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下文是关于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第一篇:《军营小品剧本》

军营小品剧本

仓库是我家

时  间:现代

地  点:仓库政治处

人  物:王干事——宣传科干事,少尉(东北话)

        马班长——老班长,三级士官(东北话)

        刘春娥——家  属,赵大柱老婆(东北话)

        [幕启:王拿文件夹上]

王:军校三年分回部队,正好赶上老兵复退,抓紧时间筹备晚会,就算再忙也决不叫累。(电话响)喂您好,您找谁?王干事,哦,您等会儿,王干事……我就是王干事。主任啊,《仓库是我家》主题晚会一切准备就绪,请您放心。(挂电话)这男主角老马和女一号赵大柱的老婆怎么好不来呢?

马:来啦!来啦!虽说本人今年转业,青春的圣火依旧未灭,临走之前发挥余热,主题晚会我要好好表现。谢谢!

王:哎呀!马班长!我说您在那儿嘟囔啥呢?哎?咋就你一人来了呢?赵大柱的老婆呢?

马:不知道啊?我找她去。

王:回来!回来!一会儿啊,准来!马班长……

马:哎呀!我说小王啊!你都是干部了,咋还老班长班长地叫呢?你看你这个小王真是的。

王:我是您[公文易爱心文秘网-找各类范文,到公文易爱心文秘网]一手带出来的兵啊,这不是叫顺嘴了吗?再说了你老是小王小王的叫我,我能不叫你班长吗?来!班长,喝杯水!

马:诶!小王啊!哦不!王干事!

王:马班长,这节目到底准备的咋样了?

马:我这老文艺骨干你还信不过吗?在咱们仓库文艺舞台上都活跃了十几年了。只要他赵大柱的老婆不掉链子,我保准一上台就有碰头彩。 王:那我就放心了。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马:哎!我说这赵大柱的老婆咋还不来呢?别是……

王:别是啥?

马:哎呀!你今年刚回来,你不知道啊!去年咱们仓库不是被基地评为先进基层单位吗?

王:是啊!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马:你听我跟你说,庆功会上大家伙硬是叫我和赵大柱的老婆跳段双人舞。 王:这是好事啊!大家伙开心吗。

马:是啊,后来我和赵大柱的老婆一商量,就跳那年我们在基地文艺调演时拿奖的那段《红嫂》。

王:这是您的拿手活啊!

马:舞蹈还是我编的呢,那个舞蹈(唱“我为亲人熬鸡汤”)特别是这个地方,我还设计了一个托举。

王:真的?你真敢往上整啊!

马: 是啊。其他的动作我都练得很好,就是这个托举我没咋练过。

王:你咋不练呢?

马:你想想,我们这……每天要是楼楼抱抱的不好嘛。 王:这有啥不好的呢?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马:我怕大柱揍我。

王:是是是!这倒是。

马:演出那天,我直接就演了(唱“我为军人熬鸡……鸡……”)哎呀,我真的没有想到赵大柱的老婆这身上的肉可真瓷实啊。

王:咋地啊?

马:他压称啊。但是我不能不举啊,我就腿一使劲儿,腰一给力,鸡汤……哎呀举到一半我实在是举不动了。就听见铛的一下……

王:她掉下来了?

马:她没掉下来,她摔下来了。

王:这不一样嘛!

马:把脚扭伤了,你说!她会不会嫉恨我。

王:哎呀!马班长,你多心了,赵大柱老婆——刘春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马:就是啊!今年咱们的节目形式是东北二人转啊!也不需要托举啊。

王:再说了刘春娥同志一直都是咱们仓库的文艺骨干,一听说上台表演就人来疯啊。你想想,像老兵退伍这么大型的文艺演出能拉得下她?

嫂:哎呀~!王干事这话我爱听。 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说来就来了吧,咱们女一号刘春娥同志从来没端过架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子。春娥嫂子,你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

马:那还用说,蛾子啊!

嫂:叫啥呢?这名是你叫的?这是我们家大柱的专利。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马:对对!我把这茬给忘了,春娥子啊。       

嫂:啥意思啊?

马:不!春娥!王干事啊!人和人就是不平等啊。

嫂:咋的了?

马:你看,我和大柱是同年兵,又是老乡,一个车皮拉过来的啊,你看人家娶的老婆多漂亮啊。

嫂:你也不错了,你的演艺生涯是多么的辉煌灿烂啊!舞台上的风头都叫你给占尽了,我们家大柱一上台那腿肚子都抽筋。

马:那是啊,这好事不能叫你家赵大柱都占了啊!(嫂笑)

王:好好好!别扯了,咱们现在就开始排练。

马:对!小王,你来审查!

王:这个节目的要求你们都知道吧……

马:要热情。 王:对!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嫂:要奔放

王:对!

马:要全身心投入。

王:对!

嫂:要全身都兴奋

王:好开始!

嫂:我不演了。

王:你看人家春娥嫂子说的多好啊,她都不演了……什么? 嫂:我说我不演了。

王:你不演?嫂子,这个时候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嫂: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马:我说娥子啊!

嫂:你又说啥呢?

