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相声剧本

 下文是关于三人相声剧本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一】:三人小品搞笑短剧本

三人小品搞笑短剧本(一)

人物:

夫:标杆:(爸爸)一位来到农村养猪致富的大学生

妻:标杆的妻子,只有小学文化,但心地善良。

儿:九岁

道具:台一张,凳两张,纸做车模型一个,

声音:拖拉机声,关门声,掉玻璃声,汽车点火声

开场:一阵拖拉机的轰鸣声由远至近停下,夫下车后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用手弹弹身上的灰土,用力关车门,因用力过大,车门掉地上,然后无可奈何的装好车门,又慢悠悠的向家走去,边走边说

夫:还好,还能安得上,虽说是四手奥拓,但至少也是有车一族嘛,也就成了村里的标志,再加上我这竹杆身材,人人都管我叫标杆了。唉!来到这穷乡村,做了弼马瘟孙悟空的师弟,成了弼猪瘟,一晃就是十几年了,如今成了村里的首富。嘿,你可别小瞧我,我养猪还是有一套的。其中的秘诀就是满足猪的四个愿望,嘘,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来的,一希望篱笆全倒掉,二希望屠夫全改道,三希望天上掉饲料,四希望全国人民信回教,虽说有欺骗的成分,但可管用了,不信,我还用这秘诀来养老婆孩子呢,等下你们看到她们长啥样就知道王海在这找不到饭吃啦。哎,转眼有又一年啦,可我有两个世界性难题得解决,一是研究出转肥基因,把妻儿的肥肉都转到我身上,另一个是转瘦基因,把这"标杆"的宝号从我身上去掉。唉约,不好,肠胃炎又犯了,刚喝了饮料,这么快就"上传下达"了。(弯着身子跑回家) 儿:爸,你回来啦,快来,我考你几个问题(手上拿本书)。

夫:等等,等等,我得先解决问题。

儿:不行,你得跟我玩,你得跟我玩嘛。

夫:好、好、好,我在里边你是在外面问。(退场)

儿:爸,你听清楚了,"大象左边的屁股象什么?

夫:象"球"

儿:不对

夫:象"土丘"

儿:不对,象"右边的屁股"

夫:(出场)儿子,你自个玩了,我得去电脑室工作了。

儿:不行,不行,我不给你走

夫: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发火了。

儿:不放,就是不放

夫:(随手拿过儿子手中的书打儿子的屁股)打你左边屁股,看看跟右边的股屁像不像? 儿:(哭闹着松手跑,退场)爸,你别打,你别打。

夫:(追着退场)

妻:(缓缓进场)最近为啥总是右眼跳,不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会有大事发生,难道跟外面的传言有关。唉,我那口子,至打来到这"吃饭靠党,衣裤靠纺,取暖靠抖,通信用口,交通用走,治安用狗"的穷山村,用他的养猪秘诀帮大伙脱贫致富,想当初,我是村里的一支山花,有多少人踏破家门坎我都无动于衷,毕竟我的远大的理想是找一个"个不在高,米八就行,钱不在多,有车就行。"的对象,没想到,我那口子一来,我就被他迷住了,就这样,牛屎就掉在了花上。这不,上个月又搞了什么络,从早到晚跟人家联络感情,把我和家都给搁一边凉快去啦。最近,又老有人说三道四,说他富了就养了二奶,更离谱的是有人说他整天把一个美女放在桌面,这还了得,我得回家好好审问、审问。

(妻推门进,夫追打儿进舞台)

儿:妈,爸打我(躲在妈的身后)

妻:住手。(夫停住,哆哆嗦嗦往后退,一副害怕的样子)

儿:(神气的说)爸,我发誓,以后我保准把这仇报在你孙子身上,你等着瞧。 妻:(拉着儿的手,心疼的上下检查)乖乖,给妈看看,打伤哪里?

儿:(假装被碰一下叫一声唉哟,夫则惊恐的跳一下)

妻:好啊,你看你,这么狠心,把孩子打这么伤,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啊? 夫:(慌恐的样子)有,有,有

妻:(叉腰并手指着丈夫怒气冲冲说)你、你、你给我过来,我问你。

夫:(哆哆嗦嗦前移又后退又把手机放台面)老婆,用电话问吧,咱保持距离安全些。 妻:你放心,今天我不用第八套广播体操第二式体侧运动对付你了,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回答。

儿: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妻:你最近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夫:哪敢啊?

妻:哦那就是有意思啦?

