,实际上是朗诵给 观众听。 有时还把《百家姓》、《千字文》编成小曲演唱。 上述种种内容综合一起,就形成了一个人说的单口相声。后来他和他的徒弟搭档,一捧 一逗,互相问答,逐渐演变成对口相声。 朱绍文编演的相声和"太平歌词"有《字相》、《字意》、《得胜图》、《老倭国斗 法》、《江南围》、《过新年》、《大保镖》、《黄鹤楼》、《堆兵作梦》、《十八里》、 《天上下雨》、《五行八卦》、《庄公打马》、《天为宝盖》、《千字文》、《睡梦长》 等。人们称赞他的作品独具雅人深致,一洗艺人村俗积习。

阿彦涛,又名阿剑涛,绰号阿二。阿刺二。同治、光绪年间艺人,满族。原为"清门" 子弟票友,因家境没落,下海从艺,以朱绍文收为代拉师弟正式成为相声艺人。(相声界“代师收徒”又称“代拉师弟”。“代师收徒”目的:扩大门派,光耀门庭。相声老祖朱少文(穷不怕)先生,开创了对口相声这种表演方式。并奉相声祖师爷为“东方朔”。朱少文先生把沈春和、阿颜涛收为师弟,开创了“代师收徒”“代拉师弟”的先河。)后来自立门 户,称为"阿家门"、是"清门"、"浑门"相声合流的先行者之一。他自编自演了一些相 声,如《虚子论》、讽刺社会上游手好闲的土财主和溜须拍马的"虚子"。故事曲折,人物 鲜明,演来绘声绘色,颇受八旗兵丁的欢迎。

朱、阿、沈在天桥"撂地"作艺过程中,逐渐由单口相声发展为对口相声,形成了"说 "、"学"、"逗"、"唱"。

"数来宝"的祖师爷是范丹;相声的祖师爷是东方朔。

清门相声 “清门”是清八旗子弟中喜欢曲艺相声的“票友们”组成的门派。“清门”相声艺人演出时不收费,不以挣钱为目的,顶多吃一顿宴请,叫做“耗财卖脸”。仅仅是为了施展才艺而已,如有邀请演出,必须正式下帖子请才能去。 演出时将请帖压在茶海下边.“清门”相声艺人常在台上讲:“我们是红白帖请的,不是花红轿娶的”,意思是对我们要尊重,谁也不可小看咱爷们。“清门”相声还有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相声内容文雅,从不带脏口儿。 张三禄是“清门相声”始祖,朱少文(穷不怕)是“浑门相声”始祖由此可见“清门”相声早于“浑门”。

清门相声代表人:张三禄、阿彦涛、春长隆、恩绪、钟子良、陈子贞、广阔泉、高玉峰、谢芮芝、戴少甫、谭伯儒等。

浑门相声 艺人为生计,以挣钱为目的,而从事相声职业,称为“浑门”。【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单口相声:单口相声一般又称为“单口”、“单春”、“单笑话”,由民间的笑话和故事发展形成,是由一个相声演员单独对观众表演的,是相声里最早出现的形式,所以传统相声里单口相声居多。它故事性强,情趣横生,因而在社会上也得到广泛流传。单口大王刘宝瑞 单口相声的分类

(一)巧妙地嘲弄封建皇帝和朝廷重臣,蔑视王朝统治的权威。如《连升三级》、《珍珠翡翠白玉汤》、《刘墉参皇上》、《解学士》之类。

(二)无情地揭露封建官吏的贪婪、昏聩和他们腐朽的寄生生活。如《属牛》、《日遭三险》、《糊涂县官》、《怯跟班》之类。

(三)把财主们的自私、愚蠢暴露得淋漓尽致。如《麦子地》、《看财奴》。

(四)揭穿了封建道德的虚伪,描绘了封建家庭关系、社会关系的解体。如《化蜡扦儿》《五人义》。

(五)还有很多传统作品是刻画小市民和游民阶层的,展示出贫穷、愚昧、腐败的社会生活的不同侧面,从这些人物的滑稽故事中大体上都可以发掘出一些朴素的道理。如《杠刀子》的理发匠,《渭水河》的艺人,《偷斧子》的和尚,《贼说话》的“贼”以及行骗有术的《小神仙》、《巧嘴媒婆儿》等等,五颜六色,光怪陆离。

