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小爸爸全文

 下文是关于我的同学小爸爸全文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一】:我的同学

我的同学

每个人都有自己闪光点,有的同学爱集体;有的同学助人为乐;有的同学作文写得好等等。

我最好的朋友是潘阳凡,他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个高高的鼻子,一对大大的耳朵,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他的闪光点也很多,例如:每次作业都完成得很好,字写得非常好,学习也委优秀,爱劳动,爱帮助别人等。 今天早晨,看上去天气晴晴的,可是上最后一节课时天气逐渐变阴了。到了中午放学时,突然狂风骤起,乌云翻滚,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我着急的等着爸爸来接我,可是左盼右望,爸爸还是没有出现。我想爸爸可能不会来接我了。这时潘阳凡走过来说:你没有雨伞吗?我有两把雨伞,借给你一把吧!他边说边拿出另外一把雨伞借给我。

我打着潘阳凡借我的雨伞,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雨下得很大,但是我心里是一片温暖。

潘阳凡,你是位热心助人的好同学,我要向你学习!

韶关市新丰县第三小学四年级:张明权123

【二】:我与张同学的故事

我与张同学的故事

罗玲

一回到育华,就听说了张同学的很多事:

张同学在学校经常打架闹事,什么坏事都干;

张同学在学校敲诈勒索,有一次敲诈了2000多元,学校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张同学经常向小同学借饭卡,叫人家请他吃饭,给他买东西,但是从来不还;

张同学每次犯了错误,家长都包庇他,带他离开学校一个多月,等风声不紧了又回来了; 张同学的爸爸是黑社会的头头,杭州知名的某某批发市场就是他的;

张同学式育华的“老大”,和社会上的混混都有来往,连中策等职高学生都怕他; 张同学在百度贴吧里有很多发言,都是要当老大要罩着别人的言论;

张同学在育华两年犯了很多很多事情,但是他非常狡猾,什么事情都抓不住他的把柄,也由于他父亲的袒护,每次犯了什么事儿他都能推得一干二净„„

听了这些,我总感觉这些都不是真的,或者都不是最全面的。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家长会故意想让孩子不学好,故意想要孩子这样?

我又问了张同学原来的班主任,很长时间的聊天里,我终于捕捉到一丝信息:他爸爸不懂得教育,方法简单,有时候张同学犯了错,他爸爸就是把他狠狠地揍一顿,但越揍越逆反„„

那么就是说,他爸爸也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他也希望孩子成才或者做个很正常的孩子喽?

了解到这些,我决定主动出击,约来他爸爸面谈,具体了解一下他爸爸对孩子的教育观点。我的经验告诉我,以前我们学校或老师约来家长,都是在孩子犯了错以后准备处理孩子的时候,这样的面谈首先就将学校和家长推向了对立面,不利于问题的处理。

一天早晨六点多,张同学的爸爸送完孩子上学后坐在了我面前。张同学的爸爸告诉我,这是两年多来,他第一次在孩子没有犯事儿的时候被学校请过来的。这一次的接触,也使张同学的父亲初步对我建立了信任关系。

我们聊了很多,张同学的爸爸说:他确实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但打打杀杀很多年了,现在老了,想要收心好好干事业了。他说在这条路上走也不容易,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还走自己的老路。

我接过来说,是的,现在很多的有钱人就是这样,很多人当年靠吃苦打拼出一定的基础,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再和自己一样,而是希望他们真正成为贵族,过着贵族的生活,并有着贵族的品质。他的父亲接过去说,他就是希望孩子过贵族的生活,有贵族的品质。但估计是遗传的缘故,这个孩子骨子里有自己的一些习气。他也不希望孩子这样。