夫:不,连想都不敢。

妻:听说男人有四大希望,你知道吗?

夫:希望篱笆全倒掉,希望屠夫全改道,希望天上掉饲料,希望全国人民信回教, 妻:啧啧啧,瞧你走火入魔啦,开口闭口都是养猪秘诀,把自个都养成猪了。你们男人不就是希望"家里有个做饭的,办公室有个好看的,身边有个犯贱的,远方有个想念的" 夫:那是人家瞎说

妻:你最近是不是很少回家了?

夫:那不都是做事忙,一回家你们都睡了,一大早你们还没起来我又出去了。 妻:我听人家说,你自个说有了二奶。

夫:是的,但那只是……

妻:好啊!(夫吓得停住要说的上一句话)

夫:你不要用广播体操好吗?用咏春吧?

(放黄飞鸿音乐,两人拉开架式,然后音乐一变,两人跳恰恰)

妻:(手一抖,坐回凳子)又被他给迷住院了。我还听说你在桌面-------

夫:我坦白(用手擦额上的汗),我在桌面放了一个美女……

妻:好!够坦白,(伤心的假装揩眼泪)我就知道,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夫:老婆大人,你听我解释。

妻:少啰嗦!老实交待她的情况,姓名?

夫:还没想好。

妻:嗯?不说?

夫:叫,叫,姓"吴"名"名氏"

妻:吴名氏,挺熟的。性别?

夫:(小声对着观众)这还用问,要不就成了同性恋,女

妻:政治面貌?

夫:团员

妻:不是这个

夫:党员

妻:我问的是"瓜子脸"还是"鹅蛋脸"?

夫:那就"瓜子脸"

妻:身材?

夫:比我好

三人小品搞笑短剧本(二)

子敏:阿坚,你今天满面红光,是不是踩到狗屎了?

阿坚:没有啊,不过刚才过马路的时候闯红灯,被交警叔叔抓到了。

阿铭:这样的好事也给你碰上了,恭喜!恭喜!你真走运。既然你运气那么好,我和你合份买足彩吧。

阿坚:岂有此理,居然幸灾乐祸。看你一表人才,长得那么帅,想不到心是那么黑的。 子敏:哇,阿坚你有没有搞错啊?阿铭长得那么陡峭,你还夸他帅?阿铭啊,你就不要再幸灾乐祸阿坚啦。其实,阿坚外表长得比你还不堪入目啊。你看看,阿坚像不像通缉犯。 阿坚:喂,你俩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像通缉犯?我比马加爵还帅呢!我堂堂七尺男儿,一表人才,五官端正。

子敏:是啊,所谓一表人才不过就是有口、有眼、有鼻子、有手、有脚罢了。

阿铭:阿坚啊,你长得很严峻啊!看你的脸就知道广州的治安环境有多恶劣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整容啊?

阿坚:整,整,整,整你个头。

子敏:现在时髦的是整容,你怎么能坐以待毙呢?好好地整整容,娶老婆也容易点。天河区现在有家医院正在搞整容降价促销活动,五折啊,老兄。我建议你搭的士去改头换脸吧。 阿铭:别浪费口水,子敏。阿坚整容?简直是谋杀人民币。一个不小心,阿坚整容整得像鬼一样怎么办?

阿坚:两位大哥,骂人也不用骂得这么淋漓尽致吧?是啊,我的样子长得很恐怖;是啊,我现在非常想整容。我现在还未整,你俩就打击我弱小的心灵了。妈呀,我伤心死了。 子敏:罗哩罗嗦的,死掉算了。

阿坚:(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子敏:噢,我没说什么呀,我说你其实挺可怜的。听说上海现在有好多人去整容是为了改变个人命运的。那些人相信整容之后呢,自己的面相改变了,命运就不一样了。整容可以改变面相,改变面相就可以改变命运。哼,这真是荒谬,迷信之极。阿坚,你不是学那些人吧?

阿坚:不是啊,我是为了堵住你俩的臭嘴。说实话,现在就业形势非常紧张,我长得那么吃亏找工作也肯定会吃亏的。为了找份好工作,我才打算去整容的。你们说我像通缉犯,哪个单位肯要我?

阿铭:不怕,你的就业问题我帮你解决?

阿坚:真的?

阿铭:当然是真的啦。咱们小区缺一个保安,我推荐你去当。

阿坚:唉——我听说现在的日本美女整容不整脸了,整容整到小腹去了,还叫什么腹部美容。呸,气死我了!我的脸部还没动工,日本的美女就在腹部大兴土木了。什么世界?整容怎么可以这么超前的?