关于八大棍

八大棍原本指的是八部长篇单口相声,具体指《君臣斗》(又名满汉斗)《马寿出世》《宋金刚押宝》《解学士》《康熙私访月明楼》《硕二爷跑车》《张广泰回家》《大小九头案》八段。其中广泰回家、押宝、私访和马寿这四段出自评书《永庆升平》。

对口相声

曲艺名词、又叫双春。相声形式之一,指由逗哏、捧哏两个演员对讲的相声。曲艺的一种,两人交替说些有趣的话,引人发笑。

【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贯口 对口相声中常见的表现形式,也叫“背口”。“贯口”的“贯”字,是一气呵成,一贯到底的意思。常见的段子如《报菜名》 《八扇屏 》《白事会》 都含有大段的贯口。 趟子“贯口”里的大段叙述,一般都管它叫趟子。说的时候,必须注意语气的迟急顿挫,语调的婉转悠扬,要说的快而不乱,慢而不断,以免引起观众和演员在心理上的紧张 气口在说“趟子”时 ,要注意掌握好“气口”,就是在哪里换气,而使听众又觉得连贯而不断线

文哏以文学作品为基本内容的段子,说起来比较文雅,含有知识性,马三立、苏文茂的很多作品都属文哏,如《批三国》等, 著名相声演员苏文茂因擅长文哏相声被称为“文哏大师”。 平哏一般以叙述某事或谈论某一事为主,一般都是一头沉的叙述方式,捧哏起辅助作用。中间没有大段的贯口,也没有捧逗子母哏类的激烈冲突,主要依靠铺平垫稳的叙述来推进情节,展开包袱。

子母哏两个演员(逗哏和捧哏)所承担的任务基本相同,如通过相互间争辩来组织包袱等。 倒口指相声里模拟方言。像传统段子《绕口令》、《找堂会》、《拉洋片》等,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倒口”。

柳活 相声中学唱类型的段子,具体的说是属于相声说,学,逗,唱中“学”的范畴,它可以追溯到清朝中晚期。一般地,学唱戏曲叫“戏柳”,学唱歌曲叫“歌柳”。

腿子活 相声里头为了学唱一些戏曲,两人带点小化妆,进入角色来表演,进去了表演之后,退出来再来叙事,这种段子行内叫“腿子活”。比如《黄鹤楼》《捉放曹》《汾河湾》等 包袱 相声里引人发笑的艺术语言叫"包袱"。它是相声演员沿用的术语,实际上它和笑料、噱头的意思完全一样【相声剧本台词;单口相声:熬柿子】

群口相声三人或三人以上演出的相声,过去只叫“仨人活”。“群口相声”、“多人相声”都是解放后出现的名称。从前有这样的说法:“一个人为说,二人为逗,仨人为凑,四人为哄,五个人就乱了。”

群口相声的分类

三人相声分为两种 :一种是文字语言游戏性质的;如:《切糕架子》《吕林炎圭朋出二仌 (音:别)》《江河湖海洞涧洲池》《一物一像一升一降》《四字联音》(每人说四句话,要合辙押韵;最末那句要把音连上,所以叫四字连音。1、某人有舅,排行第九,上地割韭,四字联音,九舅揪韭。2、东山一丫,天生聋哑,助长拔芽。四字连音,哑丫揠芽。3、曹营言鸡,修认曹急,曹操为己,由此出计。己急鸡计。4.一碗冷粥,倒在阴沟。狗钻沟眼,狗够沟粥。5.二董同铺,横搭一褥,西董翻身,东董冻肚。6.一领细席,席上有泥;溪边去洗,溪洗细席。)《金刚腿》《四管四辖》《抢三本》《垛字儿》 《三字同头(旁)》等。

这类段子虽然没有什么高深学问,可是对于没有文化的穷苦艺人来说,也是一大难关。因为三人相声并不是每天都说的,一般来说见的机会不多,学的条件差。这类相声要求演员不但要识字,而且要通晓所说的那些字,这样说起来才有味道。这个困难是可以想见的。这类段子,由三个人说恰到好处,所以老艺人说:“四人为哄,五人就乱了。”

