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下文是关于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托妻献子》

托妻献子 甲 您在这儿说哪? 乙 可不是嘛。 甲 这最爱听您的相声啦。哪天我得上您家登门拜访,请教您的高超技艺。 乙 那可不敢,咱们互相研究研究。 甲 您府上在哪儿住? 乙 哪儿敢当“府上”啊,我家就住在××街××胡同。 甲 太巧啦,我家也住在××街,××胡同呀。 乙 住在一个胡同?那,我怎么不认识您哪? 甲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失敬失敬。 乙 好说好说——我这人也马虎。 甲 您在××胡同多少号? 乙 我住在十六号。 甲 我也住在十六号。 乙 在一个院里?我怎么不认识您哪? 甲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 乙 我这人也真够马虎的! 甲 您住的是靠哪边儿的房? 乙 我住的是靠北的房。 甲 我也住的是北房! 乙 我怎么?……跑一屋里去啦!我也太马虎啦!我怎么不认识您哪? 甲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 乙 住一个屋里都不认识。 甲 您在炕上睡,还是搭铺? 乙 我腰痛——盘了一面火炕。 甲 我也在炕上睡。 乙 嘿!到一个炕上啦!我怎么不认识您哪? 甲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 乙 我就知道是这句嘛! 甲 您睡觉,铺什么,盖什么呀? 乙 我铺一个蓝褥子,盖一床红被子。 甲 我也铺一个蓝褥子,盖一床红被子。 乙 那,我怎么不……我别问啦!我也太马虎啦!都钻一个被窝儿啦!我还不认识呀! 甲 您晚上陪谁睡呀? 乙 我们老两口,陪我媳妇睡。 甲 我也陪你媳妇睡! 乙 走!去!(若有所悟,向观众)得让他回来。回来。(向观众)我呀,来个照方抓药!我说,你在哪儿住哇? 甲 我……还没找着房呢! 乙 没……不行!你得有个住处! 甲 庙里。 乙 你让我找和尚去呀?得是住家的地方! 甲 我住在××胡同。 乙 行啦,我也住在××胡同。 甲 那儿挺好,就在那儿住着吧。 乙 嘿,他不抬杠啊!你得问我:“我怎么不认识你呀?” 甲 明摆着我认识你呀! 乙 不行!你非说这句不可! 甲 好,依着你。我怎么不认识你呀? 乙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 甲 您住在门牌多少号? 乙 我住在十六号。北房……还问我呀? 甲 那我怎么办? 乙 等着我问!您住多少号? 甲 我住门牌半号。 乙 我也住半……啊?门牌有半号的吗? 甲 先前是一个大门儿——一号。后来改俩小门儿了——一边儿半号!

乙 瞧这寸劲儿!好。我也住门牌半号。你住的是哪面的房? 甲 我住北房靠南头儿。 乙 我也住北房靠南……转腰子房啊? 甲 先是北房,后来掏了个穿堂门儿——从后院看,是南房,从前院看,是北房! 乙 这新鲜事儿都让我遇上啦!行。我也住北房靠南头儿! 甲 好哇,过堂儿风,夏天凉快。 乙 只要住一个屋儿,冬天冻死我也不怕!(向观众)这就快问到啦!您睡的是炕啊?还是铺哇? 甲 我是炕上搭铺! 乙 我也是炕上搭……有那么睡的吗? 甲 我怕发大水。 乙 咱俩泡啦!我也睡炕上搭铺! 甲 这样儿还练腰腿儿。 乙 (向观众)他总不抬杠!你还得问:“我怎么不认识您。” 甲 好,我怎么不认识您哪? 乙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得晚,不得拜街坊。您睡觉铺什么,盖什么? 甲 我铺着麻袋,盖着凉席儿、枕着夜壶! 乙 我也……这都什么卧具呀!我也铺着麻袋,盖着凉席儿,枕着夜壶! 甲 睡惯了又舒服又方便。 乙 您晚上陪谁睡呀? 甲 嗐,我打了不少年光棍儿,上星期四,朋友把你寡妇嫂子给我说合上啦——我就陪她睡上啦! 乙 我也陪着我嫂子……去!我怎么得罪你啦?拿我这么开心! 甲 我是得拿你开开心。你成名角啦,“乍穿新鞋高抬脚,发财不认老乡亲”啦!孩童起首的发小儿弟全忘啦! 乙 这您真得原谅,我们这行是住无定居,交无准友,真正记得的人,有时候知名知姓,可一见着,就眼拙了。 甲 可是,你不该把我忘了哇。咱哥俩虽然比不了羊角哀、左伯桃舍命全交,也比不了桃园三结义刘关张那种义气。可是也称得起咱们小时候常说的“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格高”哇。 乙 我怎么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啦?您先说这“鸟随鸾凤飞腾远”。 甲 比方说,我是个小家雀儿(麻雀),交上了您这么一位大鹏金翅鸟的朋友——您是跟凤凰平起平坐的人物,有时候比它们还硬气,它们要去西天,得飞两天两夜,可您哪,两膀一忽搭,来回儿不用一个钟头!我连飞都不用,就随着您——叼着一根翎毛儿——一到西天了!这叫“鸟随鸾凤飞腾远”。 乙 那,“人伴贤良品格高”呢? 甲 比方说:我本来是个挺笨的人,可是跟你这位贤良的人交上朋友啦,日久天长,我就聪明啦! 乙 (得意地)当然啦,你遇上“贤良”了吗! 甲 对,遇上贤妻良母了吗! 乙 噢!我是老娘儿们呀!“贤良”是说我这个人在行为上,说话上都是正直的,这叫贤良。 甲 对,所以说,“人伴贤良品格高”嘛!

