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小品剧本

 下文是关于部队小品剧本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新兵训练》》

部队搞笑小品剧本《新兵训练》 场 景:训练场通信车旁(LED底幕显示)

演员数:4人

时 长:12分钟

人 物:王班长、大勇、王帅、强子

1、王班长:专业过硬,脾气有点火,为人和善、成熟。

2、大勇:城市新兵,大学生,阳光活泼,性格温柔

3、王帅:城市新兵,大学生,机灵,有点小聪明

4、强子:农村新兵,中专学历,忠厚老实,性格直爽

服 装:军装

道 具:桌子一个、椅子一把、笔记本电脑一个

开 场:

(三个兵站成一排跑步入场。)

王班长:立定!稍息!立正!(火大,生气)你们自己说练得是啥玩意儿?啊?你们当我是什么?傻子吗?你们这副德行让我怎么跟领导交待?说什么好好练、给我争光、一定要对得起我一片苦心,都是放屁!大勇,你看你,手一点儿都不稳,哆哆嗦嗦,愣给我开出个山路十八弯!真要跟敌人干起来,多少人得陪你一起挂? 大 勇:(撅嘴)是!

王班长:是你个头!王帅,还有你!心浮气躁,偷工减料!仗着电脑玩的六,对训练马马虎虎!你看你这程序整的,你当敌人是僵尸,还是当你自己是愤怒的小鸟?敌人都是白痴吗?

王 帅:(挠挠头)班长,我有那么差——(‘吗’字没说出来就被喝断) 王班长:(瞪眼)嗯?哦,你还自我感觉挺良好是不是?我应该给你发个奖表扬表扬你是不是?

王 帅:(赶紧把话咽了回去)不是,我是说,我有那么差那是肯定的,您批评的太对了!我必须改!必须的!

王班长:强子!你心理素质不过关,反应太慢,你是练醉拳呢还是跳霹雳呢?一个步骤磨蹭半天!你必须加强特殊情况下的故障处理技术!练不好,哪来的给我滚哪儿去!

强 子:班长,我记住了,都是我不好,求您千万别把我赶走。

王班长:哼,那得看你的表现!这几天都给我用点心!

三 人:是!

王班长:解散!

(王班长从舞台右侧大步流星的下,三人松了一口气,强子发呆)

王 帅:好家伙,班长这是怎么了?跟樱桃炸弹似的!放哪儿都“砰”的一下!我心脏都让他炸飞了!明天得建议炊事班少放辣椒,这谁受得了!说实话,今天我还等着遭到表扬呢,结果挨顿猛喷!

大 勇:他这几天真是不对劲儿!

王 帅:(撇嘴)难道是跟嫂子吵架了?要不就是挨批了?

大 勇:你说的都不对,我看班长最近准是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导致内分泌整失调,要不他咋一看见咱们就满腔愤怒,各种不顺眼呢?强子,你说是不?

.....................

大 纲:

连队年初刚配发一台新式通信车,这台车只有王班长接受过全面培训会操作使用。班里有3名新同志为此,王班长借了个理由要考考这3名新同志,由此引发3名同志暗中较劲,互不相让。可是3人的训练成绩都不是太理想,王班长心里很着急,可是这3名同志又各不相让。从这中间引发了新兵强子当兵前的一段故事。故事最后抛出王班长退伍的事,将整个小品的情绪调到最高潮部分。然后不说明是谁最终当上了主操作手,给观众留有悬念„„

这个作品要通过反映陆军部队信息化条件下的军事训练转变以及官兵对高科技信息化装备的向往,充分表达战士对党、对军队事业的无限忠诚与热爱。整个作品要感人到极致,让观众流出流泪。

本剧本只上传一小部份,中间省略了很多内容,剧本长度大概十来分钟左右,是一个超级搞笑加感人的剧本。适合各种活动演出。

第二篇:《3人军营小品剧本》

3人军营小品剧本(远方的妹妹)

时间:某天

地点:一班

人物:指导员:黄敢伟

一班长:曾红光

战士:郭扬

(幕启:台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椅子面对面的放在桌子一边。黄边上场变拿一封信念,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写信,念信速度缓慢地)

黄: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我叫苏-小-妹,这个名字好,是苏东坡的妹妹,看写些什么内容。我冒昧地给你写信,是想反映你们部队战士郭扬两年来资助我上学的事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快速地看完信,恍然大悟,很欣慰的样子自言自语)哦,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国样的班长曾红光还向我反映有一位远方的女孩子经常给郭杨打电话,我还以为有外遇了,想不到郭扬是在默默地资助一名贫困女孩儿,看不出来,嘿嘿,别看郭扬平时话不多,还是连队的一名小雷锋呢,我得去问问清楚,。(想快步地下场去找郭扬,又突然止步说)不行,郭扬比较胆小,还是慢-慢-来,(边说边笑咪咪地下场,另一面,曾和郭一前一后上场,郭显得紧张,,很标准地齐步走,摆臂夸张。一班长一回头,就赶紧立正,大声喊报告班长)

曾:(严厉地,回头看着郭)刚才干什么去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打电话?