另一种是有故事性的。如《扒马褂》、《训徒》、《四辈儿》、《武训徒》。

这类段子像是小喜剧,三个演员实际上是各演一个角色。

群口相声的分工表演三人相声的演员按逗哏(甲)、捧哏(乙)、泥缝(丙)分工。说“丙”是“泥缝儿”,意思是:他是往来于甲(逗)、乙(捧)之间,起调节弥合作用的角色。

侯宝林的疑问与分析 ——侯宝林《谈“三人相声” 》

……但如果再仔细分析一下,上述的十四段三人相声(当然三人相声还不止这些),就会发现多数段子里的丙并不是调解者或弥合者,这是内容决定了的。文字游戏类的,差不多都是酒令形式,无须一人奔走周旋于二人之间,三个人承担的任务分量相同,只不过有捧逗之分;有故事性的一类,三个演员从始至终浸入三个角色,像《扒马褂》,丙似乎是在“泥缝儿”,其实这只是在特定的段子里的特定人物的性格,而不是三人中的一人所必须起到的固定作用。这就好像一些小戏曲,只有三个演员,我们也不能说某个演员是“泥缝儿”。再说,《扒马褂》这种类型的段子在三人相声中只占较小的比重,“少数服从多数”,应该根据普遍规律解释三人相声的分工。反过来说,有些文字语言游戏的节目还可以由四个人说,也就是又增加了一个“丁”角,那该怎么办哪?难道再起名叫“双泥缝儿”或“二泥”吗?

总之,三人相声的表演技艺并没有突破对口相声的格局,仍然只有捧、逗两项。一般是一捧二逗,个别的可以说是一逗二捧。要想把四人或是更多的人合说的相声包括进去,就可以说是一捧多逗。当然,三人相声的捧逗与对口的捧逗略有不同,因此才传统地把它作为一项技艺。

相声艺术之说学逗唱

说 包括说、批、念、讲四种手法。说,指吟 诗、对对联、猜谜语、解字意、绕口令、反正话、颠倒话、歇后语、俏皮话、短笑话、趣闻铁事等。曲目主要有《熬柿子》、《五星楼》、《天王庙》等。批,批的曲目主要有《批生意》、《歪批三国》、《批聊斋》等。念,指”贯口”,曲目主要有《菜单子》、《地理图》、《洋药方》等。讲,讲的曲目主要有《讲帝号》以及单口相声《解学士》、《化蜡扦儿》等。

学 各种口技、双簧,摹拟方言、市声以及男女老幼的音容笑貌、风俗习惯礼仪。曲目

主要有《学四省》、《学四相》、《规矩套子》等。摹拟方言,又叫“倒口”,过去也叫“怯口”, 倒口 Dáo Kǒu 怯口 Qiè Kǒu:模仿外地口音,特别是乡下人说话。通常相声演员模仿河北、山东、山西、河南的地方话,当然也有用方言唱戏,比如《山东二黄》、《学四省》,这都叫倒口、怯口。 是为表现人物的愚昧憨厚。最初大多摹拟河北省深(泽)、武(强)、饶(阳)、安(国)一带的方言。当时,某些北京人讥讽从这些地方来京作工的人“怯”,诬为“一嘴蚂蚱籽,两腿黄土泥”的“怯勺”,带有明显的鄙视成分。后来发展到摹拟山西话、胶东话、天津话、宝坻话、唐山话。三十年代初,又扩及上海话、苏州话、广东话。四十年代中期以来,又增加了学英语。解放以后,又出现了摹拟外国味的中国话、华侨说普通话等。学做小买卖的吆喝,又叫货声,主要摹拟卖大小鱼儿、卖茶鸡蛋、卖熏鱼炸面筋、卖硬面饽饽、卖馄饨、卖布头、卖估衣、卖包子的吆喝声。

逗 就是抓哏取笑。甲、乙二人,一宾一主,一智一愚,以滑稽口吻互相捧逗,褒贬评论,讽刺嘲谑。曲目主要有《论捧逗》、《找堂会》、《老老年》等。清末,英敛之《也是集续篇》中就曾提到相声演员是”滑稽传中特别人才”,形象地描绘了”逗”的艺术魅力,说:”该相声者,每一张口,人则捧腹,甚有闻其趣语数年后向人述之,闻者尚笑不可抑,其感动力亦云大矣!”可见,那时候的相声已经把”说”的形式、”逗”的内容、”学”的手段熔于一炉。 逗哏:逗哏,曲艺名词,对口相声演出时不断地说出笑料以让人发笑的主要叙述故事情节的演员,即相声中的“主角”。在传统相声中,逗哏的笑料应远多于捧哏。对口相声中,通过捧逗的衬托、铺垫,逗哏与捧哏合作,使叙述中逐渐组成包袱,产生笑料。