子敏:别气了,气也没用。如果你是为了以后找份好工作而去整容,我严重同意。不过,小心你女朋友甩了你。

阿铭:不会吧?她女朋友长得那么漂亮,阿坚把自己整得像刘德华那么帅,他女朋友心里自然会平衡多了,两个人的感情比以前更好才对啊!

子敏:错啦。据有关部门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的人是不喜欢自己的伴侣去整容的。一整了,什么都变了,原来那种感觉都荡然无存了。才子配佳人,美女与野兽。阿坚一旦从野兽变成刘德华了,他女朋友肯定会觉得没有安全感的。所以,哼哼,阿坚你要慎重考虑啊。

到时候女朋友跑了,别哭啊。

阿坚:大丈夫说要整容就整容,女人,女人其实——也很重要的。两位大哥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呢?既可以让小弟安心整容也可以留住女朋友。

阿铭:整容整一半不就可以了吗?

阿坚:那我是整左边脸好还是右边脸好?

子敏:算了,干脆两边都不要整。虽然我看你的样子不太顺眼,但是我觉得你都蛮帅的。(右手捂住左边胸口)

阿铭:哇,子敏你怎么说话捂住良心的?

子敏:(放开手)没有啊,你老眼昏花吧。

阿坚:哈尔滨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整容,我比他年轻啊,怎么能落后于他呢?现代人很多都要美不要命,而我整容不过是为了找份好工作罢了。我想,我父母肯定会理解我的。 阿铭:儿子,我理解你的。这里有两块钱,你拿去搭公车,去整容吧。整容整得我认不出来,你才回家吧。

阿坚:爸爸,我又不是主刀医生,怎么会知道自己整容整得怎么样呢?到时候我整容整得您老人家也能认出来,那我就不用回家了?

子敏:好啦,好啦,别在这里演戏了。我告诉你吧:南京有家医院已经研制出一种先进的整容设备,这种整容设备既可以为你这类患者在手术前开出整容处方,又可以让你在手术前在该设备的显示屏里预先看到你自己手术后的俊美外表。所以,你就别担心你老爸不让你回家了!

阿坚:这么好?!我马上去整容。

阿铭:万一整容整得鼻子都烂了,眼睛都瞎了,那该怎么办?

阿坚:我不怕,整容的风险我自己承担。被医生弄瞎了,我就去做算命先生了。 子敏:那你女朋友怎么办啊?

阿铭:交给我吧,我帮你好好照顾她。

阿坚:你敢?(举起拳头作打阿铭状)

(三人一齐谢幕)

三人小品搞笑短剧本(三)

表 演:赵本山 王刚 范明

王 刚:观众朋友们,新年好!欢迎收看"天下收藏"春节特别节目"赛宝大会".今天参加我们"赛宝大会"的两位持宝人是谁呢?谜底马上揭晓!有请二位闪亮登场!

赵本山:(唱)正月里来是新年呀,家家户户乐团圆呀。我来参加赛宝会呀,心里面比蜜甜呀。祝在座地各位朋友呦呦呀哎呦呦呦呀哎呦呦呀,生活如意又吉祥呀,日子都能奔小康!哎呀!

范 明:(唱)当里个当,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说一说我老高搞收藏。元朝地碗, 明朝地缸,清朝的盘子响当当。响当当我(差点摔倒)

王 刚:哎小心小心,这可都是宝贝。

赵本山:一会全得色打了。

王 刚:二位持宝人都很特别,连说带唱得就上来了。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赵本山:大家好,我是一名来自东北的收藏爱好者。来到这个节目我很高兴,非常------高兴。三人搞笑小品剧本《收藏》 三人搞笑小品剧本《收藏》 .

我真高兴,----特别高兴。

范 明:赖蛤蟆张嘴—高兴坏了!

赵本山:2008年------不正常的一年,一切太不正常了!这也不正常,那----那也不正常。然而中国足球以一个0比1和一个1比2再次向世人证明:中国足球是正常地!

王 刚:哎哎哎,我说咱打招呼就别说些不高兴的事,来来您请坐请坐!该您了。 范 明:该我了?哦地个神呐!他说地很对呀,很准呀,很正确------

王 刚:来来来您也请座您也座。我听说二位一个是专门收藏瓷器,一个专门收藏杂项。 范 明:我专门收藏瓷器,我收藏的瓷器种类很多!你象康熙用过地,雍正用过地,乾隆用过地------

王 刚:这些您都在行?