乙 嗯,这才够朋友哪! 甲 不,这还不够!真正够的,得讲究“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一死一生,乃见交情”!“穿房过屋,妻子不避,托妻献子”之交哇! 乙 您说的这些,我有的懂,有的不懂。像穿房过屋,妻子不避,这好懂。它就是说:你到我家随便出入,孩子老婆都不避讳你。这我明白。可是头一句:“一贵一贱,交情乃见。”——这怎么讲? 甲 “一贵一贱”哪?比方说吧:您是中原公司的总经理,怡和太古招商局的副局长,瑞蚨祥的东家,开滦矿务局的董事长…… 乙 我哪儿有那么大的家业呀! 甲 这就是个比方。我哪,小时候家里也够过儿,可是一把天火烧得片瓦无存,只好靠卖报为生。 乙 这可太惨啦! 甲 有一天我刚趸回报来,背着报口袋从《时言报》馆出来,由顺治门大街一边往北走一边吆喝着:“看报来,看报!《北平日报》、《时言报》、《大公报》!”就听见:嘎——! 乙 怎么回事? 甲 一辆小汽车停在我旁边儿了。您在车上跳下来,穿的可不是今天这样儿。身穿西服,足登革履,笑容可掬的握着我的手:“你好?二傻子!” 乙 “你好,四狗子!” 甲 你怎么叫我小名儿呀! 乙 这是高兴的。 甲 您是客客气气地表示亲热:“您怎么不认识我啦?” 乙 我不敢认啦。 甲 “我是×××——小名儿叫四德子。” 乙 到他这儿改好名儿啦。 甲 您问了我的遭遇,然后说:“我还得去北方饭店会客。”说着掏出支票本子,签了一张两千大洋的支票,递给我,你到交通银行取出来先花着。有事再找我吧,我就住在前门外施家胡同八号,电话是三局四五六七。” 乙 这倒好记。我这朋友够意思吧? 甲 我这是打比方。 乙 甭管怎么着,就算假装儿的,你两千块大洋也到手啦。 甲 是呀,我把它掖在报口袋里,从菜市口往北走:“瞧报来瞧报!《时言报》……”走到护城桥头儿上,我一想:有这两千块开个茶酒馆也够啦,何必还扯着嗓子卖报哇! 乙 对呀! 甲 想到这儿,把报口袋摘下来,一甩手——咚!就扔护城河里啦! 乙 报口袋下去啦! 甲 接着我也下去啦! 乙 你干吗下去呀? 甲 支票在报口袋里哪!把支票捞出来,换成现款,做个小买卖儿,日子慢慢地也缓起来啦。我全凭您一膀之力呀!这就叫“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乙 那么,这“一死一生,乃见交情”呢? 甲 再打个比方吧。 乙 可以。 甲 比方——你让汽车撞死啦! 乙 你才撞死了哪! 甲 这不是比方嘛! 乙 

比方也丧气!我当横死鬼呀? 甲 刚才你怎么当大财主来着!不这么比方看不出交情来呀! 乙 好,我让汽车撞死啦! 甲 您别着急,撞得不厉害。 乙 也就蹭点油皮儿。 甲 身子在东单,脑袋带到崇文门去啦! 乙 嚯!还不厉害哪! 甲 您死了。我嫂子娘家还没人,只好由我出头请律师,告肇事的,一折腾就是仨多月呀。打完官司领下抚恤金来,原封不动交给我嫂子。诉讼费、棺材钱、出殡、下葬,都是我拿的。事完之后,把我嫂子接到舅妈家,她们娘儿俩靠着别人缝缝补补,拆拆洗洗过苦日子。 乙 总算能活过来呀,这就是“一死一生,乃见交情”吧? 甲 对。 乙 还有这“托妻献子”怎么讲?我不光知道有句成语叫“托妻寄子”——就是把妻子和子托付给朋友,既放心,又信任,自己干事业去。 甲 这“托妻献子”就应验在咱俩身上。 乙 我还得让汽车撞死呀? 甲 您别害怕,这回是好事。 乙 那您说说。 甲 您这人说相声最受欢迎啦。 乙 那是大家捧场。 甲 有一位“常座儿”每天来听你说相声。不论白天晚上,每场必到。 乙 他有那么多时间吗? 甲 这位常座儿有来头哇。人家是一位候补总督,净等哪个省的肥缺一下来,马上走马上任啦。在等委任状的时候啦,闲着没事就听您的相声。听着听着入迷啦!听了足有两个多月。 乙 真是知音人哪! 甲 到仨月头儿上,差事下来啦。 乙 哪儿呀! 甲 广西总督。 乙 大官儿呀。这下儿高兴了吧? 甲 发愁啦! 乙 怎么回事? 甲 月俸二十万块大洋,一任就是五年,连任就是十年,想怎么搂,就怎么搂! 乙 那是美差呀! 甲 美什么呀?广西!当时官府管那儿叫“久反之地”!都害怕苗族、瑶族动的人动不动就闹事呀。 乙 那是让汉族的官儿给欺负的。 甲 所以呀。到那儿的官儿都有两手儿准备——一手抓钱,一手准备卷行李——跑! 乙 好嘛!拖家带口的,能跑那么利索吗? 甲 他有办法,不带家眷哪! 乙 一天两天行哪。一气儿就是五年;好一好儿,十年就下去啦! 甲 他也为难哪,一气儿就是五年、十年的,不带太太,多闷得慌啊!想来想去,就想到您这儿啦! 乙 噢,让我当太太去呀,不去! 甲 您别生气。人家的意思,是在没事儿的时候让您给说几段相声或者给读读三列国,东西汉,水浒、聊斋、济公传——好解解闷儿! 乙  吓我一跳。 甲 一月五千块大洋,您去不去? 乙 那,当然去啦! 甲 可有一样,人家

总督大人不带太太,您能带着我嫂子吗? 乙 那可不能。 甲 可是,您刚结婚才一个多月,您又上无三兄,下无四弟;三亲六故走的走,死的死,在这个地方就是我这么一个朋友,留下个花卜愣登的小媳妇,托付给谁好呢? 乙 嘿!(向观众)是门儿他都堵死啦,只好交给他啦!(对乙)唉,那就托付……给你吧……唉…… 甲 把媳妇交给我——你放心吗? 乙 (咬着后槽牙)……放心! 甲 大家听听他这动静儿,(学乙)“放心”!你放心哪?我还不放心哪! 乙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甲 你走啦,我不把你媳妇接我家来吧,又怕万一出点事儿,我对不起朋友。 乙 那就……接你家去吧。 甲 嗐!你媳妇那年纪儿,我这个岁数儿,这年头儿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万一传出去,好说不好听的——我是活着我是死呀?我得要(指自己脸)这个。 乙 他还是位要脸的人。 甲 我狠了狠心,在胡同里给租一个正两厢的一所三合院儿。跟房东说好了,每月到我家取房钱。平常让你媳妇把街门上闩——这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省得流氓无赖捣乱。 乙 想得真周到。 甲 月初我关了钱,先买一袋儿白面,二十斤大米,二百斤煤球,五十斤劈柴,油、盐、酱、醋办齐喽,雇一辆车,到门口卸下来,冲街门一喊:“嫂子,东西齐全啦,您开门自己慢慢捣腾吧,我走啦!” 乙 嗐,你给送进去怕什么的? 甲 嗐,你媳妇那年纪儿,我这岁数儿,这年头儿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万一传出去,好说不好听的——我是活着我是死?我得要(指自己脸)这个。 乙 嗯,避点嫌疑也好。 甲 这个十天半个月的,我就用布口袋装上十块八块的走到墙根儿底下:“嫂子,这是几块零花钱,你接着。”——随着墙扔进去啦!你媳妇把钱收好了,把口袋扔出来啦! 乙 你就叫开门,进去递给她多省事。 甲 嗐,你媳妇那年纪儿,我这岁数儿,这年头儿…… 乙甲 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万一传出去——我是活着我是死? 乙 我就知道是这句嘛! 甲 您放心,白天我是一天一天的不进去! 乙 对啦!晚上你是整夜整夜的不出来! 甲 那不能,我得要(指自己脸)这个。 乙 你的(指甲脸)这个,还不如(指自己臀部)这个哪! 甲 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白天不去,晚上更不去啦!古语说:“朋友妻不可欺”呀! 乙 说得有点儿道理。 甲 简断截说,一晃儿差两个月就到十年啦!这天我忽然接到您一封信,说您攒了四十来万现大洋了,下个月回家。还托