捧哏:滑稽,逗人发笑的话或表情 曲艺名词。对口或群口相声演出时配合“逗哏”叙述故事情节的演员,现通常称作“乙”。又称“量活儿的”。

唱 演唱”发四喜”、”弦子书”、”太平歌词”以及”农家乐”、”算了又算”、”十二月探梅”等以间小调,还有学唱各种戏曲、曲艺,统称之为”柳活”。

深武饶安 泛指河北平原中部以及东南广大地区,因深州、武强、饶阳和安平等著名县城而得名。又由于该地区方言基本一致,故而亦称为深武饶安方言区。相声演员常以该地区的方言进行倒口表演。

数来宝:曲艺的一种。流行于北方各地。一人或两人说唱。用竹板或系以铜铃的牛髀骨打拍。常用句式为可以断开的"三﹑三"六字句和"四﹑三"七字句,两句﹑四句或六句即可换韵。最初艺人沿街说唱,都是见景生情,即兴编词。后进入小型游乐场所演出,说唱内容有所变化。部分艺人演唱民间传说和历史故事,逐渐演变为快板书,与数来宝同时流行。 逗的十种方法(安排包袱的十种方法):最主要的有重复、否定、反常、错觉、双关、夸张、打岔、曲解、谐音、争辩等十种。

(1)重复法 把矛盾的假象重复三遍,第四遍时巧妙地加以突变,揭示事物的真象。这种手法演员称它“三番四抖”。 三番四抖: 三番四抖——又叫三顶四撞,相声组织包袱的手段之一。指相声表演时,经过再三铺垫、衬托,对人物故事加以渲染或制造气氛,然后将包袱抖搂开以产生笑料。所谓“番”,就是遍数;“抖”,就是抖搂。根据人们的听觉习惯,把矛盾反复地强调,来加深人们的印象。“三番”就是反复强调三遍(不限定为三遍),然后进行“四抖”,就是第四遍时来个巧妙地突变,揭露出矛盾和事物的真相。

(2)否定法 表里不一的人,说一套,做一套,经常自我否定,不能自圆其说。例如《买佛龛》:乙:年轻人说什么?甲:“大娘,上街了,买佛龛了啊!”这不是句好话吗?乙:啊!甲:老太太不愿意听啦!“年轻人说话没规矩。这是佛龛,能说买吗?得说请!”乙:请。甲:“大娘,我不懂,您那个多少钱请的?”“嗨,就TMD这么个玩意儿,八毛!”乙:怎么……甲:一心疼钱骂上!

(3)反常法 :甲:两个人谈恋爱都是爱对方的优点。乙:那是啊!甲:男方向女方征求意见都这么说:“小张,我们俩接触这么长时间了,你谈谈还有什么

意见吗?”乙:征求意见。女方怎么说?甲:“我没什么意见了,我很喜欢你,我感觉你有很多优点值得我学习,你品行端正,办事认真,尤其喜欢你的是你肯帮助人,能做到舍己救人,大公无私。”乙:这多好哇!甲:有专爱对方缺点的吗?乙:没听说过。甲:男方征求意见:“小张,你究竟爱我哪点呢?”乙:小张说什么?甲:“爱你那点儿?第一,我爱你会说谎话,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一句真的没有!”乙:嚯!甲:“第二,我爱你胆子大,谁的钱你都敢偷。”乙:瞎!甲:“尤其最爱你的是你不讲卫生,三个月不洗一回脚。”乙:没听说过。

(4)错觉法 由于错觉而造成误认为正确的假象。例如《女队长》:甲:我领着记者出了村,老远就看见戴红边草帽的了。乙:那就是你爱人。甲:我赶紧跑过去:“桂英!记者找你说说,桂……大爷!”乙:为什么叫大爷?甲:留着两撇胡子哪!