马:不!春娥!你这是怎么了。 嫂:我……哎呀!反正我不想演了。

公文易文秘资源网始建于2003年,是专业的文秘写作资源网站,海量的范本、专业的内容,欢迎访问

第二篇:《3人军营小品剧本》

3人军营小品剧本(远方的妹妹)

时间:某天

地点:一班

人物:指导员:黄敢伟

一班长:曾红光

战士:郭扬

(幕启:台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椅子面对面的放在桌子一边。黄边上场变拿一封信念,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写信,念信速度缓慢地)

黄: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我叫苏-小-妹,这个名字好,是苏东坡的妹妹,看写些什么内容。我冒昧地给你写信,是想反映你们部队战士郭扬两年来资助我上学的事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快速地看完信,恍然大悟,很欣慰的样子自言自语)哦,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郭扬的班长曾红光还向我反映有一位远方的女孩子经常给郭杨打电话,我还以为有外遇了,想不到郭扬是在默默地资助一名贫困女孩儿,看不出来,嘿嘿,别看郭扬平时话不多,还是连队的一名小雷锋呢,我得去问问清楚,。(想快步地下场去找郭扬,又突然止步说)不行,郭扬比较胆小,还是慢-慢-来,(边说边笑咪咪地下场,另一面,曾和郭一前一后上场,郭显得紧张,很标准地齐步走,摆臂夸张。一班长一回头,就赶紧立正,大声喊报告班长)

曾:(严厉地,回头看着郭)刚才干什么去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打电话?

曾:(转身继续走,严厉地)打电话,打电话,天天就知道打电话,(回头看郭)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没有。 曾:(转身继续走)我冤枉你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没有。 曾:你说你……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

曾:(不耐烦地)行了,行了,不要报告了,你这一报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郭:报告……(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该报告)班长,你刚才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打电话,然后你说,怎么天天打电话,然后我说,我没有天天打电话,然后你说你冤枉我了,然后我说你没有冤枉我,是我被你冤枉,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报告班长,完毕。(语速很快很流利,一气呵成)。

曾:哦,我没有冤枉你,是你被我冤枉,哼哼。

郭:班长,我算了一下,十五天我共打了十四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没有天天打,而是一又十四分之一天打一个,另外有两个没打通,精确算下来是十五天打了十二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时一又四分之一天打一个电话,而你刚才说我天天打电话,但你并没有冤枉我,是你没调查清楚,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你的数学学的没有我好。

曾:好,那我现在就调查清楚。

郭:是,我一定实话实说,(两人各坐一椅,面对面)

曾:你说,经常打电话的那个女孩是谁?

郭:(理直气壮地)妹妹!(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干什么的?

郭:学生!(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哪里人?

郭:安徽人,不,是在安徽上学!(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哦,你家在浙江,你妹妹在安徽上学,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啊,实话告诉你,你打电话的事已经引起了连队高官,不,连队高层,确切地说是连队指导员的高度关注,探子来报,说指导员马上要对你发起第一轮攻击,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郭:(马上起立,好奇地问)班长,你还有探子啊?

曾:不就是连队的文书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装做很有派头的)

郭:哦,班长,我知道了,原来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曾得意洋洋地),哎,班长,你是怎么把文书收买的啊,班长,你真有才能,快给俺讲一讲(装作很急切地,其实是想把话题引开)

曾:好汉不提当年勇嘛,不讲了,不讲了。

郭:班长,我一直很崇拜你,想向你学习学习,你就讲一下吧,班长,你没看见我正用如饥似渴的眼神看着你吗?(拍马屁的样子)

曾:我真的不想提这件事了,我的英雄壮举不胜枚举啊,(骄傲地自吹自擂)不过看你这么虚心好学,我也就教你两招,不过这说来话可就长了,有一次啊(笑容满面地准备大讲特讲,忽然发现郭是想把问题引开,但又不好意思讲明,马上话题一转)哎,我说,今天的话题好像是打电话的事吧,你小子,存心不良,幸亏我识破的早,说,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郭:班长,刚才讲到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

曾:(顺口回答)哎,对了,这内奸(马上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说)不,不是内奸,是汉奸,不不不,不事汉奸,是奸细,又不对,是战友,对,是战友。

郭:班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指导员要问我打电话的事?

曾:对啊,指导员是要问你打电话的事!

郭:(马上起立)糟了,班长,我一会该怎么说呢?

曾:(故作镇静地)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坐下,坐下,(把着急的郭按在椅子上) 郭:班长,我……(边说边又站起) 曾:(突然严厉地)坐下!(郭吓得马上坐下,一下子坐到地上了) 郭:班长!

曾:(扶起郭)坐下,我是说让你坐到椅子上,不是让你坐到地上。

郭:(带着哭腔说)我也不想坐到地上啊。

曾:你一会站,一会坐,累不累啊,从现在开始,我规定,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知道吗?

郭:知道了,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哎,班长,有关电话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我以后再给你解释,可万一指导员现在找我,我该怎么说啊?(着急地) 曾:(胸有成竹地)我告诉你,我们的对敌政策就是……

郭:对敌政策?

曾:不,我们对指导员的政策就是死不承认!坚贞不屈!

郭:对,死不承认,不死就承认!

曾:我告诉你,指导员只知道你给远方的女孩子打电话的事,其他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你就坚持说打电话的就是你妹妹,在安徽打工,记住了,千万别紧张。

郭:知道了,我叫不紧张,不,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妹妹,打工,妹妹,打工……(小声背诵着)

曾:来,郭扬,咱们先彩排一下指导员一会怎么问你。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郭:好,彩排,妹妹,打工,妹妹,打工。

曾:下面我就是指导员了,啊(清嗓子,模仿指导员)郭扬,给你打电话的那个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郭:妹妹。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曾:干什么的阿?

郭:打工。对,妹妹,打工,妹妹,打工(为自己背的熟练而暗自高兴) 曾:你妹妹多大了? 郭:十八。 曾:打工有几年了?