第二篇:《郭德纲相声》

我系列:《我要读书》、《我要上春晚》、《我要幸福》、《我要奋斗》、《我要反三俗》、《我要旅游》、《我要闹绯闻》、《我要玩网游》、《我要结婚》、《我是黑社会》、《我是科学家》、《我是文学家》、《我这一辈子》、《我要吃饺子》、《我要下春晚》、《我的大学生活》、《我是收藏家》。 ◇你系列:《你这半辈子》、《你要锻炼》、《你压力大吗》、《你得学好》、《你要做善人》、《你本善良》、《你好,新北京》。

◇怯系列:《怯大鼓》、《怯生活》、《怯跟班》、《怯洗澡》、《怯拉车》。

◇图系列:《五红图》、《叫卖图》、《富贵图》、《得胜图》、《八猫图》。

◇学系列:《学大鼓》、《学梆子》、《学叫卖》、《学聋哑》、《学电台》、《学西河》、《学评戏》、《学小曲》、《学跳舞》、《学抽烟》。

◇大系列:《大登殿》、《大串烧》、《大审》、《大保镖》、《大娶亲》、《大禹治水》、《大相面》、《大上寿》、《大福寿全》、《大米粒》。

◇论系列:《论梦》、《吃论》、《赌论》、《窑论》、《论捧逗》、《色论》。

2009年新段子:

《你要做善人》

《你压力大吗》

《我要下春晚》

《挑战主持人》

《到底是谁》

《官衣贺喜》

《非常6+2》

《婚姻与家庭》

《七月七》

《三十七号坟墓》

《我要恋爱》

《学跳舞》

郭德纲 单口相声

(1)长篇:

君臣斗 马寿出世 宋金刚押宝 解学士 康熙私访 北京奇闻

硕二爷 血溅白犬坟 白宗魏坠楼 枪毙刘汉臣 丑娘娘 女状元

李半仙捉妖 黄金梦 双槐树 古董王 蛤蟆告状 九头十三命

蒸骨三验 聊斋志异 枪毙阎瑞生 鬼狐传 水浒 三宝下西洋

(2)短篇:

大禹治水 蜂麻燕雀 海棠红 夜郎国 珍妃井 闹天坛

听鹂馆 范家店 飞笔点太原 打西太后 黄半仙 化蜡签儿

贾行家 借火儿 酒迷 二十四孝 天上人间 开殃榜 赎驴

连升三级 抡弦子 崇贞测字 卖父肉 卖西瓜 摇煤球 巧媒

怯跟班 闹学房 求一毛 日遭三险 三瘸婿 三近视 山东斗法

白马告状 圣贤愁 穷富论 天王庙 五人义 小神仙 学徒 闹城

十老会 杨林标 姚家井 珍珠翡翠白玉汤 奔得木进北京 要帐

八字朱砂判 百兽图 正兴德 枪毙曲香久 箱尸案 海慧寺

小淘气 第一针 双子报 苏小小 教子胡同 醋饮场 落榜艳遇

南天门 送亲演礼 家务事 咸丰立后 金豆子 血泪字画 锯碗丁

李鸿章出国 穿朝靴 鬼推磨 傻媳妇 急婆婆 二进宫 春阿氏

桃花杏美人 香妃 熊掌宴 艾窝窝 学本事 吹破天 三婿对文

俩亲家 顶针续麻 五兴楼 皮匠招亲 飞笔点太原 追贼胡同

鞭打沈万三 丁章胡同 桃花女破周公 藏皇上 铸钟娘娘

狗肉将军 恶人图 皮库胡同凶宅奇案 石头人招亲 复汉图

一天皇上 下山东连审十三案 墓中生太子 后本西厢 散财童子

狼山大圣庙 赵匡胤赌钱 麒麟烛 清茶玉盏 两架山 麦里藏金

儿比父大一岁 道光吃汤面 怯跟班 山中奇兽 正德无儿访嘉靖

对口相声

(1) 贯口:

八扇屏 白事会 菜单子 大保镖 地理图 夸住宅 三节会 卖五器

论拳 洋药方 兵器谱 富贵图 暗八扇 戏迷药方 饽饽阵 卖宝贝

(2)平哏:

烟袋大鼓 升官图 生意经 白吃猴 当行论 财迷回家 吃元宵

醋点灯 赌论 大相面 耳朵票 养王八 红事会 得胜图 金龟铁甲

家庭论 揭瓦 咳巴论 哭当票 哭笑论 吃饺子 卖棺材 怯大鼓

山西家信 空城计 天王庙 死舅舅 天文学 小买卖论 看话剧

论梦 五毒论 新鲜买卖 吃论 寿比南山 学评书 造厨 朱夫子 大上寿 规矩论 说话论 老老年 批大戏 怪治病 大过年 卖面茶 吃月饼

卖吊票 梦中婚 偷论 扎针 五红图 拴娃娃 下东洋 琴棋书画

酒色财气 儿子迷 笑论 金兰谱 新旧婚姻 女招待 富贵梦 骗术

说学逗唱 变戏法 敬财神 色论 窑论 批行话 大娶亲 打沙锅

(3)文哏:

八大吉祥 对春联 双字意 文章会 西江月 批水浒 批聊斋 顶针续麻 卖对子 四方诗 诗词会 珍珠倒卷帘 批三国 穷不怕智斗贾仁义

(4)子母:

铃铛谱 六口人 反七口 论捧逗 五行诗 树没叶 羊上树 改良口吐 学四相 学跳舞 福寿全 打灯谜 口吐莲花 变戏法 托妻献子 鸡上树

(5) 倒口:

拉洋片 学四省 双学济南话 天津话 找堂会 怯洗澡 宁波话

怯算卦 猪吃豆腐 老北京话 怯拉车 怯卖菜 交租子 学满语

(6)柳活(含腿子活):