范 明:一个也没有!

赵本山:没有你说他干啥玩意,省点电不行呀? 我专门收藏杂项,你象玩地,穿地,用地------

范 明:你在把吃地放进去就是菜市场。

王 刚:既然都是行家,那就请二位各自亮宝吧!

范 明:明朝地饭碗,

赵本山:当代的雨靴。

王 刚:这雨靴您也收藏?

赵本山:雨靴不算杂项吗?

范 明:哦地个神呐,雨靴怎么能算杂项尼?雨靴市场上有都是。

赵本山:有都是怎么地,那要看谁穿地。

王 刚:既然这样就都说说宝贝的来历吧。

范 明:我这个是祖传地,是我爷爷的爷爷从宫里拿出来地。做工精美色彩艳丽。是既有观赏价值又有经济价值!他还有个好处呀同志们!

王 刚:什么好处?

范 明:盛饭盛地多!

赵本山:再多那是盔子!

王 刚:不错,秉承明朝文化,可惜拉来路不明!

赵本山:我这雨靴是电工师傅穿地,就是穿着这样的雨靴,同志们不畏严寒,不怕困难与暴风雪做斗争,第一时间恢复了城市的供电!

王 刚:真要是这样这东西值得收藏。

范 明:我抗议,他这个是假地。电工师傅穿地怎么到你手里尼?

赵本山:树林子放屁------碰雀(巧)了。

范 明:那为什么是三只尼?

赵本山:他因为,因为------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王 刚:有道理,众人拾柴火焰高!进行下一件。

范 明:清朝地盘子。

赵本山:现代的手套。

王 刚:这盘子有什么来历呢?

赵本山:不用问又是他爷爷的爷爷从宫里拿地。

范 明:怎么说话尼?怎么说话尼?根本就不是我爷爷的爷爷拿地,是我爷爷拿地。 王 刚:好吗这更直接!

范 明:这个盘子是青花,胎质细腻,色泽温润。

【二】:三人小品搞笑短剧本

三人相声剧本。

相声“冒牌师哥”

乙: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xxx,家是山西大同的,我也是个新生。但我长帅,就是外表看不出来(动作)。(甲上)

甲:呦呦呦,新生?不象 不象。

乙:你瞧有会看的,那你看我像。。。。。。

甲:我看你像花生。 乙:花生象话吗。你见过戴眼镜饿花生吗?你这个热望内不会说话,你是谁呀? 甲:您看,新生就是新生,连我都看不出来,告诉你我是大四的,论辈分你得叫我师哥。

乙:师哥是啥东西?

甲:真是新生呀?连师哥都不知道。告诉你,记住了,师哥他不是东西。啊呸,师哥是你的长辈,尤其像你

容易受骗上当,是不是,要是认了我这个师哥,就没人骗你了。

乙:那太好了,师哥。

甲:哎,这就对了吗。不过师哥不是白叫的,得给钱。 乙:哎,这不错呀,还给我钱(伸手)

甲:谁给谁钱?谁给谁钱?是你给我钱。

乙:那咋还要钱呢?

甲:哎呦,现在是经济社会了,你去个共厕还得交钱呢?再说你认个师哥,今后不用受骗上当,那是省钱,你想想,是不是。 乙:没错,那天我刚下火车,三个男的,三个女的就把我围住了,非说我是刘德华,我说不是。他们不信。说我这么帅,咋能不是呢?又是签名,又是合影,又

咋像刘德华呢?想起来了,我那包让他们给拿走了,一群骗子,你说。这回有了师哥了,交点前就交点吧,多少钱?

甲:才0块钱。 乙:咋杂那么多呢?能不能少点,打个折。

甲:你上厕所还跟人家要打折。"对不起,我今儿钱不够,您给打个折,要不我上一半出来。"没听说过,再说0块钱又不多。 乙:还是交了吧。 甲:这就对了吗,怎么样?第一次到哈尔滨。 乙:是呀 甲:对哈尔滨有什么印象。

乙:(哭)师哥我就想问问,这公交车上咋这么多人哪?太挤了。我刚买的一双白皮鞋,刚一上车就给踩成黑凉鞋了,你看这都给踩破了。

甲:你这个人笨,那有座,你就赶快坐下吗。

乙:那可是孕妇专座,我要

上一篇:《80天环游地球》创编剧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