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下文是关于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

《幸福童年》讲稿 作者:方清平

想不到还真有人鼓掌,这就算开张大吉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您这掌声是欢送主持人下场——我没名儿啊。不过刚才在这个剧场门口有一孩子认出我来了:“你演员吧?演阿凡达的吧?”——认错人了。您看那些笑星上场,台底下掌声、笑声不断,到我这儿呢?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您不用安慰我,真的,我低调惯了。 我说的不是相声,是寂寞。因为我从小就不是说相声的材料,我从小有点儿傻。现在的孩子童年多幸福啊,三对儿夫妻一个孩儿,中国话还不会说呢,就给报英语班了。我小时候,家里哥儿五个,就我爸爸一个人挣钱,五个孩子就四条裤子,我老得在家留守。现在的孩子什么玩具没有啊?全带电的。电脑、电玩、电棍——哦,这不让玩儿啊。我小时候,家里就一电门,我爸爸还不让摸。现在的孩子有MP8了都,我小时候半个P也没有。我姥姥有一根拐棍,她死了,我玩了半年——我拄着它装佘老太君。 中间上学,课间休息实在没得玩了,班长组织我们搞竞赛,看谁呀能把这脑袋钻进那课桌里去。我还挺争气,我钻进去了,拔不出来了。把我爸爸找来了,带我去医院啊。传达室老师不让出去,说这个桌子是公共财产,说得摘下来才能去医院。我爸说:“要能摘下来我们上医院干嘛去呀?”交了押金才让走。现在这个大夫对病人负责,我们小时候那大夫糊弄人,要给我从脖子这儿截肢。我爸说:“早就废除砍头了。”拽着我就跑了。回家吧,上不了公共汽车,顶一桌子往家走,回头率100%——不知道我什么兵种。我们有个街坊是木匠,说是把桌子锯了,我爸舍不得——学校扣着押金呢。我爸说:“带着桌子也好,写作业方便。”脑袋在里头塞着呢,看不见,写作业?顶了三天,人瘦了一圈,给我拔出来了。 现在的孩子看演出,多丰富啊:相声、木偶剧、话剧、音乐……我们小时候就那几出戏,还是区业余剧团演的。小时候看《智取威虎山》,杨子荣枪毙滦平,杨子荣这手按着滦平,这手拿枪,一比划,后台有个道具师,拿那个锤子一敲那砸炮,“梆”,滦平死了。那天是在操场演出,赶上下雨,砸炮受潮了,杨子荣一比划,枪没响,我们同学们都楞住了,老师还跟我们说呢:“杨子荣叔叔用的是无声手枪。”滦平听不见枪响他不躺下啊,杨子荣继续做戏:“我代表人民”——又赶上一受潮的砸炮;“我代表党”——又是一受潮的砸炮。杨子荣真急了,没子弹了:“代表人民代表党,我掐死你!”这滦平掐死了,我站起来叫好:“杨子荣叔叔手劲儿真大!”因为我那脑袋让桌子挤了之后就有点儿缺心眼了。那时候我们家养了只鸡,让汽车给轧死了,司机想赔钱啊,就问我:“小孩儿,这鸡是你们家的吗?”我说:“看鸡毛像,就是我们家那鸡没这么扁。” 我小姨有时候也辅导我做功课,给我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说这白骨精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我不听,眼睛看着窗户外头。我小姨真急了:“方清平,你倒看着我啊,不看我,你知道白骨精长什么模样啊?”上课也不听讲,老师在上面讲,我在底下小声嘀咕。我们老师惩罚我:“方清平,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大声重复二十遍。”不敢不说啊,往那一站:“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老师的牙缝儿里有韭菜……”“行了,以后记住了,上课要说话必须举手。”老师又讲了二十分钟课,该回答同学问题了,大伙都举手,我也举手。老师还记着刚才那仇呢,最后一个才叫我:“方清平,你要问什么呀?”“来不及了,我就地解决了。”我学得最差的就是语文,连造句都不会。老师让用陆陆续续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晚上六点,我爸爸陆陆续续回家了。老师在后面写评语:你们家乱不乱呢?爸爸们还不一块回去,还陆陆续续回去,你妈得热几回饭呢?我那时造句老离不开我爸爸,家里就他一个人挣钱呐。老师让用感谢这词儿造句,我造的句子是:我感谢我爸爸给我写作业——把我爸爸出卖了。老师让用原来造句,我造的句子是:原来他是我爸爸——刚弄明白。写作文更差了,小学二年级,老师让写《我的XXX》。我拍马屁,写《我的老师》,头一句:“我的老师是一张瓜子脸”。这瓜我少写一勾少写一点,老师一看:“我的老师是一张爪子脸”。爪子脸什么德行啊?接着往下看吧:“午夜十二点,我

来到老师家门口”——这孩子三更半夜上老师家干嘛去?不知道抽什么风。“看见老师家的窗口还闪烁着烛光”——我们老师是节电标兵。“老师连夜给我们批改作业”——小学这点作业其实半个小时就改完了,我们老师手慢,得改到夜里。“望着老师鬓间的白发,我的眼睛湿润了”——那年我们老师才二十一,少白头。“老师忍着病痛,为我们改完最后一本作业,欣慰地合上了眼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们一定继承老师的遗志,长大了都做人民教师”——长大了都当老师,也不知道哪找这么些学生去。我们小时候只能写这作文,小学三年级,又让写《我的XXX》。不敢写老师了,怕惹祸啊,写《我的姥姥》:“我的姥姥已经去世了,我衷心地祝福她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都死了还寿比南山呢?零分!小学四年级,还让写《我的XXX》。我琢磨这回一定写一好的,再也不能得零分了。我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战友邱少云》。老师说:“你也得认识人家啊,连我都没见过邱少云同志。零分!” 我们小时候知识面窄,老师只能给我们出这个作文题:《我的XXX》,要不就写《一件好事》。一写这个题就麻烦了,全班80%的同学都得看见老太太过马路。现在这老太太都会自己过马路,那勇敢的,车开得越快她越往前冲。车从这边来,老太太往那边看:“反正你也不敢撞我!”我们小时候那老太太老实,拄着棍子在那等着,等着我们给扶过去,扶过去还不回家,还查户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还不能告诉她:“我叫红领巾。”——这是写《一件好事》。还让我们天天写日记。那么点儿小孩,每天有什么可记的?胡说八道啊:“今天风和日丽,老师带领我们攀登珠穆朗玛峰。同学们展开了登山竞赛,体育委员王小明用了不到五分钟爬到山顶。山顶是一片果园,有西瓜树、冬瓜树,还有圣诞树。农民伯伯„蹭蹭蹭‟爬上西瓜树,灵巧得像只大花猫。农民伯伯摘了最大的一个西瓜扔给我,我用左手稳稳接住。穿过果园,是故宫博物院。同学们在故宫博物院点燃篝火,听老师讲他打仗的故事。老师说只要考出好成绩,就带我们攀登比珠穆朗玛峰更高的山——香山。老师说要带我们到香山摘香肠。” 经常组织春游,每回还得写春游见闻,全班同学都一套词儿:“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假山,山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有的吃点心。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公园。”——都这套词。有一年春游,学校组织扫墓,让我们写作文。我们还用这套词套:“我们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来到了坟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坟头,花圈上的鲜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同学们有的捉迷藏”——胆够大的,跑坟地捉迷藏去,也不怕撞见小鬼。“有的吃点心”——把供品给吃了。“大伙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同学们都说,明年春天还来这里。”——这不吃饱了撑的嘛。