八大改行 窦公训女 汾河湾 黄鹤楼 洪羊洞 师傅经 白话梆子

学西河 卖布头 卖估衣 叫卖图 闹公堂 山东二黄 走西口 闹乌鸦 渭水河 文昭关 武坠子 文坠子 戏迷游街 四郎探母 学电台-坐宫

戏剧与方言 戏剧杂谈 三棒鼓 学梆子 学大鼓 四大名旦 于公案

四川二黄 八大名旦 批单弦 杂学牌子曲 学皮影 罗成戏貂禅

阳平关 铡美案 珍珠衫 捉放曹 乌龙院 四大须生 跳大神

王二姐思夫 舞台上下 日本梆子 评戏大观 弦子书 学曲艺 学乐亭 改良卖马 河南戏 梁祝哀史 刘云打母 学评戏 玉堂春 杨乃武写状 杨乃武与小白菜 大西厢 叹人生 学小曲 包公戏 数来宝 同仁堂

点头数 对座数来宝 戏迷传 学丑戏 跪宝帐 地方戏 找宝钏 学奉调 学莲花落 学小调 打金枝 十八愁 叫小番 华容道 武家坡 遇皇后 鸿鸾喜 文王卦 杨二舍化缘 大杂烩 大登殿 学白派 忘词 双唱快板

[7] 新作品

论50年相声现状 我这一辈子 安得广厦千万间 我要发财 历险记 丑人 进化论 我要上春晚 四点种开始 夸祖宗 郭德纲传奇 西征梦 游历外国

群口相声

扒马褂 大审诓供 法门寺 群七口 金刚腿 酒令 翻四辈 乌盆记

四字联音 文训徒 武训徒 找五子 垛字 拘魂经 于公案 逛天桥

秦琼卖马 开场小唱 娶媳妇 歪唱太平歌词 华山论贱 群八扇

四四数来宝 办堂会 倒扎门 老太太看戏 八问八答 回春堂 吃元宵 八猫图 祭先贤 盟仁杯大赛 劳动号子 训女 切糕架子 跑腿子

太平歌词

刘伶醉酒 白蛇传 游西湖 饽饽阵 小上寿 矬大姐 罗成算卦

五龙捧圣 层层见喜 连环计 秦琼观阵 风波亭 打黄狼 兰桥会

高大姐 韩信算卦 黑大姐 劝人方 鹬蚌相争 太公卖面 单刀会

青菜名 百虫名 灞桥挑袍 煤山恨 宁武关 狮子楼 天水关 挡谅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孙庞斗智 二本哭祖庙 死要财 劈山救母 排王赞 隋炀帝下扬州

十不闲莲花落

发四喜 架子曲 王二姐思夫 孙庞斗智 百忍图 大纲鉴

四大卖 十里亭 丁香割肉 王祥卧鱼 夜宿花亭 锯大缸

快板书

(王、高、李三派)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双锁山 战长沙(五本)单刀会 张羽煮海 白猿偷桃 小寡妇上坟

子期听琴 诸葛亮押宝 隋扬帝下扬州 乌江恨 刘伶醉酒 王七学艺 武松打虎 武松打店 隐身草 那吒闹海 武松赶会 三打白骨精

绕口令 游武庙 锤震金蝉子 杀四门 杨志卖刀 鲁达除霸 大纲鉴

草船借箭 二仙采药 胡迪骂阎罗 一窝黑 火焰山(二本)三盗芭蕉扇 相声剧

唐伯虎三笑点秋香 升官图 武林逸事 贫女泪 大福寿全 上海滩传奇 贱骨头 游湖借伞 败子回头 枪毙小老妈 杨乃武与小白菜 大话西厢 倩女幽魂 济小塘捉妖 西游记 楚汉瞎争 连环乱套 吴三桂反云南 反串戏

(京、评、梆)

打面缸 一匹布 顶花砖 下河南 请医 法门寺 双背凳 纺棉花

天河配 花子拾金 三不愿意 黄金台 未央宫 辕门斩子 大登殿

活捉孙富 打狗劝夫 秦香莲 刘墉砸銮驾 斩黄袍 黑驴告状

铡判官 唐知县审诰命 打严嵩 战北原 王华买父 左连成告状

卷席筒 清风亭 美凤楼 活捉南三富 破腹验花 蝴蝶杯 哭太庙

铡叶阁老 夜审姚达 打金枝 牧羊圈 杨八姐游春 同根异果

大保国 乌盆记 送亲演礼 丑开店 天河配 雪艳娘 黄爱玉上坟

戒毒大观 八宝钗 顺治出家 三审刁刘氏 蜜蜂计 李翠莲盘道

狸猫换太子 玉珠串 白马案 汴梁图 反庆阳 长寿幡 三开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郭德纲 张文顺)

黄鹤楼(徐德亮 郭德纲)

反四辈(郭德纲 徐德亮 高峰)

窦公训女(郭德纲 于谦)

杨乃武写状(郭德纲 于谦)

我这一辈子(郭德纲 于谦)

文训徒 (郭德纲 高峰 )

师傅经(郭德纲 张文顺)

窑论(郭德纲 李菁)

日本邦子(郭德纲 李菁)

大娶亲(郭德纲 张文顺)

八扇屏(郭德纲 李文山)

色论(郭德纲 徐德亮)

揭瓦(郭德纲 于谦)

揭瓦(郭德纲 张文顺)

我要上春晚(郭德纲 李菁)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大保镖(郭德纲 于谦)

我是黑社会(郭德纲 于谦)

卖马 (郭德纲 于谦 张文顺)

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梦中婚(郭德纲 于谦)

我要幸福(郭德纲 于谦)

东游记(郭德纲 于谦)

论捧逗(郭德纲 于谦)

我的大学生活(徐徳亮 郭徳纲)

打灯谜(曹云金 徐德亮 何云伟 李菁)

学聋哑(郭德纲 于谦)

我要奋斗(郭德纲 于谦)

黄鹤楼(郭德纲 于谦)

托妻献子(郭德纲 于谦)

论梦(郭德纲 李菁)

拴娃娃(郭德刚 于谦)

今晚开始(郭德刚 于谦)

大福寿全(郭德刚 于谦)

报菜名(郭德刚 于谦)

白事会(郭德刚 于谦)

西征梦(郭德刚 于谦)

福寿全(何云伟 郭德纲)

批三国(郭德纲 李菁)

羊上树(郭德纲 张文顺)

怪治病(郭德纲 于谦)

赌论(郭德纲 张文顺)

吃月饼(郭德纲 于谦)

怯洗澡(郭德纲 于谦)

大相面(郭德纲 李菁)

卖五器(郭德纲 李菁)

双唱快板(郭德纲 李菁)

李菁飚车 (反场小段)

刚刚好

刚刚好2

背书(郭德纲 刑文昭 李文山

闹公堂(郭德纲、于谦)

我要吃饺子(郭德纲、李文山)

八扇屏全本(郭德纲 王文林

色既是空 (郭德纲 李菁)

将节日进行到底(郭德纲 于谦)

怯大鼓(郭德纲 于谦)

凤求凰?唐伯虎点秋

我要旅游

扒马褂 郭德纲 高峰

邢爷故事

双学济南话 文武双全

九艺闹公堂

红事会 白事会

华容道 你这半辈子 大开场番三翻 满汉全席 抬寡妇(郭德纲、李菁、许广)

我要结婚 五红图 九艺闹公堂 大 登 殿 行业记

第三篇:《郭德纲于谦相声《美丽人生》台词》

甲:不远处有一小区新楼开盘了。

乙:那您也换一个。

甲:小区的名字好听!