曾:(转身继续走,严厉地)打电话,打电话,天天就知道打电话,(回头看郭)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没有。 曾:(转身继续走)我冤枉你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没有。 曾:你说你……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

曾:(不耐烦地)行了,行了,不要报告了,你这一报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郭:报告……(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该报告)班长,你刚才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打电话,然后你说,怎么天天打电话,然后我说,我没有天天打电话,然后你说你冤枉我了,然后我说你没有冤枉我,是我被你冤枉,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报告班长,完毕。(语速很快很流利,一气呵成)。

曾:哦,我没有冤枉你,是你被我冤枉,哼哼。

郭:班长,我算了一下,十五天我共打了十四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没有天天打,而是一又十四分之一天打一个,另外有两个没打通,精确算下来是十五天打了十二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时一又四分之一天打一个电话,而你刚才说我天天打电话,但你并没有冤枉我,是你没调查清楚,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你的数学学的没有我好。

曾:好,那我现在就调查清楚。

郭:是,我一定实话实说,(两人各坐一椅,面对面)

曾:你说,经常打电话的那个女孩是谁?

郭:(理直气壮地)妹妹!(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干什么的?

郭:学生!(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哪里人?

郭:安徽人,不,是在安徽上学!(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哦,你家在浙江,你妹妹在安徽上学,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啊,实话告诉你,你打电话的事已经引起了连队高官,不,连队高层,确切地说是连队指导员的高度关注,探子来报,说指导员马上要对你发起第一轮攻击,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郭:(马上起立,好奇地问)班长,你还有探子啊?

曾:不就是连队的文书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装做很有派头的)

郭:哦,班长,我知道了,原来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曾得意洋洋地),哎,班长,你是怎么把文书收买的啊,班长,你真有才能,快给俺讲一讲(装作很急切地,其实是想把话题引开)

曾:好汉不提当年勇嘛,不讲了,不讲了。

郭:班长,我一直很崇拜你,想向你学习学习,你就讲一下吧,班长,你没看见我正用如饥似渴的眼神看着你吗?(拍马屁的样子)

曾:我真的不想提这件事了,我的英雄壮举不胜枚举啊,(骄傲地自吹自擂)不过看你这么虚心好学,我也就教你两招,不过这说来话可就长了,有一次啊(笑容满面地准备大讲特讲,忽然发现郭是想把问题引开,但又不好意思讲明,马上话题一转)哎,我说,今天的话题好像是打电话的事吧,你小子,存心不良,幸亏我识破的早,说,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郭:班长,刚才讲到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

曾:(顺口回答)哎,对了,这内奸(马上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说)不,不是内奸,是汉奸,不不不,不事汉奸,是奸细,又不对,是战友,对,是战友。

郭:班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指导员要问我打电话的事?部队小品剧本

曾:对啊,指导员是要问你打电话的事!

郭:(马上起立)糟了,班长,我一会该怎么说呢?

曾:(故作镇静地)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坐下,坐下,(把着急的郭按在椅子上) 郭:班长,我……(边说边又站起) 曾:(突然严厉地)坐下!(郭吓得马上坐下,一下子坐到地上了) 郭:班长!

曾:(扶起郭)坐下,我是说让你坐到椅子上,不是让你坐到地上。

郭:(带着哭腔说)我也不想坐到地上啊。

曾:你一会站,一会坐,累不累啊,从现在开始,我规定,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知道吗?

郭:知道了,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哎,班长,有关电话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我以后再给你解释,可万一指导员现在找我,我该怎么说啊?(着急地) 曾:(胸有成竹地)我告诉你,我们的对敌政策就是……

郭:对敌政策?

曾:不,我们对指导员的政策就是死不承认!坚贞不屈!

郭:对,死不承认,不死就承认!

曾:我告诉你,指导员只知道你给远方的女孩子打电话的事,其他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你就坚持说打电话的就是你妹妹,在安徽打工,记住了,千万别紧张。

郭:知道了,我叫不紧张,不,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妹妹,打工,妹妹,打工……(小声背诵着)

曾:来,郭扬,咱们先彩排一下指导员一会怎么问你。

郭:好,彩排,妹妹,打工,妹妹,打工。

曾:下面我就是指导员了,啊(清嗓子,模仿指导员)郭扬,给你打电话的那个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郭:妹妹。

曾:干什么的阿?

郭:打工。对,妹妹,打工,妹妹,打工(为自己背的熟练而暗自高兴) 曾:你妹妹多大了? 郭:十八。 曾:打工有几年了?

郭:两年。

曾:(兴奋地)对,一会就这样,你要记准了,可千万要记准了,指导员问得问题的标准答案就是妹妹,打工,十七年,两年,来,赶快背一背。

郭:妹妹,打工,十七,两年。

曾:对对对,一会就这样,千万别紧张,记住,别紧张。

(此时,指导员近来,站到了曾身后,郭起立)

曾:别紧张,千万别紧张,指导员还没来就紧张成这样,一会不就砸锅了吗。我告诉你,千万别紧张,你看我就不紧张,指导员找我我也不紧张,紧张什么阿,你就是让指导员现在近来,我也不紧张,他不和我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吗?又不是怪物,你紧张什么啊?(郭又起立,指导员站在曾身后微笑不说话)

曾:(生气地)我刚才怎么说的啊?我说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来坐下,(又把郭按在椅子上)

(郭又起立,指导员站曾后不说话)

曾:我不是说除非指导员进来……(话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可能指导员已经进来了)看来我也该起立了。

曾、郭:(齐声)指导员。

黄:(笑)两只眼睛一张嘴,不要紧张。(此时,郭又在背:妹妹,打工……指导员面对观众)我今天来,主要就是问一问有关打电话的事,顺便宣布一个决定。

曾、郭:(异口同声地,对视,紧张)决定?!