单口相声《家传绝技》台词

方清平

可能朋友们认识我,因为我上过几次电视征婚,

结果一次也没谈成,都嫌我没钱,我一琢磨啊,

我得挣钱,炒股。有点麻烦,看不懂大盘,

还得现学,找了一家证券交易所,

往大盘底下一站,反正哪个股便宜买那个股呗,

我一看“南口”最便宜,8块钱一股,

后面怎么还有出发时间呢,进错门了,

进西直门火车站售票厅了,看来呀,

我不是炒股的料,我呀想起了一个人来,

我姥爷,马戏团的,专门训蚂蚁,

他把这绝技教给我了,我要上电视台表演去,

我跟定和刘谦似的就火了,

唉,这项工作非常艰苦,我找了一个深山里边,

我在一座破庙里住下了,不能见生人,

吃饭不能沾荤腥,要不然训不好,

整整训了一年呢,真训出一只来,

让它前进就前进,让它后退就后退,

让它打滚就打滚,高兴。带着蚂蚁进了城里,

先找一家饭馆,解解馋,一年没沾油腥了,

我呀先给服务员表演表演,

看看效果,掏出蚂蚁来,服务员,

过来过来,蚂蚁,服务员一看,对不起啊,

碾死了,一年的心血,再也不训蚂蚁了,

寒心了,我干别的吧,我想起我爷爷来了,

我爷爷是个名医,他传给我一手绝技,治神经病,

甭管疯的多厉害,三服药下去,

马上就我这样了,大兵、傅强

这都是我给治到一半的,现在属于半疯,

不是我治不好,因为他们非给我打五折,

结果捞一半疯,我琢磨着我上医院毛遂自荐去,

院长不用我,嫌我没留过学,他根本就不懂,

留学生学的是治西洋病,根本不符合中国国情,

嫌我没留过学,我留了,我背着一药箱子

走街串巷,看见那自言自语的,

一个人傻笑的,两眼发直的,主动上前问诊,

哎呀,小姐,您有病吗?你才有病呢,

不是,我看您老是自言自语,耳机,

打电话呢,奥,那您接着打接着打,

大妈您有病吗?你找抽啊,我看您老一个人傻笑?

傻笑啊,面瘫,奥,那治不了,大叔,我看您两眼发直, 奥,喝多了,您那边吐去吧,那边吐去吧

看来这么问不成,得找人介绍,一个熟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病人 是一位艺术家,这回得问的含蓄点

您哪儿不舒服?我啊,有病呢

艺术家敢于面对现实,您放心吧

遇见我,保证把病给治好了,艺术家给我急了,把病治好了, 我怎么搞艺术啊,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病的,他还不治 真有一个想治的,亿万富翁,非常痛苦,

说了,谁把病给治好了

把全部房产给谁,我三幅药给他治好了

我问他了,那什么时候过户啊?过什么户,

房产呢,把全部房产给你,

你以为我还是神经病呢,治好了不认账了

我呀得开诊所,能先收钱呢,我在一自由市场租一门脸 择机开张,开张那天,请来了民间艺术团演出

歌手一说话都这味,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粉丝了, 他要瞧见羊肉也不知道什么德行,我是来自星家坡的歌手 我听得象武家坡呢,我叫阿牛儿

还带一儿,我在只等着你回来只也不知属于哪个县管

他一唱歌,上来20多个演员给他伴舞

围观的人交口称赞,方大夫,名医啊,

一开张,就来这么多有病的,开张一个月,没人看病, 我一琢磨呀,得在门口现场咨询

摆了一张桌子,又把民间艺术团找来了

这回啊可不是要他们演出啊,

这回是让他们给我当托,我刚往桌子后头一坐,

走过来一位,今天我蛮激动滴,因为我看见医生了

我是一名晚期患者,跑遍全国各大医院

大夫都让我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想怎么疯就怎么疯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听说了方医生的大名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了几幅药

没想到吃下去以后,我马上就不把我娘叫嫂子了

我也不满大街捡菜帮子吃了

出门我也知道穿上衣服了。为了表示我对方大夫的感激之情 我准备现场演唱一首歌曲,我在只,我说你别唱了,

你在唱别人以为我没给你治好呢,我在老家给你买了十个驴肉火烧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请方医生一定收下

好,我收下,我忘带了,北京也有卖驴肉火烧滴 我又买了十个,就是味道不如老家的正宗

没关系,我又给退了,是没治好,这病

为了表达对方医生的感激之情,我亲手秀制了一面旌旗 上面写了几个字,什么字呀?你猜

华佗在世,不对,妙手回春,也不对

那写的是,神经病之家,我不要了。

第二篇:《方清平单口相声剧本》

清 平 单 口 相 声 可 能 朋 友 们 认 识 我 , 因 为 我 上 过 几 次 电 视 征 婚 钱 券 我

, 结 果 一 次 也 没 谈 成 , 都 嫌 我 没 钱 , 我 一 琢 磨 啊 , 我 得 , 炒 股 。 有 点 麻 烦 , 看 不 懂 大 盘 , 还 得 现 学 , 找 了 一 家 交 易 所 , 往 大 盘 底 下 一 站 , 反 正 哪 个 股 便 宜 买 那 个 股 呗 一 看 “ 南 口 ” 最 便 宜 , 8 块 钱 一 股 , 后 面 怎 么 还 有 出 发 时