乙:叫什么呢?

甲:魔幻城堡。

乙:听着就那么诱人。

甲:意大利的风格,三千块钱一平米。

乙:那不贵呀!

甲:白给一样啊!我到那儿一看,真是意大利风格。

乙:怎么见得呢?

甲:那房子都歪着的。

乙:都按斜塔那么盖的,这么个意大利风格呀!

甲:售楼小姐还跟我说呢,你要买可快买;

乙:为什么呢?

甲:我看这楼坚持不了几天了!

乙:啊,这就要塌了!

甲:我们俩这儿正矫情着呢,刮了一阵风,整个小区哗啦哗啦儿,没了。乙:哎哟!

甲:我一看,对!

乙:怎么对呢?

甲:人家说的是实话,

乙:说的是,

甲:魔幻城堡,这不变没了吗?

乙:这不是变没的,那是塌了!

甲:哎呀,我得追求一下有钱人的生活呀!

乙:房子没了,您还怎么追求啊?

甲:不买房,买点别的吧。

乙:想起什么来了?

甲:人都说有钱的人买宠物。

乙:有钱的人爱养个小宠物。

甲:我养个宠物不范歹吧?

乙:这不过分。

甲:培养我的爱心。

乙:对了。

甲:不远处有个宠物市场。

乙:那您去看看吧。

甲:小猫小狗小鸟,卖什么的都有。

乙:还挺全。

甲:我买一小狗吧,太可爱了。

乙:是啊。

甲:这个小狗血统很纯正,

乙:是吗

甲:京叭博美西施藏獒的串儿。

乙:啊,这狗它们家指不定多乱呢。

甲:太可爱了,给钱弄回来。美化它要到极致。

乙:怎么美化呢?

甲:找一个美容院,给狗拉双眼皮儿。

乙:给狗拉双眼皮儿?

甲:好看,一天儿的工夫接回来一看。

乙:漂亮吗?

甲:怎么上下双眼皮儿啊?

乙:下边也给拉了?

甲:我去问去了,这怎么回事?

乙:说说吧。

甲:怎么改千层饼了?

乙:就是啊。

甲:我跟您说,开业大酬宾,拉两刀送两刀。

乙:没听说过,动手术也送啊!

甲:我说这不像话。

乙:这不好看呀。

甲:我说这狗这毛儿能不能烫一烫。

乙:它整个都烫啊?

甲:可以。你打算烫一个什么样儿的?

乙:挑个样式吧

甲:我说你这样,你就给狗烫一个于谦那样儿的就行。

乙:说我干吗呀!

甲:留下吧。一天半烫完了,接出来一看,怎么没毛了?乙:改郭德纲的发型了。因为什么呀,这没毛儿?

甲:我也纳闷,这怎么回事儿?我可是花了钱了。

(美容院的人说)对,对不起,火大了。

乙:火大?

甲:你拿什么烫的?(美容院的人说)拿微波炉烫!

乙:嚯!改厨子了!

甲:我一打听,他原来干烧烤的。

乙:你瞧瞧这怎么样。

甲:我得给这狗赶紧想辙呀。

乙:还得美容啊。

甲:毛都没了。

乙:怎么办呢?

甲:整容去吧。

乙:整容?

甲:人家说韩国那儿有整容的。

乙:有这技术。

甲:给狗托运,买张机票飞韩国。

乙:真下功夫。

甲:坐在飞机上我受了罪了。

乙:怎么的?

甲:我晕高啊。

乙:晕啊?

甲:我肚子里边儿来回地倒腾。

乙:啊。

甲:我实在是不行了,我都要吐了。再出去吐都来不及了。乙:那怎么办呢?

甲:我旁边邻座,坐着一位睡觉的。

乙:啊。

甲:戴着眼罩,睡着了。

乙:闭着眼。

甲:我一看我实在等不了了。

乙:您呢?

甲:我就在他胸口这,哇~~

乙:哎呀,这多恶心啊。

甲:他没醒。

乙:还没醒?

甲:我也没说话,擦擦嘴,等着。

乙:啊。

甲:飞机落地了,他一睁眼,我赶紧问他,你好点了吗?乙:这是什么人啊!您吐完了,你问人家好点了吗,

甲:吐完就好受多了吧!祝您健康!

乙:这位也傻。

甲:下飞机领了这狗,坏了,我不认识道儿啊!

乙:到了异地了吗。

甲:我也不会说韩国话。

乙:那是。

甲:万幸。

乙:怎么办?

甲:路边站着一哥们,手里拿着一纸壳,上面写着俩字,带路。乙:韩国也有这人啊?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甲:我给狗美容。(用手比划)啊,点点头儿。

乙:真能比划,看懂了。

甲:给我领到那儿,一看,狗肉馆。

乙:吃了?

甲:不是,不是,不是大刀,小刀,拉眉毛。明白了。

乙:这回清楚了。

甲:哟西,哟西,哟西。

乙:是韩国人啊是日本人啊?怎么日本话都出来了?

甲:谁知道啊。带到美容院子,跟人家一说,人家懂。

乙:人家明白。

甲:弄这个都不叫事儿。

乙:这是常事儿。

甲:看人家美容师,大口罩,大眼镜,白帽子,白大褂。乙:都捂严了。

甲:一瞧就是高手。

乙:那是。

甲:把这狗弄进去,有二十分钟手术就成功了。

乙:那么快!

甲:抱出来我一看。

乙:怎么样?

甲:太漂亮了我这狗。

乙:好看啊!

甲:京叭博美西施藏獒的串儿。

乙:别提这四样了。

甲:有一个新的形象展现在我的面前。

乙:什么样儿啊?

甲:大长耳朵,两大门牙,在地上蹦,吃胡萝卜。

乙:你先等会儿,你先别说了。这狗送进去,这怎么改兔子出来了。甲:太高科技了。

乙:这长耳朵大门牙。

甲:这我也纳了闷了,这回去没法交待啊。

乙:就是啊。

甲:本来它们家就够乱的了,松狮,京叭,藏獒……

乙:再加一个兔子血统。

甲:我说,这不是我那个。

乙:对。

甲:你必须还给我。

乙:得换。

甲:怎么说他都不理我。

乙:不承认。

甲:我真急了,今天不还我这血统纯正的狗,我今天跟你没完。乙:还纯正呢。

甲:大夫都乐了。你跟我没完啊?