郭:那肯定是我的处分决定。(走到指导员面前,紧张地说)指导员,我说,我说。(边说,边紧张地擦汗)

曾:(在一旁,紧张地提示郭)标准答案,标准答案。

黄:(问曾)你说什么?

曾:(着急地找理由)我说?我说?我说,对,我说,请你擦汗!对,请你擦汗,不是标准答案,不是,(紧张地笑,便说边给郭一个手帕)

黄:都立秋了,天没那么热了吧?

曾:(忙改口)健康,健康,我是说,由于平时刻苦训练,所以身体健康,所以会出汗,所以请你擦汗(边说边走到郭身旁小声提示说,标准答案)

郭:(信心十足地)指导员,你问吧。

黄:我就是问一下,经常给你打电话的那个远方女孩子是谁?

郭:(坚定地)妹妹。

黄:哦,是吗?那你妹妹是干什么的啊?

郭:打工。

黄:打工几年了?

郭:十七。

黄:哦,那你妹妹有多大了?

郭:两岁。(和曾击掌庆祝回答顺利)

黄:嗯?两岁的妹妹打工十七年?

郭:(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和曾击掌相庆祝的手停在空中,曾和郭面面相觑)

黄:(故意吓唬郭)看来,我要宣布处分决定了。

郭:(着急地)指导员,我说。

黄:(装作表情严肃地)说。

郭:给我打电话的是我已经资助两年的一个贫困女孩。入伍前,我就靠打工的钱资助她,入伍后,我就把津贴省出来给她,虽然我们从没见过面,不过,我早已把她当作我的妹妹,我……

黄:(打断郭,把信给郭)

郭:信?指导员,这是您的信啊?

黄:你看一看就知道了。

郭:(念信)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指导员,您都知道了?

曾:好啊,郭扬,你把班长也给骗了。

郭:(不好意思地)班长。

黄:下面窝宣布决定。

曾、郭:处分决定?

黄:连队党支部决定号召全连官兵和你一起去资助苏小妹,以后,苏小妹就是我们全连官兵共同的妹妹!

曾、黄、郭:共同的远方的妹妹!

(三双手紧握在一起,幕合,终)

第三篇:《军营小品剧本》

军营小品剧本

仓库是我家

时  间:现代

地  点:仓库政治处

人  物:王干事——宣传科干事,少尉(东北话)

        马班长——老班长,三级士官(东北话)

        刘春娥——家  属,赵大柱老婆(东北话)

        [幕启:王拿文件夹上]

王:军校三年分回部队,正好赶上老兵复退,抓紧时间筹备晚会,就算再忙也决不叫累。(电话响)喂您好,您找谁?王干事,哦,您等会儿,王干事……我就是王干事。主任啊,《仓库是我家》主题晚会一切准备就绪,请您放心。(挂电话)这男主角老马和女一号赵大柱的老婆怎么好不来呢?

马:来啦!来啦!虽说本人今年转业,青春的圣火依旧未灭,临走之前发挥余热,主题晚会我要好好表现。谢谢!

王:哎呀!马班长!我说您在那儿嘟囔啥呢?哎?咋就你一人来了呢?赵大柱的老婆呢?

马:不知道啊?我找她去。

王:回来!回来!一会儿啊,准来!马班长……

马:哎呀!我说小王啊!你都是干部了,咋还老班长班长地叫呢?你看你这个小王真是的。

王:我是您[公文易爱心文秘网-找各类范文,到公文易爱心文秘网]一手带出来的兵啊,这不是叫顺嘴了吗?再说了你老是小王小王的叫我,我能不叫你班长吗?来!班长,喝杯水!

马:诶!小王啊!哦不!王干事!

王:马班长,这节目到底准备的咋样了?

马:我这老文艺骨干你还信不过吗?在咱们仓库文艺舞台上都活跃了十几年了。只要他赵大柱的老婆不掉链子,我保准一上台就有碰头彩。 王:那我就放心了。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马:哎!我说这赵大柱的老婆咋还不来呢?别是……

王:别是啥?

马:哎呀!你今年刚回来,你不知道啊!去年咱们仓库不是被基地评为先进基层单位吗?

王:是啊!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马:你听我跟你说,庆功会上大家伙硬是叫我和赵大柱的老婆跳段双人舞。 王:这是好事啊!大家伙开心吗。

马:是啊,后来我和赵大柱的老婆一商量,就跳那年我们在基地文艺调演时拿奖的那段《红嫂》。部队小品剧本

王:这是您的拿手活啊!

马:舞蹈还是我编的呢,那个舞蹈(唱“我为亲人熬鸡汤”)特别是这个地方,我还设计了一个托举。

王:真的?你真敢往上整啊!

马: 是啊。其他的动作我都练得很好,就是这个托举我没咋练过。

王:你咋不练呢?