挣 证 , 间

呢 , 进 错 门 了 , 进 西 直 门 火 车 站 售 票 厅 了 , 看 来 呀 , 我 不 是 炒 股 的 料 , 我 呀 想 起 了 一 个 人 来 , 我 姥 爷 , 马 戏 团 的 , 专 门 训 蚂 蚁 , 他 把 这 绝 技 教 给 我 了 , 我 要 上 电 视 台 表 演 去 , 我 跟 定 和 刘 谦 似 的 就 火 了 , 唉 , 这 项 工 作 非 常 艰 苦 , 我 找 了 一 个 深 山 里 边 , 我 在 一 座 破 庙 里 住 下 了 , 不 能 见 生 人 , 吃 饭 不 能 沾 荤 腥 , 要 不 然 训 不 好 , 整 整 训 了 一 年 呢 , 真 训 出 一 只 来 , 让 它 前 进 就 前 进 , 让 它 后 退 就 后 退 , 让 它 打 滚 就 打 滚 , 高 兴 。 带 着 蚂 蚁 进 了 城 里 , 先 找 一 家 饭 馆 , 解 解 馋 , 一 年 没 沾 油 腥 了 , 我 呀 先 给 服 务 员 表 演 表 演 , 看 看 效 果 , 掏 出 蚂 蚁 来 , 服 务 员 , 过 来 过 来 , 蚂 蚁 , 服 务 员 一 看 , 对 不 起 啊 , 碾 死 了 , 一 年 的 心 血 , 再 也 不 训 蚂 蚁 了 , 寒 心 了 , 我 干 别 的 吧 , 我 想 起 我 爷 爷 来 了 , 我 爷 爷 是 个 名 医 , 他 传 给 我 一 手 绝 技 , 治 神 经 病 , 甭 管 疯 的 多 厉 害 , 三 服 药 下 去 , 马 上 就 我 这 样 了 , 大 兵 、 傅 强 这 都 是 我 给 治 到 一 半 的 , 现 在 属 于 半 疯 , 不 是 我 治 不 好 , 因 为 他 们 非 给 我 打 五 折 , 结 果 捞 一 半 疯 , 我 琢 磨 着 我 上 医 院 毛 遂 自 荐 去 , 院 长 不 用 我 , 嫌 我 没 留 过 学 , 他 根 本 就 不 没 自 小

懂 , 留 学 生 学 的 是 治 西 洋 病 , 根 本 不 符 合 中 国 国 情 , 嫌 我 留 过 学 , 我 留 了 , 我 背 着 一 药 箱 子 走 街 串 巷 , 看 见 那 自 言 语 的 , 一 个 人 傻 笑 的 , 两 眼 发 直 的 , 主 动 上 前 问 诊 , 哎 呀 , 姐 , 您 有 病 吗 ? 你 才 有 病 呢 , 不 是 , 我 看 您 老 是 自 言 自 语 ,

耳 机 , 打 电 话 呢 , 奥 , 那 您 接 着 打 接 着 打 , 大 妈 您 有 病 吗 ? 你 找 抽 啊 , 我 看 您 老 一 个 人 傻 笑 ? 傻 笑 啊 , 面 瘫 , 奥 , 那 治 不 了 , 大 叔 , 我 看 您 两 眼 发 直 , 奥 , 喝 多 了 , 您 那 边 吐 去 吧 , 那 边 吐 去 吧 看 来 这 么 问 不 成 , 得 找 人 介 绍 , 一 个 熟 人 给 我 介 绍 了 一 个 病 人 是 一 位 艺 术 家 , 这 回 得 问 的 含 蓄 点 您 哪 儿 不 舒 服 ? 我 啊 , 有 病 呢 艺 术 家 敢 于 面 对 现 实 , 您 放 心 吧 遇 见 我 , 保 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 艺 术 家 给 我 急 了 , 把 病 治 好 了 , 我 怎 么 搞 艺 术 啊 , 好 不 容 易 遇 见 一 个 有 病 的 , 他 还 不 治 真 有 一 个 想 治 的 , 亿 万 富 翁 , 非 常 痛 苦 , 说 了 , 谁 把 病 给 治 好 了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谁 , 我 三 幅 药 给 他 治 好 了 我 问 他 了 , 那 什 么 时 候 过 户 啊 ? 过 什 么 户 , 房 产 呢 , 把 全 部 房 产 给 你 , 你 以 为 我 还 是 神 经 病 呢 , 治 好 了 不 认 账 了 我 呀 得 开 诊 所 , 能 先 收 钱 呢 , 我 在 一 自 由 市 场 租 一 门 脸 择 机 开 张 , 开 张 那 天 , 请 来 了 民 间 艺 术 团 演 出 歌 手 一 说 话 都 这 味 , 今 天 我 蛮 激 动 滴 , 因 为 我 看 见 粉 丝 了 , 他 要 瞧 见 羊 肉 也 不 知 道 什 么 德 行 , 我 是 来 自 星 家 坡 的 歌 手 我 听 得 象 武 家 坡 呢 , 我 叫 阿 牛 儿 还 带 一 儿 , 我 在 只 等 着 你 回 来 只 也 不 知 属 于 哪 个 县 管 他 一 唱 歌 , 上 来 2 0 多 个 演 员 给 他 伴 舞 围 观 的 人 交 口 称 赞 , 方 大 夫 , 名 医 啊 , 一 开 张 , 就 来 这 么 多 有 病 的 , 开 张 一 个 月 , 没 人 看 病 , 我 一 琢 磨 呀 , 得 在

门 口 现 场 咨 询 摆 了 一 张 桌 子 , 又 把 民 间 艺 术 团 找 来 了 这 回 啊 可 后 了 么

不 头 我 就

是 一 是 吃

要 坐 一 点

他 , 名 什

们 走 晚 么

演 过 期 吧

出 来 患 想

啊 一 者 怎

, 位 , 么

这 , 跑 疯

回 今 遍 就 是 天 全 怎

让 我 国 么

他 蛮 各 疯

们 激 大 吧

给 动 医 , 我 滴 院 在

当 , 大 一

托 因 夫 个

, 为 都 偶

我 我 让 然

刚 看 我 的

往 见 想 机

桌 医 吃 会

子 生 什 我

听 说 了 方 医 生 的 大 名 抱 着 试 试 看 的 心 情 , 买 了 几 幅 药 没 想 到 吃 下 去 以 后 , 我 马 上 就 不 把 我 娘 叫 嫂 子 了 我 也 不 满 大 街 捡 菜 帮 子 吃 了 出 门 我 也 知 道 穿 上 衣 服 了 。 为 了 表 示 我 对 方 大 夫 的 感 激 之 情 我 准 备 现 场 演 唱 一 首 歌 曲 , 我 在 只 , 我 说 你 别 唱 了 , 你 在 唱 别 人 以 为 我 没 给 你 治 好 呢 , 我 在 老 家 给 你 买 了 十 个 驴 肉 火 烧 千 里 送 鹅 毛 礼 轻 情 意 重 , 请 方 医 生 一 定 收 下 好 , 我 收 下 , 我 忘 带 了 , 北 京 也 有 卖 驴 肉 火 烧 滴 我 又 买 了 十 个 , 就 是 味 道 不 如 老 家 的 正 宗 没 关 系 , 我 又 给 退 了 , 是 没 治 好 , 这 病 为 了 表 达 对 方 医 生 的 感 激 之 情 , 我 亲 手 秀 制 了 一 面 旌 旗 上 面 写 了 几 个 字 , 什 么 字 呀 ? 你 猜 华 佗 在 世 , 不 对 , 妙 手 回 春 , 也 不 对 那 写 的 是 , 神 经 病 之 家 , 我 不 要 了 《 幸 福 童 年 》 讲 稿 作 者 : 方 清 平 想 不 到 还 真 有 人 鼓 掌 , 这 就 算 开 张 大 吉 了 。 其 实 我 心 里 明 白 , 您 这 掌 声 是 欢 送 主 持 人 下 场 — — 我 没 名 儿 啊 。 不 过 刚 才 在 这 个 剧 场 门 口 有 一 孩 子 认 出 我 来 了 : “ 你 演 员 吧 ? 演 阿 凡 达 的 吧 ? ” — — 认 错 人 了 。 您 看 那 些 笑 星 上 场 , 台 底 下 掌 声 、 笑 声 不 断 , 到 我 这 儿 呢 ? 这 里 的 黎 明 静 悄 悄 。 您 不 用 因 孩 呢