乙:是。

甲:一摘口罩。

乙:怎么了?

甲:飞机上你还吐我一身呢你。

乙:这儿碰上了。

(完)

第四篇:《郭德纲相声台词》

郭:谢谢,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掌声

于:俩人儿上台你一个人的掌声

郭:再拍就是给你拍的(观众鼓掌),再次谢谢大家给我的掌声,一说这打心里就这么痛快,开玩 笑

于:是

郭:我们哥儿俩合作了有六年左右了,如果说郭德纲有这么一点成就,完全归功于(指于谦)我自己,我努力

于:跟您商量点儿事儿,以后你要是不想介绍我别往我这儿比一下儿行么? 郭:没说完呢

于:嗯

郭:单丝不成线,孤木难成林,浑身是铁打几根钉子?没有人家帮助能有今天么? 于:不敢这么

郭:借上海的一方宝地,好好感谢我的夫人,多谢他的帮助

于:这里头到底有我没有?

郭:有你呀

于:哎,说我啊

郭:要没有你呀

于:阿

郭:我早就红了

于:啊,我一直搅和来这是吧?

郭:开玩笑吧

于:逗着玩儿

郭:哪儿能撂您哪?

于:是

郭:相声来说我是那个甲

于:哎,我是那个乙,

郭:我是逗哏的

于:我是捧哏的

郭:比如说我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于:那我是?

郭:我就是太阳

于:您这又说过了

郭:我如果说是胰岛素

于:我呢?

郭:你就是高血糖

于:有这么大配的

郭:我要是喜羊羊,你是灰太狼

于:动画片儿都出来了

郭:我是<<苹果>>

于:我呢?

郭:<<色戒>>

于:两部电影

郭:我要是广原的橘子,你是三鹿的牛奶

于:这就卖不出去了

郭:我要是陈冠希

于:哎呦,我可不是张柏芝阿

郭:你是谢霆锋的儿子,叫叔叔

于:没有这么比喻的

郭:说几句笑话

于:阿

郭:不说不笑不热闹,理儿不歪笑不来

于:土理儿

郭:笑一笑有好处

于:嗯

郭:把人们心里的压抑全部去掉

于:释放一下

郭:唉,其实说良心话

于:阿

郭:我有个问题特别想问问于老师

于:问我呀?

郭:就怕您不高兴

于:那有什么您就问吧

郭:水平有限

于:没关系

郭:我呀感冒您一个问题

于:噢

郭:该冒昧吧

于:哎

郭:请教你一下儿

于:你说

郭:呵呵,你丫(咳嗽),你压力大

于:咱少来这套行吗?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骂街是吗?

郭:哦?上海人也懂这个?

于:废话!现在推广普通话

郭:噢I‟m sorry.说点儿北京话还破案了

于:没有这么问话的

郭:您有没有压力

于:肯定是有

郭:说说

于:哎,您比如说吧,每年要挨着出新作品

郭:嗯,这是一定的压力

于:作品出来以后观众接受不接受,又是一方面压力

郭:这是实话,这些压力都多难受啊?,您得努力,您把这些不开心的事儿说出来,让我们很开心

于:什么心态呀?捡乐儿是不是?

郭:不是不是,我们是同病相怜

于:您也这样?

郭:大家不了解,你看站台上唉呀光鲜夺目嬉笑怒骂

于:是

郭:都是压力

于:都有压力相声剧本台词;《托妻献子》郭德纲相声

郭:哎呀,说得不好观众骂街,说得好了同行骂街

于:全骂街阿

郭:好容易红了来一帮不要脸的告你

于:呵好,您都赶上了

郭:都是事儿,好在您是好演员,为人民找想

于:还为人民找想

郭:你站在这儿说相声希望大家喜欢你

于:都那样

郭:你和主流演员还是有区别

于:我和他们不一样么?

郭:对呀,你是指着票房收入活着的

于:阿那是阿

郭:主流演员都是转基因的都是

于:嚯,演员也是转基因的

郭:你跟他们有区别

于:有区别

郭:好好的这么活着

于:哎

郭:走自己的路

于:是

郭:说句良心话,我内心压力也非常大,我是一个要强的人

于:看得出来

郭:做过很多的职业

于:哦

郭:都不是很顺心

于:都干过什么?

郭:呀,说来话长,我有的时候自己觉着肚子里憋着都不行了

于:您也说出来

郭:压力很大,我很要强,我很想体现自己的价值,我特别希望大家能帮助我,给我一份爱,我会还你们一夜情的

于:胡说八道了阿

郭:说错了

于:可不是说错了么?不能这么胡说八道阿

郭:是我…帮助一下儿我吧,我压力太大了,这些年遇见了多少的坎坷呀,好在我心里一直比较坚强

于:这还行

郭: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于:这就一直没起来,全趴下了,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

郭:哪里跌倒就从哪里跌在爬起来

于:爹再爬起来?您这逮谁占谁便宜不成

郭:跌倒的地方再爬起来

于:说清楚了

郭:有的时候我一晚上一晚上说不着觉,哎呀,做梦,累长途跋涉,登上喜马拉雅山,

于:心累

郭:爬珠穆朗玛峰

于:最高

郭:一步一步爬上珠峰顶峰“我可怎么下去?!”

于:你这梦还真够实际

郭:谢谢你的鼓励,唉,当初我干饭馆

于:哦,还干过餐饮

郭:开饭店

于:哦

郭:饭店叫勤行

于:是阿

郭:不勤快不可以

于:对

郭:多不容易啊?一家儿挨一家儿凭什么都上你们家吃饭?

于:得有特色阿

郭:当年我雄心勃勃,我要做餐饮业的龙头老大

于:太有理想

郭:以后我就是郭老大,我这饭店名字叫“郭老大大饭店”

于:真不好说

郭:开张之后坐在屋里等着

于:阿

郭:来吃饭的:“这是„郭老太太饭店‟”

于:咳,这位眼神儿还不好,眼神儿有白内障

郭:看这俩人儿把我气得阿,我手里拿着一罐儿可乐,我一晃悠可乐窜出来了 于:嚯

郭:赶紧拿嘴堵,可乐顺着鼻子就出去

于:往外吐水

郭:哪儿那么些废话

于:这什么形象啊?

郭:哕

于:压力还够大

郭:不好受

于:阿

郭:还挺骺嗓子眼儿,哇(吐),您吃点儿什么? 于:这谁还能吃什么呀?!

郭:他没说话

于:对

郭:脱下鞋来坎我

于:好么

郭:呵,你这是拿我当布什阿

于:呵呵

郭:川菜鲁菜粤菜都有人干,我,是不是弄点儿别人没有的 于:这特色出来也好啊

郭:我想了想我卖河南菜

于:河南有菜系么?