马:你想想,我们这……每天要是楼楼抱抱的不好嘛。 王:这有啥不好的呢?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马:我怕大柱揍我。

王:是是是!这倒是。

马:演出那天,我直接就演了(唱“我为军人熬鸡……鸡……”)哎呀,我真的没有想到赵大柱的老婆这身上的肉可真瓷实啊。

王:咋地啊?

马:他压称啊。但是我不能不举啊,我就腿一使劲儿,腰一给力,鸡汤……哎呀举到一半我实在是举不动了。就听见铛的一下……

王:她掉下来了?

马:她没掉下来,她摔下来了。

王:这不一样嘛!

马:把脚扭伤了,你说!她会不会嫉恨我。

王:哎呀!马班长,你多心了,赵大柱老婆——刘春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马:就是啊!今年咱们的节目形式是东北二人转啊!也不需要托举啊。

王:再说了刘春娥同志一直都是咱们仓库的文艺骨干,一听说上台表演就人来疯啊。你想想,像老兵退伍这么大型的文艺演出能拉得下她?

嫂:哎呀~!王干事这话我爱听。 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说来就来了吧,咱们女一号刘春娥同志从来没端过架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子。春娥嫂子,你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

马:那还用说,蛾子啊!

嫂:叫啥呢?这名是你叫的?这是我们家大柱的专利。

马:对对!我把这茬给忘了,春娥子啊。       

嫂:啥意思啊?

马:不!春娥!王干事啊!人和人就是不平等啊。

嫂:咋的了?

马:你看,我和大柱是同年兵,又是老乡,一个车皮拉过来的啊,你看人家娶的老婆多漂亮啊。

嫂:你也不错了,你的演艺生涯是多么的辉煌灿烂啊!舞台上的风头都叫你给占尽了,我们家大柱一上台那腿肚子都抽筋。

马:那是啊,这好事不能叫你家赵大柱都占了啊!(嫂笑)

王:好好好!别扯了,咱们现在就开始排练。

马:对!小王,你来审查!

王:这个节目的要求你们都知道吧……

马:要热情。 王:对!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嫂:要奔放

王:对!

马:要全身心投入。

王:对!

嫂:要全身都兴奋

王:好开始!

嫂:我不演了。

王:你看人家春娥嫂子说的多好啊,她都不演了……什么? 嫂:我说我不演了。

王:你不演?嫂子,这个时候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嫂: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马:我说娥子啊!

嫂:你又说啥呢?

马:不!春娥!你这是怎么了。 嫂:我……哎呀!反正我不想演了。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第四篇:《军旅小品剧本-兵哥哥》

[场地:公园一角,台上一小园石桌,石桌周围三个小石凳,左右各一个,后面一个   [大款装扮的钱大宽打着手机上场   钱大宽:(方言)喂,对对对……我就是钱大款……不,是宽大的宽……过了今天,我请你把海鲜楼子吃光了也不大要紧,我今天确实真的不能请你了,我还有正事要办,拜拜了!(合上手机)老同学名叫李丹丹,高中时校园的一枝花儿,这些年我马不停蹄地将她追,她就是不给我一个肯定确切干脆明了的话儿,今天我再次将她约,一锤子定音把牌摊。……丹丹是谁?老同学,长得贼漂亮。高中时我就给她暗送秋波,可她和木头一样没啥反应,毕业了我也没放弃,从公鸡报晓一直追到月上西楼,从小草发芽一直追到冰天雪地,从一个白面书生一直追到胡子拉茬……不把她追到手,我就不是钱大宽。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为了她,我拼命赚钱,终于成了日进斗金的款大爷。我也实在等不及了,今天我又给她打电话,她让我就在老地方等着……你问老地方在哪?(指着台上石桌)你看,到了,就是那个有三个小石凳的小石桌,那是当年我和她常去玩的地方,每次出门她总是把甄刚强叫上,甄刚强是谁?也是同学,丹丹看上的是他,幸亏他当兵去了,不然……哎呀和心上人在一起,我最讨厌第三者在场,这年头,第三者毫不含糊,见空就插呀!   [钱大宽来到石桌前   钱大宽:(指着左边那个)当年我坐的是这个,(又转到后面那个)丹丹坐的是这个,(又来到右边)那个甄刚强老是坐这个……当年我看着这个小石凳没感觉,今天我越看越象第三者!不行,太碍眼!   [钱大宽把右面石凳搬到了一边   钱大宽:好了,没心事了,这下可以一心一意马上见我亲爱的了!   [钱大宽坐在左边石凳上,把手机,皮包放在石桌上,一幅大款姿态   [《兵哥哥》音乐响起   丹丹:(幕后唱)想死个人的兵哥哥,去年他当兵到哨所,夜晚他是我枕上的梦,白天他是我嘴里的歌……   [钱大宽到处寻找音乐的来处   钱大宽:(喊)谁在那放音乐呢,您得气死我?给我关了,我听着这歌我就哆嗦!   [年轻漂亮的李丹丹背着女式小包伴随着《兵哥哥》的乐曲唱着上场   丹丹:(继续唱)……严冬里刮风又下雪呀,啊我真想啊,我真想给他给他送去一团火……(站在台上面对观众)高中毕业快五年,钱大宽这些年一个劲地把我缠,可有一个人一直占据我心间,听说他今天要把家还,我一大早就把短信传,就看他对我的感情有没有变。今天钱大宽正好也要见我,没办法,老同学,得给脸面,我只