郭:两年。

曾:(兴奋地)对,一会就这样,你要记准了,可千万要记准了,指导员问得问题的标准答案就是妹妹,打工,十七年,两年,来,赶快背一背。

郭:妹妹,打工,十七,两年。

曾:对对对,一会就这样,千万别紧张,记住,别紧张。

(此时,指导员近来,站到了曾身后,郭起立)

曾:别紧张,千万别紧张,指导员还没来就紧张成这样,一会不就砸锅了吗。我告诉你,千万别紧张,你看我就不紧张,指导员找我我也不紧张,紧张什么阿,你就是让指导员现在近来,我也不紧张,他不和我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吗?又不是怪物,你紧张什么啊?(郭又起立,指导员站在曾身后微笑不说话)

曾:(生气地)我刚才怎么说的啊?我说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来坐下,(又把郭按在椅子上)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郭又起立,指导员站曾后不说话)

曾:我不是说除非指导员进来……(话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可能指导员已经进来了)看来我也该起立了。

曾、郭:(齐声)指导员。

黄:(笑)两只眼睛一张嘴,不要紧张。(此时,郭又在背:妹妹,打工……指导员面对观众)我今天来,主要就是问一问有关打电话的事,顺便宣布一个决定。

曾、郭:(异口同声地,对视,紧张)决定?!

郭:那肯定是我的处分决定。(走到指导员面前,紧张地说)指导员,我说,我说。(边说,边紧张地擦汗)

曾:(在一旁,紧张地提示郭)标准答案,标准答案。

黄:(问曾)你说什么?

曾:(着急地找理由)我说?我说?我说,对,我说,请你擦汗!对,请你擦汗,不是标准答案,不是,(紧张地笑,便说边给郭一个手帕)

黄:都立秋了,天没那么热了吧?

曾:(忙改口)健康,健康,我是说,由于平时刻苦训练,所以身体健康,所以会出汗,所以请你擦汗(边说边走到郭身旁小声提示说,标准答案)

郭:(信心十足地)指导员,你问吧。

黄:我就是问一下,经常给你打电话的那个远方女孩子是谁?

郭:(坚定地)妹妹。

黄:哦,是吗?那你妹妹是干什么的啊?

郭:打工。

黄:打工几年了?

郭:十七。

黄:哦,那你妹妹有多大了?

郭:两岁。(和曾击掌庆祝回答顺利)

黄:嗯?两岁的妹妹打工十七年?

郭:(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和曾击掌相庆祝的手停在空中,曾和郭面面相觑)

黄:(故意吓唬郭)看来,我要宣布处分决定了。

郭:(着急地)指导员,我说。

黄:(装作表情严肃地)说。

郭:给我打电话的是我已经资助两年的一个贫困女孩。入伍前,我就靠打工的钱资助她,入伍后,我就把津贴省出来给她,虽然我们从没见过面,不过,我早已把她当作我的妹妹,我……

黄:(打断郭,把信给郭)

郭:信?指导员,这是您的信啊?

黄:你看一看就知道了。

郭:(念信)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指导员,您都知道了?

曾:好啊,郭扬,你把班长也给骗了。

郭:(不好意思地)班长。

黄:下面窝宣布决定。

曾、郭:处分决定?

黄:连队党支部决定号召全连官兵和你一起去资助苏小妹,以后,苏小妹就是我们全连官兵共同的妹妹!

曾、黄、郭:共同的远方的妹妹!

(三双手紧握在一起,幕合,终)

第三篇:《军营题材小品》

军营题材小品--远方的妹妹

时间:某天

地点:一班

人物:指导员:黄敢伟

一班长:曾红光

战士:郭扬

(幕启:台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椅子面对面的放在桌子一边。黄边上场变拿一封信念,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写信,念信速度缓慢地)

黄: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我叫苏-小-妹,这个名字好,是苏东坡的妹妹,看写些什么内容。我冒昧地给你写信,是想反映你们部队战士郭扬两年来资助我上学的事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快速地看完信,恍然大悟,很欣慰的样子自言自语)哦,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国样的班长曾红光还向我反映有一位远方的女孩子经常给郭杨打电话,我还以为有外遇了,想不到郭扬是在默默地资助一名贫困女孩儿,看不出来,嘿嘿,别看郭扬平时话不多,还是连队的一名小雷锋呢,我得去问问清楚,。(想快步地下场去找郭扬,又突然止步说)不行,郭扬比较胆小,还是慢-慢-来,(边说边笑咪咪地下场,另一面,曾和郭一前一后上场,郭显得紧张,,很标准地齐步走,摆臂夸张。一班长一回头,就赶紧立正,大声喊报告班长)

曾:(严厉地,回头看着郭)刚才干什么去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打电话?

曾:(转身继续走,严厉地)打电话,打电话,天天就知道打电话,(回头看郭)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没有。

曾:(转身继续走)我冤枉你了?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没有。

曾:你说你……

郭:(马上立正,声音洪亮地)报告班长,我……

曾:(不耐烦地)行了,行了,不要报告了,你这一报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郭:报告……(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该报告)班长,你刚才问我干什么去了,我说打电话,然后你说,怎么天天打电话,然后我说,我没有天天打电话,然后你说你冤枉我了,然后我说你没有冤枉我,是我被你冤枉,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报告班长,完毕。(语速很快很流利,一气呵成)。

曾:哦,我没有冤枉你,是你被我冤枉,哼哼。

郭:班长,我算了一下,十五天我共打了十四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没有天天打,而是一又十四分之一天打一个,另外有两个没打通,精确算下来是十五天打了十二个电话,所以平均下来时一又四分之一天打一个电话,而你刚才说我天天打电话,但你并没有冤枉我,是你没调查清楚,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你的数学 学的没有我好。

曾:好,那我现在就调查清楚。

郭:是,我一定实话实说,(两人各坐一椅,面对面)

曾:你说,经常打电话的那个女孩是谁?