郭:豫菜流传广源哪,我我卖开封菜

于:开封餐饮餐厅

郭:我把它弄得洋味儿十足

于:怎么个洋味儿

郭:不能写上开封菜,取英文字母头一个字,开,K,封,F,菜,C 于:听这仨字母

郭:好,写上KFC

于:噢

郭:再把我爷爷戴眼镜的照片儿(大家乐)这都在我这儿吃过饭 于:谁呀?

郭:吃饭的没这么些进来

于:是阿

郭:但我从肯德基那儿过他们都出来啐我

于:您盗了人家的名字了知道吗?

郭:要不然就干真正的西餐

于:真正的西餐是什么?

郭:老伦敦炸酱面

于:没听说过,伦敦出炸酱面吗?

郭:老坦桑尼克蒸煎包,老电镀尼西亚的浑沌

于:电镀尼西亚?

郭:叫什么?

于:印度尼西亚

郭:阿我说错了,不挣钱

于:是不挣钱

郭:卖比萨饼

于:噢,这挣

郭:叫必败客

于:太没追求了

郭:吃饭的不进来,他们说不吉利

于:多新鲜

第五篇:《郭德纲相声台词》

郭德纲版本的似乎网上没有,如果有肯定不好找,至少我还没找到!

学电台

曹云金、刘云天

曹:感谢大家掌声鼓励,能够参加今天的演出打心眼儿里高兴

刘:对

曹:但也紧张

刘:哦!

曹:因为什麽呢?台底下坐着的都是内行,这种演出不好演

刘:是

曹:和观众面对面的交流,你连我脸上几个痦子都看的见

刘:就这么真着

曹:就这么清楚,用我们行话说这叫平地抠饼,对面拿贼

刘: 对面拿贼(一起)

曹:呵,这你也会呀!

刘:那当然了!

曹:对面拿贼,多不容易啊!而且我们这个节目和别的不一样,别的像歌曲,一大腕级的歌星,帕瓦罗蒂,站着唱一歌,阿…甭管好坏,一鞠躬下台,蹬自行车回家了

刘:大腕蹬自行车啊

曹:我们这相声,俩大活人站这儿,嘚波 嘚波嘚,二十分钟,一位乐的没有,怎么舔着脸下去

刘:是

曹;:我们愿意上电视台作节目去,哪,有人带着鼓掌

刘:对

曹:犄角旮旯(jijiaogala) 都蹲好啦,桌子底下,吊灯上边,这着都蹲好了,墙缝里

刘:这比你得瘦

曹:都藏好了,两个说相声的往外一走,那有人以伸手拍哗,掌声雷动 刘:都是掌声

曹:两个说相声的往这一站,今天哗,

刘:掌声

曹:我们两个人哗,

刘:掌声

曹:来给大家说一段相哗,声哗,说得不好哗,说得不好都鼓掌

刘:您瞧瞧

曹:你看今天多好,一位鼓掌的都没有,看见了吗,这叫人缘

刘:阿 这就叫没羞没臊

曹:愿意上电视台作节目去,好演

刘:对

曹:提到这个电台呀,是由来已久

刘:是吗

曹:想当初没有电视就是电台,电台播音满地都是,要说干个电台,就跟做小生意一样,都是私营的,艺人们呢,包时间段,这个时间说相声,这个时间唱大鼓,这个时间唱戏,五花八门,它以广告为主

刘:是呀

曹:乱七八糟,您呢就是听个乐儿,听个热闹,特别的有意思

刘:嘿,曹先生拦您一句,这样好不好,您在这给我们学一学过去老电台的播音,怎麽样?

曹:学一学老电台的播音,行,我今儿就卖卖力气,那好我现在就是一部收音机了,看我这耳朵了吗?调频钮,(那您这眼睛)指示灯,(嘴)音响,(鼻子)插作

刘:一样废品没有

曹:那我现在就开始广播了阿,注意:当 当 当 当,刚才年您听到的最后一响,北京时间三点60分,

刘:你说四点不得了吗,

曹:北京相声大会广播电台德云社电台曹云金分台现在开始广播。

刘:好

曹:当 当 当

刘: 三点了

曹; 当

刘: 活,怎么还一下阿

曹:刚才您听到的最后一响,北京时间3 :60

刘:你说四点不得了么

曹:九九八十一千周,七八五十六公尺

刘:两道算术题

曹:由零点到二十四点为本台广播时间

刘:连轴转

曹:希望各位按时收听

刘:受不了

曹:首先请欣赏太平歌词《鹬蚌相争》表演者荷花女

刘:荷,这段好

曹:《动作》(拿下安上秀)昨日里阴天 渭水寒 除了水的蛤蚌儿晒在了沙滩 那半悬空 落下了鱼鹰子 抿翅收翎往下骞 那鹰骞蚌肉疼难忍 蚌夹鹰嘴两翅扇 打南边来了渔翁一位 有一位渔翁是来在了岸边 他倒说欢喜欢喜是真欢喜 蛤蚌儿就酒 鱼鹰子换钱 有鱼鹰落下了这伤心的泪 叫一声蛤蚌儿有你听言 早知道 落在这渔人手 倒不如 你归大海 我上高山 你归 大海饮天水 我上 高山 乐安然 这就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你是伸头 容易是退头难。

刘:好,真有味

曹:下面请你欣赏广告节目:各位先生们,各位太太们,各位太太们各位先生们,各位先生们太太们太太们先生们

刘:碎嘴子

曹:您知道世界上什麽最苦吗?那就是小孩没有奶吃最苦,(有道理)家里的小孩没有奶吃,请用打手牌催奶灵,打手牌催奶灵,妇人奶妈吃下去,当天可催出奶来,(荷)催的奶就像自来水一样,可吃喝洗澡两用(活),注意:老头吃了无效

刘:这不是废话吗!

曹:下面是评剧欣赏时间,今天我们特意为您安排了评剧表演艺术家小白日霜为您带来的(那段) 讲话(讲话,她不唱阿) 讲完在唱(那咱听听)她为您演唱的是现代评剧《金沙江畔》小酸枣的唱段(好)小酸枣滴溜溜的圆,福运泉纯天然….阿,对不起演员唱错了(这都什麽乱七八糟的)下面是京剧老唱片时间 ,请您欣赏传统京剧《红娘》叫张生片断,表演者荀慧生(荀派的红娘,这个好),(吹一下)(活,有日子没听了):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我不步步行来,你不怕,放大但,忍气 吞 声 修 害怕,跟随着小红娘,(嗓子斯了)(这怎么个意思)对不起今儿演员吃咸了

刘:嘿,咱听点被别的吧(假装拧曹耳朵)

曹:各位先生们,各位太太们,各位太太们各位先生们,各位先生们太太们太太们先生们

刘:又来了

曹:刚才您收听的是第一套节目,这里是第二套节目,请区分第一套于第二套的不同 (有什麽不同?)第一套是不带鸡蛋的,第二套是带鸡蛋的(煎饼阿)下面是广告时间:各位先生们,各位太太们,夏天到了,这麽热的天您不买顶皮帽子戴呢? (好) 前门外粮食店六必居信道了一批水獭帽子,价值45万一顶,没钱别买(这不废话麽)下面请你欣赏一段老录音是乐亭大鼓,表演者是乐亭大鼓表演艺术家王佩臣为你演唱的玉堂春

刘:好

曹:大明雅各江山呐太平春,坐下了正德呀有道了明君,皇恩()开了考场,御笔()王翰林,先做()年呐,杜()圆,在作这个陕西()南北()哩个儿咙地筐

刘:一句没听清,这是什麽呀这是?