好让他来到了当年我们三人经常聊天的石桌前。我从小就佩服军人,军人威武帅气,一个人就能体现人类身上的全部优点。我就想找一个兵哥哥能与我白头到老。(含羞的样子)哎呀说着说着到了(指着坐在石桌前坐着的钱大宽,开心地喊)大宽——你早来了?   [丹丹跑到石桌前   钱大宽:(站起,想拥抱又闪开,装作伤心)丹丹,你可来了!   丹丹:老同学相约,能不来吗?看来你真发了?   钱大宽:赚不到钱我敢见你吗?五年了,你让我等的好苦啊!   丹丹:我没让你等啊!   钱大宽:可你这花一样的脸面杨柳般的身段没法让我不等啊!   丹丹:说说看,这些年赚了多少钱?   钱大宽:五年前的今天,你当着我和刚强的面说,一年赚不到五百万,休想再见你的面。这回,我做到了,(从包中取出五张银行卡,一张一张递给丹丹)你看,我赚的钱都在这里面,这是第一年的,里面有一百万,这是第二年的,里面有二百万,这是第三年的,三百万,这是第四年的,五百万,这是今年的,我一口气赚了一千万,你说眼馋不眼馋?   丹丹:(惊喜)你大宽也太厉害了!   钱大宽:(摆起架子)这下,该嫁给我了吧?   丹丹:(摇了摇头)不到时候!   钱大宽:还不到时候?   丹丹:这只能看到你的一个侧面!部队小品剧本。  钱大宽:(着急的样子)你得馋死俺?(贴近丹丹,小声地)要不这样,这几张卡你随便拣,你让俺亲一小口儿,先解解俺的馋?   丹丹:(不高兴地)大宽,胡说啥呢,没领结婚证,就来亲一口儿,那是非法,侵权。再说了,在公共场所干这事,那叫环境污染,让老人儿看见,会说俺……是臭不要脸!(害骚的样子)   钱大宽:你以为还生活在封建社会啊,公园里摆的这桌呀呀凳儿的,不就是让年轻人……   丹丹:(接过话茬)谈情说爱拉呱的,不是亲一小口儿解馋的!   [钱大宽四处张望   钱大宽:(指着左远处)你看你看你快点看,那边亲嘴的,(指着右远处)你再好好看那边,两对呢,搂得真紧啊,我想他们大概也算是非法,侵权,一帮臭不要脸!我啃猪蹄也没下过那么大力,真眼馋啊!   丹丹:(生气地)眼馋你过去啃啊,你请俺出来就是想把俺当猪蹄?   钱大宽:丹丹别着急,先请坐,咱慢慢谈!   [丹丹来到石桌前,四处寻找着什么   钱大宽:丹丹,你找啥呢?   丹丹:不对呀,当年这里可是三个小石凳,这一晃五年,怎么就剩下了两个?   钱大宽:(装作纳闷地)是吗?我来的时候就两个啊。   [丹丹看到了一边的第三

个,忙把第三个放回原处   丹丹:当年三个人来公园,老是坐在这桌前,桌前一直是三个坐,少一个我看着别扭不顺眼。   钱大宽:丹丹,我身边多个第三……者我心不安!   丹丹:我和你正好相反,我身边多个第三……者就多一个选择的空间!   钱大宽:老同学,看到这第三……者我心里开始打鼓了!   丹丹:哎呀要是刚强回来,那就好了!   钱大宽:(吃惊)刚强?这都五年了,你还没忘了他?   丹丹:(不好意思地)要不是他去当了兵,我就……   钱大宽:结合不了啦,他千真万确去当兵了,去的地方很远很远。   丹丹:(胸有成竹的模样)那可不一定!   钱大宽:一定!   [钱大宽着急地四处张望着,吃惊地指着台左边   钱大宽:哎呀,丹丹,你看,他……他……他真来了!   丹丹:(惊喜地望着钱大宽手指的方向,兴奋地拍手一跳)太好了!   [甄刚强身着军人服装胸前挂着一个个军功章背着背包大步走上场。丹丹站起,兴奋地凝望着甄刚强的身影。钱大宽也跟着站了起来,两眼直直地望着丹丹的眼神发呆   甄刚强:(方言)军营生活整五年,爹妈看着我没有对像急了眼,让我回家来相亲,这年头,谈个对像很麻烦,很麻烦。哎呀本人姓甄名刚强,整整五年没回家了,这不,娘给首长打了个加急电话,无论如何让我回家一趟,说要给我介绍个对像,我死活不想回来,是首长派人把我抬上了火车。   [丹丹紧紧跟在甄刚强背后听得出神,钱大宽跟在丹丹身后,着急又担心   甄刚强:(继续说着)可就在回来的火车上,我突然接到丹丹一个短信,他说想见我一面,都五年了他还惦记着我,激动得我哭了,泪水汪汪的。当时身边的一位姑娘摸出一块雪白雪白的小手绢递给我,对我说,同志,别伤心,当兵的找对象就是难。我很生气,把眼泪一擦,(象是在对着那位姑娘,生气地)谁说俺当兵的找对象难?告诉你,想嫁给俺的姑娘,手牵手,一直排到长江口,肩并肩,一直排到南泥湾,俺家里还有一个亲爱的在想着俺,就是因为她给俺发短信,俺才高兴地把泪弹,俺这是幸福的泪水。(面对观众)这不,一下火车我是一路小跑,去我想念的老地方。哎呀说着说着到了,五年前的今天,也是在这个公园,丹丹对着我和钱大宽说,一年赚不到五百万,别想再见她的面。虽说我守卫边疆这些年,没能赚到五百万,可你们张大眼睛仔细看,(一拍胸脯)我们军人一身宝,个个都是无形资产,价值连城没法计算!   丹丹:(站在甄刚强身后突然大声喊)老同学—— [甄刚强被