郭:(理直气壮地)妹妹!(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干什么的?

郭:学生!(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哪里人?

郭:安徽人,不,是在安徽上学!(马上起立,回答完坐下)

曾:哦,你家在浙江,你妹妹在安徽上学,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啊,实话告诉你,你打电话的事已经引起了连队高官,不,连队高层,确切地说是连队指导员的高度关注,探子来报,说指导员马上要对你发起第一轮攻击,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郭:(马上起立,好奇地问)班长,你还有探子啊?

曾:不就是连队的文书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装做很有派头的)

郭:哦,班长,我知道了,原来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曾得意洋洋地),哎,班长,你是怎么把文书收买的啊,班长,你真有才能,快给俺讲一讲(装作很急切地,其实是想把话题引开)

曾:好汉不提当年勇嘛,不讲了,不讲了。

郭:班长,我一直很崇拜你,想向你学习学习,你就讲一下吧,班长,你没看见我正用如饥似渴的眼神看着你吗?(拍马屁的样子)

曾:我真的不想提这件事了,我的英雄壮举不胜枚举啊,(骄傲地自吹自擂)不过看你这么虚心好学,我也就教你两招,不过这说来话可就长了,有一次啊(笑容满面地准备大讲特讲,忽然发现郭是想把问题引开,但又不好意思讲明,马上话题一转)哎,我说,今天的话题好像是打电话的事吧,你小子,存心不良,幸亏我识破的早,说,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郭:班长,刚才讲到你在指导员身边安插了一名内奸。

曾:(顺口回答)哎,对了,这内奸(马上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说)不,不是内奸,是汉奸,不不不,不事汉奸,是奸细,又不对,是战友,对,是战友。

郭:班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指导员要问我打电话的事?

曾:对啊,指导员是要问你打电话的事!

郭:(马上起立)糟了,班长,我一会该怎么说呢?

曾:(故作镇静地)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坐下,坐下,(把着急的郭按在椅子上) 郭:班长,我……(边说边又站起)

曾:(突然严厉地)坐下!(郭吓得马上坐下,一下子坐到地上了)

郭:班长!

曾:(扶起郭)坐下,我是说让你坐到椅子上,不是让你坐到地上。

郭:(带着哭腔说)我也不想坐到地上啊。

曾:你一会站,一会坐,累不累啊,从现在开始,我规定,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知道吗?

郭:知道了,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哎,班长,有关电话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我以后再给你解释,可万一指导员现在找我,我该怎么说啊?(着急地) 曾:(胸有成竹地)我告诉你,我们的对敌政策就是……

郭:对敌政策?

曾:不,我们对指导员的政策就是死不承认!坚贞不屈!

郭:对,死不承认,不死就承认!

曾:我告诉你,指导员只知道你给远方的女孩子打电话的事,其他她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你就坚持说打电话的就是你妹妹,在安徽打工,记住了,千万别紧张。

郭:知道了,我叫不紧张,不,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打电话的是我妹妹,在安徽打工,妹妹,打工,妹妹,打工……(小声背诵着)

曾:来,郭扬,咱们先彩排一下指导员一会怎么问你。

郭:好,彩排,妹妹,打工,妹妹,打工。

曾:下面我就是指导员了,啊(清嗓子,模仿指导员)郭扬,给你打电话的那个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郭:妹妹。

曾:干什么的阿?

郭:打工。对,妹妹,打工,妹妹,打工(为自己背的熟练而暗自高兴)

曾:你妹妹多大了?

郭:十八。

曾:打工有几年了?

郭:两年。

曾:(兴奋地)对,一会就这样,你要记准了,可千万要记准了,指导员问得问题的标准答案就是妹妹,打工,十七年,两年,来,赶快背一背。

郭:妹妹,打工,十七,两年。

曾:对对对,一会就这样,千万别紧张,记住,别紧张。

(此时,指导员近来,站到了曾身后,郭起立)

曾:别紧张,千万别紧张,指导员还没来就紧张成这样,一会不就砸锅了吗。我告诉你,千万别紧张,你看我就不紧张,指导员找我我也不紧张,紧张什么阿,你就是让指导员现在近来,我也不紧张,他不和我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吗?又不是怪物,你紧张什么啊?(郭又起立,指导员站在曾身后微笑不说话)

曾:(生气地)我刚才怎么说的啊?我说除非指导员进来,其他情况一律坐下,来坐下,(又把郭按在椅子上)

(郭又起立,指导员站曾后不说话)

曾:我不是说除非指导员进来……(话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可能指导员已经进来了)看来我也该起立了。

曾、郭:(齐声)指导员。

黄:(笑)两只眼睛一张嘴,不要紧张。(此时,郭又在背:妹妹,打工……指导员面对观众)我今天来,主要就是问一问有关打电话的事,顺便宣布一个决定。

曾、郭:(异口同声地,对视,紧张)决定?!

郭:那肯定是我的处分决定。(走到指导员面前,紧张地说)指导员,我说,我说。(边说,边紧张地擦汗)

曾:(在一旁,紧张地提示郭)标准答案,标准答案。

黄:(问曾)你说什么?

曾:(着急地找理由)我说?我说?我说,对,我说,请你擦汗!对,请你擦汗,不是标准答案,不是,(紧张地笑,便说边给郭一个手帕)

黄:都立秋了,天没那么热了吧?