安 为 子 ,

慰 我 童 就

我 从 年 给

, 小 多 报

真 就 幸 英

的 不 福 语

, 是 啊 班

我 说 , 了

低 相 三 。

调 声 对 我

惯 的 儿 小 了 材 夫 时

。 料 妻 候

我 , 一 ,

说 我 个 家

的 从 孩 里 不 小 儿 哥

是 有 , 儿

相 点 中 五

声 儿 国 个

, 傻 话 ,

是 。 还 就

寂 现 不 我

寞 在 会 爸

。 的 说 爸

一 个 人 挣 钱 , 五 个 孩 子 就 四 条 裤 子 , 我 老 得 在 家 留 守 。 现 在 的 孩 子 什 么 玩 具 没 有 啊 ? 全 带 电 的 。 电 脑 、 电 玩 、 电 棍 — — 哦 , 这 不 让 玩 儿 啊 。 我 小 时 候 , 家 里 就 一 电 门 , 我 爸 爸 还 不 让 摸 。 现 在 的 孩 子 有 M P 8 了 都 , 我 小 时 候 半 个 P 也 没 有 。 我 姥 姥 有 一 根 拐 棍 , 她 死 了 , 我 玩 了 半 年 — — 我 拄 着 它 装 佘 老 太 君 。 中 间 上 学 , 课 间 休 息 实 在 没 得 玩 了 , 班 长 组 织 我 们 搞 竞 赛 , 看 谁 呀 能 把 这 脑 袋 钻 进 那 课 桌 里 去 。 我 还 挺 争 气 , 我 钻 进 去 了 , 拔 不 出 来 了 。 把 我 爸 爸 找 来 了 , 带 我 去 医 院 啊 。 传 达 室 老 师 不 让 出 去 , 说 这 个 桌 子 是 公 共 财 产 , 说 得 摘 下 来 才 能 去 医 院 。 我 爸 说 : “ 要 能 摘 下 来 我 们 上 医 院 干 嘛 去 呀 ? ” 交 了 押 金 才 让 走 。 现 在 这 个 大 夫 对 病 人 负 责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大 夫 糊 弄 人 , 要 给 我 从 脖 子 这 儿 截 肢 。 我 爸 说 : “ 早 就 废 除 砍 头 了 。 ” 拽 着 我 就 跑 了 。 回 家 吧 , 上 不 了 公 共 汽 车 , 顶 一 桌 子 往 家 走 , 回 头 率 1 0 0 % — — 不 知 道 我 什 么 兵 种 。 我 们 有 个 街 坊 是 木 匠 , 说 是 把 桌 子 锯 了 , 我 爸 舍 不 得 — — 学 校 扣 着 押 金 呢 。 我 爸 说 : “ 带 着 桌 子 也 好 , 写 作 业 方 便 。 ” 脑 袋 在 里 头 塞 着 呢 , 看 不 见 , 写 作 业 ? 顶 了 三 天 , 人 瘦 了 一 圈 , 给 我 拔 出 来 了 。 现 在 的 孩 子 看 演 出 , 多 丰 富 啊 : 相 声 、 木 偶 剧 、 话 剧 、 音 乐 „ „ 我 们 小 时 候 就 那 几 出 戏 , 还 是 区 业 余 剧 团 演

的 。 小 时 候 看 《 智 取 威 虎 山 》 , 杨 子 荣 枪 毙 滦 平 , 杨 子 荣 这 手 锤 赶 们

按 子 上 都

着 一 下 楞

滦 敲 雨 住

平 那 , 了

, 砸 砸 ,

这 炮 炮 老

手 , 受 师

拿 “ 潮 还

枪 梆 了 跟

, ” , 我

一 , 杨 们 比 滦 子 说

划 平 荣 呢

, 死 一 :

后 了 比 “

台 。 划 杨 有 那 , 子

个 天 枪 荣

道 是 没 叔

具 在 响 叔

师 操 , 用

, 场 我 的

拿 演 们 是

那 出 同 无

个 , 学 声

手 枪 。 ” 滦 平 听 不 见 枪 响 他 不 躺 下 啊 , 杨 子 荣 继 续 做 戏 : “ 我 代 表 人 民 ” — — 又 赶 上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 我 代 表 党 ” — — 又 是 一 受 潮 的 砸 炮 。 杨 子 荣 真 急 了 , 没 子 弹 了 : “ 代 表 人 民 代 表 党 , 我 掐 死 你 ! ” 这 滦 平 掐 死 了 , 我 站 起 来 叫 好 : “ 杨 子 荣 叔 叔 手 劲 儿 真 大 ! ” 因 为 我 那 脑 袋 让 桌 子 挤 了 之 后 就 有 点 儿 缺 心 眼 了 。 那 时 候 我 们 家 养 了 只 鸡 , 让 汽 车 给 轧 死 了 , 司 机 想 赔 钱 啊 , 就 问 我 : “ 小 孩 儿 , 这 鸡 是 你 们 家 的 吗 ? ” 我 说 : “ 看 鸡 毛 像 , 就 是 我 们 家 那 鸡 没 这 么 扁 。 ” 我 小 姨 有 时 候 也 辅 导 我 做 功 课 , 给 我 讲 《 孙 悟 空 三 打 白 骨 精 》 , 说 这 白 骨 精 披 头 散 发 , 青 面 獠 牙 。 我 不 听 , 眼 睛 看 着 窗 户 外 头 。 我 小 姨 真 急 了 : “ 方 清 平 , 你 倒 看 着 我 啊 , 不 看 我 , 你 知 道 白 骨 精 长 什 么 模 样 啊 ? ” 上 课 也 不 听 讲 , 老 师 在 上 面 讲 , 我 在 底 下 小 声 嘀 咕 。 我 们 老 师 惩 罚 我 : “ 方 清 平 , 把 你 刚 才 说 过 的 话 大 声 重 复 二 十 遍 。 ” 不 敢 不 说 啊 , 往 那 一 站 :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老 师 的 牙 缝 儿 里 有 韭 菜 „ „ ” “ 行 了 , 以 后 记 住 了 , 上 课 要 说 话 必 须 举 手 。 ” 老 我 清 学