突然的喊声吓了一跳   甄刚强:哎呀我的娘,谁的嗓门比天还高?部队小品剧本。  丹丹:老同学,是我丹丹,你可回来了!   [《兵哥哥》音乐渐起   甄刚强:(惊喜地)丹丹……   [丹丹双手拉住甄刚强的双手,甄刚强也紧紧握着丹丹双手,两人激动地互相打量   钱大宽:(又惊又气又无奈地)甄刚强,你回来了?(自语)你回来掺和啥呀!   甄刚强:(惊喜地)丹丹,咱又见面了!   丹丹:这五年,你让俺想死了!   甄刚强:你也让俺差一点想死啊!   钱大宽:(自语地)俺快烦死了!   甄刚强:这些年你还好吗?   丹丹:好着呢,当年我们三个人高中毕业,回到家乡,正准备大干一场,可你去了部队成了人民子弟兵,走了!   甄刚强:在家里不是还有大宽吗!   [钱大宽凑上前   甄刚强:(放开丹丹手)你就是大宽?(仔细地打量着)胖了,白了,让我认不出了!   [音乐声渐隐   钱大宽:这几年,丹丹是我心中的支柱,你这一回来,真是没想到,(愁眉苦脸地)万万没想到啊!(偷偷地)第三者真来了!   [钱大宽说着退到石桌边去搬那右边石凳   丹丹:大宽,你想干啥?   钱大宽:(搬着着石凳左右为难地)我……我……你看老同学一路风尘把家还,累得脸上直淌汗,想让老同学坐坐歇歇!   甄刚强:大宽,不用搬!   丹丹:不用搬,咱还是原来的位子,大宽坐左边,刚强坐右边,我还坐中间,咱再来一起回味那带着梦想的当年!刚强,你先坐,咱慢慢谈!   钱大宽:(搬着石凳吃惊地对着观众)慢慢谈?想要我命啊?(站在甄刚强身边)不过刚强这还没进家门呢,我知道他家大伯大妈正等他回家,都快想疯了。   甄刚强:五年都等了,俺爹俺娘不差这点功夫,俺娘说了,他们想见的不是俺,是儿媳妇。这次回来好不容易见到老同学,亲都亲不够啊!   丹丹:是啊,几年不见,见了真亲啊!   钱大宽:(吃惊地)一见面就亲上了?俺一说亲,人家说是非法侵权!   甄刚强:大宽,说啥呢,这个亲是兄弟姐妹的那个亲,不是你想的……污染环境的那个“叭”!(亲嘴的动作和声音)   丹丹:(瞪着钱大宽)只要俺愿意,臭不要脸就臭不要脸!   钱大宽:(对观众)您都听到了吧,一见面就一个鼻孔把气喘!   丹丹:大宽,你说啥呢?   钱大宽:你要亲,民政局没发证,非法侵权,真要亲了那就是臭不要脸!   丹丹:要是我喜欢,侵权就侵权!   钱大宽:臭不要脸就臭不要脸!   [钱大宽搬着石凳站在那里   丹丹

:钱大宽,见了老同学你还傻站在那里干啥?   钱大宽:您在情意软绵绵,让俺没法不傻站!   丹丹:给你个活干!   钱大宽:干啥?   丹丹:跑个腿,买瓶水!   钱大宽:我这转眼成电灯泡了?   丹丹:(大声地)去啊!   钱大宽:(把凳子放在地上,没好气地)是!   丹丹:哎我说大宽,把凳子放回老地方!   甄刚强:大宽,你去买水,凳子我来搬!   [甄刚强又把石桌搬到石桌右边   钱大宽:(对着观众)大伙都看到了吧,不一样啊,两人一见面就对上了眼,这还没有两分钟的热身运动就把我来赶!(对着甄刚强)刚强,你和丹丹慢慢把知心的话儿谈,我去为你们买水跑腿又花钱,先为你们留个宝贵的空间!(对着观众)我真孙啊!   丹丹:大宽,我可是想喝老牛沟的矿泉水。   钱大宽:我说李丹丹大姐,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牌子啊!   丹丹:找去啊!   钱大宽:你知道哪有卖的?   丹丹:哎我说大宽,你成心想在这气俺?要知道你是这个样子,今天俺就不来了!   钱大宽:(小声地)不来更好!   丹丹:你说啥呢?   钱大宽:我说不来你也跑不了!   丹丹:见了老同学吃醋了?   钱大宽:不光见了老同学,就是在家每顿饭,我先喝上醋一碗,减肥。醋的滋味我天天尝,一喝下去,那肚子如同倒海又翻江,您没尝过,舒服的很!   丹丹:好啊,你是大款你是爷,幸亏我还多了个心眼,刚强,让他大宽看着包,咱去买,顺便我领你把咱家乡的变化看一看!   钱大宽:不不不,不敢劳驾大小姐兵哥哥,奴才这就去!   丹丹:这还差不多!   钱大宽:甄刚强,你和大美人在一起,让我来全心全意服务你,你好福气啊!   丹丹:(起身,板起脸)去不去?   甄刚强:算了吧,我不渴!   钱大宽:算了哪能成,不渴也得去,碍事了!   [钱大宽瞪了甄刚强一眼,把头一甩,昂首阔步走下   [丹丹坐后凳,甄刚强兴奋地不自觉地坐在了左边石凳上   甄刚强:丹丹,五年没见,你又漂亮了!   丹丹:你看上去更加沉稳老练了!   甄刚强:你……有对像了?   丹丹:这个问题是不是先不回答?   甄刚强:对不起!   丹丹:我问你,对像……你有了?   甄刚强:有了!   丹丹:(吃惊地站了起来)……真……真的?   甄刚强:真的!   丹丹:她在哪?   甄刚强:(站起,拍拍胸口)心中,梦里!   丹丹:(两眼盯着甄刚强)心中……梦里……   [两人离开石桌走到台前   甄刚强:每当我在