曾:(忙改口)健康,健康,我是说,由于平时刻苦训练,所以身体健康,所以会出汗,所以请你擦汗(边说边走到郭身旁小声提示说,标准答案)

郭:(信心十足地)指导员,你问吧。

黄:我就是问一下,经常给你打电话的那个远方女孩子是谁?

郭:(坚定地)妹妹。

黄:哦,是吗?那你妹妹是干什么的啊?

郭:打工。

黄:打工几年了?

郭:十七。

黄:哦,那你妹妹有多大了?

郭:两岁。(和曾击掌庆祝回答顺利)

黄:嗯?两岁的妹妹打工十七年?

郭:(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和曾击掌相庆祝的手停在空中,曾和郭面面相觑)

黄:(故意吓唬郭)看来,我要宣布处分决定了。

郭:(着急地)指导员,我说。

黄:(装作表情严肃地)说。

郭:给我打电话的是我已经资助两年的一个贫困女孩。入伍前,我就靠打工的钱资助她,入伍后,我就把津贴省出来给她,虽然我们从没见过面,不过,我早已把她当作我的妹妹,我……

黄:(打断郭,把信给郭)

郭:信?指导员,这是您的信啊?

黄:你看一看就知道了。

郭:(念信)尊敬的六十六分队指导员……指导员,您都知道了?

曾:好啊,郭扬,你把班长也给骗了。

郭:(不好意思地)班长。

黄:下面我宣布决定。

曾、郭:处分决定?

黄:连队党支部决定号召全连官兵和你一起来资助苏小妹,以后,苏小妹就是我们全连官兵共同的妹妹!

曾、黄、郭:共同的远方的妹妹!

(三双手紧握在一起,幕合,终)

第四篇:《军营小品》

军营小品:班务会

人物班长:三级士官(以下简称班)

副班长:一级士官(以下简称副)

甲:战士

乙:战士

幕拉开,班长走进班里。

班:唉呀,这班务会该怎么开啊!指导员非得让我们和大家谈谈心,了解一下大家对班长骨干的看法,你说我一快退伍的人,还了解这些干傻呀!真麻烦!

战士入场。

班长为每一名同志倒水。

副:班长,咱们今天这是开啥会呀?咋你还亲自为我们倒水呢?

甲乙:是呀班长,开啥会呀?

班:啊,没什么,大家千万不要多心。

副、甲、乙:多心?

班:是这样,以前呢,尽是兄弟们给我倒水了,今天,我也要为兄弟们倒杯水。(拿着水杯的手同时拍胸脯,水洒)

副:班长你看你,倒水也别往胸脯上倒哇。

乙:我给你拿毛巾去。

班:兄弟们,兄弟们,不要客气,坐坐坐。(慈祥地拍每个人的肩膀)战友哇,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嘛。你呢,来自内地,我呢,我也来自内地。

甲:报告班长,我有问题。

班:(严厉地)什么问题?(乙吓一跳)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唱)我们都是人民子弟嘛,什么问题? 甲:班长,我觉得您今天好像……

班:好像什么?

乙:好象吃错药了。

班:你……

副:是呀班长,您没什么毛病吧。

班:什么毛病?我能有什么毛病嘛。

副:那您今天对我们这么慈祥——啊,我明白了,您肯定是有事求我们。

甲:班长,有什么是您尽管开口,不过我这两天兜里也没有钱,您要是借钱的话……

班:谁说我借钱?那就不是求我。

乙:哎呀,我这两天干活把手扭了班长您要是找人替你抄笔记的话……

班:我什么时候让你替我超过笔记了?

乙:那也不是求我。(甲乙二人同时瞅副班长笑)

班:副班长,我求你……

副:(一下从凳子上摔下来)班长,我一没钱、二没权,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待哺婴儿,班长,您就放过我这一码吧。

班:你有病呀?

副:是我有病,我求求您千万别求我。

班:不是,我求你……

副:您别求我。

班:我求你说一说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副:您别求……啊?就这事?

班:对,就求你这事。

副:你早说呀,早知道你求我这事……我冤呐,我真他妈比窦娥还冤。

班:今天的班务会,我就是求大家说一说,大家对我的看法,大家不要有什么顾虑,尽管谈。

甲:那还用说吗?我们班长是最好的。

乙: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班长是更好的。这叫什么话呀?

班:同志们,要说的具体些嘛。副班长,你先说说。

副:是,(小声)我怎么这么倒霉呀。

班:嘀咕啥呢?快说。

副:那我就用一首诗来描述一下我们班长吧

合:诗?

副:对,诗,听着。班长手一声令,全班跟着进,任务冲在前,全班没得闲,没得闲。。。。。。 甲:去去去,前言不搭后嘴,这叫什么诗啊。

乙:平铺直叙,一点比喻都没有。

班:小乙,你来做一首。

副:对,你来呀。

乙:好,听着。啊一一大海呀,它全是水;骏马呀,它四条腿;班长呀,他咧着嘴,不,他全是水,他都是腿。

班:去。

乙:做诗就得押韵嘛。小品剧本:军营小品:《走与留》

甲:压什么韵?捡干的说。听我的班长。班长呀,你勤劳的象蜜蜂,你漂亮的象蝴蝶,你憨厚的象老牛,你威猛的象老虎,人人都夸你是——禽兽。

班:胡说。

副:胡说,班长怎么能是禽兽呢?班长比禽兽好多了。

乙:就是嘛,禽兽连人话都听不懂,班长有时候还能听懂点儿呢。

班:什么禽兽禽兽的。得,我算看出来了,让你们说我的好处你们也不会说。这么办吧,你们就说说我身上有什么缺点吧。说呀。

众人:小的不敢。

班:要说,一定要说。

众人:不敢,万万不敢。

班: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次班务会是指导员让开的,就是要让班里成员给班长提意见。

众人:真的?