师 也 平 得

又 举 , 最

讲 手 你 差

了 。 要 的

二 老 问 就

十 师 什 是

分 还 么 语

钟 记 呀 文

课 着 ? ,

, 刚 ” 连

该 才 “ 造 回 那 来 句

答 仇 不 都

同 呢 及 不

学 , 了 会

问 最 , 。 题 后 我 老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了 一 就 师

, 个 地 让

大 才 解 用

伙 叫 决 陆

都 我 了 陆

举 : 。 续

手 “ ” 续

, 方 我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晚 上 六 点 , 我 爸 爸 陆 陆 续 续 回 家 了 。 老 师 在 后 面 写 评 语 : 你 们 家 乱 不 乱 呢 ? 爸 爸 们 还 不 一 块 回 去 , 还 陆 陆 续 续 回 去 , 你 妈 得 热 几 回 饭 呢 ? 我 那 时 造 句 老 离 不 开 我 爸 爸 , 家 里 就 他 一 个 人 挣 钱 呐 。 老 师 让 用 感 谢 这 词 儿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我 感 谢 我 爸 爸 给 我 写 作 业 — — 把 我 爸 爸 出 卖 了 。 老 师 让 用 原 来 造 句 , 我 造 的 句 子 是 : 原 来 他 是 我 爸 爸 — — 刚 弄 明 白 。 写 作 文 更 差 了 , 小 学 二 年 级 , 老 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拍 马 屁 , 写 《 我 的 老 师 》 , 头 一 句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瓜 子 脸 ” 。 这 瓜 我 少 写 一 勾 少 写 一 点 , 老 师 一 看 : “ 我 的 老 师 是 一 张 爪 子 脸 ” 。 爪 子 脸 什 么 德 行 啊 ? 接 着 往 下 看 吧 : “ 午 夜 十 二 点 , 我 来 到 老 师 家 门 口 ” — — 这 孩 子 三 更 半 夜 上 老 师 家 干 嘛 去 ? 不 知 道 抽 什 么 风 。 “ 看 见 老 师 家 的 窗 口 还 闪 烁 着 烛 光 ” — — 我 们 老 师 是 节 电 标 兵 。 “ 老 师 连 夜 给 我 们 批 改 作 业 ” — — 小 学 这 点 作 业 其 实 半 个 小 时 就 改 完 了 , 我 们 老 师 手 慢 , 得 改 到 夜 里 。 “ 望 着 老 师 鬓 间 的 白 发 , 我 的 眼 睛 湿 润 了 ” — — 那 年 我 们 老 师 才 二 十 一 , 少 白 头 。 “ 老 师 忍 着 病 痛 , 为 我 们 改 完 最 后 一 本 作 业 , 欣 慰 地 合 上 了 眼 睛 , 永 远 地 离 开 了 我 们 。 春 蚕 到 死 丝 方 尽 , 蜡 炬 成 灰 泪 始 干 。 我 们 一 定 继 承 老 师 的 遗 志 , 长 大 了 都 做 人 民 教 师 ” — — 长 大 了

都 当 老 师 , 也 不 知 道 哪 找 这 么 些 学 生 去 。 我 们 小 时 候 只 能 写 这 怕 心 南

作 文 , 小 学 三 年 级 , 又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不 敢 写 老 师 了 , 惹 祸 啊 , 写 《 我 的 姥 姥 》 : “ 我 的 姥 姥 已 经 去 世 了 , 我 衷 地 祝 福 她 老 人 家 福 如 东 海 , 寿 比 南 山 ” — — 都 死 了 还 寿 比 山 呢 ? 零 分 ! 小 学 四 年 级 , 还 让 写 《 我 的 X X X 》 。 我 琢 磨

这 回 一 定 写 一 好 的 , 再 也 不 能 得 零 分 了 。 我 的 作 文 题 目 是 《 我 的 战 友 邱 少 云 》 。 老 师 说 : “ 你 也 得 认 识 人 家 啊 , 连 我 都 没 见 过 邱 少 云 同 志 。 零 分 ! ” 我 们 小 时 候 知 识 面 窄 , 老 师 只 能 给 我 们 出 这 个 作 文 题 : 《 我 的 X X X 》 , 要 不 就 写 《 一 件 好 事 》 。 一 写 这 个 题 就 麻 烦 了 , 全 班 8 0 % 的 同 学 都 得 看 见 老 太 太 过 马 路 。 现 在 这 老 太 太 都 会 自 己 过 马 路 , 那 勇 敢 的 , 车 开 得 越 快 她 越 往 前 冲 。 车 从 这 边 来 , 老 太 太 往 那 边 看 : “ 反 正 你 也 不 敢 撞 我 ! ” 我 们 小 时 候 那 老 太 太 老 实 , 拄 着 棍 子 在 那 等 着 , 等 着 我 们 给 扶 过 去 , 扶 过 去 还 不 回 家 , 还 查 户 口 : “ 你 叫 什 么 名 字 呀 ? ” 我 们 还 不 能 告 诉 她 : “ 我 叫 红 领 巾 。 ” — — 这 是 写 《 一 件 好 事 》 。 还 让 我 们 天 天 写 日 记 。 那 么 点 儿 小 孩 , 每 天 有 什 么 可 记 的 ? 胡 说 八 道 啊 : “ 今 天 风 和 日 丽 , 老 师 带 领 我 们 攀 登 珠 穆 朗 玛 峰 。 同 学 们 展 开 了 登 山 竞 赛 , 体 育 委 员 王 小 明 用 了 不 到 五 分 钟 爬 到 山 顶 。 山 顶 是 一 片 果 园 , 有 西 瓜 树 、 冬 瓜 树 , 还 有 圣 诞 树 。 农 民 伯 伯 ‘ 蹭 蹭 蹭 ’ 爬 上 西 瓜 树 , 灵 巧 得 像 只 大 花 猫 。 农 民 伯 伯 摘 了 最 大 的 一 个 西 瓜 扔 给 我 , 我 宫 出 老

用 博 好 师

左 物 成 说

手 院 绩 要

稳 点 , 带

稳 燃 就 我

接 篝 带 们

住 火 我 到

。 , 们 香

穿 听 攀 山

过 老 登 摘

果 师 比 香 园 讲 珠 肠

, 他 穆 。

是 打 朗 ”

故 仗 玛 经

宫 的 峰 常 博 故 更 组

物 事 高 织

院 。 的 春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 老 山 游

同 师 — ,

学 说 — 每

们 只 香 回

在 要 山 还

故 考 。 得

写 春 游 见 闻 , 全 班 同 学 都 一 套 词 儿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公 园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假 山 , 山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有 的 吃 点 心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公 园 。 ” — — 都 这 套 词 。 有 一 年 春 游 , 学 校 组 织 扫 墓 , 让 我 们 写 作 文 。 我 们 还 用 这 套 词 套 : “ 我 们 怀 着 兴 高 采 烈 的 心 情 来 到 了 坟 地 , 首 先 映 入 眼 帘 的 是 坟 头 , 花 圈 上 的 鲜 花 红 的 像 火 , 粉 的 像 霞 , 白 的 像 雪 。 同 学 们 有 的 捉 迷 藏 ” — — 胆 够 大 的 , 跑 坟 地 捉 迷 藏 去 , 也 不 怕 撞 见 小 鬼 。 “ 有 的 吃 点 心 ” — — 把 供 品 给 吃 了 。 “ 大 伙 度 过 了 愉 快 的 一 天 , 依 依 不 舍 地 离 开 了 。 同 学 们 都 说 , 明 年 春 天 还 来 这 里 。 ” — — 这 不 吃 饱 了 撑 的 嘛 。