(5)双关法 一语双关,产生误解。例如《老站长》:乙:你家住哪?甲:河北上海。乙:河北上海?甲:啊!河北省上游公社海子大队。河北上海。乙:这谁听得懂啊!

(6)夸张法 按事物发展的规律,予以夸张分析。例如《哭笑论》:甲:常言说笑一笑少一少。乙:不,应该是笑一笑十年少。甲:一笑就年轻十岁,那谁还敢听相声。乙:怎么不敢听啊?甲:你今年多大岁数?乙:四十。甲:笑一回剩三十,笑两回剩二十,笑三回剩十岁,说什么也不敢再笑了。乙:怎么?甲:再一笑没啦!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走时候抱走啦!剧场改托儿所啦!(“包袱”)

(7)打岔法 用打岔的手法,故意岔说,使人发笑。例如《赛足球》:乙:这场我来表演。甲:表演赛,那可精采呀!是单打还是双打?乙:谁打呀?甲:我跟你对付一盘儿,让你先开球。乙:开球?!我会弹球儿。甲:弹,你弹过来我给你挡回去。乙:我得接的着啊!甲:接不着,那算出界,你先输一分。(“包袱”)乙:这就一分呀?你先等等吧!甲:等等,出去了,又输一分。(“包袱”)乙:嘿!怎么叫我碰上啦!甲:碰上啦?!那叫不过网,又输一分。(“包袱”)

(8)曲解法 把人们熟悉的一些普通知识,故意加以曲解歪讲。例如《诗歌与爱情》:乙:诗经上"君子好逑"这句还真听懂了。甲:怎么讲?乙:凡是君子人都好踢足球。(“包袱”)甲:那……“窈窕淑女”呢?乙:那时候他们踢的不好,净输(淑)给女的。(“包袱”)甲:你这都什么呀?

(9)谐音法 :乙:小孩儿们住哪儿啦?甲:都在河边"公馆"里住着呢。乙:公馆?甲:……嚯,还真不错,一排四间,上下两层。乙:简易楼房?甲:洋灰管子。乙:那叫公馆哪?甲:管子是谁的?乙:公家的。甲:公管(馆)嘛!(“包袱”)乙:嘿!

(10)争辩法 :乙:听相声好处大啦!甲:噢!能免三灾去八难,虱子不叮,虼蚤不咬,耗子不来,没钱来钱,没面来面,不渴不饿,不病不愁。(“包袱”)乙:没有那么大好处,有点小好处。甲:给我买双鞋?乙;不管买东西。甲:那还有什么好处啊?乙:比如您,心里有点不痛快。甲:我干嘛不痛快呀!乙:比方说您心里有点烦。甲:我不烦哪!乙:您有点儿别扭。甲:我跟谁别扭哇?乙:我哪儿知道哇!(“包袱”)您来到这儿进了门一听相声,把这碴儿可就忘了。甲:噢!是这么回事,那我听完了一出门儿,又想起别扭事儿来了怎么办?!乙:那……你就别走啦! 撂地作艺:早期的“撂地”作艺 ,那时可没有什么名流茶馆,主要还是街头和庙会"撂地"作艺。即在便道搭棚子或"撂地"摆场子。场分为三等:上等的设有遮凉布棚和板凳;中等的只有一圈板凳;下等的什么设备都没有,只有一快空地。

相声艺人用白沙子在地上画个大圈就开始表演,行画叫做“画锅”,无非是靠它吃饭的意思。自嘲“刮风减半,下雨全无”,过的是“雨来散”的生活。撂地”作艺,大致有以下四种类型: 第一种,诙谐地学唱京剧和小曲; 第二种,当众表演“象声”--口技;第三种,中长篇的笑话,摹拟各种做小买卖的吆喝声;第四种,怪诞的滑稽表演。

白沙撒字:旧时演出习俗。相声艺术在明地画锅演出时招徕观众的一种方法。,旧时相声艺人惯用此技法。袋内装白沙子(汉白玉的粉末,在其使活时,蹲于场内,以地为纸,以沙为墨,右手撒字,左手击打竹板口唱太平歌词。唱词通俗易懂,曲调悠扬悦耳。唱完了,字也撒好了,观众也围满了。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相声剧本台词;白吃猴儿 下一篇:相声剧本台词;相声:慈禧入宫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