第五篇:《军营小品、情景剧—想想我们的老传统》

想想我们的“老传统”

Xxxxxxxxxxxx单位部队小品剧本

听党指挥——永远不变的军魂

国有国魂,军有军魂。80年光辉历程,人民军队从手持步枪、大刀、梭镖的队伍,发展成今天这样强大的阵容,靠的是什么?听党指挥,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我军80年建军史的基本经验和必然结论,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

服务人民——矢志不渝的宗旨

“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这是我党关于人民军队地位和作用的重要论断,指明了人民军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为人民利益而斗争的无产阶级军队,人民军队的性质是区别于其他任何阶级军队的显著标志。

英勇善战——履行使命的保证

从南昌起义的第一声枪响,到井冈山的“黄洋界上炮声隆”;从泸定桥上的舍生忘死,到气势如虹的百团大战;从三大战役“横扫千军如卷席”,到铁血鏖战上甘岭,一步步,一程程,都写下了我军英勇善战,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灿烂篇章。部队小品剧本

“梦想照进现实”——想想我们的“老传统”

一、长征精神

长征纵横11个省,翻越了18座山脉,度过24条河流,占领突破了国民军和10个地追堵截。“风硬,野菜充饥一致同甘苦,

过62个城镇,党几十万大方军阀的围雨浸衣骨更志越坚,官兵革命理想高

于天。

长征精神概括起来就是:乐于吃苦,不畏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勇于战斗,无坚不摧的革命英雄主义;重于求实,独立自主的创新战略;善于团结,顾全大局的集体主义。

“梦想照进现实”——想想我们的“老传统”

二、井冈山精神

“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分外香,战士吃的精打光”井冈山精神的内涵,可以用五句话来概括: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密切联系人民群众

思想作风;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艰苦奋斗的作风。

“梦想照进现实”——想想我们的“老传统”

三、上甘岭精神

志愿军“一把炒面一把雪”,用劣势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侵略者。上甘岭精神,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

抗美援朝中锻造的,它展示了人民军队为保家卫国

赴汤蹈火、勇于牺牲的高贵品质,

成为我军一往无前、勇敢战斗的强大精神力量。

第六篇:《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

搞笑小品剧本《检讨》

军队晚会专用

剧情介绍: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机关转变作风不打招呼到基层检查工作,遇到新兵岗哨张大强按规定查验证件,演绎了一幕检查组反被检查的搞笑场面。反映部队共圆强军梦,部队面貌变的新气象。

人物设定:哨兵—张大强;杨科长;王干事;赵连长。

时 间:晚饭后。

道 具:门卫岗楼、“卫兵神圣不可侵犯”标志牌、整容镜、地上2米红色警戒线。

剧 情 展 开:

哨兵张大强军容严整、姿态端正,齐步上场,面向观众敬礼。

张大强:路线教育在开展,强军目标记心间,全连上下士气足,再创辉煌写新篇。你们问我是谁?(指着自己鼻子)我是新兵张大强,就是强军的那个强,这班轮到我站岗,连长排长有交待,哨兵职责不能忘,进出营门不管谁,验完证件才能放。今天,不管他是列兵还是上将,都要服从我张大强。嘿嘿!神气吧?(对着观众)

张大强:(在台上急匆匆的走一圈,在整容镜前驻下)整好军容树形像,先把仪表搞端庄,哨兵就是部队的大名片,哪能随便吊儿郎当。

张大强:(牵牵衣服,摸摸脸蛋,很得意自己的模样,突然一脸严肃,自喊口令自做动作)张大强,到,跑步上岗,是!立正,稍息;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不对,一个人向谁看齐?(又从哨位上下来环视四周)当前,小日本有点兴风作浪,对我钓鱼岛撒疯狂,收购国有演闹剧,又可笑来又荒唐。班长告诉过我,上岗后,先查看周围有无异常,既要警惕纳登阴魂不散,更要防恐怖份子来躲藏,我虽然不能去钓鱼岛维权巡航,也要用中国军人的威武之气,吓吓日本这条狼。嗨!嗨!(说着,比划几个武术动作)

杨科长:实干强军记心间,机关作风要转变,过去检查先通知,现在直接到连队听、问、看。王干事,我说得对不?