在这次沟通的基础上,我们终于找到了共通点,并达成了共识,就是无论孩子怎样,都要相信他有一颗想要改变的心,我们要随时沟通,随时支持孩子。

接下来,我又主动出击,开始接触张同学。第一次坐在我的面前,他流露出防范的眼光,我假装没有看见。我告诉他,听说了他以前初一初二时的一些事情,但更重要的是听说他和以前的老师表态,快到初三了,已经长大了,他也想要顺利毕业,想要好好改正的。其实我并没有听哪个老师这样说过,之所以第一次和张同学见面就这样说,是给他一个正面确认,为他指明努力的方向。让他知道,老师们在他背后也还是有这些正面信息传递,还是很看好他,相信他能改变的。我说,看得出,你是个很有领导才能的人呢!我很佩服你,你看,怎么就有这么多人喜欢听你话呢?你一定有自己的魅力,今后我要好好观察研究一下,看看你

到底有什么魅力。还有,我相信,如果你的领导才能用在了好的方面,你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才!我真的相信你一定是想改变的,没有谁愿意一辈子这样下去,但我也理解你有时候还是会受到一些诱惑,可能还会被人误解,所以请你相信老师,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老师是故意想要害自己的学生,今后你有什么话比如上课坐不住啦,和同学有矛盾啦什么的都可以和班主任或者和我讲。

后来的几天,路上遇见后,我都能主动和他打招呼,我每天有事没事都会在他们的教室门口转转,让他知道我在关注着他。有时候听点什么关于他的不好的话,我并不急切地马上兴师问罪,而是不动声色,找准时机避开他人和他交流。

之后他看我的眼光似乎防范的味道稍微少了。

有一天中午,听校长讲张同学和高三同学发生了冲突,他带着两个人到高三教学区找人,约好周五校外解决问题。学校负责安全的老师正把他们叫到办公室问话。

我赶过去,他急忙辩解:“今天中午和我无关,我只是跟过去了。”

我让他写好这句话并签下字来,告诉他,即使跟过去,也视为同伙。所以提醒他不要什么事都想要跟过去看热闹,有时候看热闹也会把自己给扯进去的。

还有一次,他把一个同学叫到面前,说很看不惯这个同学,这个同学总是在网上贴吧里乱骂人,说想当育华老大,想罩着别人。还说这个同学在背后骂他。他说,要是按照他以前的思维,他是不会告诉老师,而是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的。他再次强调,初三了,他还是想改,不想再和以前一样了。

我首先表扬他这次的处理方式,之后协调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并将此次他的正确的处理方式及时给他父亲发了短信表扬他。

张同学似乎按照我想要的方向发展着。

但我知道,孩子们不是机器,不是想改就立即能改好的,还得允许他们有不断的反复。不过,张同学最后的这次反复实在太强烈了,甚至超出了学生处能管辖的范围。www.fz173.com_我的同学小爸爸全文。

9月17日,开学大半个月后的这天傍晚,我校初三一个学生在校外被人用刀捅了。经联系派出所初步调查,事情系张同学叫来外面的学生所为。事发之后的当天,因听说当时张同学在现场,我立即联系他他父亲,问一些情况。张同学当时告诉我,说当时虽然在场,但不是他所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告诉他们,让他第二天到校后,到派出所协助调查。

第二天,张同学没有到校。

第三天仍然没有来。

第四天,第五天„„

期间,派出所多次联系他父亲,他父亲态度都十分恶劣,极为不配合。

后来我主动联系他父亲,和他交流了很久,大致意思是说派出所只是想调查在现场的人,也没有说是张同学所为,还提醒他张同学长大了,这件事情如果张同学知情的话,还是协助派出所调查为好,作为家长,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替孩子包揽所有的责任的话,孩子会认为家长所有的事情都能帮他搞定,今后可能更是天不怕地不怕,这样对孩子今后的发展改变非常不利。男孩子,是到了该承担自己责任的时候了。最后还约定,由他父亲带他到派出所采录口供。

第二天一大早,张同学在他父亲的陪同下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陪着他们一起到了派出所。他父亲不愿意到警察面前,也由于他父亲的的充分信任,张同学由我带着在警察面前录了口供。录下口供的时候,我说不清楚自己当时的心情,一方面感到很可惜,这个孩子犯的