第三篇:《《西游记歪传》小品剧本

西游记歪传(******版)

主持人:说起西游记中女儿国的故事,大家肯定不会陌生吧。如今,唐僧师徒私人就来到了****,据说在

*****也有一个女儿国,今天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下面……

---------------------------------------------------------------第一节-------------------------------------------------------------------------- 悟空:我老孙来也。。。(舞金箍棒,至歌词“打得那狼虫虎豹无处躲”)

我老孙随师父西天取经,路经此地,前来探路。(取下望远镜,有字一边朝向观众横扫)

据我观察,没有发现敌情。(转身呼唤)师父,八戒,沙师弟,你们快来!

八戒:大师兄,来了!

(八戒、沙僧上,沙僧挑担,音乐明快富有节奏。八戒表现出很强的表现欲。)

(由左至右,八戒、孙悟空、沙僧站到舞台前,面向观众。齐唱:“太阳出来我爬上坡,爬上山顶我想唱歌。”音乐起,各人放下手中道具,随音乐起舞。)

悟空:诶,八戒,沙师弟,师父呢?

八戒:(回过头)师父!

唐僧:(做歌星登场状)唱歌出(西游记)

(唐僧上,孙悟空迎,用金箍棒牵着唐僧至舞台中央)

唐僧:(右手斜上方举起)来来来,唐僧出场,热烈鼓掌。(三徒弟鼓掌)

唐僧:(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啊……啊门!(三位徒弟准备鞠躬)

三徒弟:(惊讶状)嗯?

唐僧:(恍然大悟)哦……阿弥陀佛。(再次鞠躬,三位徒弟同时鞠躬)

悟空:师父,刚才您弄啥去了?

唐僧:哦,刚才为师去网吧,和观音姐姐聊了会QQ。徒儿们,咱们师徒四人是到达何处了? 悟空:师父,待徒儿前去打探打探。

唐僧:好好好,每次都是我的大徒儿打头阵。

(孙悟空做火眼金睛动作,向下方观众来回扫2遍,然后转身面对唐僧)

唐僧:悟空,到哪里了?

悟空:——师傅,前面山高水急,阴云密布,可能会……

唐僧:(抢断悟空的话)有妖精?!

悟空:(不屑一顾的说)会下雨。

唐僧:到底到了哪里。

悟空:师父,前面黑压压一大片(手指向观众),看不清楚啊。

唐僧:你,你这只死猴子,算了,还是让为师掐指算上一算吧。(掐指算)喵喵喵喵喵。。。。(突然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悟空:咱们到哪儿了?

唐僧:没算出来。

八戒:师父、师父,您别算了,给如来佛祖打个电话,一问便知鸟。

唐僧:嗯,八戒,这倒是个好主意啊。(转向沙僧)悟净,把为师的山寨机拿来。

沙僧:(递上一个山寨手机)给,师傅!

唐僧:来来来,给如来佛祖打个电话。

(唐僧手拿手机,四人一同左晃一次,右晃一次,幅度很大,音乐为上行音阶)

唐僧:喂!!!

如来:(模仿移动)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因欠费已停机。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out of service。 唐僧:哎呀,我不信,一定是打错了。来来来,再打一遍。

(唐僧手拿手机,四人一同左晃一次,右晃一次,幅度很大,音乐为上行音阶)

唐僧:喂!!!

如来:谁…啊?

唐僧:佛祖。。。

如来:有事快说…有话快讲。

唐僧:喂,如总,是我啊,我是小唐。

如来:(电话中沉默2秒)有事快说,有话快讲,我正和王母娘娘、嫦娥妹妹斗地主。

唐僧:佛祖,请问我们现在是到达何处了?

如来:*****。

唐僧:哦,这个****在哪啊?

如来:女儿国。

(唐僧放下手机,沙僧接过)

八戒:女儿国,哎呀,师父,我喜欢女儿国。

唐僧:八戒!色乃你八戒之首,到了女儿国,你一定要洁身自好,千万不要坏了佛家的规矩。(除八戒外的

三人面向观众,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

再说,你这猪脸,不就是因为调戏嫦娥才摔成的吗?(拧八戒的耳朵)

八戒:诶,师父,您别装了,前两天在洛阳,那么丑一个姑娘,您不也不是和人家打得火热? 唐僧:唉,这种事都能往外说,真是的。

八戒:师父师父,到了女儿国,美女一定很多的。有这个猴子在,什么事都成不了。

唐僧:哈哈哈,为师自有妙计。……悟空!

悟空:(走到唐僧面前)师父!

唐僧:你看天色已晚,师父已渐饥渴(重音),(孙悟空大惊)啊……不不不,是饥饿。你帮为师化些斋饭

来吧。

悟空:好勒!(走了几步,又回头问)师父,您想吃点什么?

唐僧:听说戴卡食堂的烩面不错,就帮师父弄一碗来尝尝吧!(面向沙僧)

悟净,拿师傅的紫金钵给大师兄(沙僧从箱里拿出塑料轮毂给悟空)

悟空:师父,你们在此地稍等,我老孙去去就来!

唐僧:悟空!一定要给我多加。。。。

悟空:师父,我一定给您多加羊肉。

唐僧:不!多加点香菜!!

悟空:筋斗云,筋斗云!(坐上筋斗云离开状)

八戒:大师兄的筋斗云越来越厉害了!

唐僧:悟空,小心红绿灯啊。

悟空:啊!(悟空闻言摔倒出幕)

--------------------------------------------------------------第二节------------------------------------------------------------------------- 唐僧:(转向沙僧)悟净,把为师的经书拿来。

沙僧:师父,请稍等。

(三人坐在一起,拿着《金瓶梅》左右争抢着看)

(《天竺少女》音乐响起,女儿国国王的两个侍女上,跳印度舞。女儿国国王上,唱《天竺少女》对口型)

国王:(向侍女抱怨)唉,做个女儿国的国王有什么好的啊。

侍女甲:为什么不好啊?

国王:虽说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可是这方圆几百里,别说男人了,就连一只公苍蝇都没有啊。唉,这样

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国王走到舞台中央的椅子上,坐下。三侍女跟随。侍女乙走到唐僧三人附近看了看,惊讶地跑回国王身边。) 侍女乙:(很着急的说)奇迹、奇迹!陛下。。。

国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必须要淡定…淡定。说吧,有什么事啊?