王干事:对、对。过去基层官兵形容机关检查组有句顺口溜,听说了没有?

杨科长:什么顺口溜?

王干事:说机关工作组到部队检查工作:和基层官兵握握手,围着营区走一走,痛痛快快喝顿酒,一觉醒来坐车走。

杨科长:那也太夸张了。过去有的基层干部抓工作,也有听风声、看脸色、迎爱好的不良现象。这次通过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围绕强军目标,从转变作风入手,决心大、力度大、变化也大,现在部队已有很多可喜的情况。

王干事:是呀!哎!杨科长,前面不就是XX团的汽车连吗?(用手指前方)

杨科长:走,进去看看。不,在营区外面先转转,看看课余时间管理严不严,有没有战士吃羊肉串,有没有干部外出找清闲。

王干事:(看看手表)这个点应该是统一组织看新闻的时间。【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文章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出自哦,可能是连长找战士在谈心,等他们走过来我问问…

杨科长:请问,这是XX团吗?

张大强:卫兵神圣不可侵犯,请您退到两米线。(用手指地上的红色警戒线)

杨科长:呵!列兵同志,警惕性很高啊!我们是师部夜查组的,去你们连队看看。

王干事:这是师军务科杨科长,我是政治部王干事…(向哨兵介绍),请问,您怎么称呼??

张大强:我是哨兵张大强,委屈干事和科长,只要进去验证件,少校中校都一样。请出示军官证…(伸手要证件)

杨科长:列兵同志很认真啊…我们是…

张大强:你们刚才说了,是师检查组的,对吧?

王干事:对,检查组的。

张大强:报告中校、少校,请先接受我的检查,请出示证件…(伸手要证件)

王干事:这是师军务科杨科长,没听说过吗?

张大强:报告中校、少 本文来自

杨科长:好,好!这么做没有错,我们一定来配合。王干事,掏证件,检查组被检查,今年碰到第一家,严查细抠把营门,全师上下要通报。好,很好…(说着要掏证件)

张大强:不,不,不(连说不)。报告中校,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检查组下部队我们连队怎么没反应啊?

杨科长:(与王干事对视一笑)反应?怎么反应?

王干事:(开玩笑说)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全连集合站路边,扯着嗓子朝天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是吧?

张大强:(摇摇头)报告少校,不是,上级工作组来基层,我们怎么也得挂条横幅:热烈欢迎、尽量少来!

王干事:尽量少来?

张大强:不是,尽量早来。

王干事:我说呢!

张大强:我们盼着工作组来连队指导…不过,我们基层连队迎接上级工作组来检查,一般都有程序和步骤的…(被杨科长打断)

杨科长:噢!(很感兴趣)你说说都有什么步骤?

张大强:报告中校,迎接上级检查组的方法和步骤是:上级通知到连队,支部班子先领会;再开班长骨干会,兵头将尾先受累;接着全连开大会,发动官兵去准备;理发刮胡整衣被,内外卫生搞到位;安排汇报座谈会,需要记的必须背;礼节礼貌很珍贵,招待还要破点费;临走干部要列队,目送离开把手挥。

杨、王合:哈哈!

王干事:我再加一条:形式主义害部队,现在统统作了废。

杨科长:这是谁总结的?还一套一套的。

张大强:您们来检查,我们连队都没听说,一点动静都没有。再说了,从你们的模样和口气也不像是机关检查组的啊!

王干事:噢?那机关干部什么模样,什么口气啊?

张大强:我参军前在电视里看到部队首长对待战士都是一挺、二慢、三摸、四问….

杨科长:噢?你当兵前就把部队首长的模样都研究透了,人小心思多,那你说说,怎么个一挺、二慢、三摸、四问?

张大强:中校同志,我说出来你不介意吧?

杨科长:不介意,说吧。【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小品剧本

杨科长:没关系,没关系,你很真实。

王干事:那你到部队后感到部队首长是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样子吗?

张大强:不像,不像,太不像了。要按电视、电影上的首长标准,你们,你们…我不敢说…(吞吞吐吐)

王干事:没关系,你大胆的说吧。

张大强:你们像山寨军人,不会是冒充的吧…(伸了伸舌头)

王干事:列兵同志,你越说越有点跑调儿,把想像的标准胡乱套,什么山寨又冒充,我们是正宗的中校和少校。(指着自己的肩章)我们没有官样,不拿官腔,不喊你小鬼,不问你想不想家,就是假军人?和战士打成一片就不是领导?

张大强:你们要真是机关干部,我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杨科长:好啊,咱们今天就来个机关基层互查,不去你们连队了,就在 这儿PK。你先问吧?

张大强:请问部队有几大共同条令?军委有几个总部?军委主席是谁?还有….

杨科长:嚯!!你这个同志蛮讲政治啊!出题的高度不低呀!

张大强:(很得意的样子)不、不,这是我们新兵连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小品剧本:邻里之间(小品) 下一篇:小品剧本:煤矿小品:《真情》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