事情实在太大了,如果没有这件事情,相信在我的努力下,初三一年他一定能够改变,但一方面还是隐隐的庆幸,犯这么大的事情,这个孩子是到了该劝退的时候了。而同时,我又为我这种庆幸而深深地自责和不安着„„

最后,派出所果然定性为:张同学是整件事情的主谋。但因为是未成年人,派出所也只能联合家长,做出对受伤害方经济赔偿、责成家长严加管教的处理。

考虑到他在校已经有非常不利的影响,经学校商议,决定对张同学做出劝退的处理。 后来,张同学想来学校的时候,我就说派出所还没有定案,希望他们配合派出所定案处理,之后学校会做出相应的处理的。而派出所的处理,他们家长又极不配合,就这样,这件案子就一直拖着。期间,张同学曾经来过两次学校,他的号召力实在太强了,每次他只要一来校,身后马上就会跟着一大帮行为习惯不好的孩子。

这期间,受害方也在给学校施压,说学校对张同学不作出处理的话,他孩子的生命都无法保证,他们也要起诉学校。

就这样,我们没有接受张同学立即回校读书。

一个多月过去了,11月2日,在全校正处于国际文化节的狂欢之中的时候,他父母带着两个报社主编、一个电视台记者和一个律师来到了我办公室。

当着媒体的面,我说可能媒体等大家所了解的只是张同学家长的一面之辞,所以我先说出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并仍然提醒张同学的家长,还是赶紧配合派出所将案子早点了结后,再讨论孩子是否读书,在哪里读书。他的家长就一味强调孩子还在义务教育阶段,我们不应该不让他的孩子读书,不应该直接将孩子推向社会。

后来律师媒体就问学校的处理意见,我说出了派出所的定案,并告知他们,依据派出所的定案,学校决定对该生作出劝退的处理。

他家长立即接过去:你劝退我们家长就是不退,你看我们孩子在哪里读书吧。

我说,我们不是说不让孩子读书,而是说这个孩子确实不适合在我们学校读书,一方面是为了孩子的成长,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改变环境,另一方面,依据受害方的话,这个孩子在这里读书的话,受害方的生命都无法保障,我们学校也有很大的压力。如果说这个孩子要读书的话,今天律师也在,我想他自然有他该去的地方。比如工读学校,比如少管所,到底去哪里,派出所定案以后家长可以作出选择。

最后,他们没有达成自己的愿望。他们临走的时候我还是告诉他们,我丝毫不怀疑孩子现在想改的动机,但在这个熟悉的环境下,确实不适合孩子很快改变,建议他们让孩子转学,离开原来的学校,必要的话还要离开杭州,离开他在杭州的这个圈子。最好能带在他妈妈身边(他妈妈在江西一个公司做总裁,生活环境相对单纯、上进)。并承诺他们,孩子的学籍还在我们学校,如果孩子在最后一年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毕业证书我们还是会给他们的。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他父亲非常恼火,找到孩子的班主任说:你跟那个罗老师说一声,这个事情就是她一个人在搞,你叫她小心一点儿。

孩子离开了育华,一想到他父亲最后的话,我每天上班下班走在路上都有隐隐的不安。尤其是晚值班十点以后下班的路上,更是提心吊胆。

后来我想,这次的处理,一方面是为了改变学校的教育环境,对其他同学有利,其实另一方面确实是为施同学着想,因为改变环境对于他的成长也确实有利。想想张同学在这个学校两年,在老师们、同学们面前一直是个不良少年的形象,是各种坏现象的代名词,如果在这个环境,老师们、同学能难免会以老眼光看孩子,再加上这次的重大事件,大家对这个孩子的印象或许更坏。

但同时我静下心来站在家长的角度想,他们因为暂时还看不到孩子改变环境以后有利的

一面,他们的抵触和对立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么,我可以做些什么,令孩子在改变环境以后,迅速看到他的改变与进步呢?