侍女乙:陛下,那边发现有男人。

国王:(立刻从椅子上站起)什么?!男人?!哪里?哪里?在哪里?(左右寻找男人)

侍女乙:(缓慢的说)陛下!!要淡定。。。

国王:(清了清嗓子)吭…吭!(不屑的态度对侍女说)把望远镜拿来。

(侍女甲拿来望远镜,镜筒上写:看帅哥专用望远镜。国王用望远镜观察唐僧三人)

国王:哇噻!!!好白、好嫩啊!(做舔口水动作)(对侍女甲)快,还不快把他们请过来!

侍女甲:(走到唐僧三人面前)啊你吆 哈噻哦……

八戒:(注意到了侍女甲,起身唱)哇,天上掉下个猪妹妹。。。(面向侍女甲)

侍女甲:(受惊吓的后退一步)呀!!猪妖!

八戒:唉?!小娘子啊,我哪是什么猪妖。我是大名鼎鼎的天蓬元帅!

唐僧:(站起来)八戒!太过分了!(停顿一秒)只顾自己泡妞,也不知道叫上师父。(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 侍女甲:(行礼)各位长老,经过长途跋涉,想必已经累了吧。

师徒三人:是啊是啊!

侍女甲:那就到我们女儿国休息片刻吧!

唐僧:请 美女前面带路。

侍女甲:(走了几步后回头做邀请手势)各位长老请!

(唐僧三人走到国王面前)

侍女甲:陛下,他们来了。

(国王激动的站起来,快步走向唐僧三人,被三侍女拉回椅子)

两侍女:陛下,注意形象。

国王:(清了清嗓子)吭…吭!来者何人啊?

八戒:女王陛下,我叫猪八戒,(转向唐僧)这位是我师父,唐朝著名德道高僧,超级大帅哥,唐三藏。一

表人才,长相绝对TOP 3!(停顿一秒,看着唐僧)仅此于我.(唐僧生气状)

唐僧:(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贫僧参见女王陛下。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国王:(站起来)光长相TOP3可不行啊,得问问你的智商是不是也到TOP 3了。这样吧,我来出上联,

你来对下联。

唐僧:(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陛下尽管讲来。

国王:我的上联是,南大街,北大街,南北大街通南北。

唐僧:(右手树直于胸前,鞠躬)贫僧的下联是,男同志,女同志,男女同志生男女。

(八戒,沙僧到唐僧左右,伸出右手,右脚向前迈一步,作V字手势,说,欧~耶~!)

国王:你果真是有才有貌啊!看,我们女儿国,山美,水美,人更美,你何必非要去西天取经呢?不如就

留在我们女儿国吧?!

八戒:哎呀,师父,是啊,美女这么多,咱们就留下吧!

唐僧:哈哈哈哈……为师也正有此意啊。

国王:来人啊,快,设宴款待我的客人!

三侍女:是,陛下。

(音乐响起,新疆音乐,三侍女跳舞,唐僧,八戒,沙僧与国王也和着音乐微微摆动身体。八戒走到侍女甲面前) 八戒:(很嗲的说)猪妹妹。。。

侍女甲:(很嗲的说)猪哥哥。。。

(两人一同跳舞,至孙悟空回来)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第三节---------------------------------------------------------------------------

(孙悟空做筋斗云状回到舞台,端着轮毂)

沙僧:大师兄,你回来了!(接过轮毂放到担子上)

悟空:师父!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咱们还要去西天取经呢!

唐僧:(咄咄逼人的)取经,取经,就知道取经。你去吧,为师不去了!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悟空:真是红颜祸水啊!啊……气死我老孙了,看打!(手持金箍棒,冲向国王)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唐僧:(挡在国王面前)悟空,Stop!再给我胡闹,为师可用紧箍咒教训你啦!

悟空:你给我闪开!(推开唐僧,准备打国王)

唐僧:紧箍咒!(念经音乐响起……孙悟空痛苦状至倒地)

悟空:师父,别念了,我老孙不烦您了。可是,你不去西天取经的话怎么向如来佛祖交代啊? 唐僧:这个好办,为师和如来佛祖打个电话说一声就是了。(面对沙僧)悟净,把为师的山寨机拿来。 沙僧:师父,给。

唐僧:来来来,给如来佛祖打个电话。

(唐僧手拿手机,四人一同左晃一次,右晃一次,幅度很大,音乐为上行音阶)

唐僧:喂。喂?喂!(愤怒的将手机摔到地上)哎~~杂牌手机就是不行啊,又打不出电话。 悟空:师父,这个好办,再拔些毫毛给你变一个名牌手机不就得了吗?

唐僧:好、好、好…还是我的大徒儿好。

悟空:(作拔毫毛变手机的样子)变!(众人皆倒地,天上掉下一个手机)

(拿起手机给唐僧)师父,这就是传说中的*******啊!

唐僧:(拿着手机左看右看)哇!比那个山寨机牛多了啊!来来来,给如来佛祖打个电话。

(唐僧手拿手机,四人一同左晃一次,右晃一次,幅度很大,音乐为上行音阶)

唐僧:喂……

如来:谁啊?

唐僧:如总,又是我……小唐啊。

如来:我说唐僧你小子是怎么会事?我斗地主时你给我打电话,现在想洗个桑拿你又给我打电话。 唐僧:哎呀,佛祖,实在不好意思啊,现在女儿国国王非要我留下,您看要不我就留下? 如来:留下?想的美。老子现在还是光棍,你必须去西天取经。没的商量!

唐僧:(走到国王身边,对国王)陛下,我的上司说了,我必须去西天取经,没的商量。

悟空:(端着轮毂到唐僧旁)师傅,面都快凉,吃了这碗面我们上路吧(唐僧接过轮毂)

国王:长老,你手里拿的是何宝物啊?

唐僧:哦,这是我们吃饭的家伙。

沙僧:2010款最新产品,外观时尚,工艺精良!

八戒:采用全球领先生产工艺,无飞边不打磨!

孙悟空:是居家旅行,馈赠好友的必备产品!

唐僧:还有我们师徒四人最新艳照哦。

八戒:还等什么。。。

悟空:赶快拨打订购电话。。。

沙僧:8888 8888

师徒四人:(伸出右手,右脚向前迈一步,作V字手势,说)欧~耶~!

国王:好好好,快拿上来给朕看看。

(唐僧将轮毂经侍女甲交给国王,国王拿着轮毂看了一会)

国王:嗯,果然是个好宝贝,长老,能否将此宝贝送给我呢?(将轮毂抱在怀里)

唐僧:没问题,就送给陛下了。(转身嘀咕:这娘们!玉帝送我唯一一件值钱的东西也被她密西了)

陛下,天色不早,我们该上路了!(转身准备走,徒弟们也准备走)

(国王将手机交给侍女,起身拉住唐僧的手臂)

国王:长老,你真的要走吗?难道就不能留在我们女儿国?