班:那还有假?行了,我看你们也提不出什么意见,那我看这次班务会就到这里。(欲走)

众人:班长。

班:什么事?

副:班长,要不我们就试着少提点儿?

甲:(叫班长名)

班:到。

乙:班长呀班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班长怒)这可是指导员让提的。(班长无奈)要说你的缺点,那可是太多了。

副:没错。

乙:都有什么缺点呢?

副:是呀,都有什么缺点呢?小甲,你说说。

甲:啊,我说,对了,你就拿咱班来说吧,管理上太严格了,不讲一点人情。

副:就是,说具体一点嘛。

甲:就拿上次去羊八井来说吧,小甲的女朋友在那个什么康定兵站,看我们路过,想来看看小甲,你呢?却非不让,你说你这样讲不讲人情嘛?简直是不懂风情!

合:对,不懂风情!

班:那不是违反纪律嘛,你说部队执行那么种大的任务,能随便暴露咱们的行踪,能随便接待家属嘛? 副:不要解释,一解释,一个错误就变成两个错误了。对了,你还不关心班里的战士疾苦,训练太严格了,简直不是人?

合:对,简直不是人!

班:我怎么不是人了?

甲:你看你,上次团里组织“红虎杯”建制连比武,你明知道小乙腿疼,有骨膜炎,你还非推荐他上,你这不是不关心战士是什么?简直就是残忍。

合:对,就是残忍。

副:你看小乙跑下来都成那什么了?那样子啊比腿骨折的还骨折?我那看着哟。。。(摇头伤心)比我儿子腿折了还心疼!

乙:去,谁是你儿子了。

班:你看那不是连队实在抽不出人了嘛,再说小乙不是还是坚持下来了嘛,成绩还是良好呢!

副:但你这种做法就是不以人为本!我看你啊就需要深刻反省。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犯下的严重罪行。这期间嘛,就由我副班长代理班长职务了。我想在我代理期间,我一定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首先就从你。。。你。。。(班长站后面看着他)

班:你你你你什么啊?

副:你你你你说。呵呵,你说!

班:哈巴狗咬月亮,你不知天高。

甲:老母猪喝井水,你不知地厚。

第五篇:《军营小品 抓阄》

军营小品 抓 阄

抓 阄

胖:汽车要加油,我要喝红牛,一、二、三、四。

班:小胖!别拉了,你烦不烦?

胖:(转身面对观众,拉力器只有一根弹簧)哎!班长,你在干什么呀?

班:我在写咱们班争取参加海训的人员名单啊!

胖:就是嘛,海训靠什么?靠的是力气!汽车要加油!

王:哎,小胖,就凭你呀?

胖:怎么啦?

王:(摸胖的脸部)一个刚割过阑尾的病人,还想参加海训,我看你呀,你就……

胖:哎,我怎么了,你可别小瞧人。

小: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众:什么好消息?

小:我现在要向大家宣布一个秘密的、机密的、绝密的。

众:哎,你快说呀?

小:重要情报。

众:什么重要情报?

小: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这次参加海训的名额,咱们班啊……

众:多少?

小:有一个。

众:啊?才一个?

胖:啊,这也太少了吧?(王:就是)

小:不是,不是,一个要留下。

众:哦,这还差不多。

小:至于留谁呀,各班自己决定。

胖:留就留呗,反正有轮不到我,汽车要……

班:小胖,你牛什么呀?

胖:(对班长笑)班长,你是班长,肯定没问题,我是大力士,当然也没问题,可她们俩就有问题了,海训靠什么?靠力气呀,汽车要加油……

王:那有什么了不起呀?依我看呀,这次参加海训,还得看谁的游泳技术棒,谁的耐力好。

胖:哎,小不点,你长得又瘦又小,又是新兵,我看,你留下最合适了。

王、班:对,你留下。

小:我不同意,平常公差勤务脏活累活,你们都不让我干,人家说我工作不积极,那不都是你们惯的,现在全班上下都在搞海训,你们又不让我参加,我不同意,不同意。

胖:怎么呢?你不服气,这可是我们老兵协会的决定,我看你呀,来……(奖小按在板凳上,小坐下)还是乖乖的留下。

王:对,留下,等我们的好消息。

小:(起身),不行,尽管我年纪小,兵龄心,可是我……哎,可是我有特长啊!

众:特长?

小:我可以发挥我的文艺优势,我可以当海训战地记者嘛。

众:记者?

小:哎呀,就是报道海上作战训练情况嘛,嗯,各位观众,各位听众,我正在海训基地第一线为您作现场报道,在海上作战强化训练即将结束之际,我们已经顺利通过各项科目的考核,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站在我身后的这三名女兵,就是这次海上特逊中涌现出来的尖子标兵,现在我将对她们进行采访。

胖:(上前)哎,记者同志,我看你先采访我吧。

小:好,那你先蹲下吧,(胖:哎!)还是高了点,你还是趴下吧。

胖:趴下干嘛呀?

小:你站那么高,我踩得着吗?

胖:你……

王:(上前)记者同志,是这样的。虽然我们是女兵,但是我们的士气绝对没有弱于男兵,在全军开展海上大练兵的关键时刻,我们只是尽了一个士兵应尽的义务,这次参加海训,我们全体女兵已经下决心,誓与男兵一比高低,

小:好。

胖:王小莉同志,我看你不要犯个人英雄主义。(与王争吵)

王:哎,我怎么犯个人英雄主义了?