这之后,我就会时不时地给孩子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叮嘱孩子,激励孩子,要他吃一堑长一智,真正脱离原来的圈子,要他珍惜机会,在妈妈的教育管理下能迅速成长起来,真正成为一个具有领导才能和重大影响力的人才。

孩子到了他妈妈身边以后,因为文化课实在学不进去,就学习了自己感兴趣的音乐,每天在一个大学里找老师培训他。他学了钢琴,学了爵士鼓,还学习了声乐。有一天我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练爵士鼓,他兴冲冲地告诉我:“罗老师,我妈妈找了一个团队专门训练包装我,我马上在电视台就有一个演出了,到时候你一定要看啊!”我说好的,有可能的话,我会让他的同学都看他表演的。他很开心,说:“罗老师,你告诉我以前的那几个哥儿们,叫他们要想办法做些事儿,一个人如果有事情干的话,就没有功夫乱来了。”

“罗老师,你听,我打爵士鼓给你听„„”

听着话筒那里传出的爵士鼓的声音,我的眼泪下来了„„

对于他的父亲,我也会找机会和他沟通,分享他关于孩子改变后的喜悦。时不时还和他交流一些关于家庭教育的方法等问题。

初三该照毕业照了,我通知他来照相。

初三毕业时间到了,我约他父亲过来拿孩子的毕业证书。他父亲原本说没有时间,要叫他公司里的人来拿的,后来,他专门抽时间亲自过来,当面感谢了我。我的心里充满了暖暖的感觉。

回想起这整件事情,特别是当没有人在身边的时候,我会为自己当初对他作出劝退处理的初衷而有些自责,当初劝退他很大的原因是为了肃清学校的环境,为了不给学校找麻烦或者说推卸我们的教育责任。但是由于劝退以后,我并没有真正将他推出校门不管,而是不断跟踪不断管理,不断给孩子和家长信心,推动了孩子朝着更好的方向改变。

幸好孩子最后很快改变了很多,我的心里才稍稍有些安慰。

张同学,希望你越来越好!

后记:做了德育十多年,手里有太多的育人成功的案例,每一个案例的背后,都有着教育的智慧和经验。如果都能整理一下,应该可以给老师们留下一些思考吧。今天的这个案例比较特殊,如果以对这个孩子做出劝退处理的结果看,这应该是个失败的案例。但是因为孩子被劝退以后还能跟踪教育,直到最后这个孩子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这个结果看,这个案例的过程应该还是有很多可以与老师们共同探讨的地方吧,今天权作一记录整理。

【三】:2017届高考语文一轮复习专题专练:第4部分 文学类文本阅读 第1单元 第2节 鉴赏小说形象

鉴赏小说形象

(时间:45分钟 分值:50分)

一、(2016·长春联考)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4题。(25分)

老子的地盘

韦如辉

同学们聚在一起,眉飞色舞地谈起自己的爸爸,马小明总是将自己的脑袋弄得一低再低。

在这个拼爹时代,同学们优秀的爸爸们,无疑幻化成为他们茁壮成长的阳光雨露。

马小明的爸爸是个摆摊修鞋的,自然不是所谓的优秀,甚至是十分低下卑贱的。可是,马小明的爸爸却将自己吹得神乎其神,比优秀还无比优秀。

那一年寒假,爸爸带马小明去乡下省亲。爸爸掏着上等的香烟,见人就前言不搭后语地嚷嚷,你知道现在城里的房价涨多少了吗?

乡亲们猜来猜去,眼珠子瞪得快蹦出来了,仍然猜不准。www.fz173.com_我的同学小爸爸全文。

马小明的爸爸大手一挥,满脸得意地说,六千,每平方米六千块呐! 一片唏嘘声之后,有人问马小明的爸爸,您老在城里有地点?

马小明的爸爸此时显得极不耐烦,反问道,你知道百货大楼那地点吗? 百货大楼那地点,市中心,黄金地段,傻子都知道!

马小明的爸爸突然间哈哈大笑,那是老子的地盘,寸土寸金的地盘。 乡亲们重新睁大眼睛,乖乖,得值多少钱?