唐僧:唉,其实也是身不由己啊。(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悟空:(推了唐僧一下)师父,别唱了,天色不早了,咱们该上路了。

唐僧:(叹气)哎……

(师徒四人一同离开到舞台边缘,《神话》音乐响起)

国王:(呼喊)长老。。。(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

唐僧:(转过身呼喊)陛下。。。(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

国王:(呼喊)长老。。。(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

唐僧:(呼喊)陛下。。。(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

国王:(呼喊)长老。。。(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被侍女拉住)

唐僧:(呼喊)陛下。。。(慢动作向前奔跑一步,被八戒、沙僧拉住)

(国王被沙僧推开)

悟空:我让你不走!(挥舞金箍棒将唐僧打晕,国王哭着被侍女拉走)

音乐不停全体演员走到观众面前谢幕!

第四篇:《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

今儿咱们说的是西游记的故事。

四个和尚从长安出发,前去西天取经。“嘟~~~~”没飞几分钟,飞机缓缓降落:没油了。悟空这通儿找啊:“快,看看哪儿有加油站呢?”

唐僧纳闷儿了:“这怎么刚飞起来就加油啊?”

“油箱小,就肥皂盒那么大,一次加五块钱的。”

“那得加到多会儿去?!”

加了十万多次还没到,这西天在哪儿呢?不行,师徒四人一合计,咱得问问路。一捏闸,“吱!~~~~”悟空下来了。一瞧,嗬!这是什么地儿啊?怎么这么荒啊!见一老头正锄地呢,赶紧就过去了。

Hi~ hello~ how are you? 老头一回头,“干哈呀?”好嘛!一口大茬子味儿,东北啊!

“大爷,这西天怎么走啊?”

“拿刀子往脖子上一抹就到了。”

“那这儿是哪儿啊?”

“铁岭!”

好嘛,走反了。那就往回走吧。又加了十万多次油,回长安了。

八戒一寻思:“师傅,这事儿不对呀,咱们这么走得走什么时候去?油箱太小,咱得换个大的。”那仨人一下子就瞅见猪八戒的大饭盒了。猪八戒介个不乐意啊。【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没办法,拗不过这仨人,谁让你用这么大的饭盒。就是它了!就这饭盒了。嘎噔一下子,就给装上了。油箱变大了,一次能加20多块钱的油了。这也没大多少啊。得!这就不易了。

“嘟~~~~”又起来了。飞了半年多,加了两万多回油。这天啊,到了火焰山了。大火苗子,嚯~!8848米,飞不过去啊。师徒就合计,能不能让铁扇公主拿扇子给咱扇过去?孙悟空是铁扇公主的小叔子,去套套瓷,嗯,没准儿行。

铁扇公主正等着煮唐僧肉吃呢,一看孙猴子来了,能不打起来吗?可她哪儿是孙悟空的对手。十几个回合,力敌不过,败下阵来,那就法宝伺候吧。拿出芭蕉扇,“呜~~~~”师徒四人,连人带飞机,带行李卷,带饭盒,一扇子就扇回大唐去了。【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文章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出自style="POSITION: absolute; LEFT: -10000px"> 本文来自学优高考网end#严重滴,后果是惨痛滴。经过四人研究决定,乘大唐6号超大油箱飞船,马力十足,绕过火焰山,直到西天取经。

“嗖~~~~~~”这家伙,就上天了,溜溜一天不用加油,把四个人给乐得。可到了一地界,哥儿四个可是都不认识。唐僧还问呢:“这是哪里啊?”悟空挠了挠头:“不知道啊。全是土,净是坑的,应该不是西天。”八戒拿了一面大旗,“大唐高僧,到此一游。”啪!就插地上了。

后来啊,过了一千三百多年,公元1969年的时候,这地方又来飞船啦!从上面下来一个人,手里拿一小星条旗,嘴里念念有词地,“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所以说,关于登月这件事,其实咱中国人是祖宗。

书归正传,师徒四人又坐上了大唐6号飞船,接着奔西天。返回大气层的时候,猪八戒把刹车给踩爆了。当时闸线一蹦,咣当,就掉下来了。师徒四人这么一看,眼前是一座城门,门楼子上写着:“西天极乐世界”四人这个哭啊,喜极而泣。

去雷音寺见如来吧。刚到门口,一群人呼啦一下子就围上来了。“师傅,要盘吗?”“金刚经、法华经、九阴真经,图文版、视频版、写真版,高压缩、高清晰。”“一张,顶如来那儿一百张。”

唐僧脸一板:“都给我退下!我们取的是真经。【单口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相声剧本

四人连忙解释:“我们是从东土大唐过来取经的和尚。真对不起,晚了。因为油箱太小。”

“什么?油箱太小?”没等四人把话说完,如来佛不高兴了“不是早就传过去了吗?全套经书连插图录音真人DV都传过去了。邮箱还不够大?”

四人互相看看,很是疑惑。如来指着桌子上的电脑,“这不轻轻一点,所有经书就email过去了吗?你们大唐早用上我的经书了。”

第五篇:《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郭德纲经典单口相声》

今儿咱们说的是西游记的故事。

四个和尚从长安出发,前去西天取经。“嘟~~~~”没飞几分钟,飞机缓缓降落:没油了。悟空这通儿找啊:“快,看看哪儿有加油站呢?”

唐僧纳闷儿了:“这怎么刚飞起来就加油啊?”

“油箱小,就肥皂盒那么大,一次加五块钱的。”

“那得加到多会儿去?!”

加了十万多次还没到,这西天在哪儿呢?不行,师徒四人一合计,咱得问问路。一捏闸,“吱!~~~~”悟空下来了。一瞧,嗬!这是什么地儿啊?怎么这么荒啊!见一老头正锄地呢,赶紧就过去了。

Hi~ hello~ how are you? 老头一回头,“干哈呀?”好嘛!一口大茬子味儿,东北啊!

“大爷,这西天怎么走啊?”

“拿刀子往脖子上一抹就到了。”

“那这儿是哪儿啊?”

“铁岭!”

好嘛,走反了。那就往回走吧。又加了十万多次油,回长安了。

八戒一寻思:“师傅,这事儿不对呀,咱们这么走得走什么时候去?油箱太小,咱得换个大的。”那仨人一下子就瞅见猪八戒的大饭盒了。猪八戒介个不乐意啊。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郭德纲经典单口相声相声剧本台词;《西游记》郭德纲经典单口相声。没办法,拗不过这仨人,谁让你用这么大的饭盒。就是它了!就这饭盒了。嘎噔一下子,就给装上了。油箱变大了,一次能加20多块钱的油了。这也没大多少啊。得!这就不易了。

"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单口相声剧本台词,吹牛(校园版) 下一篇:适合圣诞节演出相声剧本:圣诞节里说“圣诞”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