小:大家不要争,都要乐嘛,哎,班长,你是我们的班长,还是你先谈谈吧。

班:那我也得趴下?(小抓头)要我说呀,只要是能够参加海训,我就要拿出98“抗洪”的精神,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各项科目的“优胜旗”夺过来,可是我刚学会游泳,只怕到关键时候,我一紧张…

王:没事,班长,还有我呢!我的游泳是最棒的,这要到了关键….

胖:真要到了关键时候,恐怕还得瞧我的。

王:就你这身体,胖是胖,没力量呀,还少个零件,这要到了海训,你肯定受不了,所以呀,还是你留下,班长,对吧?

胖:什么?我留下?我看你才该留下,你看你长的又瘦,分量又轻,摇摇晃晃,弱不禁风,要是到了海训场,一阵风吹过来,我们上哪儿找你去呀?更没在海里了,一个浪都可以把你冲到大西洋,所以,你留下最合适。

王:我留下?

胖:对!

王:有没有搞错,我瘦怎么了?瘦是瘦可咱有肌肉,再说了,我是谁呀。文艺骨干呀,这要到了海训场,我还可以做宣传鼓动工作呢!哎,看我的…

(拿出快板)海水汹涌波连波,竹板声声唱赞歌。

全军战士勤奋战,我来把海上训练唱一唱,

下面咱们再唱首歌“战友战友亲如兄弟,艰难万险不低头。

胖:(捂腹部)

众:小胖,你怎么了?

胖:没事,不久割了个阑尾吗?哎,小不点,过来,你们瞧。

王:悠着点。

班:小胖,你这是干什么呀?

胖:这叫大力士扛沙袋,革命战士有气派。

小:班长你快决定,就让小胖留下,她的身体受不了的。

班:现在我决定李小胖同志留守。

王、小:对,小胖留守。

胖:班长,班长,你就让我去吧,我的身体受得了的。

班:那你说留谁?

胖:留谁?(向小)

小:各位观众,各位听众,我正在海训基地第一线为您报道。

胖:留谁?(向王)

王:海水汹涌波连波,竹板声声唱赞歌。

胖:哎,班长,我看干脆你留下吧,你业务好,技术精,留在连队最有用,在说了,你今年就要退伍了,就你留下吧。

班:不行,正因为这样,我更不能放弃今年这个机会。

胖:那总的有个人留下吧?

王:哎,我有个办法!

众:什么办法?

王:咱们抓阄。

胖:对,抓阄这个办法好!抓阄最公平了,世界杯足球赛分组赛,就是抓阄抓的,抓到谁是谁,(笑)是谁谁倒霉!

班:好,那就抓阄吧。

小:我去做阄。(小退下)

胖:我来练习。(拉力器)

班:你们什么搞什么名堂呀?(王对班耳语)

小:阄来了,阄来了。

王、班:让小胖先抓。

胖:抓就抓吧!谁怕谁呀!

王:咱们小胖一看就知道是个能手。

胖:(得意的打开纸团)留!班长!我抓的是留,小莉,小不点,你们看,我抓到留(高兴拿给大家看)

众:对,留守的留。

胖:对,留守的留,啊?留守?

班:小胖,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场外:一班长,参加海训的人员到营部开会了]

班:好,就来了,小胖,你好好在家留守,等我们的好消息!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你就在家好好值班吧!

王:小胖,我也很想和你并肩作战,可是你刚动完手术,身体却是受不了,革命战士一把刀,哪里需要往哪削。你就在家….好好使劲吧! 班:集合!

[三人迅速站成一排]

班:整理服装,稍息,立正,向右转,跑步走!

胖:(将手中的阄扔在地上,狠狠踩上一脚)抓阄,抓阄,我怎么这么倒霉?四个阄偏偏让我抓到留?气死我了,(蹲下,抓起地上的阄,打开)啊!留!(又打开一个)啊!留!(再打开一个)啊!留!班长、小莉、小不点,你们等我!(边喊边下场)

第六篇:《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

搞笑小品剧本《检讨》

军队晚会专用

剧情介绍: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机关转变作风不打招呼到基层检查工作,遇到新兵岗哨张大强按规定查验证件,演绎了一幕检查组反被检查的搞笑场面。反映部队共圆强军梦,部队面貌变的新气象。

人物设定:哨兵—张大强;杨科长;王干事;赵连长。

时 间:晚饭后。

道 具:门卫岗楼、“卫兵神圣不可侵犯”标志牌、整容镜、地上2米红色警戒线。

剧 情 展 开:

哨兵张大强军容严整、姿态端正,齐步上场,面向观众敬礼。

张大强:路线教育在开展,强军目标记心间,全连上下士气足,再创辉煌写新篇。你们问我是谁?(指着自己鼻子)我是新兵张大强,就是强军的那个强,这班轮到我站岗,连长排长有交待,哨兵职责不能忘,进出营门不管谁,验完证件才能放。今天,不管他是列兵还是上将,都要服从我张大强。嘿嘿!神气吧?(对着观众)

张大强:(在台上急匆匆的走一圈,在整容镜前驻下)整好军容树形像,先把仪表搞端庄,哨兵就是部队的大名片,哪能随便吊儿郎当。

张大强:(牵牵衣服,摸摸脸蛋,很得意自己的模样,突然一脸严肃,自喊口令自做动作)张大强,到,跑步上岗,是!立正,稍息;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不对,一个人向谁看齐?(又从哨位上下来环视四周)当前,小日本有点兴风作浪,对我钓鱼岛撒疯狂,收购国有演闹剧,又可笑来又荒唐。班长告诉过我,上岗后,先查看周围有无异常,既要警惕纳登阴魂不散,更要防恐怖份子来躲藏,我虽然不能去钓鱼岛维权巡航,也要用中国军人的威武之气,吓吓日本这条狼。嗨!嗨!(说着,比划几个武术动作)

杨科长:实干强军记心间,机关作风要转变,过去检查先通知,现在直接到连队听、问、看。王干事,我说得对不?