马小明的爸爸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一反一正,再一反一正,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去,嘴里说,无可奉告。

马小明心想,爸爸真能吹。马小明心里亮如明镜,爸爸所说的地盘,是百货大楼对面一棵法国梧桐树下,那里有他的修鞋摊。那个如巴掌大的地点,爸爸每月要向市容局交三百元的占道费,外加打折赠送无数个点头哈腰。

爸爸不着边际地神吹海侃,莫明其妙地让马小明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虚荣和满足。

那一次,郑小莉突如其来的恶语相向,才让马小明刚刚得到的自尊灰飞烟灭。 课间休息时,一向直言快语的郑小莉,像新闻发言人一样对一大堆同学说,

大家知道百货大楼对面那个修鞋的老头吗?同学们说,知道知道,我们找他修过鞋。郑小莉故意压低嗓音绘声绘色地再说,小人,标准的市侩小人!我去那里修鞋,只钉一颗钉,就要了十块钱。同学们知道郑小莉的鞋很贵,不是韩国货就是日本牌。照郑小莉这一说,一颗钉十块钱,的确黑了点。

马小明恨不得上去扇郑小莉的大嘴巴,而马小明没有这个勇气。如果马小明真扇郑小莉的大嘴巴,马小明爸爸的身份不就暴露了吗?所以,马小明选择了忍气吞声,选择了将自己的脑袋压得一低再低。

放学回家的路上,马小明第一次认真地眺望着自己的爸爸。爸爸头秃,背驼,油黑的光脑袋前倾,几乎要趴到眼前臭气熏天的鞋上。爸爸嘴里叼着钉子,一颗颗生锈或即将生锈的钉子,在爸爸丰沛唾液的滋润下,变得光滑柔顺,吃进鞋底的力度明显加大。马小明觉得,爸爸真脏。

马小明生日那天,爸爸乐哈哈地弄来一个大蛋糕。马小明没吃,反胃。爸爸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马小明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胃。甚至连想一想,都觉得十分恶心。

本来,马小明上学放学都要经过百货大楼的。之前每次经过,马小明都会无比深情地投过去一丝目光,打量着自己老子的地盘。郑小莉发布新闻之后,马小明改道了。

冬天的第一场雪下得飘飘洒洒。就在无比洁白的雪地里,一起十年的恶性悬案,在一个摆摊老头的协助下,成功告破了。

那一天,马小明爸爸的修鞋摊前,来了一位头脸捂得十分严实的客人。客人将脚上的一双皮棉鞋递过来,说地太滑,打个掌子。在客人掀开面罩一角点烟的时候,马小明的爸爸认出了那个人。他不慌不忙地取钉,拿锤,一丝不苟地钉钉。那人似乎有点急,三番五次地催促。马小明的爸爸将一根长钉牢牢地钉进去,悄悄拨通了110电话。

电视台进行了跟踪采访报道。

十年前,马小明的爸爸就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家伙烙在心里了。即便他整了容,也能准确认出那双令人发怵的眼睛。马小明的爸爸对全市的电视观众说,那是老子的地盘,休想从老子的地盘上溜走一只蚂蚁。马小明的爸爸说得天花乱坠,一口气反复将老子的地盘说了十八次。

同学们口口相传,知道老英雄是马小明的爸爸。他们轮番跟马小明拥抱,轮番替马小明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爸爸骄傲。高傲的郑小莉,正式向马小明鞠躬道歉,并通过马小明,向英雄的马伯父真诚道歉。

马小明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奔跑到爸爸的地盘,神采飞扬地拥抱着弯曲的爸爸,眼睛里噙满幸福的泪花。

马小明的爸爸擂着马小明的肩头,小子,这地盘,老子先守着。将来,传给你!

马小明郑重地点点头。

(原载《山东文学》2013年2期)

1.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 )(5分)

A.文章题为“老子的地盘”,这里的“老子”,是爸爸的习惯用语,这种自称与爸爸的职业身份有很大的关系,表现

上一篇:满分中考作文 下一篇:小羽的创新之路,全国

相关文章推荐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常见问题|会员协议|法律声明|友情链接