曹:对不起各位,刚才有点丢转(好嘛)下面是听众点播的文艺节目时间 刘:听众点播的节目时间

曹:是由北京相声大会德云社演员曹云金、刘艺强烈点播的(我们俩点播的节目)他们两个人点播的是曹云金、刘毅合说的相声

刘:一对没羞没臊阿,有自己点自己节目的吗? 介绍一点两位演员的艺术特点:曹云金(是他)他可称的上是相声界的后起之秀,口齿伶俐,表演大方,风度潇洒,身体剽悍,十分强壮,(就这个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相声演员,刘毅,(到我了)他可称的上是相声界的混子(混子)口齿不清,表演恨人,面目可憎,据内部消息透露他是女扮男装,(没有大伙别信啊,我是男的)刘毅(接着说)身高1米88,性别男,种族?人类(别犹豫)高平头,短眉毛,小眼睛,大嘴叉翻鼻孔,(这是什麽模样)瓜子脸(瓜子脸还不错)倒长(完喽,看不得了)此人呆傻,三天前,不幸登上了一列开往南极的火车,走时仅着内衣内裤,有发现死尸者,请速通知本台,面谢!

刘:寻人启事阿,得的得了,咱听点别的吧!

曹:这里是地方戏欣赏时间,我们为您安排了广东粤剧(好)表演者胡唱,胡有理

刘:这名字差点

曹:共桑色把诺共桑色把诺平桑金来一共桑色把诺共丧biu没biu伯biu没biu伯粤剧播送完了

刘:什麽乱七八糟的

曹:下面插播天气预报, (这得听听)今天的天气(现看呐)对不起没看见,明儿再报,明天风力1、2级,风向南北,最低气温零下38度,最高气温零上56度

刘:老白干的天气,都什麽乱七八糟的

曹:下面请您收听哑剧

刘:哑剧这玩意怎麽听呀?唉呀呀,换台吧!

曹:高元钧上台鞠躬,(山东快书)闲言少叙,咱们打板就唱,给你唱一段《武松打虎》(好):闲言碎语不要讲,下回书里边说端详,(完了)高元钧下台鞠躬。(就唱了一句)

刘:咱听点儿别的吧!

曹:刚才 现在 休息

刘:休息了

曹:开闸(京剧)嗒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嗒嘀嘀嗒

刘:散戏拉!

曹:我这心里头似个火红。冬。擦。

刘:又完啦

曹:让五毛,去五毛,白给你了,去你的吧!

刘:好嘛,废半天劲竟赶尾巴上了

曹:各位太太们,各位小姐们,各位女士们,欢迎你收听今天的难言之隐节目(这咱听听)在这次节目当中,我们特地请来了北京世妇产医院主任级医师于谦小姐,来为我们解答,怎样预防妇科疾病,和一系列妇科问题,我们的听众可以通过短信平台方式或打电话来,告诉我们您想知道的,好,下面就请编导接听第一位打进电话的听众(咱听听)du du du 喂喂喂,(通了)是我吗(天津的朋友)是我吗,是您,是您,您现在可以说了,是我,我说话。大伙都听得见吧,都听得见,您说吧,我哥您说阿,我跟你说呀,我呀是一名相声演员,我叫刘毅(我呀),我这嘛问题呢,我就是发现我最近这个小便不太流畅,您看是不是前列腺有什麽疾病,对不起先生,我们妇科节目。

刘:我这不是缺心眼吗我,甭鼓掌了,咱换台吧!

曹:拉………(老帕)铁棍子牌通便灵,一通就灵(屎憋的咱听别的吧)//只听过,没见过二万五千里呀,有的说没得做怎知不容易嗷….. 1234567呀,木棍子牌通便灵,一通就灵

刘:还是这个呀,咱换台吧!

曹:各位听众,各位观众,现在我们在首都工人体育馆,为您现场直播,世界级重量级拳王大赛(体育节目)是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重量级拳王迈克泰森来迎战相声演员曹云金,(这不作死吗)首先在裁判员的带领下伴随着悠扬悦耳威武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步入比赛场地的是重量级拳王迈克泰森当当当当……..(泰

森做操来了)泰森一入场,场内一片喧哗,各国的美女发出惊人般的吼声(是呀)泰森我爱你,泰森I love you,泰森俺爱死你了(还有东北的)紧接着曹先生也伴随着他独有特点的音乐步入场地(大实话)(大实话呀)紧接着台下的观众也以独特的叫方式给予回应:噫.

刘:我就知道是这个

曹:双方的运动员已经站在了拳击台上,场上充满了火药味呀(哦)裁判员已经准备开始第一回合的比赛当,好第一回合比赛开始了,曹先生十分灵巧,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记非常有力的左勾拳打在对方的右脸上,(好)哎,似乎对方好像没有什麽反映,不好,(怎麽了),扑(喷血),荡,(英文)1 2(倒了)3 4(起来呀)5(哎呦)6(坚持一会儿)7(站起来)8 9 10,哎呦,哎呦,哎呦,哎呦

刘:我说死了吧

曹:•##%#……¥—¥—@^$%*^((&)*_@迈克泰森(人家赢了)##¥)——@@刘:咱听点别的吧

曹:在这次节目当中,我们收到了很多青年朋友的来信,反映我们节目当中传统节目太多,希望增加一些流行歌曲,(对呀)在这次节目当中,我们特地为您安排有动力火车演奏的《当》,(好)请您配合,拿起扇子,砸自己脑袋,听见当了吗?(听见了)点播完毕

刘:就为打我呀

曹:好,在这次节目当中,我们介绍一下红烧肉的做法,(餐饮节目)先把这个肉切成一块一块的,把这个葱切成一段一段的,把这个姜切成一丝一丝的,把孩子抱起来,抬左腿,往锅里面倒油,把孩子抱在胸前,抬右腿,把油烧到八成热,把孩子扔锅里,对不起串台了

刘:别学了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相声剧本台词;《男儿当自强》郭德纲相声 下一篇:相声剧本台词;《说一不二》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