王干事:对、对。过去基层官兵形容机关检查组有句顺口溜,听说了没有?

杨科长:什么顺口溜?

王干事:说机关工作组到部队检查工作:和基层官兵握握手,围着营区走一走,痛痛快快喝顿酒,一觉醒来坐车走。

杨科长:那也太夸张了。过去有的基层干部抓工作,也有听风声、看脸色、迎爱好的不良现象。这次通过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围绕强军目标,从转变作风入手,决心大、力度大、变化也大,现在部队已有很多可喜的情况。

王干事:是呀!哎!杨科长,前面不就是XX团的汽车连吗?(用手指前方)

杨科长:走,进去看看。不,在营区外面先转转,看看课余时间管理严不严,有没有战士吃羊肉串,有没有干部外出找清闲。

王干事:(看看手表)这个点应该是统一组织看新闻的时间。【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文章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出自哦,可能是连长找战士在谈心,等他们走过来我问问…

杨科长:请问,这是XX团吗?

张大强:卫兵神圣不可侵犯,请您退到两米线。(用手指地上的红色警戒线)

杨科长:呵!列兵同志,警惕性很高啊!我们是师部夜查组的,去你们连队看看。

王干事:这是师军务科杨科长,我是政治部王干事…(向哨兵介绍),请问,您怎么称呼??

张大强:我是哨兵张大强,委屈干事和科长,只要进去验证件,少校中校都一样。请出示军官证…(伸手要证件)

杨科长:列兵同志很认真啊…我们是…

张大强:你们刚才说了,是师检查组的,对吧?

王干事:对,检查组的。

张大强:报告中校、少校,请先接受我的检查,请出示证件…(伸手要证件)

王干事:这是师军务科杨科长,没听说过吗?

张大强:报告中校、少 本文来自

杨科长:好,好!这么做没有错,我们一定来配合。王干事,掏证件,检查组被检查,今年碰到第一家,严查细抠把营门,全师上下要通报。好,很好…(说着要掏证件)

张大强:不,不,不(连说不)。报告中校,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检查组下部队我们连队怎么没反应啊?

杨科长:(与王干事对视一笑)反应?怎么反应?

王干事:(开玩笑说)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全连集合站路边,扯着嗓子朝天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是吧?

张大强:(摇摇头)报告少校,不是,上级工作组来基层,我们怎么也得挂条横幅:热烈欢迎、尽量少来!

王干事:尽量少来?

张大强:不是,尽量早来。

王干事:我说呢!

张大强:我们盼着工作组来连队指导…不过,我们基层连队迎接上级工作组来检查,一般都有程序和步骤的…(被杨科长打断)

杨科长:噢!(很感兴趣)你说说都有什么步骤?

张大强:报告中校,迎接上级检查组的方法和步骤是:上级通知到连队,支部班子先领会;再开班长骨干会,兵头将尾先受累;接着全连开大会,发动官兵去准备;理发刮胡整衣被,内外卫生搞到位;安排汇报座谈会,需要记的必须背;礼节礼貌很珍贵,招待还要破点费;临走干部要列队,目送离开把手挥。

杨、王合:哈哈!

王干事:我再加一条:形式主义害部队,现在统统作了废。

杨科长:这是谁总结的?还一套一套的。

张大强:您们来检查,我们连队都没听说,一点动静都没有。再说了,从你们的模样和口气也不像是机关检查组的啊!

王干事:噢?那机关干部什么模样,什么口气啊?

张大强:我参军前在电视里看到部队首长对待战士都是一挺、二慢、三摸、四问….

杨科长:噢?你当兵前就把部队首长的模样都研究透了,人小心思多,那你说说,怎么个一挺、二慢、三摸、四问?

张大强:中校同志,我说出来你不介意吧?

杨科长:不介意,说吧。【军营搞笑小品剧本《检讨》】小品剧本

杨科长:没关系,没关系,你很真实。

王干事:那你到部队后感到部队首长是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样子吗?

张大强:不像,不像,太不像了。要按电视、电影上的首长标准,你们,你们…我不敢说…(吞吞吐吐)

王干事:没关系,你大胆的说吧。

张大强:你们像山寨军人,不会是冒充的吧…(伸了伸舌头)

王干事:列兵同志,你越说越有点跑调儿,把想像的标准胡乱套,什么山寨又冒充,我们是正宗的中校和少校。(指着自己的肩章)我们没有官样,不拿官腔,不喊你小鬼,不问你想不想家,就是假军人?和战士打成一片就不是领导?

张大强:你们要真是机关干部,我问几个问题可以吗?

杨科长:好啊,咱们今天就来个机关基层互查,不去你们连队了,就在 这儿PK。你先问吧?

张大强:请问部队有几大共同条令?军委有几个总部?军委主席是谁?还有….

杨科长:嚯!!你这个同志蛮讲政治啊!出题的高度不低呀!

张大强:(很得意的样子)不、不,这是我们新兵连

下页更精彩:1 2 下一页
上一篇:小品剧本:探亲(部队小品) 下一篇:小品剧本:供电小品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